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三十四章 鬼焰道人

第三百三十四章 鬼焰道人

  黑血尊者见此情形,脸色一变,蓦地发出一声厉喝,黑色三叉戟迎风涨大数倍,挡住了巨大银色剑芒。

  但是如此一来,黑血尊者便顾不上了身周的防御,九劫雷龟的身躯微微一抖,十余道金色电弧一闪而逝。

  黑血尊者只觉的手臂一凉,上面多出了十几个焦黑血洞,同时一股雷电之力透过伤口在体内狂搅,举起的手臂顿时一软,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黑血尊者倒也彪悍之极,暴喝一声过后,身上黑芒再次一盛,如同陀螺般的一个飞转,手中黑色三叉戟一挥之下,便将尚未及退出蓝色针幕的九劫雷龟一下击飞,并再次卷起一片黑色戟银迎向了银色剑芒。

  陆旭见此目光一闪,九劫雷龟虽然经过这些年的温养已经恢复了过来,但毕竟先天不足,现在的战斗力还只相当于筑基期,只有吞噬够了足够的雷电才能彻底恢复。

  当即不再犹豫,纵身跃入蓝色针幕之中,一把握住银色飞剑,剑诀一变之下,银色剑芒骤然亮了起来,一下格开黑色三叉戟,再次斩向了黑血尊者。

  一时间,蓝色针幕之中黑光银芒若隐若现,然而都被一抹蓝色遮住了里面的情形,只能感到这里的法力波动剧烈异常,不时有一道道剑气余波从中激射而出,飞没入附近的密林之中,搅起了漫天枝叶飞舞。

  一刻钟过后,蓝芒一敛之下,针幕中露出了陆旭的身影,其面色平静之极,但一只手拎着一名怒目圆睁的头颅。

  他其单手一招,将黑色三叉戟一收而起后,便化作一道灰色遁光,消失在了天际。

  ……

  大半月后,陆旭带着黑血尊者的头颅悄然了九霄宗,并将之上交到了血杀阁。

  血杀阁的中年男子,看到黑血尊者的头颅,脸上顿时难掩震惊之色。

  毕竟血榜上,前二十以内的之人,都有着足可匹敌金丹中期的实力,就是数个内门弟子的佼佼者也没有把握能将之击杀。

  “飞云峰的弟子陆旭,不错,你很不错。”中年男子看着手中的令牌,忍不住赞赏道。

  陆旭淡淡一笑,没有接话。

  中年男子见陆旭不想多说,也没有多说什么,取出一支玉笔,爽快的划了五万贡献点过来。

  陆旭略一思量过后,又特意缴纳了一笔贡献点,让血杀阁不得泄露自己的名字后,这才放心的飘然离去。

  回到洞府休息了数日后,陆旭又一次秘密来到了青岳坊市之中,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摘星楼。

  半年后,九霄山脉南部数万里外的一处巨大的山谷中,四面蓝色的针幕正围住了一个面容丑陋的中年男子。针幕之中,陆旭正挥舞着银色飞剑,与其争斗的不可开交。

  在针幕的不远处,九劫雷龟和虚空猿合力对付着一头筑基期后期的红色妖虎。

  丑陋男子一边竭力抵挡着陆旭飞剑的攻击,还操控着一柄血色的弯刀,想要突破周围针幕的封锁。因为另一边,那头红色妖虎面对九劫雷龟和虚空猿的夹击,已经浑身伤痕累累,眼看全都不支了。

  可惜丑陋男子有陆旭的牵制,身周的蓝色针幕又坚韧的可怕,令其根本突破不出去。

  丑陋男子的弯刀全力一击,只能在针幕上留下些许痕迹,又不得不全力抵挡陆旭拳风暴雨的攻击,只能眼睁睁看着一龟一猿渐渐将自己的灵兽逼入绝境。

  就在红色妖虎,被漫天金丝化作的大网罩住,并被随后而至金色电弧炸成飞灰之后,丑陋男子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一盏茶工夫后,陆旭离开山谷之时,储物镯中又多出了一颗血榜排名第十一的血虎真人的头颅。

  ……

  一年之后,南极域赫赫有名的险地,黑风沙漠上空,一青一黑两个光团,正以惊人速度前后疾驰而过。

  正在此时,后面的黑光中忽然飞出密密麻麻的银色剑影,再一个模糊后,就在呼啸声中化做了银色飓风,并瞬间淹没了前面的青色光团。

  青色光团在银色飓风包裹之中,顿时便是一滞,随后一阵“噼啪”声响从中接连传出,体表骤然浮现一片碧色火焰。

  结果仅仅一个呼吸工夫后,飓风中的剑影便纷纷碎裂而开了。

  随后青色光团再次一闪之下,继续往前方激射而去。

  后方的黑色光团那只是微微一顿之下,便再次卷起一道遁光,往前方飞速而去。

  如此两者这般停停走走,转眼又过了半个月。

  “九霄宗的小子,你追杀道爷足足有了两个月了,莫非以为我鬼焰道人这般好欺负!”前方青色遁光之中,骤然传出了一声气急败坏的阴厉声音,隐隐透出一股中气不足之感。

  后方的黑色遁光之中,陆旭对此却是充耳不闻,依旧催动遁光不紧不慢的追逐而上,并不时往前挥出数道银色剑气。

  而这些银色剑气除了让前方的青色遁光微微一滞之外,似乎却无法造成任何损伤了。

  又过了小半日光景,前方青色遁光忽的一停,青芒一敛下,便露出了一名面容有如厉鬼的道人。

  但见其双目凹陷,眼中闪烁着两团绿焰,口中长着两颗僵尸般的獠牙,一身血肉仿佛被身上的绿焰炙烤的没有丝毫的水分,身穿一件宽大青色道袍,在沙漠中的黑风吹袭下,隐隐显出其仅剩骨架的身躯。

