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初战

第二百八十七章 初战

  抽签完毕后,陆旭便告别柴进佟子玉二人,来到了第十座擂台附近,找了一处人少的空地,盘膝而坐,闭目养神起来。

  没有多久后,高台之上,九霄宗的使者彦中方突然停下了与身旁之人的闲谈,往前走了几步,开始大声宣布道:

  “时辰已到,比赛初赛正式开始,请各位修士根据抽签结去各处擂台,并按照号牌顺序开始比试。”

  声音方一落下,台下数千名修士顿时“轰”的一声,在不到十息工夫内,分成了十堆人群,分别围在了各个擂台周围。

  而各区域内的擂台之上,早已站有一名负责做裁判的筑基期修士,正在宣布对阵情况和一些注意事项。

  陆旭此刻同样站在了第十座擂台之下的人群之中,一边聆听着台上裁判所述,一边目光四下扫视,并看了看手中的玉牌的数字。

  第十区一共有四百余名弟子,他自己则是四百号,之前有近两百余场比赛,目前仅剩下半日时间,想必自己今日是不会上场了。同时,又不禁感叹南极域不愧为万灵世界人族修士的起源地,光是九霄宗在天云国这么一个国家选取十名外门弟子,就有数千修士参赛,而且各个都是炼气期后期。遥想当初在紫霞宗参加入门考核的时候,大多都是炼气期一二层,而且几乎没有比试。

  可想而知,这紫霄宗宗内的弟子该是怎样的千挑万选选出来的,宗内惊才绝艳的天才该有多少。

  ……

  “下一场,二十一号对战三十七号!”

  出乎他意料的是,仅仅一盏茶的功夫后,便已经有十余场比赛决出了胜负,这与他先前判断今日不会轮到其上场的设想相去甚远。

  而一对对上台对战之人,境界修为大多差不多,其中自然是炼气期中后期最多,但真正实力更是千差万别,一些太弱的修士。往往都还来不及祭出法器,只是瞬息之间便被对方所制,决出了胜负。

  而一些炼气期中期修士碰到后期的存在,更是大都打也不打的直接认输了。

  放眼望去,其余几座擂台上的情况也大都相差无几。

  当然也有一些修为相同,实力接近的弟子,则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决出胜负了。

  不过因为不是生死之战,一旦有人身处下风,或自认不是对方对手后,也会主动的服软跳出禁制光幕。

  就在此时,陆旭突然感觉身后一道目光传来,心念一动下便回首望去。却是柴进刚刚轻松的赢了一场,正从旁边的三号擂台,大步向自己走来。

  “苍雾谷一别后,陆兄的法力似乎又精进不少了。”柴进在陆旭身前站定后,微微一笑的说道。

  “柴兄不也与我一样,法力更加精纯了,想必实力也大增不少吧。”陆旭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道。

  “在下怎敢和陆旭兄相比,当日陆兄大发神威斩杀灵王,实力之强在下可是自愧不如啊。”回想到苍雾谷一战,柴进不禁轻叹一声,口中如此说道。他本是极为自负之人,所以才会在比赛前夕去闯苍雾谷磨练自己,没想到却碰到了这么一个变态。

  “原来这位道友就是那个在苍雾谷斩杀灵王的散修吗?”未等陆兄开口,一旁不知谁讶然一句。

  顿时周围便有十余刀目光“唰”的,向陆兄所在之处望来,并三三两两的窃窃私语起来。

  与此同时,陆兄神色一动,蓦然一转首,就看到九号擂台附近,一名肤色极为白皙的青袍青年也似笑非笑的望着其,但令陆旭无语的是,对方竟是在啃着自己的手指甲,还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

  不过此人目光凝重异常,竟给陆旭一种隐隐的压迫感,想来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可是他自问并未见过此人,此人也不在卢开云所提及的厉害角色名单之中。他不会认为自己曾经是一个筑基期修士就天下无敌了,在炼气期修士尤其是南极域的炼气期修士中,还是有许多高手的,身边的柴进不就是一个。

  这青年的目光却让陆旭心中一阵嘀咕,但马上回过神来,继续冲柴进说道:

  “柴兄过奖了,在下也只是一时侥幸罢了,要是没有柴兄相助,在下一个人可不是对手。”

  柴进闻言苦笑一声,随即深深的看了陆旭一眼,就告辞离开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场场的比斗就如此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各个分区之内,欢呼唏嘘声此起彼伏。

  那些实力超群,此前便被各方看好的厉害人物,往往方一上台,便会引发台下围观修士的惊呼。

  其中,卢家隋亚夫所在的第二区,此刻正传来阵阵惊呼赞叹之声,原来这随隋亚夫竟举手投足之间,便击败了另一名炼气期后期的弟子。

  不久后,第一区域之中,一名身着黑裙的女子的登台,似乎也引来了一阵惊呼声,仅仅片刻后,黑裙女子就用鬼魅般身法,轻易的将另一名青年击昏在地。

  陆旭对此并未在意,仍然一脸波澜不惊的一边观察擂台上的比斗,一边静静等候着。

  此次大比,他心中早已下定决心,定要夺得第一名,其中不光有龙儿的嘱托,更有自己的骄傲,如果一个曾经的筑基期修士面对炼气期修士还不能横扫的话,那就太废柴了,也别提以后找到贞娘,从元婴期修士手中接走她了。

  就在黄昏到来之时,才终于轮到了陆旭。

  “下一场,三百五十二号,对战四百号。”

