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头名之争 1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头名之争 1

  第二日一早,大梁城广场上,最引人瞩目的环节终于拉开了帷幕……

  广场上,原本的十座擂台,此刻则被换做了五座,在白玉高台前一字排开,使得原本略显拥挤的场地显得宽阔了不少,但观战之人,却较之先前的初赛及复赛,多了何止一倍的样子,显然修仙者都不愿意错过观看的机会。

  在彦中方又做了一番陈词过后,前十之间的第一轮五场排位赛,便同时开始了

  此刻最东边的一座擂台之上,陆旭驻足立于一侧。

  他所面对的第一个对手竟然就是佟子玉,不得不说是一种缘分。

  “佟兄,没想到第一场,咱们二人就相遇了,还请佟兄多多指教。”陆旭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道。

  “彼此彼此。”佟子玉凝重的看了陆旭一眼,随即一拍腰间储物袋,放出了两具兽形傀儡。

  这两头两头傀儡虽然只有炼气期后期的水平,但却并非一般的傀儡那么简单,乃是一对刻画了阵法的傀儡,不仅速度惊人,更是配备了锋利异常的法器作为利爪。

  两头傀儡默契配合之下,实力无限接近筑基期,并且长时间与佟子玉配合,早已做到了互补相通,更是难缠。

  果然,这两只傀儡方一出现,便霞光一闪,骤然化为两道淡淡残影的朝陆旭激射而来。

  陆旭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掐诀,体表滚滚青焰喷涌而出,接着,身影一个模糊,便带着一连串残影迎了上去。

  两只巨大傀儡移动带着剧烈的破风声,前肢一动之后,顿时寒光一闪,化为了密密麻麻的刃影交织而出,向陆旭一罩而来。

  陆旭却腰肢一扭,整身躯就一下拉长,仿佛纸片般的从刃网中一闪而过,并“嗖”的一声后,整个人就诡异般的出现在了佟子玉上空,单手一扬,两朵莲焰一飞而出,并瞬间融合一体,化为一朵丈许的青莲虚影的一落而下。

  佟子玉纵然对陆旭有一些了解,但也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在自己两头傀儡围攻下,还能以这般诡异速度的出现在面前,甚至其这时还在两手掐诀,正在施展某种厉害秘术,根本来不及变换法决再加以躲避,只能放出一块方形小盾,并一咬舌尖,吐出一口精血,没入盾中不见了踪影。

  小盾瞬间化为丈许之大,表面青色灵纹闪动不停,严严实实的遮在了上空。

  陆旭见此,却目中寒光一闪,手臂一动后,一只被青焰缠绕的手掌,就五指一分的冲下面青莲虚影一按而去。

  “噗”的一声传来,青莲虚影一压而下,立刻将护盾焚灼的一阵晃动,表现顿时浮现无数裂痕。

  见此情形,佟子玉一声低吼,打出数道法诀,总算将方形盾牌再次稳住了。

  但就在这时,又一股灼热的感觉传出!

  另一股炙热高温从青莲虚影中一涌而出,不但将方形盾牌当场焚灼的变形,就连佟子玉也在这高温的焚灼之下,护体光罩当即溃散而灭,自身更是面色一白,张口喷出数团鲜血,当场身子一软的险些摔倒。

