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通臂鳞猿

第三百一十四章 通臂鳞猿

  “那妖兽虽然厉害,不过有上使大人出手,加上我们这些老家伙,此次肯定能一举击败它们。上使也尽管放心,我们孤寂山庄虽然现在无法和那些大族相比,但库房中还有一些前辈遗留的些许珍稀矿材。上使若是不嫌弃的话,等除去这两头妖兽,尽管可以挑走几样的。“周厉见陆旭一副沉思的神情,连忙说道。

  陆旭闻言微微一怔,很快明白了过来。

  想是这些长老们怕他听说对手太厉害,打退堂鼓。

  而周厉此时,也真是心中惴惴不安。

  孤寂山庄虽然也挂名在九霄宗之下,但山庄早已没落,资源实在吃紧无比,这次出了这种事,虽然向九霄宗求助了,但因为需要先医治庄内这几名伤者已经将庄内灵石开销的差不多了,当时竟然只能拿出三万灵石作为任务报酬,实在是寒酸无比。

  若是眼前的陆旭撒手不管,恐怕还真不会再有其他九霄宗弟子过来了。

  此刻眼见陆旭似乎有犹豫之色,这位山庄庄主虽然大为心痛族中不多的炼器材料,也只能一咬牙的许诺起来。

  “诸位尽管放心,在下既然接了任务,自然会将其完成,否则回去也无法向宗内交代的。“陆旭闻言,目光闪动几下,但口中却轻笑一声的说道。

  “那太好了,上使远道而来也辛苦了,今日就先休息一番,任务之事也不急在一时,明日再忙此事也不迟。晚上府中设宴,还请上使赏光一二。”周厉这才放下心来,笑容满面的说道。

  连同清瘦老者在内的其他几位长老,也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陆旭一路行来,确实有些疲惫了,也就没有推辞,当即与众人告辞后,便在一名家仆的带领下,来到了山庄准备的客房里打坐休憩起来。

  至于宴席,自然被其委婉的推脱掉了。

  第二天一大早,陆旭便在山庄另一位中年长老的陪同下,离开了孤寂山庄,往孤寂山脉的脉矿处飞去。

  大长老周正原本是想聚集所有人手,一同前往,却被陆旭婉言谢绝了。

  区区两只筑基期中期的妖兽,还不放在他心上。

  与此同时,孤寂山庄中一处偏厅之中,庄主周厉连同几位长老正聚集于此,在商议着什么。

  “大哥,这陆上使此番只带了周匀一人前去,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要知道那两只妖兽可是厉害的很,万一此人出了什么事,九霄宗追究下来……”周厉有些担心向清瘦老者说道。

  “这个……应该不会吧!此人既然如此自负,想来应该有些手段,更何况周匀生性谨慎,他那块寒铁盾防御能力更是颇为不俗,就算不敌妖兽,也应该可以全身而退的。“清瘦老者摸了摸胡须,缓声说道。

  可能是此人的安慰话语起了作用,在场其他几名长老都脸色一缓,显然此前也都有此顾虑。

  清瘦老者心中苦笑,他何尝不担心此事。

  先前他便通过神识扫过,发现那陆旭和他一样,也只是筑基期中期修为而已。

  不过陆旭坚持如此,他也不好违逆,万一触怒了此人就大大不妙了。

  “周厉,吩咐下去,开启庄内的全部禁制阵法。另外放出所有护庄飞禽,密切注意矿区动静,如果有个万一,我们几个也不能不顾陆上使,必须立刻赶过去。”清瘦老者沉吟过后,便向庄主周厉说道。

  “此举就稳妥了。“周厉欣然同意,并立刻吩咐了下去。

  ……

  就在孤寂山庄众人忧心忡忡之时,陆旭二人已经来到了孤寂山庄东部的许家脉矿所在。

  此处脉矿位于一处深山之中,周围的山体上都是开采的挖凿痕迹。目光所及之处,尽是一些破损的木材和满地的乱石。

  二人在峡谷之中走了约莫一顿饭工夫后,便来到一处数丈大小的矿洞前。

  矿洞门口随便的支起了一些粗大的圆木,往洞内望去,里面黑乎乎的,似乎隐隐向下通往往地下深处的样子。

  “陆上使,那两只妖兽便是藏在这矿洞深处。”周匀看了漆黑的洞窟深处一眼,眼角抽搐了一下。

  陆旭闻言点了点头,便要迈步踏入洞中。

  “那两只妖兽可是神出鬼没,上使务必要当心一些。“周匀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提醒道。

  “无妨,我心中有数的。“陆旭回头看了此人一眼,微微一笑后,便当先走了进去。

  周匀一咬牙,手中扣住一面小小的寒气四溢的盾牌,连忙跟了上去。

  整个矿坑通道蜿蜒崎岖,不停的向地下斜着延伸下去。

  通道上每隔一小段距离都镶嵌了一块月光石,所以此地光线不算太昏暗,不过二人都是筑基期的修士,即便在黑暗之中,释放出神识也可辨路。

  两人走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已经深入了地下数十丈深处。

  “这里的矿洞中,有不小的阴寒之气存在,应该是在开采阴寒属性的矿石吧?“陆旭一边走一边放出神识四下扫视,隐隐感觉到此地空气中带有一丝阴寒之气。当即淡淡的问了一句。

  “上使明鉴,矿洞深处最近发现了一处沉阴铁脉矿,事发之前原本是正在开采的。“周匀显得有些紧张,也用神识在身周探查不停,口中答道。

  “原来如此,看来那两只妖兽是阴寒属性妖兽,要不然也不会躲在矿脉深处。“陆旭微微一笑,目光往前方的黑暗中瞟了一眼,伸手在一旁的石壁上轻轻一拍。

  两人又走了一阵,前面通道尽头出现了一个三岔道。

  在周匀的指引下,两人往右边走去,转了几个弯之后,原本数丈高的洞顶,渐渐变得只有一丈多高,周围的阴气也一下子浓厚了很多。

  “此处已经进入那两只妖兽的活动范围了。“周匀口中提醒了一句,同时翻手又取出一张土黄色的符篆。

  结果他话没说完旁边的陆旭忽然身形一动,接着其肩膀蓦然一紧,整个人就一下双脚离地的往后掠出数丈。

  与此同时,一道寒风呼啸着从面前一掠而过。

  一只不知何时悄然出现的乌黑鳞片包裹的兽爪,几乎是擦着他的身体而过。

  “嗤”的一声传来!

