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七十章 囚牛龙珠

第二百七十章 囚牛龙珠

  圆真和尚他们险险的避过霜刃,但是却也被逼退出十几丈,安定心神之后他们才发现,那个叫银袍男子的目标竟然是陆旭。

  电光石火之间,银袍男子的冰剑已经劈到陆旭的头顶,却被陆旭的元磁力障所架住,冰剑上散发出浓烈的寒气,换做圆真和尚他们即使不被冰剑刺杀,也在寒气冻结下浑身麻木,最后变得任人宰割。

  陆旭本身具备元磁霸体,加之一身法力精纯无比,虽然修为还是在炼气期第九层,但肉身强度和实力已经达到了大多数筑基期修士达不到的程度,更何况是抵御对方冰寒真气的侵蚀。

  银袍男子使劲下压冰剑,他不相信一个区区炼气期第九层的修士能抗住他的攻击。

  “咯吱”耳中骤然响起的一声清脆破碎声,让银袍男子顿觉不好,他的身行向后急退,可还是慢了一步,随着一道青色火焰闪过,银袍男子脸颊上多出一条巴掌长的伤口,皮肉焦糊翻卷,创口之深甚至能看到口腔内的牙齿。

  “好、好、好,没想到你一个区区炼气期第九层的小子竟然能伤到我,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这些人中最强的,不过,今天我就教你一个事实,在绝对实力面前,所谓天才也不过就是个渣。”随着这番阴狠的话语出口,银袍男子整个人气势一变,去掉了漫不经心完全认真起来,显然虽嘴里说的轻松,但是也将陆旭当成同级对手。

  这银袍男子本是一个筑基期修士,是压低了修为才进来的,面对一群炼气期的修士自然手到擒来。他先前隐在暗处,隐隐感觉眼前的这个小子是他最看不透之人,这才第一个解决他,没想到果真如此。

  “这人必定不是炼气期修士,大家乘此机会分开逃跑。”那个干瘦的老者见银袍男子对准了陆旭,当即眼珠一转说完这番话,一闪身来到络腮胡子大汉身边一手搀起他,一手拾起对方的大刀就打算离开。

  “那位兄弟怎么说也帮咱们对战妖兽,这么走太不讲义气了吧!”络腮胡子大汉身体挣扎了一下说道。

  “不走干嘛,留在这里送死吗,死道友莫死贫道,那位兄弟舍生取义,最多我们以后多给他烧点纸钱。”干瘦老者说完这句话,强行夹带着气虚体弱的络腮胡子大汉离开。

  对于二人离去,银袍男子视而不见,事实上他已经用秘法锁定了所有人的气息,十二个时辰内,他可以轻松找到每一人,他心里巴不得这些人分散逃走,逐个击杀总比陷入围攻苦战强,虽然他相信无论那种,最终胜利结果都是属于他。

  望着遥遥对持的陆旭与银袍男子,圆真和尚望了一眼钟鸣,发现对方朝他轻点了下头,圆真和尚最终干涩的咽了口唾沫开口说道:“张道长先在这里抵挡一下,我们去找帮手来,到时再接应张道长。”

  圆真和尚说的好听,其实还不是期望陆旭多挺一会,多为他们争取一些时间,至于战胜那银袍男子,圆真和尚则是想都没有想过。

  筑基期高手相对于炼气期修士可不是单单法力深厚一点那么简单的,筑基期高手可以修炼功法,开启灵窍,施展神通。并且可以诞生神识,完美的操纵数把法器御空攻敌,别看陆旭刚才能伤到他,那是因为对方抱着戏耍心理,一旦施展神通,众人一起围攻也不是对手。

  “果然到了关键时刻,还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啊,圆真道长走可以,但是还请将你知道的那两处可能存在先天五行灵珍的地点示下,否则我不介意拉个人陪我垫背。”陆旭冷笑了一下,开口对圆真和尚说道。

  即使以圆真的厚脸皮,想起之前自己对陆旭的解释也不禁脸红了一下,他还真怕陆旭绝望之下留他陪绑,听到陆旭要求后,立刻二话不说从怀中掏出一张地图,往地上一丢说道:“那两处地点都在这地图上标注了,这地图上面囊括了苍雾谷三分之二的地域,就送给张道长了,告辞!”

  看着圆真和尚跟钟鸣的身影完全消失,银袍男子望着陆旭发出一阵得意的怪笑,一边笑一边开口嘲弄:“你的那些所谓道友伙伴都离开了,现在就剩你一个了还真打算挣扎吗?束手就擒的话,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不过你放心那些家伙也跑不了,我很快就送他们下去陪你。”

  “唉,你还真以为吃定我了,其实我也很疑惑,你到底哪来的自信……”陆旭望着对方脸上流露出一股无奈的表情说道。

  尽管心里告诉自己一万个不可能,可是陆旭那毫无做作的神情,以及话语中流露出的自信,还是让银袍男子涌起一阵心悸,他决定不再让事情起变化,用自己最强的攻击一下秒杀对方!

