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头名之争 2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头名之争 2

  “我认输。”

  随后他便在众多修士诧异目光之下,身形一个闪动,竟自行跳下了擂台。

  独孤凤单手一招,将银镜重新化为两面小镜收回后,却看了看台下黄衣少年,眉头一皱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本轮比斗,独孤凤获胜!”

  听到裁判宣布比斗结果的声音后,玉台上独孤家的美妇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王家的白皙中年人此刻却是面色一沉。

  他原本寄希望于王师能在前十战中一举夺魁,然而方才第二轮便败在了独孤家的子弟手中,自然心中郁闷不已。

  ……

  另一处擂台之上,一个一身黑袍的青年与对手的斗法,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

  黑袍青年自然便是陆旭了,而其对手,赫然是曹纯。

  先前一战被秦开轻易打败,并没有让曹纯感到有大多沮丧,相反却似乎激起了其胜欲斗志。

  此时他双手十指如车轮般变换,催动着紫色巨鼎放出一道道如水幕般的紫光,与陆旭激战正酣。

  陆旭则利用自身元磁力障的斥力,扭曲了紫色光幕的席卷攻击,但似乎也一时无法冲破拦截

  根据他此前观察,这紫色巨鼎所放出的霞光,不仅能反弹一般法器的攻击,更似乎能对法器本身灵性造成一定损伤的样子。

  就在陆旭再一次扭曲一道紫光席卷后,曹纯竟目中厉色一闪,口吐出一团精血,化为血雾的没入紫色巨鼎之中。

  紫色巨鼎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之后,竟紫光一闪的狂涨数倍,化为了阁楼般大小,体积较之此前与柴进对决之时,还要大上几分的样子,

  曹纯冷笑一声,虚空一指。

  紫色巨鼎“轰”的一声,仿佛小山般的向陆旭一压而去。

  陆旭见此脸色微微一变,显然此时已然避无可避了,心念一转下,双腿一蹬虚空,猛地一跃而起,不进反退的迎向了扑面而来的紫色巨鼎,同时体表之上元磁力障狂涌而出,一圈一圈的元磁之力喷涌而出。

  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飞速落下的巨鼎却骤然一声轰鸣的,在陆旭头顶虚空处停了下来。

  下方一圈圈灰色光晕中,陆旭,他竟激发元磁力障,利用元磁之力将巨鼎一托而起。

  曹纯嘴巴微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这件紫云鼎,虽是某件上古法宝的复制品,但威能全开情况下的一压之力,就是一般筑基期初期修士也万万不可能承受的。

  而眼前这人,竟单以其身上的诡异力障,便硬生生使其悬于高空中而无法落下!

  正在此时,陆旭眼中精光一闪,一声暴喝下,单手握拳猛的向上一击,便将巨鼎硬生生一弹而起,随后身形一动,就在原地骤然不见了踪影……

  曹纯只觉眼前黑影一闪,陆旭就鬼魅般出现在了其背后,手臂一个模糊后,一拳捣出。

  如此快如闪电的一击,曹纯根本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一声闷响后,护体光罩被直接轰开,同时一股庞然巨力瞬间涌来。

  曹纯只觉身躯一震,就被直接击飞出了七八丈远,两眼一黑的就此昏迷了过去。

  “轰”的一声传来,陆旭原本所站地方,一尊紫色巨鼎方才重重一落而下。

  陆旭鬼魅般的身法以及一身元磁力障,自然又是惹来了擂台下观战修士们的一阵骇然。

  在某个角落处,闭目养神的秦开,听到动静,也不禁双目微睁的向陆旭瞟了一眼。

  第二轮余下两场比赛,催使火焰的红发青年顺利击败了对手,而陆旭第一轮所遇到的佟子玉,同样击败了身前的对手。

  又过了半个时辰后,第三轮比斗便开始了。

  这一轮比试中,催使火焰的红发青年,却对上了秦开。

  这一次,在场众人竟无一例外的将目光投到了这场比斗之中。

  有过先前两轮的经验之后,催使火焰的红发青年一上擂台,便毫不犹豫的一掐手诀,身上滚滚红焰便冲天而起,瞬间幻化成一头十余丈火蛟,一股从其体内猛烈涌出的滔天焰火,台下众修士大都心中一寒。

  红发青年一声低吼,随即其身前的火蛟化作一道十余丈长的赤色长虹,快若迅雷的朝秦开激射而去。

  就在其他人眼前一亮,以为火焰并不是法器,应该无法被收走之时。那秦开却是没有再使出那面诡异的铜镜,而是双眸之中猛的射出两道璀璨的金光。同时秦开身形一个模糊之下,竟是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

  那红发青年一见对方眼中的金光,连忙催使灵魂力守住心神,并且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但此时却已经来不及了,在金光的笼罩下,红发青年脸上立刻呈现一股呆愣之色。下一刻,一只白皙的手掌就轻轻的印在了其胸口。

