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启程

第二百九十八章 启程

  “多谢前辈提醒。”

  陆旭等人闻言,急忙点点头,跟了上去。

  众人方一进入,身后的石门当即灵纹一闪的自行关上,恢复如初。

  在走过一条往下倾斜的数十丈长走廊后,前方一下开阔起来。

  眼前赫然是一坐大厅,足有数亩大小,四周墙上刻着一些无法看懂的符号,看来是一些古月宗布置的禁制。

  而大厅一角有一个两三丈大小的法阵,法阵内密密麻麻刻满灵纹,还有一些奇怪的神秘文字。四周则有数个凹槽,应该是放高阶晶石所用。

  “几位请。”中年男子示意三人走入阵中,而后取出数枚晶莹的晶石,一一放入法阵四周凹槽之处。

  “这法阵启动之时,会有些许法力波动,你们尽量收敛法力,以防出现意外。”彦中方提醒陆旭二人。

  二人听后心中一凛,自然点头称是。坐上九霄宗的飞舟离开大梁城之后,陆旭才知道南极域到底有多大,而天云国到底有多么偏远。那所谓的九霄宗接引飞舟,竟是只是带他们去传送阵,要是依靠飞舟,恐怕几年都到不了。陆旭也是这时候才知道,这次擂台赛这么多炼气期大圆满的修士为什么都没有加入宗门,原来是人口实在是太多,而天云国又太过偏僻。

  中年男子放置完晶石之后,又单手一翻的取出一个法盘,迅速的在上面划动几下后,顿时滴溜溜的脱手而出,并悬浮于法阵上方。

  法阵中随后发出嗡嗡的响声,一股巨大的灵波爆发而出,从中射出数道刺目的青芒。

  陆旭下意识的闭上双目,拼命的集中灵魂力,只觉身体周围一股强大灵力聚集,接着浑身一热,眼前景物一个模糊,赫然在法阵之中消失不见了。

  片刻之后,陆旭在一阵头晕目眩中睁开了双眼后,发现自己竟出现在另一座大殿之中,而彦中方等人正站在其身旁。

  大殿颇为宽敞,地面由灰色巨石砌成,十几根石柱上密密麻麻的嵌着微微发亮的宝石,将里面照的通透明亮。

  而如此宽敞的大殿中,却是仅在出口处的一块蒲团上,端坐着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

  老者一身黄袍,双目紧闭,正在闭目打坐。

  陆旭竟无法感应到丝毫的法力存在,心中不禁有些骇然。

  此时,彦中方却缓步上前,双手一合,恭敬的对着老者躬身一礼,口称一声“见过前辈”。

  而老者却始终面无表情,闭目不动,丝毫反应没有。

  彦中方却丝毫不觉奇怪,再一礼后,就带着陆旭等人从老者旁走出大殿。

  刚一走出大殿,放眼望去,金黄色的院墙内,古朴灰白色石阶连接着几座稍小的阁楼。

  陆旭悄悄放出一缕灵魂力略一番探查后,却是吃惊的发现,这里似乎仅有十几名修士,其余无一例外竟都是凡人。

  而走到围墙外面,竟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荒凉之地。

  彦中方一抬手,再次放出了那一艘接引飞舟,再一道法决打出。

  飞舟发出一声清鸣,一阵白光闪过,立刻迎风狂涨起来,原本寸许大的飞舟在转眼间就化为了十余丈大小。

  随之众人跃上飞舟后,彦中方身形一个闪动,轻飘飘的落在了飞舟头部,接着单手一掐诀。

  只听飞舟微微一颤,就立刻冲天而起,载着众人向某个方向破空飞去了。

  ……

  半个月后,一条由十余座翠绿山峰绵延连起的微型山脉上空,一只十余丈大小的飞舟一闪而过,在空中留下一道白色的云痕。

  可能是为了刻意避开一些宗门或热闹的城市,飞舟在这一路上并没有直线飞行,而是忽而往东,忽而往西的绕行在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之中。

  故而这一路上,除了偶尔遇到几波驾驭赶路的低阶修士外,并没有遇到什么人了,也没有陆旭原先想象中的修士成群结队的情形。

  显然即使在南极域,也并不是金丹多如狗,元婴满地走。

  彦中方盘坐在飞舟头部,闭目养神,一路上其很少与他们交谈,大多时间都在安静打坐。

  而一身拿着一把折扇的佟子玉,则盘坐在陆旭的身旁,时不时的和他闲聊几句。

  ……

  两个月后,在一片袅无人烟的荒漠之中,一行十多人正徒步前行着。

  眼前的沙漠则犹如一片一望无际的黄色大海一般,在阳光照射下,泛起点点金光,时而一阵狂风袭来,便会卷起一阵遮天蔽日的黄色沙雾。

  “这片黄金沙域因某些上古的缘故,被设下了飞行禁制,不过我等步行半日便可到达下一长途传送阵所在之处。”彦中方走在最前方,边走边向陆旭等人解释道。

  陆旭对于这处于荒漠之中的传送阵会通往何方不禁有些疑惑,但也没多有问,只是好奇的向彦中方打听起了南极域的一些情况。

  “南极域幅员辽阔,势力庞杂,但以我们人族为主,而在人族众多宗门势力之中,又以最顶尖的四大超级宗门为首。九霄宗便是这最顶尖的四大宗门之一,其历史渊源据说可以追溯至上古时期,附属的势力更是数不胜数。除了人族以外,也有些个别地方被妖族和一些异族占据称王,甚至其中势力庞大者,据说已直逼四大宗门,不容小瞧。在万灵世界当中,像我们九霄宗这样的势力,屈指可数,除了其他三宗之外,也就只有东极域的几个宗门能比肩了……”彦中方娓娓道来,听得陆旭心中一阵骇然。