  如此诡异模样,若胆小之人见到,恐怕要被生生吓死了。

  与此同时,后方黑色遁光一敛之下,同样露出一名面无表情的黑袍青年,正是陆旭。

  说起来,这两个月的追杀,对其来说也实是无奈之举。

  当日他从摘星楼中得知这血榜上,排名第八的鬼焰道人的踪迹后,便马不停蹄的赶至黑风沙漠附近,柄追踪打量他。

  对方盛怒之下,当即与陆旭大战一番。

  陆旭虽然自知此人既能排名如此靠前,绝不是易于之辈,实力之强,应远在黑血尊者和血虎真人之上,然而却还是有些低估了对方。

  此人身上有着一种诡异的火焰,极为难缠。而且其似乎精通身法变化之术,可以变化出三个有如实质的化身助战,就连其强大异常的神识也根本分不清哪个是真人。而且这些化身虽然没有攻击力,却好像不死一般,一旦斩杀马上又会冒出来。

  陆旭自然也将九劫雷龟、虚空猿悉数放出,为其助战,自己也丝毫不藏拙催动银色飞剑和青莲火焰与鬼焰道人大战起来。

  结果一战便是一天一夜,三个好似真人一般的分身,搅得陆旭不厌其烦,要不是其实力远超同阶,没准还真的不是对手。并且此人不仅本身实力惊人,各种秘术符篆也是层出不穷。

  二者一直斗的昏天暗地之下,陆旭也终于看出了其三个化身中有一个最为关键,只要那个不死,就可以不断再生。

  随即好不容易寻着一个破绽,将近些年积攒在体内的剑气一股脑的放出,将对方的那具特殊的化身搅成了肉酱。而在这具化身粉碎之时,另外那两具也同时化作了光点消失在虚空之中。

  然而那被搅成碎肉的身躯却化成了一道血色的符篆飘荡在半空,在陆旭一愣的瞬间,瞬间没入到了其身躯之中。

  随即也不知其施展了什么秘术,那鬼焰道人的身躯忽的再次干瘪下去一大截,随即又是三道化身浮现而出,再次化作了鬼焰道人模样,并二话不说的四者一分再一合,就在陆旭分不清哪个是真人之时,其中一个身影忽的催动大股的绿焰爆裂开来。

  陆旭不及防下,也受了一些轻伤,不过其后来通过源源不断的青元丹补给,终于再花费数日将对方那具特殊化身连续斩杀了三次。

  但虚空猿和九劫雷龟也受了不小损伤,被其一收而起了。

  当鬼焰道人身躯干瘪的只剩骨头之后,自然不敢恋战,当即化作一道青色遁光的夺路而逃了。

  陆旭自然一路追赶而去,并且这一追一逃就是两个月之久。

  此刻,他望着面前明显已经油尽灯枯的鬼焰道人,丝毫没有大意,十指一动,手中银色剑光再次疾驰而出。

  ……

  黑风沙漠中的战斗持续了半日,陆旭手段尽出,通过碎星针及剑修之术硬生生耗尽了此人的法力,并在最后关头自爆了几件极品法器,才仗着元磁力障的防护欺近其身边,用一身巨力将其击毙。

  在鬼焰道人被陆旭一拳打爆,检查了其储物袋中的一本薄薄的血色典籍之后,陆旭才总算知道了对方那三具化身的虚实。

  当陆旭回到九霄宗中,再次拿着鬼焰道人的头颅来到血杀阁中,那名负责血榜的中年执事,以一种看着怪物的目光盯着他看了许久,才划了十三万的贡献点到陆旭的令牌之上,之前血虎真人的头颅也才换取了七万贡献点而已。

  他现在手中的贡献点已经超过了二十多万,在内门弟子之中已经算是一个富翁了。

  临走之时,陆旭自然又叮嘱了一番,不要将其姓名透露出去,见中年男子爽快的答应下来后,这才放心的离去。

  ……

  青岳坊市,摘星楼之中,陆旭再次端坐在了二楼的密室之中,安静的喝着茶水。

  他这已经是第四次来到这里了,仍旧是为了打探血榜上排名前二十的邪修行踪。

  “真是抱歉了,这位道友,你让我们打探的那些人物,行迹都太过隐匿了,本楼一时也得不到确切的消息。”鹤发老者从里间走了出来,一脸歉意的说道。

  陆旭闻言,心中不禁叹了口气,也并没有感到多少意外。

  血榜靠前的这些人,都是邪道之中年轻一辈的顶尖人物,平素里都是行踪隐秘之辈,想要一睹也是千难万难之事。

  摘星楼此前能打探到前二十中的三个人的下落和线索,已经大超出了其预想了。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