  陆旭在十号擂台上传出此声后,二话不说的轻身一跃,便轻飘飘的落了擂台一侧。

  四周禁制光幕一起,便将整个擂台全都笼罩其中了。

  对面,一名二十多岁模样,身材干瘦的青袍青年。一见陆旭上台,则双手一拱的说道:

  “在下青胥城包藏天,还请道友赐教一二。”

  “大梁城,陆旭。”陆旭只是淡淡说道,用灵魂力一扫,对方仅为一名炼气期第八层的修士。

  “炼气期大圆满修士!”包藏天一望陆旭的修为,顿时一凛,面上马上满是警惕之色。

  陆旭却仍然神色不变的站在原地。

  这时,空中裁判一声“开始”,便飞到了光幕之外。

  青袍青年肃然的袖子一抖,飞出一把黄光濛濛的短刀,在虚空中一个盘旋后,便化作丈许之大。

  陆旭淡淡的望着青年手中的短刀,俨然是一把极品法器,但他仍双手倒背而立,丝毫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陆兄虽是炼气期大圆满修士,但这般举动,未免也太小看人了。”陆旭的这般不作为的样子,让青袍青年似乎有些恼怒,不禁眉头一皱的沉声说道。

  话音刚落,他双手朝空中短刀打入数道法决,接着在虚空一点。

  一声呼啸声传来,短刀竟化为一道碗口粗、黄色匹练朝陆旭激射而去。

  陆旭目光一冷,身躯微微一震,身上滚滚青焰翻涌而起。一抬手后,青焰一凝之下,化作一只青色火掌朝黄色匹练呼啸而去。

  破空中“哧哧”声传来,青色火掌与匹练竟一时相持不下。

  见此情形,陆旭似乎有些意外。眼神一厉之下,便化作一道虚影从原地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轰”的一声,匹练与青色火掌在虚空中爆裂开来,气浪腾腾之中,迸射出一点点火星……

  就在这时,一道鬼魅般身影出现在青袍男子身后,一抬手朝其背部轻飘飘拍出一个炙热的巨大手印,竟无声无息,丝毫征兆没有。

  青袍男子的根本来不及反应,护身光罩在被青色手印拍中的瞬间,就被一击而破,并一声惨叫的直接飞出十几丈外,掉落在了擂台外。

  虚空中的短刀因为失去了与主人的关系,也“砰”的一声掉落在擂台上。

  从青袍青年放出短刀,到被陆旭一击飞出擂台,仅仅是两三个呼吸间的事情。

  “大梁城陆旭获胜。”擂台上空的筑基期裁判见此,当即大声宣布,但目中仍不禁闪过一丝讶色。

  “承让。”

  陆旭轻言一句后,便轻身跃下了擂台。

  台下,另一名似乎与青袍青年同一个家族的男子,已快步上前将其扶起。

  片刻后,青袍青年在男子的搀扶下,一声不吭的从人群中消失了。

  又过了一个时辰后,第一天的初赛便落下了帷幕。

  陆旭并没有停留,随着卢友峰就回到了卢家。

  ……

  第二天一大清早,广场上,再次密密麻麻的聚集了数千人。

  但是真正参赛的修士相比之前一天,赫然少了三分之一的样子。

  经过第一天的首轮比斗,已经有近一半人被淘汰出局,今天所到之人其中还有一大部分昨天已经淘汰,只是来观战而已。

  毕竟若是能看到一些高水平的对战,对于自身未来的修行和战斗经验的提升也是有很大的帮助。

  玉台之上,九霄宗使者彦中方以及其他诸多家族的代表,足有数十人,但也相比第一日赫然少了几人。

  陆旭早早的便来到了第十座擂台附近,寻了一处僻静之地,继续静静观看起来。

  他用灵魂力一扫,便发现经过第一日的比斗,如今剩下的弟子大多为炼气期后期修为,仅有很少一部分是炼气期中期的样子。

  而不久后开始的比斗之中,同为炼气期后期弟子间的比斗,精彩程度相比第一日,也明显大大提高了几分,比斗所花费的时间也同样拉长了不少。

  大半日之后,终于再次轮到陆旭上场了。

  “下一场,三百七十一号,对战四百号。”筑基期裁判面无表情的宣布道。

  陆旭一听此话,当即淡淡一笑的走出人群,一跃上了擂台。

  擂台另一边,一个雄壮的身影蓦地跳了上来,右足一踏,顿时轰然炸响,周围十丈之内,碎石纷飞,所有的青石方砖,都纷纷开裂。

  “小子!碰到我雄霸算你倒霉,嘿嘿,看你小胳膊小腿的,如果能使我倒退一步,就算我输!”

  全场一时都为之噤声,落针可闻,所有听到对方狂傲话语人的视线,都望向了雄霸的脚下。

  那可是最坚硬的青石切割而成,要想将之踩裂,哪怕是一头巨象,也难办到,这得有多大的力气。

  陆旭双眸一咪,而后释然暗道:“原来是修成了金刚霸体第一层,怪不得以他炼气期中期的修为就敢这么狂。”

  金刚霸体是一门极难修成的横练体修功法,因是仿自仿自佛门金刚不坏神功,而且身躯四肢的灵活,亦不受横练体修功法影响,可谓是强悍无比。

  雄霸在这个年纪,有练气期中期的修为,又修成这门体修霸体,的确是有着自傲的本钱。要知道佛门体修功法最是难练,而且过程极为痛苦,没有佛门的坚忍难以坚持。

  甚至可以说,这人已经不逊色炼气期大圆满修士多少了。

  “不过遇上我,算是他倒霉,元磁霸体,可比他的金刚霸体强多了,就算是以前龙象挪移功的肉身都比金刚霸体第一层要强。”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