  佟子玉对陆旭有一定的了解,陆旭对他又何尝不是,知己知彼之下,才能如此轻易的一击得手。

  结果在其他四处擂台上才刚刚开始之时,陆旭这边却早已结束了比斗,这不免又再次惹来了玉台上不少家族的代表诧异的目光。

  “陆兄的神通,小弟实在自愧不如。”佟子玉苦笑一声道。

  “佟兄过奖了。”陆旭微微一笑道。

  “实在是可惜了……”高台上,卢开云轻声叹道。

  在他看来,就目前陆旭此子的表现,在大比之中排名进入前三应该问题不大,实战经验及实力更是这十人中的佼佼者,可惜他不是卢家的嫡系子弟。

  其他几个家族的代表见到此幕之后,同样面色各异,纷纷开始打听陆旭的身份。

  擂台之上,陆旭待裁判宣布比斗结果后,便冲佟子玉一拱手的跃下了擂台,同时目光四扫,观察起另外几场战斗起来。

  距离他最近的一个擂台之上,两名对手竟还在深处对峙之中。

  白衣青年秦开,一脸从容的站在擂台一角,似乎毫无先动手之意,在其对面,却是那托着紫色小鼎的曹纯。

  先前秦开青铜小镜诡异的射出一道金光便收走对手法器的手段,似乎让曹纯也十分颇为忌惮,白皙脸上换上了少有的肃然之意。

  二人就这般面对面对峙着,和其他擂台上早已眼花缭乱的激斗场面,截然不同。

  “既然你不先出手,那我就不客气了!”大约又过了四五个呼吸的工夫,曹纯终于有些沉不住气,双目中忽然露出一道凶光,一声低喝的袖子一抖,紫光蒙蒙的小鼎从袖中一飞而出。

  紧接着他又接连打出数道法诀,小鼎在虚空中滴溜溜一个盘旋后,紫光一闪的暴涨到丈许大小,朝秦开激射而去。

  见此情形,秦开微微一笑,又是轻描淡写的将手中铜镜一挥,射出一道金光。

  再次发生了!

  紫色巨鼎灵光竟只是微微一闪后,便被定在了半空,随即“嗖”的一声便被对方收入其宽大的袖袍之中。

  下一刻,秦开双眸射出一道金光,只见那曹纯一与对方对视,脸上便呈现一副呆滞的模样,并身形诡异的一晃,再次将曹纯拍晕在了擂台之上。

  这场方一开始便立即结束的战斗,再次引得场外众人一阵哗然之声,很多人都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曹纯直至被人叫醒之时,才堪堪反应过来,也是满脸骇然之色。

  别人不清清楚,但他自己可是明明白白的知道,刚一对方的视线相对,自己就陷入了幻境当中,不知怎么的就昏倒了。

  陆旭此刻也满脸的凝重,心念急转的考虑起了应对之策。而高台之上的卢开云,见到这种情形,也是心中一惊。

  而此刻,另外三处擂台上的激烈比斗,也纷纷有了结果。

  如陆旭所料,那独孤家的独孤凤与黄衣青年王师,轻易的便击败了其他的两名修士,一个是被银镜的银光打的毫无招架之力,一个是被符篆之海给淹没了。

  而另一场比赛的胜者,却是一名驱使着火焰的修士,此人似乎也驯服了一种火焰,也是一名黑马的样子。

  根据陆旭判断,其施展的火焰之威,丝毫不在其之下。

  十人休息了一个时辰之后,第二轮比赛便紧锣密鼓的开始了。

  结果比赛方一开始,其中一处擂台便已然分出了胜负。

  秦开再度使出那颇为诡异的铜镜,将对手的法器定住在半空,然后一收,再用幻术使对方失去反抗的能力,便轻描淡写又取胜了。

  “刘兄可有看出此子所用是何秘术?”玉台之上,一个鹤发老者见到自己家族子弟竟也被如此击败,脸色不由的微微一沉,向一边的长须老者问道。

  “此人的幻术颇为诡异,老夫虽知数种类似幻术,但对精神力的要求极高,并且几乎都要求有特殊的灵体。此子的灵体老夫实在看不出来。而且对方那面铜镜似乎可以禁锢法器,一旦使用法器就会被对方收走,实在是防不胜防。”长须老者摇摇头的回道,接着满脸凝重的向王师所在擂台望去。

