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一十八章 九元观

第三百一十八章 九元观

  任务具体内容是,代替某个弟子在某个九霄宗边缘地带的道观做观主,时间期限为十年,十年后便可回到宗门。

  原因是原来坐镇的那位内门弟子,十年期满,因此需要另找一名筑基期内门弟子坐镇。而新被派遣去的弟子家族中有事,无法长期坐镇,才挂出的这个任务找人代替。

  但是因为此任务虽然所给贡献点很多,但花费时间太长,虽然半月前就已经悬挂出来,却一直无人接取。

  不过如此一个颇为冷门的宗门任务,对于现在的陆旭来说,恰恰符合其心中的标准,且十年的时间也足够其在坊市完成购买材料,炼丹和出售丹药等一系列事情,大大的赚上一笔又不耽误修炼。

  他领完此宗门任务之后,当即与挂出任务的弟子接触了一下打听了一番,得知去这济宁城必须使用宗门内特殊的长距离传送法阵,再途径其他势力的数个传送法阵,方可到达任务所在的城市。

  他当即回到洞府,将所需的材料等进行了一番整理,打算在第二日便出发。

  第二日一大早,九霄山脉中一座较为隐蔽的山峰脚下,一道灰色遁光一闪而过,一名黑袍青年一落而下。

  正是陆旭。

  此刻天还刚蒙蒙亮,他便来到了这处偏僻之地的特殊传送处。

  一眼望去,见山峰脚下是一间七八丈高的看似普通的石殿,大门紧闭,并且表面笼罩有一片白茫茫禁制。

  陆旭走上前将腰间的宗门令牌在门上禁制处轻轻一晃。

  一道淡淡的紫光顿时从令牌上一闪而出,并射在了光幕上,然后石门表面微微一亮后,便“呲啦”一声的打开了。

  他方一走进石屋,一名身穿执事模样的青衣弟子,睡眼惺忪的走了过来。

  “这位师兄,是有紧急任务吗,你也真够早的。”青衣弟子揉了揉眼睛,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缓缓说道。

  “不好意思,打扰到师弟休息了。在下也是第一次前来这特殊传送阵,此番是接了宗门任务,要去往济宁城。”陆旭微微一下道。

  “哦,济宁城…你随我来吧。”青衣弟子闻言微微一顿,睁开了双目,仔细打量了眼前的陆旭一眼后,便袖袍一挥转过身去,走向了石屋后方。

  陆旭则露出一丝疑惑之色,但也没多说话,跟着这位青衣弟子走了进去。

  令陆旭感到颇为吃惊的是,石屋后方,是一个建在山洞中的平台,平台足有亩许大小,密密麻麻的排列有十余个传送阵。

  与之前宗门普通传送阵人来人往想比,陆旭在此处却并未见到一人。

  “这些传送阵大多传送到宗外一些相对偏远的地方。你若是要去济宁城的话,途中可免不了还得多传送几次的。”青衣弟子嘿嘿一笑的给陆旭解释道。

  陆旭此闻言,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你传送过去之后,那边自然会有看守法阵之人。你只需告知他,要去济宁城。他们自会告诉你通过哪个传送阵进行传送。”青衣弟子见又叮嘱了两句。

  “多谢师弟。”陆旭双手一拱,称谢道。

  “好了,去那边角落里的那个传送阵。”青衣弟子朝平台最左边一个丈许大的淡紫色法阵一指。

  陆旭闻言,二话不说的走了过去。

  下一刻,他腰间的宗门令牌放出一道刺目光芒,脚下的传送阵一片紫光冲天而起,他便原地消失不见了。

  “这位师弟竟这么早就来了,果然去济宁城的人都有些怪异。也难怪,只有这些古怪之人才会去那般偏远之地。”青衣弟子喃喃自语一句后,便又回到石屋中呼呼大睡起来。

  陆旭只觉耳边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声音,眼前一黑之后,便一下子出现在了离九霄山脉不知多少万里以外的一座小山之中。

  而其身前不远处赫然又排列有大约五六个传送法阵。

  “这位师兄,这是要去往何地?”一名看似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当即走上前来,微微一礼后问道。

  “去济宁城。”陆旭面无表情的回道。

  “济宁城的话,请师兄到前方那个蓝色法阵之上。”

  “多谢。”陆旭拱手称谢后便走到了蓝色法阵之中。

  紧接着,一道蓝光一闪后,他便再次在原地消失。

  如此这般接连传送了七次后,陆旭便出现在了一座种满了奇花异草的绿色山谷之中。

  他在山谷中稍稍转了一圈便发现,属于九霄宗的法阵只有一个,而类似的传送法阵却有数个。并且还陆陆续续有其他数人从不同法阵中传送而出,而且从气息上来判断,也大都是一些筑基期修士。

  陆旭对这些人并未多加理会,略微一掐诀,直接腾空而走。

  一路上,他默默的回忆起了先前查看了济宁城的一些相关资料。

  据资料中说明,这个叫做济宁城的地方,因为所处位置比较特殊,是九霄宗和其他诸多势力交界地方。故而坊市内不仅有九霄宗的店铺,还有一些其他诸多势力直接开设的商铺。甚至因为地处深蓝海边,有不少的海族人也混杂在其中,也有高到元婴期,低到炼气期的众多境界之人都有。

