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初赛 2

第二百八十九章 初赛 2

  见此情形,陆旭双眼一咪,随即双手一搓,两条青色火蟒顿时在空中合二为一,化作一条丈许长的青色火蛟,并张牙舞爪的扑到了对面的红蓝两色水火柱上。

  一声巨响!

  赤色火焰和蓝色水浪朝四周狂卷而出,与青色火蛟则在虚空中连绵撞击,一时相持不下,

  整个擂台中央的十余丈空地,此刻赫然被蓝红青三色能量所充斥,轰鸣爆裂之声不绝于耳。

  如此大的动静,让高台上一些筑基期存在,不觉望了过来。

  正在此时,陆旭袖子一抖。

  绿袍男子身边骤然浮现蓝光点点,一片蓝色针幕一闪而出,将其瞬间包裹其中,正是陆旭神不知鬼不觉之间放出了碎星针。

  随着陆旭手中法决不停变换,碎星针飞速旋转起来,针幕之中,一根根蓝光闪闪的细针刺向绿袍青年扎来。

  绿袍男子不及防下,只能拼命催动手中两把骨刃,竟幻化出一道火墙和一道水壁加以抵挡。

  然而这对水火骨刃虽然威力惊人,但却明显不善于近战,面对锋利无比的蓝色细针一刺,明显这种防御法力消耗惊人,根本无法持久下去。

  绿袍男子忽然一声低吼,手中两柄骨刃猛然交叉一顿,竟忽然幻化出一朵红蓝两色的巨大光花,并其为中心的向四周绽放开来。

  原本紧紧围着其疯狂转动的蓝色针幕,竟这红蓝两色光花缓缓的一撑而开。

  不过看绿袍男子额头青筋暴突,满头大汗的样子,显然此术也是其压箱手段了。

  这时,陆旭却单手猛的虚空一抓,手心中蓦然多出了一朵青色莲焰,再往高空一抛而出。

  “噗”的一声。

  一座丈许高的青莲虚影在绿袍男子上空一闪浮现,并一压而下。

  那巨大光花原本撑开蓝色针幕,就已经十分吃力,再被青焰虚影这般焚灼,顿时就仿佛最后一棵稻草般的爆裂而开。

  一阵闷响后,一阵红蓝两色波动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开……

  陆旭灵魂力一扫之下,顿时法决一停,远处碎星针在空中滴溜溜一转后,便化作一溜蓝光的往他袖中飞去。

  青莲虚影也一闪的重新化为了滚滚青焰,朝其激射而来,没入到了身躯之中。

  当陆旭将碎星针青焰全都收回后,所有波动一敛后,远处终于显现出绿袍男子身影。

  此时的他,一身绿袍已然破烂不堪,身上各处还有深浅不一的伤痕。手中的两把骨刃也已经暗淡无光,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在下……认输。”绿袍青年看了一眼对面毫发未伤的陆旭,只能不甘心的低声说道。

  “承让。”陆旭则淡淡的一拱手,便身形一个闪动的下了擂台,一言不发的朝远处走去。

  陆旭此役竟一举击败这次十分被看好的选手,自然又引起了一观看修士的一番骚动。

  而其他几名轮空的修士见此情形,自然不敢向他发起挑战,只能另选几人开始了最后的比斗。

  陆旭则落得轻松,找了旁一处空地静静等着初试结束,静等整个初赛的结束。

  不过他看了一会儿后,目光忽然重新落在了三号擂台上。

  这时在擂台之上激斗的,正是柴进,显然其在进入前一百名的关键比试时,终于也遇到了强敌。

  他的对手是一个皮肤白皙的青年,此人法器是一只紫色的小鼎,能随心所欲的变化大小,同时散发出阵阵低沉的嗡鸣之声。

  陆旭心中一动,他对此人有些印象,当时初试堪堪开始之时,此人正旁若无人的啃着手指甲,惹来不少人怪异的目光。

  柴进此刻正神情凝重的催动一柄黑色长剑,一个劈砍之下。便有密密麻麻的黑色剑气激射而出,发出响亮的破空之声,气势颇为惊人。

  柴进本身斗法实力不凡,修为也是到了炼气期大圆满之后。

  然而面对这如潮水般一涌而至的剑气,青年男子却是神色沉稳的打出一道道法诀,催动头顶的紫色大鼎喷吐出一道水幕一般的紫光挡在身前。

  密集的黑色剑气击打在光幕之上,一阵雨打芭蕉般的声音过后,紫色的光幕却轻易的将这些剑气纷纷一弹而飞。

  “曹兄,你这样只守不攻,可是看不起在下吗?”柴进见此情形,双眉倒竖的问道。

  白皙青年闻言却是微微一笑,也不答话。

  柴进目光一凝,脸上闪过一丝怒气,单手法决一催,手中黑色长剑黑色光芒陡盛,并指一点之下,一道丈许长的黑色宽大剑气激射而出,紧接着袖口一甩,六道黑芒一闪而出,紧随剑气而去。

  陆旭神色一动之下,便已认出柴进此刻祭出的,正是当初在苍雾谷中与灵王对阵之时有所折损的那套黑色飞爪,如今看来,柴进已然设法将其修补好了。

  下一刻,黑色长虹一闪便到了白皙青年跟前,并“轰”的一声巨响,竟将紫色光幕斩出一道裂痕,而紧随而至的六道黑芒一闪之下,便一穿而过,径直朝白皙青年面门激射而去。

  “起!”