  而红发青年在手掌刚一印在胸口子之时猛的清醒了过来,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下一刻一股巨力从从口传来。

  “轰!”的一声。

  红发青年摔倒在地上,口中立时吐出一口鲜血,脸上一阵苍白。而那火焰凝聚的火蛟在没有了催动之下,自然化作了一股赤红色的火焰消散了开来

  见此情形,擂台外众修士不禁面面相觑,高大玉台上的众多家族的代表,也大都眉头微皱。

  就在众人以为此战又要至此结束之时,红发青年沉吟片刻后,忽然一拍腰间储物袋,身前赤红色光霞一卷,一颗圆圆的赤红色圆珠浮现而出。

  此圆珠方一出现,附近虚空便出现了丝丝仿若实质的火焰,同时一股炙热高温从中冲天而起,散发出让人不敢靠近的灼热之意。

  让擂台下众修士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更有人直接失声喊出了“聚火珠”的话语声。

  红发青年既然放出了自己的压箱手段,自然不会再迟疑什么,单手朝秦开一指,低喝一个“去”字。

  赤红色圆珠喷出大量的火焰,火焰就“嗖”的一声,直奔秦开激射而去,所过之处,空气都被焚灼的一阵扭曲模糊,竟隐隐传出灼热焦糊之感。

  这一次,秦开并没有再次使用双眸之中的金光,只是身影一个模糊,竟让火焰洞穿其虚影而过,竟首次避开对手的攻击。

  这时,已经解决自己对手,正看向此擂台上的陆旭,顿时心中一动。

  看来秦开所使的诡异铜镜只能对于有形法器有效,自己身上的青莲火焰,应该同样可以应对此人的。

  就在众人以为转机出现之时,那秦开在擂台上却依旧一脸微笑的样子。

  红发青年见此,脸色一沉,手中法诀一掐,赤红色圆珠一个闪烁后,竟是又喷出一大股的火焰,就瞬移般的再激射至秦开面前。

  这一次,秦开却是双手一掐诀,随即身躯一个晃动,竟是变幻出两道虚影出来,从三个方向朝着红法青年激射而来。

  而那一大股的火焰也终于迎面赶上了秦开的一道身影,只听轰的一声,那道身影在火焰中爆裂开来化为白色的光点,竟是其幻化出来的一个虚影。

  红发青年见此大惊,刚要继续催动赤红色圆珠喷出火焰,攻击秦开。

  却不料秦开微微一笑,身形一动,竟是两道虚影合二为一,并飞快的伸出一只大手,拍了下来。

  红法青年见此脸色一变,肩头一晃的想要躲避而开,却不料那秦开双眸之中再次射出两道金光,竟是让红法青年再次陷入了幻境之中,根本无法动弹一下。

  待他反应过来之时,竟已被对方的大手一掌拍中,并被一股巨力一击的径直飞出了擂台。

  红法青年重新站稳身形后,只好无奈的主动认输。

  面对秦开接二连三展露出的诡异秘术,其他修士在骇然之余,也都彻底无语了。

  高台上彦中方和其他家族的代表,也不禁露出了凝重的表情,竟一时之间无人再讨论和秦开相关之事。

  第三轮的其他几场比赛也在波澜不惊中结束了、

  独孤凤,王师纷纷获胜,曹纯也迎来了其在大比中的第一场胜利。

  “好了,今日,比斗到此为止,明日将进行第四轮的赛!”眼见天色已晚,彦中方当即宣布道。

  众修士闻言,当即躬身的一哄而散,而陆旭也是毫不犹豫的飞身回了卢家。

  第二天一早,第四轮的比试如期举行。

  这一次,陆旭碰到了黄衣少年王师。

  陆旭身形一个闪动便站到了擂台之上,打量了对面的黄衣少年王师。

  对于王师的大威力符篆和符阵的威力,他自然也有了一番了解。

  王师站在其对面,却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

  “比试开始!”

  裁判是一个筑基期的白发老者,在启动了擂台上的阵法禁制后,便纵身飞到了擂台上空……

  话音一落,王师立刻双臂骤然一个模糊,竟一连祭出十几张符箓落在了自己的周围。

  “起!”

  黄衣少年一声轻喝,每一张符箓都亮起土黄色的光芒,连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椭圆型的防御符阵。

  陆旭见此,双目一眯,忽然单足猛然一踩地面,体表当即元磁力障激发而出,同时“嗖”的一声传来,整个人就在灰色光晕卷动中骤然消失了。

  王师见此一愣,但马上反应过来的两手飞快一扬,十几道风刃符就劈头盖脸的向前方激射而出。

  “砰”“砰”几声传来。

  陆旭一个模糊后,就浑身被灰色光晕包裹的在黄衣少年前一闪而现,随即体表一圈圈的元磁斥力喷涌而出,就将风刃全都一卷而空,接着一只被青焰包裹的拳头已经轰在了上法阵之上。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