  更因为地处深蓝海边缘,那里有许多来自大海深处的物资,故而有许多的修士常年盘踞。

  陆旭一番思量后,心中便有数了。

  接下来,他就这样一口气飞了十余日,在穿越了一片荒芜人烟的乱石山脉后,眼前赫然出现了一片几百亩大的开阔平地。

  平地上坐落着一个颇具规模的小城,并隐约可以看见几道遁光在城中飞进飞出,而且由于靠近大海,空气中都夹杂这浓郁的海腥气。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后,陆旭便来到了济宁城前不远处的半空之中。

  他并没有直接落下,而是目光一扫的将整个城市内的情形打量了一番。

  济宁城相比以前待过的大梁城,地方要小上一些,并分为东面和南面两个出入口。

  而城中与大梁城不同的是,极少有凡人居住于此,基本上都可各种修为不同的修士。

  而只要细心的观察一下就可发现,其中有一大半都不是人族。

  陆旭稍一思量过后,便在对着自己的城门入口一落而去,并大步走了进去,直奔九霄宗所属的九元观所在而去。

  没有多久,城市北面,一家规模还算不错的道观之中。

  陆旭在此道观的客厅中,面带一丝微笑的和一名身材高大,留着两撇小胡子的青袍修士交谈着什么。

  “师弟你可算来了,在下在此可等候你多时了。实不相瞒,在下在此地呆了十年,实在是有些腻烦了,可是接替的人始终没到。直到半个月前才收到宗内消息,说师弟来了,我才大松了一口气。”这名叫钱通的青袍修士,热情之极的说道。

  陆旭见此,自然客气了几句。

  “对了,还不知师弟怎么称呼?”青袍修士挠了挠头,嘿嘿一声的问道。

  “在下飞云峰陆旭。”陆旭微笑的说道。

  “原来是陆师弟,在下实在是不想再在此地多呆了,就先告辞了。观中贾长老和两名筑基期执事以前也是九霄宗弟子,此处的一些相关事宜,就让他告知就行了。”青袍修士叽里咕噜说了一堆,露出一脸急切之色。

  陆旭稍一思量后,便点了点头。

  “那便多谢陆师弟了,我们这就办理交接手续吧。”青袍修士见此大喜,称谢一声后,紧接着从腰间取下了自己的宗内铭牌。

  陆旭见状也从腰间取下自己的铭牌,往身前一举。

  青袍修士单手往令牌上一拍,一道紫色光晕射出,一闪的没入了陆旭的令牌之中。

  接着他并又从腰间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盒子递给了过去,并对其中物事做了一番说明。

  陆旭接过盒子,一边默记这人所述,一边神识往盒中扫过,在确认无误后,便收入了储物袋中。

  “这样就可以了,以后此地就仰赖陆师弟了。”青袍修士似乎如释重负的大松了一口气,并面带喜色的说道。

  “钱师兄不必如此客气。”陆旭将手中之物一收而起了。

  “此间诸多势力往来之事,平常都由贾长老负责的,师弟有什么问题找他就是,其实师弟在次也不用管理什么事情,都交给他们就行,我此前也和他交代过了。另外,这济宁城之中,海族人和还有一些特别的人都不好惹,陆师弟切记。”

  说罢,青袍修士又朝陆旭一礼后,便兴冲冲的告辞离开,直接离开大厅走出了道观大门,往济宁城外走去。

  陆旭在门边静静的站立了片刻后,便一个转身的走出客厅。

  “前辈,可是有事要吩咐小的去做?”一看见陆旭出来,站在不远处的一名青衣侍从立刻殷勤的跑了过来,小心的问道。

  “将观中的长老和几位执事都请上来吧,在下有些事情要说明一下。”陆旭吩咐了一句后,又回到了大厅之中。

  “好的,小的这就去。”侍从答应了一声,转身跑出去了。

  不一会,一阵“噔噔”的脚步声音,清晰的传来。

  随之一个年满头白发的老者,两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先后出现在了大厅门口处,并径直向陆旭所在的处走来。

  除了三人之外,附近再没有了其他人,观里的侍从都知趣的远远避开了。

  “贾长老,还有两位执事,无需客气,请进来吧。”陆旭静静坐在厅内的一把椅子上,脸上带着微微笑意打量了三人一番。

  “见过上使大人。”白发老者贾明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行了一礼。

  看到白发老者这么做,两个中年男子迟疑了一下,也跟着见了一礼。

  “三位道友不必如此客气,以后我等恐怕要共事一段时间了。”陆旭站了起来,十分客气的说道。

  像贾长老以及两个执事,他们都曾经是九霄宗的外门弟子。后来因为年纪大了,晋升内门弟子无望,索性就申请了远调到济宁城,娶妻荫子,替九霄宗打理起产业。

  这样之事在九霄宗中实属平常,很多实力不济的外门弟子又不愿在宗门受人约束之人,都会这么做。

  但此种弟子,一般来说过一定时间后,没有做出特殊贡献后,就会从宗内外门弟子名单上划去,算是九霄宗另外一种附属关系的外围人手了。

  两个中年男子都是筑基初期的修为,贾长老年纪最大,也有筑基期中期的修为,这样的实力胜任道观长老之职自然也足够了。

  他们三人面对陆旭这般前途远大的真正内门弟子,自然表现的十分恭敬。

  “三位想必已经听说了,这九元观观主一职十年一轮换,接下来这十年里,在下是九元观主,代表宗门坐镇于此。在下飞云峰内门弟子陆旭,诸位今后直接叫我姓名即可。在下对观中之事一窍不通,所以观中在城内的各处店铺生意还是拜托几位,一切事情全都照常处理即可,无需做出变动。”陆旭见此,微微一笑后,继续说道。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