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章 内门弟子

第三百章 内门弟子

  “嗯,我接到了指令,你被分到了飞云峰。”老者说着,取出一本玉册用手指虚空点了几下后,然后在上面画了一笔。

  “飞云峰是我九霄宗本山十二峰之一,你如今既然入了我九霄宗,宗门的规矩必须要遵守。张翼,你带他去飞云峰报道吧,顺便把那里的一些规矩告诉于他。”老者收起玉册,吩咐了青袍男子几句后,便自顾自的走了回去。

  张翼自然恭敬称“是”。

  陆旭也急忙躬身目送老者离开。

  陆旭二人出了执事殿,就登上了青袍弟子放出的一辆飞舟,一路朝那飞云峰而去。

  这叫张翼的执事殿弟子倒颇为健谈,在路上二人谈笑风生,陆旭从他口中问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首先便是这所谓的内门弟子,和陆旭原本想象的可不一样。

  九霄宗弟子有内门外门之分:外门弟子修为高低大为不同,低的有刚刚入门不久的炼气期,高的则有筑基期后期,堪堪一步就能达到金丹期。

  而录取的标准,一般情况下,都是以修炼资质为准,外加经历一系列测试,只有资质心性无一不在上乘者,才能加入外门分院。

  一般来说外门弟子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修炼和竭尽全力成为内门弟子,否则一旦年龄超过三十,还未成为内门弟子者,则会被踢出外门,成为其他杂事分殿的普通弟子,再无法享受外门时的众多待遇的。

  而内门弟子则没有这个顾虑,他们可以在各自峰内安心修炼,如果可以拜在金丹期修士门下,还可以有名师指导。甚至有幸被元婴期的强者看中,还可以直接成为真传弟子,在宗门地位大大的不一样。当然也有像陆旭这样没有拜师,只是挂名在峰内的,各个峰内都有一些。

  “所以说成为像师弟这样的本宗内门弟子,也是这南极域上无数的修仙者梦寐以求的,毕竟在此处可以心无旁骛的一心修炼。”张翼啧啧说道。

  “张师兄以前也是外门弟子吗?”陆旭听到这里,心中一动的问道。

  “是啊,不过我没能在三十岁之前成为内门弟子,这才被调拨到执事殿做事了。当然,外门弟子的这些待遇和内门弟子,甚至真传弟子待遇相比,自然又不算什么了。内门弟子和真传弟子才是本门真正花费大力气培养的核心。一旦成为了内门弟子,不但修炼资源上大大增加,还能修炼到本门真正的精妙功法,以后进阶金丹期,乃至更高境界也并不是不可能的。”张翼说到此处不禁感叹了一声,眼中露出了一丝向往之色。

  两人一路边走边聊,陆旭也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分到飞云峰。九霄宗在南极域直接控制下的国家大概有一百二十余个,每国之内炼气期的修士不知有多少。

  故此九霄宗每十年举行一次的招收弟子大比,都有上千名弟子拜入九霄宗门下。而九霄十二峰每十年都有一峰作为主招,而这一次招收新弟子则是以鸣阳峰为主。

  大多数有潜力的内门弟子,都会由鸣阳峰先一步挑选带走。

  只有鸣阳峰不要的,才能分配给其他几峰,基本上每十年都是如此。

  而作为每次招收基数最大的外门弟子,则没有这个规定了,只要被哪一峰的长老看重就可以直接带走。

  而实在选不上的,则只能乖乖的做外门弟子,争取在内门考核的时候成为内门弟子,然而这些外门弟子却无师长,也不属于十二峰任何一脉。每日可去离九霄峰的讲经堂听讲学道,是真正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无依无靠。

  昨日陆旭见得那几个掌座长老,就是鸣阳峰以及与鸣阳峰关系好的几峰,而飞云峰却是与鸣阳峰是死对头。近日飞云峰大多数长老都有事外出了,没有参加这次弟子选取,所以才将陆旭塞了进去。

  而飞云峰在九霄宗内算是排名靠前的几峰,管理日常事务的虽是一个元婴期的修士,但峰内掌座却是九霄宗内有数的几个化神期老祖之一。

  一个时辰之后,两人来到了一处黑色山峰之前。

  “陆师弟,此处便是飞云峰了。”张翼一指眼前的山峰,转首朝陆旭说道。

  陆旭目光闪烁的点了下头,眼前黑色山峰奇险无比,正面的山峰笔直陡峭,背面稍好一些,还有一道较为平缓的山坡。

  和九霄宗其他内门主峰一样,这飞云峰主峰也是高耸如云,附近的几座山脉还不到其高度的一般。下半部分是密密麻麻的原始丛林,只有在山峰顶部修建了数十座高大的建筑。

  广义上的九霄宗本山,是包括整个九霄山脉,而狭义上的九霄宗本山,则是单指宗内主峰的九霄峰。

  九霄峰加上眼前的飞云峰在内的十二峰,一共十三处山头,结成一座‘九霄神煞雷火旗门阵’,护住了万里山脉。

  侵入九霄宗本山之人,无论位置在何方,一道九霄神雷打下,再用大日真火一烧,就会化为灰烬。

  所以即便传承数万年来,九霄宗宗门实力最衰弱的时候,也无人敢打九霄本山的主意。

  没有近十位化神期修士联手,无法破除,而眼前的这座险峰就是这座护宗大阵“九霄神煞雷火旗门阵”的阵眼之一。

  不多时,二人便一前一后的落在了峰顶的一处平台之上。

  “此处乃是内门飞云峰,两位来此有何要事?”

