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九十章 初赛 3

第二百九十章 初赛 3

  第二赛区的擂台之上,一个名叫方振南的白衣青年正手持一个浑圆的红色葫芦,和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在激烈对决之中。

  但见那名高大青年,手中一面青光蒙蒙的小幡猛地一个挥舞之下,顿时便有十几道半月型的青色风刃从中席卷而出,将已至眼前的一道红色霞光一切而碎,并毫不停留的往方振南方向激射而去。

  方振南见此,却不慌不忙的一拍手中的葫芦,一股赤红色的火云一喷而出,围着他其身体滴溜溜一个环绕下,便“咔咔”两声的凝成了一件赤色的厚厚盔甲。

  下一刻,一阵激烈的砍击之声中,青赤两色光芒闪耀不停。

  然而青光消散过后,方振南身上的火云盔甲之上,却仅仅多了十几道白色的切痕,除此之外却是丝毫无损的模样。

  高大青年见此,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此人火属性法力精纯无比,倒也少见的很。”陆旭望着擂台闪的争斗,不置可否的说道。

  “不仅如此,这方振南手中的那件赤色葫芦也是一件极品火属性法器,看来他的对方有麻烦了。”佟子玉闻言,呵呵一笑的说道。

  说话间,擂台之上的方振南身躯一震的再次击碎数道青色风刃后,手中赤色葫芦骤然间一个倒转,从中飞出了一溜赤芒,赫然是十几颗鸡蛋大小的火球的样子。

  但见这些赤色火球方一落在擂台之上,便一闪之下,纷纷变成了一个个赤色的一米来高的火人。

  一眼望去,每一只火人身上都赫然穿着与方振南一般无二的火云盔甲,身上火焰汹涌,在方振南单手一扬之下,便气势汹汹的向高大青年冲了过去。

  见此情形,高大青年脸色凝重之极,目中厉色一闪之下,持着小幡的双手忽的冒出了一阵强烈的青光,将全身的法力往青色小幡中狂注而入后,小幡顿时一阵哗哗作响。

  “去!”

  高大青年暴喝一声,一道数丈大小的巨型风刃骤然在小幡一挥之下,猛地激射而出,一连洞穿了左侧的五六只火人的胸口后,才风劲一敛的消散开来。

  “轰”“轰”数声巨响。

  五六头火人顿时轰然倒地,身体化为了滚滚的火云。

  高大青年此刻脸色却是一阵苍白,显然这一道巨型风刃也消耗了他不少的法力,不过效果还令其有些欣慰。

  然而下一刻,正当其再次小幡一个狂舞之下,击出一道巨型风刃,并将右侧的数只火人也同样击溃之时,他脸上的欣慰笑意却瞬间凝固了。

  但见左侧那被击溃的火云一阵红光大盛之下,很快便又重新凝固成了火人的形状,并再次加入到了冲锋的行列。

  且其全身上下,一点伤痕都未曾留下的样子。

  而与此同时,火人后方的方振南,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嘴角却微微扬起,单手拍了拍手中的赤色葫芦,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高大青年见此,脸色却是难看之极,然而面对蜂拥而至的火人,无奈之下,只得连连挥动手中小幡,发出一道道巨型风刃。

  但是这些火人根本就是杀不死的一般,不过半盏茶功夫,高大青年便已消耗掉了大半的法力,并被渐渐逼到了擂台的一角。

  正在此时,不远处的方振南冷哼一声,挥手打出了一道赤芒,落在一众火人身上。

  这些火人身上火焰顿时大盛,纷纷气势如虹的朝高大青年疾驰而去。

  高大青年见此,大惊之下,双腿猛地一蹬地,身形暴退的离开了擂台。

  下一刻,“轰”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传来!

  数个火人赫然撞在了擂台边缘的防护禁制之上,引得此护罩一阵光芒流转下,巨颤了几下后,才恢复了平静。

  显然此护罩并不限制场上之人离去,但对场上之人施展的各种攻击手段却能颇为有效的阻挡一二。

  “方振南获胜!”

  当裁判的声音传来之时,陆旭三人的身影却已出现在了其他赛区的擂台旁边。

  此刻一处擂台之上,一个身着黑裙的女子凭借手中一对银色小镜,上下翻飞之下,仿佛两道银色闪电,与对手斗得不可开交。

  这黑裙女子的对手是一名驱使两柄成套飞剑的蓝衣男子,面对黑裙女子的迅雷攻势,将两柄飞剑在身前挥舞的密不透风,密密麻麻的剑影在虚空之中,构成了一道坚实的堡垒。

  即便如此,蓝衣男子的额头也已满是豆大汗珠。

  就在此时,“呲啦”一声传来!

  一道银光闪电般的在男子面前一划而过,小镜射出的银光一闪之下,他身前的密集剑影一下被折穿了一片。

  一声惨叫之下,蓝衣男子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其左边胸部,一道鲜血淋漓的焦黑伤口,几乎深可见骨。

  蓝衣男子见此,爆喝一声之下,手中的双剑冒出了一阵噼啪的蓝色电弧,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发出强烈的蓝色光芒,两两结合形成了一道球形蓝色障壁,将其护在了其中。

  黑裙女子冷笑一声,手指屈伸,口中念念有词下,双手十指之上顿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银光。

  下一刻,却见那黑裙女子一指点出,两面银镜一阵银芒大盛下,顿时交融在了一起。

  一阵嗡嗡响中,两面银镜竟一晃之下,竟融成一面磨盘大小的镜子,银色光华大盛之下,射出一道碗口粗的银芒,并一闪之下,便消失在擂台之上。

  蓝衣男子神色大变,当即将全身法力往周身蓝色障壁之中狂注而入。

  正当蓝衣男子刚刚抬起手中的双剑架在胸前之时,一道碗口粗的银芒一闪之下,已经到了眼前。

  “轰”的一声!

