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六十章 空间通道

第二百六十章 空间通道

  第二天,陆旭又到那道裂缝边观察了一会才离开。

  第三天,他又来到了裂缝边,细细的打量了一番才离开。

  到第四天时,这裂缝突然扩大了有三分之一,达到了半米的直径,而灵气则陡升到了十多倍。

  同时,裂缝一大,黑色的湮灭气息更是汹涌,让人胆寒不已,不敢轻易接近,而陆旭也离开了它数丈远,静静的浮在半空。

  也因这裂缝一扩大,坤巫谷中,没人能安心修炼了,纷纷出来,低级修士聚集到了空间裂缝的外围。其余炼气期后期以上的修士和陆旭一样,悬浮在了离裂缝几丈远的地方。

  这方世界以啸月剑派为代表的几大宗门,以南海真人为代表的散修,甚至陆旭还看到了不少认识的人,欧阳策、向文、向武、韩目、唐久峰……等等都聚集在了这小小的坤巫谷。

  一天后,一个直径接近一米的裂缝赫然出现!

  轰隆!

  那裂缝传出了惊天巨响,传遍了方圆数百里,而灵气在这一声巨响下纷纷液化,如降甘霖,洒落到了坤巫谷中。

  谷中、半空,所有人都看呆了,眼现无比的惊喜,甚至很多人激动的哭了起来。这些人正是获得登仙令的几人,他们等了几十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飞升上界的空间裂缝开启,那么他们就可以到更广阔的修仙天地追寻成仙的机缘,揭开新的一页。

  下一刻,以啸月剑派为首的几个宗门,在空间裂缝的外围布置下了一个阵法,只有拥有登仙令的人才能够进入,以防止人破坏飞升。

  见此情形,陆旭连忙回到租住的阁楼中,将张贞娘收入到龙神天宫之中,随即一溜烟的回到空间裂缝附近。

  大约一刻钟后,轰隆之声消失,一个黑漆漆的通道稳定在了坤巫谷上空,而周围的诸多湮灭风暴也渐渐的减弱,只等彻底稳定下来就可以开始进入了。

  而啸月剑派的人则守在阵法口,接应着具有登仙令的人进入其中。

  嗡!

  阵法光幕淡白色的光辉在上面闪耀起来,陆旭将登仙令拿在手中,随着众人进入了法阵之中。

  待得空间风暴彻底消失,在和众人一起接近了空间通道。

  接着,一股极强的黑芒一闪,空间通道产生了一丝特殊的波动,阵法之外的众人再看那道空间裂缝之时,附近的人已经消失了。

  飞升成功!

  几大宗派、散修中的十人,连同陆旭,一起的消失在了通道之中,离开了这方世界。

  整个法阵之内,忽然静了下来,空空如也,下一刻,黑蒙蒙的空间通道也在黑芒一闪后随之消失。

  此刻的坤巫谷中,甚至坤巫谷上空,上千名修士愣愣的看着空荡荡的虚空,一时间,失落、羡慕、嫉妒、懊恼……等等情绪,郝然是一副众生相。

  有些不死心的人还守在此处,盼望着空间通道再次出现,能让他们捡个便宜,可惜,那处该死的通道再也没有出现。

  一个月后,聚集在此处的众人纷纷失落的离开,满怀惆怅的回到家中,给后辈子弟们吹嘘着这百年一遇的奇迹。或许在其弥留之际,在心底的最深处在暗自懊恼,为什么年轻的时候不努力的修炼,浪费了这么一个飞升的机会。

  而此时,在修仙界也流传着一个消息,进入空间通道飞升的修士,几大宗派三十人,散修十人。在进入空间通道的五十息后,有三十九人的本命玉牌碎裂,陨落在了其中。只有一人生死未明,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留下本命玉牌。

  大家只知道那个人是在坤巫登仙会突然横空出世的一个白衣修士,号称散修第一高手。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是生是死。很多人认为他死了,因为这样可以满足一下自己不平衡的心理;也有很多人认为他没死,而是成功飞升了,因为这样可以给大家留下一个念想,证明那处空间通道真的可以飞升。

  在清河城内,谁也没有注意到一对小夫妻悄然无息的消失了,只有街边的老李头偶尔会想起那个斯文的读书人,向人吹嘘他做了一个好媒。

  而清河城的的长安街上新开了一家杂货铺,店主叫张老大,据说原本是个猎人,和老伴一起照看着铺子,日子倒是过的有声有色。而街坊们都知道,张老大还有个大儿子,也在清河城中开了一家米店。有熟识的人问了,张老大的女儿哪去了,怎么好久看不到了。张老大都会笑呵呵的道:“随姑爷回老家去了。”

  ……

  一处无名的翠绿山峰上空,忽的涌现出一片霞光,空间波动一起,一道人影便赫然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正是从空间裂缝中死里逃生的陆旭。

  刚一出现在这里,陆旭连忙稳住身体,并稳稳的落在了山峰之上。

  看着眼前的情景,回想在空间裂缝中经历之事,陆旭后怕似的长出了一口气,神色大为放松了下来。

  不管先前经历了何种凶险,他终于还是逃了出来。

  “总算彻底离开了那个空间通道了,果然还是外面的空气闻起来更舒服。”陆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将贞娘从龙神天宫中放了出来。

  “呵呵……咦……奇怪,他们怎么不在这里?”直到此刻,陆旭才有时间打量四周,但目光向四下一扫后,马上神色为之一凝。

  他在进入空间通道之时,明明身边有几十个人和他在一起,可是山峰上却没有他们的丝毫气息。

  “相公,他们是不是落在别处了?”张贞娘有些好奇的四下看了看,才道。

  陆旭摇了摇头,他能感觉到方圆数里,只有他们两人的气息而已。

  略一思量,在转身看看空中已经爆裂毁灭的空间出口后,就隐隐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也许他们是被空间通道送到了别的地方,也许……是都陨落在了里面。”陆旭目光闪烁之下,缓缓的说道。

