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接连死伤

第二百六十九章 接连死伤

  与此同时,那络腮胡子大汉身上也涌起一股强悍的气势,整个人好似凭空涨大了几分,随即手中的长刀闪过一阵黄光,竟是幻化出一头猛虎状妖兽的虚影,朝着蜥蜴激射而去。

  陆旭等人也都发动了自己最强的攻击,以期能尽快的将这蜥蜴解决。

  这蜥蜴状妖兽虽然是二级妖兽,可是一不小心中了那对中年夫妇的黑网,一时间难以挣脱开来,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击,蜥蜴状妖兽身上骤然亮起了一层土黄色护罩,一个如山般的蛟龙虚影在它上空浮现,将蜥蜴妖兽罩在下方。

  “什么,这头蜥蜴妖兽身上竟有龙族血脉。”见多识广的圆真和尚猛然脸色大变喊道,他知道众人这次攻击恐怕难以如愿了。

  果然,众多狂猛打击,大半被蜥蜴状妖兽上空的虚影护罩所抵消,剩下那些威力锐减的零星余劲连蜥蜴状妖兽的外壳都没攻破,最多在上面留下了几道碎痕,二级妖兽对应的是筑基期妖兽,这种等级上的巨大差距,根本不是他们这点区区人数就能抹平的。更何况这只蜥蜴状妖兽不知怎么的,竟然在二级的时候就觉醒了一部分龙族血脉,更是强横。

  经过一轮打击的蜥蜴状妖兽已经彻底从黑网的禁锢中挣脱,它身形一个狂摆,络腮胡子大汉一声小心刚出口,那对中年夫妇中的一个已经被击中,身体在半空中就四分五裂,死的凄惨无比、

  “夫君!畜生我跟你拼了”看到丈夫惨死,中年夫妇中仅存的那个女子立刻双目尽赤,面对蜥蜴状妖兽又一次攻来的长尾不闪不避,浑身法力如沸腾了一般层层上涨,随着长尾挥到她身前,她的整个身体突然爆裂开来,一股狂暴的能量直接作用到蜥蜴状妖兽的尾部,近半丈长的一节尾部全被炸飞,继瞎眼之后蜥蜴状妖兽受到了第二次重创。

  炼气期后期的修士的自爆,虽然不会产生毁灭性的冲击,但对一头二级妖兽的伤害还是很大的。

  中年夫妇的死亡,令圆真和尚他们不免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唯独王怜花眼珠提溜乱转,心里暗暗窃喜,在他看来中年夫妇死去少了两个分战利品的,又重创了这头二级妖兽,真可谓是一举两得,要是那个络腮胡子大汉跟那个干瘦的老头,也来自爆这种壮举就完美了。

  不过总算王怜花还有点良知,没有圆真和尚他们也栽进去的想法,毕竟他知道,在这苍雾谷一个人太危险了,缺少同伴的话随时都可能会丧命。

  连续遭受重创,这头蜥蜴状妖兽彻底陷入了狂爆当中,一股浓郁的土属性妖气在它身上弥漫,顿时方圆十里之内的土元之力都被它抽离,在妖兽身上凝结出了半尺后的一层土元素护甲,护甲表面都是竖立的菱形叠错甲片,看起来就像它身上插了几百把刀片,即起到了很好的防御效果,用于攻击也一样的犀利。

  “没想到这妖兽竟是如此强大,恐怕它觉醒的乃是地龙血脉,各位道友都把压箱底的手段施展出来吧,否则那对夫妇就是前车之鉴。”圆真和尚一看蜥蜴状妖兽的护甲立刻神色大变喊道,喊完这句话,他有些心痛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紫色符箓暗自祭出。

  “好孽畜,今天就让你看看老子的厉害。”随着络腮胡子大汉的一声巨吼,他整个忽然在原有的基础上再次涨大了几分,一柄大刀也随之黄光大盛。而随着大刀上黄光的越来越盛,那大汉的身躯却仿佛消了气一般的缩小,好似缩小的部分都被大刀抽取了一般。