  蓝色护罩瞬间被银芒一击之下,竟是洞穿出了一个大洞。

  银光再一个闪动,银芒已经扑到了蓝衣男子面前,犀利银芒一闪,其便一声惨叫的倒飞出了擂台之外。

  这时候围观之人才看到,蓝衣男子的胸口已经血肉模糊,隐约可以看到一道深深的焦黑伤口。

  擂台之上,黑裙女子眸光闪动间,单手一挥,磨盘大小的银镜子便重新化为了两面小镜,飞回了她的手中。

  “多谢道友手下留情。”擂台下,蓝衣男子艰难的站起身来,取出一面止血符箓贴在胸口后,却又抱拳对黑裙女子道了声谢。

  显然若是刚刚黑裙女子出手稍重半分,他的心脏已经被洞穿了。

  “这个女子是宁边城独孤的子弟,独孤凤,据说是独孤家第一天才,那一对银镜也是一对罕见的成套极品法器。”佟子玉轻声在陆旭身旁说道。

  陆旭神色一动,微一颔首后,将此女的情况默默记了下来。

  毕竟此等强手,在此后的复赛,甚至前十对决之中,遇到的可能性也是极大的。

  ……

  小半个时辰过后,第四赛区。

  一名身着黄衣,手臂奇长的少年,正两手空空的站在擂台一侧,竟没有祭出任何法器的样子。

  而他的对手,则是一名面容蜡黄的青年弟子……

  半晌,黄衣少年手中黄光一闪,竟是拿出了一大叠的符篆。其单手一扬之下,便有数张符篆密密麻麻激射而出。另一手再一挥,立即便又有数张风刃火球符等一祭而出,接踵而上。

  台下陆旭见此,心中不禁闪过一丝骇然之色,这黄衣少年祭出的符篆虽然都是初级低阶符篆,但每一张都威力极大,比之普通的符篆威力强上三四成不止!

  另一边,面色蜡黄的青年身前顶着一面圆圆的护盾,在风刃火球符的击打之下,不时散发出阵阵光晕,同时其手中一柄闪烁着红光的长剑挥动不已,道道红色剑芒纵横交错而出,将迎面而至的水箭符、巨木符纷纷劈裂开来。

  脸色蜡黄的男子能撑到现在,实力自也不弱,其手中的圆形护盾及红色长剑也都是品阶不低的极品法器,但即便如此,他此刻却是一副仅有招架之力,没有反击之能的模样。

  黄衣少年在又一次放出一片密密麻麻水箭风刃符,并被对方一一化解之后,突然双手上黄光一闪,又是一叠符篆出现在手中,随即数道符篆骤然激射而出。

  下一刻,一声沉闷的声音传来,数道风刃火球符赫然正面击打在了圆形护盾之上。

  脸色蜡黄的青年猝不及防之下,身体剧烈颤动了一下,全身气血一阵翻腾不已。

  结果就在其尚未稳住身形之时,又一道道风刃火球符从黄衣少年手中接连一祭而出,几乎没有时间间隔一般。

  见到此幕,连陆旭都有些震惊起来,不是震惊这黄衣少年手上符篆之多,而是对方手中的符篆竟是都威力巨大,明显不是普通符篆可比的。

  脸色蜡黄的青年此刻也是骇然之极,顿时身形往后暴退起来,显然自知没有把握能接住如此频繁的符篆攻击攻击。

  然而下一刻,他只觉双脚一紧,身形便是一滞的停了下来。

  但见其双脚之上,此刻赫然被流沙给缠了个结结实实!

  就在其面色大变之时,但见前方风刃火球符之后,七八道冰箭符又一窝蜂的紧随而来。

  “我……我认输!”脸色蜡黄的青年大惊之下当即大声喝道。

  “本轮比斗,王师获胜!”空中的筑基期裁判连忙在脸色蜡黄的青年身前打出一道护罩,挡下那些符篆,这才宣布道。

  擂台之下,陆旭却不禁满脸沉吟之色,开始回忆着刚刚看过的三场最在意的比斗。

  毫无疑问,不管是方振南还是黑裙女子独孤凤实力都是极强之辈,又有极品法器在手。都隐隐有了和筑基期修士一较高下的实力,然而与二人想比,那名黄衣少年给他震撼更大。

  在方才一战中对方展现出来的符篆之多,符篆之强来看,显然与其斗法是件极为麻烦的事,如果他有筑基期的修为还好说,但现在他只有炼气期大圆满,很多手段都用不出来。碰上了这种升级版土豪,还真是够喝一壶的。

  白玉高台之上,一干修仙家族代表也在议论着刚刚的几场比斗。

  “在下早就听闻,方振南和独孤凤之名了,他二人资质出众,没想到现在就如此厉害了。”

  “的确如此,不过那名黄衣少年倒也有些古怪,他手上的符篆似乎有些特殊啊,好像比普通的符篆威力大上三分。”

  “王兄,那黄衣少年是你王家子弟吧,还真是深藏不漏啊。”

  听闻此言,当即便有几人纷纷看向坐在一旁的一个长须男子。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