  “相公,这里是哪里啊,是你以前生活的地方吗。”半晌之后,张贞娘才点了点头,随即有些紧张的靠到陆旭身边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看这里的灵气浓密程度很像是万灵世界,但又似乎比我所在的宗门处更加浓郁!”陆旭摇了摇头,不禁有几分担心了。

  “相公,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张贞娘抓着陆旭的手问道。

  “等会找的人问一下就知道在何处了!”陆旭想了想道。“我们现在法力都所剩无几,还是先打坐休息一番,待恢复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嗯。”张贞娘自然不会反对,温顺的点了点头。

  飞身到了山峰下,陆旭用月刃开凿了一个洞府,和张贞娘坐在里面打坐调息,恢复着法力。

  此处天地灵气极为浓烈,比之原来的那方世界不知要好多少倍。

  二人借助丹药,并一番打坐后,法力便已然恢复了一些

  正在此时,山峰下却骤然传来一阵争斗之声,还隐约夹杂着兵器碰撞的清脆声音。

  陆旭和张贞娘顿时便惊醒过来,对视一眼后,张贞娘神色紧张,一双小手紧紧的抓着陆旭的衣角。

  “听这声音,似乎有人在争斗,人数好像还不少的样子。”陆旭灵魂力四散略微感知了一下,警惕的说道。心中忍不住暗叹,没有了神识就是麻烦。

  “相公,那怎么办。”张贞娘只是紧紧的挨在陆旭身边,似乎有些害怕。

  “没事,我们去看一看。”陆旭揉了揉张贞娘的头发道。

  两人当即便悄然的飞下山头,不多时便来到近处,只见山下一处密林的中的空地上,果然正有十几名在互相争斗。

  这些人大都是炼气期初中期修士,而手中所持之物也大都是寻常的法器,从衣着打扮上来看,似乎分为两派。

  但见一边的人个个身穿青色长袍,手中大都挥舞着飞剑,随着口中阵阵咒语声,到处游走的剑芒,夹杂着剑影正不断向另一伙人激射而去。

  而另一边人数似乎较多一些,不过穿着杂乱,法器也是稀奇古怪,各不相同。

  而争斗的人群中央,两个头领模样的人物正打的激烈异常,一个是留着胡须的青衣中年人,手中挥舞着一柄银色飞剑,一个挥舞之下,便有一道银色剑影激射而出。而另一人却是一名满头黄发的老者,其武器却是一对金色的圆环,动作颇为灵活,腾挪闪避之下,与青衣中年人倒也斗得旗鼓相当。

  陆旭见这群人都是炼气期修士,心中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这些人似乎是本地的低阶修士,只是不知为何会在此地争斗。

  这群人既然修为如此低,他自然也懒得隐匿身形,拉着张贞娘大摇大摆的从树后现身而出,缓缓走了过去。不过担心张贞娘被误伤,还是给她贴上了一张金刚符。

  片刻后,一个身上飞溅不少鲜血的青衣年轻人看到了陆旭二人的存在,大喝一声后,手提着一柄青色的飞剑,大步飞奔了过来。

  陆旭并未看这人一眼,只是当其方一靠近,手中飞剑方要落下之际,才抬手一拳击出。

  拳影过处,虚空一阵震荡,一股巨力之下,大青衣人手中飞剑便已脱手而出,身躯便在一声惨叫中被远远的震飞了出去。

  接着陆旭神色一冷,突然变拳为掌,往不远处另一名青衣男子一招之下,一股庞然的元磁吸力便将其一卷而起,便身不由己的飞了过来,并扑通一声落在群殴众人身前。

  一股属于炼气期后期的气势忽的从陆旭身上迸发而出,青衣人神情之下,几乎便要软倒在地上。

  但随即陆旭却是神色一动,忽的转身面对附近的一处茂密树林,扬声道:“这位道友,你也看的够久了,何不现身一见。”

  紧紧挨着陆旭的张贞娘神情一变,紧张的看着那处树林。

  “哈哈,道友莫要误会,在下并非存心窥视,还望不要怪罪。”一声爽朗笑声传来,一道青色人影一晃,树林之中便掠出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

  但见此人一身淡青长袍,头上竖着一个高高的发髻,看其打扮,似乎是个满身酸腐之气的老学究,而从其身上散发的气息来看,赫然也是一名炼气期后期的修士,但具体修为如何,倒也无法看的出来。

  一见此人出来,本来正斗得激烈非凡的两帮人,顿时在青衣中年人和黄发老者的喝止之下,停止了争斗。

  两帮人显然也发现了陆旭与张贞娘的与众不同之处,一时间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道友灵魂力之强,令在下佩服之极,老朽卢友峰见过两位道友。”青袍老者并未理会那两帮人,几步走到两人身前,面带笑容的拱手行了一礼。

  “卢道友缪赞,在下只是机缘巧合。”陆旭见此,脸上倒没有什么异样,同样客气的回了一礼。

  青袍老者见此,微微一笑的继续开口道:

  “不知两位道友如何称呼?这莫青山乃我卢家的管辖地界,现在被法阵从外面封锁,照理说从外面进入此山应该会触动禁制才是,但在下一直未收到相关警讯,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不瞒道友,我二人也是稀里糊涂来到了贵处,其中缘由倒还真有些匪夷所思,恐怕无法说的清楚。”陆旭微微一笑,有些含糊的回道。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