  “去。”随着络腮胡子大汉的一声爆喝,那柄长刀幻化成一头数丈大的猛虎,从大汉手中脱手而出。

  狂暴的蜥蜴状妖兽似乎也感到了极大的危机,身体拼尽全力躲闪可还是慢了一线,被那大刀幻化的猛虎咬住了后腹部,随之蜥蜴状妖兽发出凄惨的嘶吼,它被猛虎咬中的部位突然撕裂了开来,竟是被其从咬断了一截身躯。

  蜥蜴妖兽的身体又被咬断一截,两次受创已经让它的体长直接缩水了三分之一,也亏它是血气充足的二级妖兽,换做其它一级妖兽躯体残缺三分之一早就死掉了。

  随着攻击的结束,络腮胡子大汉顿时气喘吁吁,好似这一击对他是一种极大的消耗,急忙伸手贴了一张符箓在身上,一道黄芒将他包裹在内,一闪下已遁出百丈之外,刚展现身形,他整个人也跌坐在水坑中面如白纸,显然已经失去了再战之力。

  “啧啧,乖乖、他这一击可不得了,那位道友你的绝招是什么,也给展现一下吧,不要让那个道友专美于前。”王怜花眼含期待盯着那个干瘦的老者说道。

  “哼,几位道友似乎也还有绝招没使出来吧,还有几位若还不拿出点诚意的话,我只能认为你们想坐收渔利,那么我就马上走人,相信妖兽追击过程中,我绝对不会是落在最后的那个。”干瘦老者说完这番话鼻子重重一哼,显然圆真和尚他们的敷衍表现引起了他的不满。

  就在他跟王怜花一对一答间,那头蜥蜴状妖兽的身形突然直立而起,受伤的腹部支撑地面,看起来就像是要变形一般,随即它的身体突然猛力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一道土黄色的龙卷风柱,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众人席卷过来,沿途的土木沙石,都被抽的离地而起,然后在剧烈的狂风的快速切割下化为齑粉。

  面对狂冲而来的蜥蜴妖兽,一直掠阵的钟鸣一抖手中毒幡,一股浓郁的黑云已经朝蜥蜴状妖兽罩下,可惜被急速搅动的狂风所驱散,偶有粘到蜥蜴妖兽的身上的,也就腐蚀掉了一些甲片,这个毒幡法器威力虽然不凡,可惜完全被蜥蜴妖兽所克制。

  钟鸣又施展出炼尸的攻击,可是依然在炼尸接触到蜥蜴妖兽化身的龙卷风时,就被那旋舞的狂风抵挡住。尸毒刚一靠近,就被狂风席卷的四溅而开,可是钟鸣对于攻击的失利表现的却全不在意,虽然木然的面孔还是没有丝毫的表情,可是他的眼神中却透发出一股计谋得逞的得意。

  蒋胜才随时捏了一个指诀,嘴里喊了一声“开”,顿时间那缠满了炼尸一身的黑色锁链忽的抽射而出,分成两个方向一把将蜥蜴妖兽所化的狂风缠住。并且随着狂风的旋转,锁链也随着旋转,竟是越缠越紧,彼此交缠凝结成网,将蜥蜴妖兽完全禁锢。

  被锁链纠缠住的蜥蜴妖兽下意识的将狂风减速,想要挣脱开锁链的束缚。

  抓住这一刹那的机会,圆真和尚终于出手了,随着他真气涌入手中紫色符箓,顿时符箓飘空飞起变作一团浮动的紫光,圆真和尚咬破舌尖喷吐一口精血入紫光,顿时紫色光芒涨大一半,随着王老道手指一点,那团紫光顿时化作一道手腕粗细紫色尖锥,以超越人肉眼捕捉的速度向蜥蜴妖兽击去。

  紫色尖锥直接击中了蜥蜴妖兽的头部,一声轰鸣后,包裹在蜥蜴妖兽头部的土甲完全破碎!蜥蜴妖兽的头部变得一片焦黑,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怪异的烤肉气息,蜥蜴妖兽仅剩那只眼球也变成灰白色混浊固体。

