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初赛 1

第二百八十八章 初赛 1

  “哦?道友可不要后悔。”陆旭看着对方冷冷一笑道。

  雄霸哂笑一声道:“看来你是打算送死了,这一战,可是生死勿论!我的金刚霸体,也仅仅只是初成而已,还控不住力。你死在我手里,可别怨我。”

  “啰嗦!”

  陆旭摇头,直接朝着裁判开口道:“可以开始了!”

  雄霸顿时气得面色铁青,眼中布满阴翳,杀机更是深沉。

  此时广场上中,早已是议论纷纷。

  “这人是谁啊,这么狂。”

  “我知道,这是大梁城以北飒庆城雄家的人。”

  “是啊,我看过他先前的比赛,肉身防御极其强焊,力量极大。”

  “那小子能行吗?”

  “能够撑过两三回合,就算保住颜面了,不算丢人了。”

  防护禁制落在了地面,对面十丈外的雄霸,已是一声狞笑,大踏步的飞奔而至。

  “不知死活的蠢货!”

  一拳轰至,却在半途中陆旭刚欲闪身躲避的时候,那雄霸手臂却又忽然再次伸展,骨骼关节爆响声中,那雄霸的臂展竟又凭空增了整整一尺,几乎就印到了陆旭的胸前。

  陆旭见此有些诧异,挑了挑眉,而后微微一笑,这时躲闪就有些狼狈了。干脆是不闪不避,任由这一拳,猛轰在他的胸前。

  “给我去死!”

  气劲震荡,向四面八方排开,下方青石方砖,再次纷纷开裂。

  但此时臧雄霸的脸上,那狰狞之色却已经全数褪尽,面容扭曲,满眼都是错愕与不感置信。

  陆旭立在原地,脚下似乎生了根,不曾后退挪动半步。而胸前毫发无伤,就连衣衫也是分毫无损,只有衣袂,在气浪吹拂下,不断的飘舞震荡。

  也直到近半个呼吸之后,台下诸人这才纷纷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

  “那小子,他,好像没伤到?”

  “不可能!金刚霸体本就力量奇大,便是练气期大圆满的修士,硬接之下也要被一拳打伤,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骗人吧?怎么可能还安然无恙?是不是在硬撑。”

  “不对,是横练霸体,这叫陆旭的小子,也有横练霸体!”

  “元磁之力,莫非是那门元磁霸体?而且还是练成了第一层,不可能吧,元磁霸体可是比金刚霸体还要难练。”

  台上的陆旭,胸前灰色光晕一个起伏,就将雄霸的拳头,震得向旁滑开。而后欺身而近,迅若灵猴,气势又无比的刚猛霸道,一只拳头上,青焰汹涌。

  “来而不往非礼也!道友也请接我一拳。”

  雄霸发出一声不甘的冷哼,下意识的,就把左臂护在胸前,意欲挡住陆旭的拳势。这二人都是修习的体修功法,竟是都没有激发防御护罩和法器,只凭肉身战斗。

  而后就只听‘咔嚓’一声碎响,雄霸的左臂直接就被折断,那只拳头,也是毫无悬念的就轰在他的胸前。

  顿时肋骨凹陷,雄霸整个人似被巨象正面撞击,直接倒飞出数十丈外。撞在了外面的护罩上,这才停下,整个人如烂泥般瘫软在地上。

  而整个擂台下,此时再无一丝声息,大家似乎都有些发愣。

  台上的陆旭也是微微一愣,倒非是因被众人惊奇注目之故,而是远处被他轻描淡写击飞的雄霸,情形略有些不对。

  刚才他出手其实不重,虽然激发了青焰,但在击中之时,就已经收了七成的力量。以雄霸的金刚霸体,最多也只是轻伤而已,一条肋骨都不会断。

  然而此时此刻,这人却躺在十数丈外,面如金纸,再没爬起来。仔细倾听,气若游丝,似乎霸体已经被破掉。

  正错愕间,陆旭好似想明白了什么,不禁脸上一阵古怪:“此人倒是有趣,把罩门放在正胸,对手多半意料不到。”

  此时擂台下的诸人也渐觉不对,那雄霸的金刚霸体似乎是被陆旭一拳就给破掉了。

  从雄霸率先攻击,到昏倒在地上,前后也就几个呼吸的工夫,而陆旭自始至终就只出了一拳就取胜了,甚至法器都没祭出。

  这在这次的擂台上,可以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了。

  而围观的众人,也是看的有些目瞪口呆起来。

  “本场比斗,大梁城陆旭获胜!”