  白皙青年见此情形,面色也是一凝的低声一喝,双手一阵掐诀,上方紫色大鼎徒然一个模糊的消失在了远处,并在下一刻竟出现在了青年身前,紫色光幕光芒大放之下,竟然一下将六道黑芒反弹了回来,反倒朝柴进这边激射而出。

  柴进脸色一沉,双手连连掐诀,六道黑芒便一敛之下,化为六口黑色飞爪,并再次飞回其袖中。

  白皙青年身前紫色大鼎,却忽的一下涨大数倍,变得如房屋一般大小,仿佛一堵巨墙般往柴进一压而去,让其根本避无可避。

  柴进神色一凛,黑色长剑脱手飞出,蓦然化作一柄黑色巨剑,狠狠斩在紫色大鼎之上。

  紫光一闪,黑色巨剑仿佛蚍蜉捍树一般,瞬间便被弹飞。紫色大鼎光华一闪,带着一道沉重之极的威压压迫而来。

  柴进面容一阵苍白,双手风车一般连连掐诀,身前竟瞬间浮现一层淡黑色光幕。

  紫色大鼎被黑芒一阻,当即微微停顿了一瞬。

  就在此时,白皙青年一声大喝之下,双手往前猛地一推。

  柴进脸上瞬间涨红,脸上透出浓浓的血色,再也无法坚持,轰的一下被震飞了十几丈,落在了擂台之外。

  “承让!”白皙青年挥手打出一道法诀,紫色大鼎骤然缩小,化为一块小小的迷你小鼎,飞回了他的手中。

  “常洛城,曹纯获胜!”擂台之下的裁判当即宣布道。

  擂台之下的柴进见此,脸色一阵难看,然而实力不如人,倒也没有说什么,翻身而起后,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开了。

  与此同时,周围围观的修士们则满脸兴奋之色的纷纷议论起了刚刚的比斗。

  “曹纯……”陆旭看着还在台上的白皙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此人实力比他预料的还要强上一些,尤其是变化多端的紫鼎,绝对不是一般的极品法器,在擂台比斗之中更是占了不少便宜。原以为以柴进的实力进入前十的可能性极大,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里的炼气期修士。

  擂台一侧的高台之上,天云国各大修仙家族的代表也将刚刚一战的情形看在了眼中。

  初选进行到这里,上台的已然都是各家族的核心子弟了,这些代表们也更为关注了起来。

  “曹道友,你们曹家倒是出了个好苗子,这个叫曹纯的后辈以前从没听说过,想来是近些年新近冒起的子弟吧。”一个白眉的老者手捻着胡须,冲一旁的一个皮肤白皙的中年人说道。

  “肖兄过奖了,曹纯这个孩子还需要多多磨练一番。”中年人口中虽然谦逊了一句,但是脸上自得的神情还是显露无疑。

  “那个曹纯不过是倚仗手中的法器,在擂台此等空间狭小的场地大占便宜罢了,若是实战之中,哼。那可就说不准了。”一个似乎与曹家有过节的中年人,却嘿嘿一声的说道。

  他家族中寄予厚望的一名后辈,刚刚在第七赛区,败在了曹家的一名炼气期大圆满子弟之手,此刻正自气闷,忍不住插口道。

  “如此说来,你是认为我这侄儿胜之不武了,却不知你耿家后辈有哪一个赢得的光明正大了。”白皙中年人闻言,却冷声说道。

  “你……”耿家中年人脸色涨得通红,显然被戳到了痛处。

  初赛之中,他耿家的子弟败多胜少,甚至几个在寄予厚望的后辈如今也频频遭逢强敌,纷纷战败出局,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出话来反驳。

  与此同时,卢开云却独自立于一旁,一副笑而不语模样。

  卢家几人的表现,就到现在来说,战绩还是不错的。

  先不说陆旭如今早早的突破了前百之列,连隋亚夫也闯过了百名复赛,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当然还有几个不错的后辈,却在刚刚碰到了强敌,止步前百之外,让他却是有些遗憾。

  ……

  随着擂台上最后一场比斗的结束,第十赛区已然早早的决出了十名可进入复赛的修士。

  陆旭自从此前一举击败绿袍青年之后,便再也没有接收到其他人的挑战,如今也自然而然的进入到了前百之列。

  而今在复赛之前,暂时不会再有其他比斗了,他心念一转之下,便踱着步子转到了其他擂台,边走边看起来。

  “恭喜陆兄顺利进入大比前百之列。”陆刚刚走到六号擂台附近,迎面佟子玉,柴进二人便一齐走了过来,佟子玉更是一拱手的恭喜起来。

  “佟兄过奖了,在下侥幸而已。”陆旭微微一笑,谦逊道。

  “陆兄此刻想必是想看看其他赛区的比赛吧,我这两日倒是看到了不少有实力的家伙,倒是可以为陆兄提供一些意见。”三人又随便聊了两句后,佟子玉忽然话锋一转的说道。

  柴进实力虽也不差,不过在大比此等强者如云的比斗之中,却是败了一场。不过佟子玉倒是没碰上什么厉害的对手,却有不少时间去其他擂台观战。

  “如此,那便有劳佟兄了。”陆旭正有此意,也就没有推辞。

  随后,陆旭便在佟子玉柴进二人的陪同之下,一边四处观战,一边听二人叙说一些新近出现的实力强悍之辈,倒也颇有所得。

  十大赛区的比斗,除了第十赛区以及第三、六、七、九赛区已然决出前十之外,其余几个赛区此刻也都已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

  许多以前就负有盛名的大家族子弟,此刻也终于开始展现出了各自不菲的实力来。

  但见几处擂台之上各色法术异芒此起彼伏,围观者叫好声不绝于耳。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