  符宝本就是炼气期甚至筑基期修士最厉害的武器,再加上圆真和尚那口精血加成,蜥蜴妖兽又被击中要害焉有不死的道理。

  “哈哈,老头看到了吧,我的同伴绝对实力强大,可以说蜥蜴妖兽的死大半功劳都要归功于我们,妖兽的材料我们就笑纳了。”王怜花眼看圆真和尚跟钟鸣联手击杀了妖兽顿时大喜过望,一边对袖手的干瘦老者发出讥讽,一边快步冲向蜥蜴妖兽,打算先把妖兽身上最具价值的材料抢到手。

  从战斗开始,陆旭就一直有种心惊肉跳感觉,似乎有强烈的恶意在窥视着他们,他发动全部灵魂力却没找出任何不妥的地方,反而是那种感觉又消失了,就仿佛一切都只是错觉。但他知道万象玄功善避灾劫,所以对这种感觉深信不疑。

  正因为怀着防备之心,陆旭才在方才的战斗中一直在滑水,主要注意力用来防备可能出现的意外,直到蜥蜴妖兽死去,王怜花打算去抢夺妖兽材料,陆旭又一次感觉到危险的预兆,并且如潮水一般翻涌,同时他眼角余光窥视到一道蓝芒。

  “小心”在发现那道蓝芒的目标是王怜花时,陆旭顿时高喊了一句,可惜他的提醒却晚了一步,蓝芒直接击中了王怜花的后背并从前胸探了出来,一道寒流随着蓝芒扩散至王怜花全身,瞬息之间将他变成了一尊冰雕。

  错愕的表情还浮现在王怜花脸上,可是他的身体却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此时也可看清那枚蓝芒竟然是一根手指粗的细长冰锥。

  “老王……”圆真和尚悲愤的嚎叫了一声,众人中唯独他跟王怜花相交时间最长,王怜花的死去对他的冲击也是最大。

  陆旭一言不发,身躯微微一震,元磁霸体已经激发开来,紧紧的盯着冰锥射来的方向。

  在陆旭强大的灵魂力的注视下,距离他们约五十丈的一处所在,空间突然发生一阵波纹般抖动,一个身穿银白色袍服的中年人,突兀的出现在那里。

  从外表看这人的岁数在四十上下,身材干瘦阴冷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根冰柱一般,白面无须,最诡异的是他一双眼睛似乎没有一丝感情波动,阴冷的好似一块寒冰。

  那干瘦的老者在感知到对方气息的同时开口惊呼道:“炼气期大圆满?不,不对,刚才那一击绝对不是炼气期大圆满修士能发挥出来的,莫非是筑基期修士?筑基期修士怎么可能进来苍雾谷?”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失落之地法则压制的只是进入时境界修为,只要筑基期修士压低了修为一样可以进来。”圆真和尚开口解释道,强敌的出现令他从痛失挚友的悲愤中脱离。

  “这位道友,咱们无冤无仇为何见面就下杀手,如果你想要这妖兽,说一声我们让你就是!”干瘦老者望着神秘的修士开口说道,在他看来自己在击杀蜥蜴妖兽上没出什么力,也不可能分到多少好处,犯不上为此得罪那神秘敌人。

  “好处我要拿,人我也要杀。”随着一阵冰冷的话语,他猛然出手了,手掌一挥之下冻气弥漫,方圆里许沼泽顿时冻结。

  猝不及防下,陆旭等人的脚都被冻在坚冰中,一股致命冰寒顺着他们脚腕往身体内渗入,虽然他们很快运起法力挣脱,但是受冻的脚趾难免变得不太灵活。

  那个银袍男人,在释放完冰冻之气之后一抬手,一团寒气顺着他手臂延展开来,半息之间,在他手上已经凝结了一把七尺多长的冰剑,随手一挥下,冰剑中发出一道两丈长的弧纹霜刃,向陆旭等人横扫过去。

  一道霜刃当然不可能击杀陆旭他们,但是银袍男子本身,也裹着浑身的寒气,紧随在霜刃后面,向陆旭等人杀到。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