  随着宣布战斗结果的声音传来,陆旭嘴角微翘,身形一个晃动间,便出现在了擂台之下。

  “啧啧,这雄霸是你们雄家的子弟吧。”高台上,一个身着青袍的老者轻笑一声的说道。

  一旁的一个身材雄壮的男子闻言,也是一脸尴尬之色,心中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雄霸此子资质并不差,却生性狂傲,虽然一身修为只有炼气期中期,但如今金刚霸体却是修成了第一层,凭借其肉身的强悍,对付一般炼气期后期的修士,取胜的可能性还是颇大的。

  但他却万万没想到,此子却偏偏将金刚霸体的罩门放在胸口,结果才会出现这种乌龙的局面。

  各个擂台上的比斗仍激烈的进行着,陆旭只是找一个角落静静的盘膝而坐着,并没有太过关心他人的比斗情况。

  下午,陆旭又再一次轻而易举的击败了一名手持玉如意的修士,对方这件法器倒是攻防一体,但可惜斗法的经验不足,被陆旭凭借经验抓到一个空隙,一拳便击败了。

  随着第二天的比赛临近尾声,陆旭见自己今天不会再有比斗,也毫无兴趣看其余人,就自顾自的回到了卢家。

  第三天的比赛依旧紧张的进行着。

  不知该说陆旭幸运还是对手的好运用尽,第四场比赛的对手赫然又是一名体修,此人先前几轮并未遇上肉身比他强悍的修士,倒也颇为幸运。

  结果仅仅几个呼吸间的功夫,这人的护体防御就被陆旭一击而破,便急忙主动认输了。

  随着比赛有条不紊的进行,各分区的情况也逐渐明朗起来,陆旭所在的第十区,目前仅有二十余人了。

  而根据初赛的规则,这第五轮筛斗,却是仅有十场两两的对决,至于轮空的几人,则可随意挑选前十之中任何一人进行一场比斗,若是胜出,即可取代其前十的位置。

  此刻陆旭正站在写明对战情况的石碑之前,灵魂力一扫之下,却发现自己最后一轮的对手,竟然是卢开云先前所提到的一个需要注意的人。

  半个时辰后,第十区的擂台上,陆旭与一名绿袍青年正对峙而立。

  一旁的筑基期裁判方一宣布战斗开始,那绿袍青年便二话不说的一拍腰间,三道黄色的烟雾顿时一卷而出,滴溜溜的一凝后,赫然幻化成三具浑身散发着尸气的炼尸,且每一具都身着铁甲,赫然都有炼气期中期的修为。

  随着绿袍青年一身低喝之下,三具炼尸顿时口中吐出丝丝黄色的尸气,迈开大步就向陆旭所在方向冲去。

  陆旭目光一厉,一催法决,滚滚青焰从体表翻滚而起,伴随一声破风声,两侧青焰一凝之下,顷刻间化作两条火蟒盘旋而出,朝其中两只炼尸激射而去。

  四者方一接触,两条青色火蟒便轻易的破开尸气,紧紧盘踞在炼尸身上,周身青焰更是一阵翻滚不已。

  两头炼尸在青焰之中一滞,竟无法动弹起来。

  绿袍男子虽然手上法决连连变换,但被困住的两头炼尸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束缚。

  绿袍男子脸色微变,但这时,剩下那只炼尸已然几个晃动后,就在怪叫声中蹿到陆旭身前不远处,并骤然一张口,喷出一大股浓郁的尸气。

  陆旭似乎早有准备一般,冷哼一声,重重一拳捣出,将尸气击的四散而开,并毫不停留的径直击向了炼尸面门。

  绿袍青年显然没料到陆旭竟丝毫不闪不避还迎面而上,仓皇之下,连忙想要催动炼尸避开,却已是不及。

  只听见一声整耳欲聋的大喝之声!

  伴随一股冲天的青色火焰,一只青焰包裹的手臂从炼尸身体内一穿而过。随即,手臂上的青焰,在虚空中微微一顿后,便滚滚而凝,朝对面一涌而去。

  绿袍男子见此,脸色一沉,袖子一抖,两柄骨刃便握于手中,双手一挥下,一道红蓝两色的匹练便一凝而出,并“嗖”的一声朝火焰一卷而出。

  虚空中火光一盛后,青色火焰竟化作几缕火星溃散开来。

  陆旭微微一怔之下,双目一眯,打量起对方手中的两把骨刃来。

  但见其中一柄表面红色灵纹闪动不停,有一缕缕火焰缭绕其上。另一柄表面灵纹,则是蓝色的,并正散发着丝丝的水雾。

  这对骨刃赫然是一对罕见的水火属性法器!

  陆旭神色一动之下,单手只是虚空一点。

  两头火蟒当即猛然身躯一勒,被困住的两头炼尸,当即“砰”“砰”两声的爆裂而开,无头身躯立刻瘫软在地。

  绿袍男子见此,顿时大怒。

  这两头炼尸头颅被毁算是废了,即使要恢复也不知要在尸气之地温养多少年,还不如从新祭炼两具。

  但未等绿袍男子采取何种举动,对面陆旭却已经抢先出手了。

  他双臂一振,再往前一推,两头青色火蟒在空中一个盘旋后,便朝绿袍青年激射而去。

  绿袍青年见此,口中念念有词起来。手中两把骨刃骤然灵纹一闪一阵狂闪,一个交叉并再一分之下。一道蓝色水柱与一股赤色火焰一并激射而出。

  虚空之中顿时发出一阵“呲呲”之声。

  火焰瞬间围绕着水柱盘旋起来,化为了红蓝两色。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