  只见银袍男子伸手往储物袋上一抹,顿时间手上多出了一颗圆滚滚的银白圆珠,随着银袍男子输入法力,那银白色的圆珠表面光华闪烁了几下,一阵寒气蒸腾,竟是喷吐出了一条两丈多长夹含冰寒之气的龙头蛇身的怪兽,在半空中盘旋飞舞。

  “这是什么鬼东西!”看到这龙首蛇身的怪兽,陆旭嘴里自语了一句。

  随即陆旭身躯猛地一震,滚滚的青色火焰就从体内冒出,瞬间将他变成一个火人。面对那浑身是寒气的龙首蛇身怪物,陆旭双手呈爪状,猛地一吸,一股灰色的元磁力场四散而开,顷刻间就将那怪物吸了过来,随即被青焰包裹的大手,一把就掐住了那怪物的脖颈。

  来势汹汹的龙首蛇身怪物,竟然被陆旭一探手掐住了脖颈,任凭银袍男子全力驱动手中圆珠奋力挣扎,可还是无法从陆旭手上挣脱。并且那怪物喷吐出的寒气,被陆旭身上的青焰不断消耗,眨眼间就暗淡了几分。僵持了约一息时间,龙首蛇身的怪物碰的一下破碎成了点点寒光,消失在虚空之中。

  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让银袍男子眼珠差点瞪出来,强烈的不真实敢让简直觉得想作一场噩梦,可是当浑身冒着强烈青色火焰的陆旭朝他扑来时,银袍男子如梦初醒他拼命想要逃走,却发现在对方灰色光晕的强烈压制下,大地产生了强烈吸力,他用尽全身力道也无法摆脱,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被青焰包裹的拳头,夹着一股劲风向头颅袭来,紧接着意识彻底陷入黑暗当中。

  一拳击碎了银袍男子的头颅,陆旭立刻解除了布置在方圆十几丈的元磁力场,他毕竟还是一个炼气期修士,还无法轻松的使用元磁力场。

  将银袍男子击杀后,陆旭首先翻弄的就是对方的尸体,可惜只找到了一个储物袋。

  灵魂力一扫,陆旭发现对方的储物袋已经被物品堆满,其中有各种低中级符箓数百张多张,一面盾牌状防御法器,一把短剑,一部记载着名为《寒冰决》的功法,以及一万多块灵石。看到这些东西,陆旭不禁有些失望,这个家伙也太穷了。

  “咦?”忽然,龙儿轻咦了一声,随即现出身形,上前几步将银袍男子手中的那颗圆珠捡了起来,仔细打量了一会,随即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这东西。”

  “嗯?这是什么东西。”见到龙儿的反应,陆旭也不禁好奇道,要知道龙儿的眼光可是很高的,能让她露出这种表情的东西肯定不一般,心下不禁也是期待了起来。

  “龙珠。”龙儿啧啧称奇的摇了摇头,脸上一阵古怪的道。

  听到龙儿的话,陆旭忍不住眼睛瞪得跟牛眼那般大,结结巴巴的道:“龙儿,你……这……不会吧,这东西不会是我想象中的神龙的龙珠吧。”

  “是,也不是。”龙儿似笑非笑的看了陆旭一眼,道:“主人莫非是天道的私生子,竟然能找到这东西。”

  “是,也不是?这是什么意思,龙儿,别卖关子了,你就直说吧。”陆旭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没好气的道。

  “嘻嘻,这是囚牛的龙珠。”龙儿颠了颠手中的圆珠道。

  “囚牛?你该不会是说……”闻言,陆旭不禁目瞪口呆,如果这真是自己知道的那个囚牛,那这事可就大发了……不,是他发大了。

  “没错,就是主人心中所想的那个囚牛。”龙儿似乎特别喜欢看陆旭这个表情,嘻嘻一笑道:“混沌初开之时,万兽以神龙为尊,而神龙生有九子,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赑屃、狴犴、负屃、螭吻。而主人手中的龙珠,就是九子之首囚牛的龙珠,传说囚牛能吞噬万物为己用,这个银袍男子就是用囚牛的龙珠吞噬了寒气化为己用,实在是糟蹋了。”

  “这……这……”闻言,陆旭忍不住泪流满面,感激的看了一眼那银袍男子的尸体,好人啊,助人为乐。但随即又疑惑的道:“那囚牛不是上古神兽吗,它的龙珠怎么会在这里?”

  “嘻嘻,主人误会了,这颗龙珠不是那只传说中的囚牛的?”龙儿嘻嘻一笑道。

  ‘“什么,不是啊。”陆旭心中一惊。

  “不是,那头囚牛哪那么容易死,这只不过是那头上古囚牛后代的龙珠。”龙儿道。

  “后代的,那它是什么实力。”陆旭道。

  “不知道,但最少是真灵那一个阶层,只不过这颗龙珠受了重创,现在大概万分之一的实力都没有,要不然也不会为人所得。”龙儿道。

  “真灵啊,我了个乖乖……不过这颗龙珠该怎么用。”陆旭道。

  “当然是炼化了,主人修炼的不是龙象挪移功吗,这颗囚牛的龙珠对龙象挪移功有大用。不过主人现在别想了,至少要到金丹期才有一丝可能炼化。”龙儿笑了笑道。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