  陆旭二人刚刚站稳身体,一名黑衣男子从从附近一处大殿之走了出来。拦在了两人身前,目光在青袍弟子身上扫了一眼,便停在了陆旭身上。

  “在下执事殿张翼,今日来此是因为这位陆师弟,陆师弟以天云国大比第一的成绩获准进入内门。如今他已经被分配加入了飞云峰,特来拜见掌座,好记载入册。”未等陆旭开口,一旁的张翼恭声说道。

  “天云国第一?!”黑衣男子闻言一愣,看向陆旭的目光有些古怪。

  “既然如此,陆师弟请随我来。不过本脉大长老近日有事外出,掌座老祖正在闭关,现在山内是宋长老负责。”黑衣男子再上下打量陆旭两眼后,才将面上异色一收的说道。

  张翼见任务已经完成,便向陆旭告辞了一声后,架着飞舟离去了。

  陆旭则跟着前方黑衣男子,往大殿内走去。

  飞云峰以雷法著称,便是在这山顶大殿之处,犹自能感觉到空气中散发着丝丝至阳雷电之气。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一处青石大厅之中。

  “陆师弟就在此稍等片刻,在下去请宋长老。”黑衣男子说了一句,便往大殿内部走去。

  陆旭一时无事,便细细的四下打量了一番。

  眼前的大殿内部宽敞程度,比从外面看到的,似乎还要大上几分。四壁都是以青石垒砌而成,看不到丝毫的痕迹。仿佛透体是一整块的巨大青石雕刻而成。

  正当他打量殿内布置之时,大殿里面骤然传出了一阵脚步声。

  陆旭心中一凛下,当即收回了目光,垂手而立的等待起来。

  不多时,从大殿内部走出了一名中年男子,看起来约是四十岁的年纪,面色红润,身材高大,而其身后则跟着一个二十多岁,一脸笑嘻嘻的男子。

  “你便是陆旭?”中年男子如电的目光看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眼陆旭后,口中传出一阵洪亮的声音。

  与此同时,一股元婴期强者的磅礴气势席卷而至,让陆旭心中不禁咯噔一下。

  “弟子陆旭,拜见师叔。”陆旭体内功法一催,当即稳住了心神,口中恭声道。

  “我是本峰长老宋天,大长老近日不在门中,现在一切大小事务都由我决定。好了,将你内门令牌拿出来。”中年男子见陆旭如此不动声色模样,眼中也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口中却淡淡说道。

  陆旭闻言,连忙从腰间取出那枚落内门弟子令牌,递了过去。

  中年男子单手轻轻一招,令牌从陆旭手中一飞而起,并眨眼间出现在了其手中,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则多出了一支玉笔,龙飞凤舞般的凌空书写了几笔,一道白光顿时融入了令牌之中。

  “好了,如今你也算是飞云峰的一员了,这枚玉简之上记载了我飞云峰的的门规戒条,虽说与宗门戒条大同小异,但也有些地方不一样,你用心记住。若是违反了任何条例,后果你心中应该也有数。”中年男子沉声说道,一挥手,令牌连同一枚灰色玉简不偏不倚的落回了陆旭手中。

  “弟子谨记宋师叔教诲。”陆旭将令牌一收而起,恭声说道。

  “这是本长老亲传弟子冷缺,修为已经达到了金丹期。你还没有拜师,暂且先叫师兄吧,以后若有任何问题,可以向他请教。”见到陆旭一副谦恭有礼的模样,中年男子总算露出一丝笑容。转首一指身后男子的说道。

  “陆旭见过师兄。”陆旭拱手行了一礼,心中却是有些别扭,毕竟一个炼气期修士叫金丹期修士师兄怎么听怎么别扭。不过这也没法子,如果陆旭是拜在元婴期长老门下,那么叫师兄也是应该的,但如果是拜在金丹期修士门下,就得叫师叔了。

  “陆师弟能夺得天云天云国第一,也算不错了,以后肯定不是池中之物。”冷缺上下打量了陆旭几眼后,笑嘻嘻的说道。

  陆旭闻言一怔,但也只好点头称“过奖了”。

  “冷缺,你这就带这个陆师弟去好好熟悉一下本峰,然后再去挑选一座洞府吧。至于陆旭以后拜在哪位长老门下。现在却不太好决定,毕竟本峰几位长老和现在都不在山内,等以后商量过后再说吧。”中年男子再吩咐了几句,便一挥衣袖,按原路转身离开了。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