  南极域像九霄宗这样的庞然大物,竟有四个之多,并且还有其他一些不弱于四大宗门的异族势力。

  这实在大出他预料之外。

  几个时辰后,荒漠中一座不高的灰白色山丘旁,彦中方取出一个罗盘,一道法决打入后,罗盘上的指针轻轻晃动起来,并发出嗡嗡的声音。

  突然一道白色光柱从罗盘中射出,并没入山丘之中。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接着整座山丘为之一震后,浮现出一个丈许高的入口。

  陆旭等人跟随彦中方走入洞窟,在经过一条百余丈长的地道和一层层的森严禁制后,来到一间看似破旧的石台前。

  在石台中心处,铭印着一个淡银色的小型传送阵,而传送阵中间有一个拇指大小的凹槽,周围则有些许灵纹闪动。

  彦中方示意几人都走入法阵中后,取出了一枚晶石,轻轻一掷的镶入凹槽之中。

  随着一道白光一闪,众人随即便消失在了原地。

  就这样他们一路或飞行,或坐某地的传送法阵。并且一路无事的情况下,也足足花费了半年时间,才终于进入了南极域的腹地,渐渐接近了到了九霄宗本宗所在的九霄山。

  ……

  这一日,九霄山不远处的高空中,一只十余丈大小的飞舟,正从远处天际破空飞行而来。

  飞舟前端,隐约可见一名青袍的男子笔直站在那里,目若黑漆,正在眺望远方山脉。

  其身后,盘坐着十余个年轻男女,同样望着远处的连绵群山……

  正是从大梁城一路跋山涉水来到此地的彦中方、陆旭等人。

  陆旭目光所及之处,数十里内都是一座连着一座的山峰,或高或低,绵延不绝,每座山上都隐约缠绕着丝丝白蒙蒙的雾气。

  当通过一片看似普通的虚空时,突然一阵水面般的波动荡漾而开。

  陆旭只觉眼前一片模糊,等回过神来时,发现眼前景色竟截然不同,飞舟载着三人进入到了另一片天地之中。

  他诧异的目光下一扫,但见四周尽是比先前更为雄伟数倍的连绵山峰,而迎面而来的一座巨大山峰山顶处,赫然伫立着一块千丈高的擎天石碑,石碑上刻有几个古朴苍劲的紫色大字“九霄宗”。

  石碑在阳下映射下紫光熠熠,表面的三个紫色大字,更给人一种庄严肃穆之感。

  就在这时,这座巨峰之中,却突然冲天飞出两只紫色飞禽,上面各自站着一名身穿淡青色道袍模样的青年。一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便飞到了飞舟面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来者何人,此地已是本宗山门所在了。非本宗人员未得允许,不得再向前而行的。”左侧巨鹰上,一名二十多岁的道袍青年,远远的说道。

  青年年纪似乎比陆旭还年轻几岁的样子,身上散发着筑基期后期的气息。

  这让陆旭目光一闪的多看了此人两眼。

  “两位师弟有礼,在下执事殿彦中方,特带本次招收的新弟子回山。”说罢,彦中方单手一翻,取出一枚淡青色玉佩,抛向左边的道袍青年。

  青年单手接过玉佩,一道法决打在上面后,再仔细检查了片刻后,便还给了彦中方。

  “原来是彦师兄,最近北面落雁林海的妖兽有些异动,所以我等在此巡逻,还请师兄不要见怪。”左侧青年在回头与另一名面带稚气的少年简单传音了几句后,又开口道。

  “原来如此。”彦中方点了点头,也没有太在意。

  “师兄请自便,我二人还要去别处巡视。”两人冲彦中方抱了抱拳之后,就自顾自的离开了。

  彦中方也不多言,足下飞舟微微一颤,便向群山中破空而走。

  所谓的九霄山,其实是方圆万里的一片连绵山脉。

  其中大小山峰近千余座,大的山峰约有数万丈之高,望不见顶,而小的山峰则不过千余丈大小,大大小小的河流穿梭于山脉之间,湖泊之类的更是不计其数。

  一路行来,由于大部分山峰都高耸入云,陆旭即使眼力再好,也只能隐约在白云中看见一些高台楼阁。

  更令他感到吃惊的是,在一些山峰间,赫然还有一些精美绝伦的建筑凭空悬浮在虚空之中,有些只是被白云托起,能看的清清楚楚,有些却被各种光霞遮掩,看上去模模糊糊,无法轻易靠近的样子。

  而一团团遁光进出这些山峰建筑之中,既有骑着灵禽,足踩凌云,看似仿若神仙中人,也有驾驭飞车飞舟以及其他一些奇形怪状飞行法器的人影。

  就在陆旭和秦开等人一路看的目瞪口呆时候,一行人来到某座山峰下一座古色古香的阁楼前。

  阁楼有十余丈高,傍山而建,阁楼大门上方挂着一块牌匾,赫然写着“云引阁”三个斗大的金字,四周精致木雕花纹,让其别有一番韵味。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