  眼下几名大比前十的修士中,仅有王师一人可以不使用法器,而施展符篆配合符阵应敌,或许有一线获胜的可能。

  与时,黄衣少年王师所在的擂台上,身前各色光晕此起彼伏,眼花缭乱间,一条条火焰小蛇,便从这些晶光闪闪的法阵之中一窜而出,俨然是其再次施展的某种符阵。

  而王师此轮的对手,却是那名独孤家的女修,独孤凤。

  此时,但见此女身形矫捷如飞,身形闪转腾挪间,那些扑面而至的小蛇,竟连其一个衣角都抓不到。

  与此同时,一道碗口粗的银芒,正同样若隐若现的飞速闪躲着小蛇,离王师越来越近的样子。

  王师突然朝其身前的一处法阵虚空再次祭出符篆,数条火蛇顿时从其中一闪而出,并顷刻间凭空消失不见。

  下一刻,其面前不远处的一团银芒四周,一阵轰鸣声传来,五条火蛇骤然间破空而来,并往中间一个聚拢,俨然形成了一个火蛇圈一般。

  银芒一敛之下,长丈许的银色匹练却正被火蛇圈围在中间。

  王师则二话不说的一挥衣袖,数张符箓一闪而出,并纷纷没入火蛇圈之中。

  但听“嗡”一声,火蛇圈表面,一条条火蛇不断没入其中,俨然形成了一个火蛇圆桶。

  火蛇包围之下,银色光柱不断的与火蛇消耗,似乎已光芒暗淡,现出了银镜的本体。

  此刻,独孤凤却仿若未闻一般,仍旧自顾自的闪躲着密密麻麻的小蛇,只是手中却在结着某种法决的样子。

  玉台上王家的中年人见到这番比试,面上不禁闪过一丝欣喜,显然这场比试王师已经大占上风。

  而独孤家的一位中年美妇,此刻却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美眸晶光闪动间,不知在想些什么。

  就在大多数人都认为独孤凤已没有什么胜算之时,场上的火蛇牢笼之中,却突然传出一声尖锐的清鸣之声。

  下一刻,一道丈许粗的银光赫然从火蛇牢笼顶部冲天而起,原本坚不可摧的牢笼顶部,竟被生生击出了一个大洞。

  牢笼上方的半空之中,银光散开之后,却显露出两面银镜,双面银镜一合之下,竟是变成一面磨盘大小的镜子,上面布满了银色灵纹,一道银光在镜面跃跃欲出,光华流转不停。

  下一刻,银镜微微一颤之下,便射出一道碗口粗的银芒往黄衣少年方向激射而去。

  王师见此,却依旧面无表情的单手一扬,再次向两侧符阵连连打出数道法诀,晶光一闪后,十余只红色火鸟从符阵中一飞而起,往银色光柱一迎而去。

  独孤凤见此,连忙单手掐诀,冲银镜打出一道法诀,随即就见银镜猛的一颤,顿时数道碗口粗银芒夹杂着音浪声席卷而出。

  堪堪而至的十余只红色火鸟,在银芒一卷之下,周身一阵劈啪声响,就纷纷化作十余张残破符箓的散落而下。

  “轰隆隆”的一连串巨响!

  接着夹杂着音浪的银芒,毫不停留的紧贴着地面一卷而过,摧枯拉朽般的将黄衣少年身前的五六个符阵,直接轰得粉碎,化作了漫天四溢的光点。

  黄衣少年一惊,手中法决一变,就要催动其他符阵。

  但就在这时,其直觉头顶霞光一卷,银镜就蓦然浮现而出,同时一道银光一射而下。

  仓促之中,王师只能袖子一抖,再往空中射出一张金色符箓,化作一层光幕将其笼罩其中。

  但一声巨响后,金色光罩便被银色光柱一下洞穿而开。

  黄衣少年彻底暴露在了银镜之下。

  正当所有人期待王师是否还留有后招之时,黄衣少年却目光微微一闪后,忽然一脸平静的说出了三个字:

  “我认输。”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