  兽爪在虚空中拉出五道黑线,附近墙壁恍如豆腐一般,竟一下被拉出五道数尺深的抓痕。

  “多谢上使。“

  周匀这才反应过来,连连道谢道,但已经面色煞白,后背满是冷汗了。

  要不是陆旭拉了他一把,其在没有防护下,说不定这一击就陨落掉了。

  陆旭对此恍如未闻,面色冷峻的看着前方。

  前方的通道中,不知何时浮现出了一片浓浓的黑色妖气,妖气之中一个模糊的高大,一对血红大眼显得分外醒目,正死死盯着陆旭二人。

  “妖兽!“

  周匀一看见妖气中的妖兽,当即心中又一沉的叫道,慌忙一把捏碎了手中的符篆,一个土黄色的光罩在身上浮现而出,同时口中又念动法诀,手里的小盾忽的一下涨大数倍,悬浮而起,挡在了他身前。

  陆旭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抬,数道螺旋状风刃带着破空声激射而出,同时另一只手袖袍一抖,一柄银色飞剑在手中浮现而出。

  那妖兽身形微微一晃,身前黑色妖气一阵翻滚下,眨眼间凝结成出一道黑色气墙。

  风刃飞入了其中,恍如泥牛入海一般,丝毫声息没有。

  黑色气墙“轰”的一声,自行爆裂而开,化作滚滚妖气的往陆旭二人所在一卷而来。

  陆旭见此,手腕一抖,银色飞剑一阵的轻颤后,剑尖处突然爆发出刺目的银色剑芒。

  “去!”

  他一声低喝,一道三四丈长银色剑光,瞬间脱离飞剑激射而出,如长虹贯日一般直接洞穿妖气而过。

  “嗖”的一声。

  银色剑芒丝毫未见停顿的洞穿妖气而过,直奔后面妖兽一斩而去。

  妖兽一双血红的眼睛似乎露出了几分惧色,口中蓦然吐出几口浓浓黑气,暂时抵住了银色剑光,自身则立刻化为一股黑风的向后飞逃而去。

  剑光黑气一阵缠绕交错下,终于一闪的同时溃散而灭。

  陆旭见此,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去追赶。

  结果妖兽刚刚遁出十余丈,一侧洞壁之上,忽然爆裂而开,同时弹射出密密麻的金丝,化为一张大网,朝着妖兽一罩而去。

  那妖兽猝不及防,又是在狭窄的矿洞之中,根本避无可避,只能一声尖叫的催动周身黑色妖气将自身包裹在了里面,来硬接攻击。

  “噗”的一声。

  金色大网一闪而逝,就将妖兽连同其周身浓浓黑气,全一同兜在了网中。

  石壁中一阵格格怪叫声传来,金光一闪下,一个巴掌大小的小猴子从中一飞而出。

  赫然正是那头虚空猿!

  原来陆旭进入矿洞后,那看似随意拍在洞壁上的一掌,便已将虚空猿暗中放了出来,并利用其虚空遁术一路如影随形的潜伏在四周。

  而有了这堪比筑基期后期的帮手,他才会根本不怕区区两头妖兽放在心中的。

  听到虚空猿的怪叫声,陆旭微微一笑,正要纵身飞掠过去,忽的他眉头微皱,身影一个模糊在原地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另一团黑影已经在他身后骤然闪现,并从其残影处一穿而过。

  “上使小心,这是另一头妖兽!”

  此前这一系列变故兔起鹘落一般,让周匀才反应过来,看到陆旭堪堪避过另一头妖兽的,不禁大惊失色的脱口叫道,接着单手一挥动,就亮出了一柄黄色短刀。

  但还未等这位孤寂山庄长老放出,陆旭已经看似随意的手腕一抖,密密麻麻的剑影一闪而现,便狂风暴雨般的一卷而去。

  银色剑影闪动中,黑色妖气之中当即传出了一声嚎叫声,满是痛楚之意。

  接着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无数银芒从黑色妖气中迸射而出,并将其撕裂开来,露出了里面的妖兽形体。

  只见这妖兽生得好似猿猴一般,一双红眼宛如铜铃,身上布满了细密的鳞片,臂长过膝,好不狰狞。

  “原来是一只通臂鳞猿。“陆旭目光一扫,自语了一句。

  此妖兽身上遍布一道道伤痕,显然在刚才一击负伤,身上细密的鳞片被斩碎了不少,口中不停的喷吐着黑色的妖气。

  通臂鳞猿瞪着一对大眼看着眼前的陆旭,神情中带了一丝惊惧,骤然一个转身,便欲也往洞穴深处。

  但就在此刻,其立足的虚空之中,忽然点点蓝芒闪烁,密密麻麻的细针瞬间浮现而出,闪电般形成一道针幕将妖猿围住。

  通臂鳞猿大惊失色,一声大吼后,一双狰狞利爪化为一片爪影的向针幕上狂抓而下。

  但是一阵“砰“”砰“的闷响声后,蓝色针幕根本纹丝不动,甚至表面连一丝痕迹都未留下。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