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六灭磁光阵

第三百四十一章 六灭磁光阵

  最后实在有些忍不住的陆旭,小心的询问一家店铺的掌柜,店内可有不用妖兽内丹的高阶丹方时,那店主用一种近乎看乡巴佬的目光看了陆旭好一会儿后,说了一句:“上年份的灵药世间难寻,不用妖丹炼个屁丹啊?”

  听了此话,陆旭嘴角一阵抽搐的走了出来,他算是彻底死心了。

  显然,由于上年份的灵药奇缺,南极域的修士就想出了其他的办法,他们把深蓝海中的妖兽当做灵药来使用了。

  不过仔细想想,这似乎也很合理!

  毕竟以深蓝海的无边无际,其内生长的妖兽不计其数,就算是肆无忌惮的屠杀也不可能将其彻底捕捉绝灭。

  这样想着的陆旭,站在某街道的偏僻角落里,从自己买的那几张丹方中,找到了一张同样叫做“筑基丹”的丹方,仔细看了一遍。

  这丹方和陆旭记忆中的筑基丹丹方,大部分都相同,但那几种奇缺的灵药,则被几种五级妖兽妖丹所代替了。

  看到这里,陆旭将这些丹方一收,双手抱怀,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中。

  半晌之后,陆旭从沉思中醒来,心中似乎有了什么想法。

  随即陆旭又特意购买了几本有关妖丹炼丹的典籍,准备学习一下用妖丹炼制丹药。

  而且也要看一看其中有关玄元丹的介绍,再决定是不是要答应蒙放二人的请求。

  下面,陆旭没有再买其它东西的兴趣,在坊市中随便找了家客栈住下,连夜研读起了那几本丹药典籍来,结果一夜未睡。

  到了第二日,陆旭对利用妖丹炼丹的各种丹药终于有了大概的了解了,对于那玄元丹更是研读了无数遍。

  照此书所说,这玄元丹炼制,不但需要数种稀有妖兽的内丹,更是需要诸多罕见的其他灵药,才能炼制而成,绝对得上是珍贵之极。

  而此丹倒还真有增加结丹的奇效,虽然据说增加的几率并不算多,并且结丹时也只能服用一颗而已,但已让面临结丹的众多修士,视若珍宝了。

  因为结丹时,哪怕只增加百分之一的几率,也是要结丹修士求之不得的事情啊!

  但话说回来了,陆旭心里也明白,蒙放等人既然肯用这般珍稀的丹药做报酬,事情绝不像对方说的如此轻松,只是什么主持阵法罢了。

  若去的话肯定危险不小,天知道会遇上什么样的棘手之事。

  但是陆旭对这“玄元丹”的确渴望之极,毕竟他现在就面临着结丹。

  陆旭在客栈内苦苦思量了大半日后,还是终决定冒险一试。

  毕竟以他远超同阶修士的战力,就是有什么危险,自保应该不成问题的。

  ……

  一个月后,一艘巨大无比的飞舟停在仙空岛上空,没多久一道黑色遁光与一道青色遁光从远处疾驰而来,毫不犹豫的射入了飞舟内。

  光华收敛后,船头多出了两个人出来,一个是圆圆胖胖的中年人,另一位则是身着黑袍的青年。

  “欢迎道友来此,其他的道友都已到了,由在下带诸位道友前往妖兽出没的地点。”从船舱中走出了一位长着三角眼的中年人,其恭敬的对黑袍青年说道。

  他口中的道友,自然就是陆旭了,而那陪同陆旭一齐来的圆圆胖胖的中年人,则是波涛阁的掌柜蒙放。

  “乔道友,你保重!在下还有事情就先回去了。”蒙放客气之极的寒暄了几句,就再御器飞走了。

  “道友进去吧,道友的屋子都已经收拾好了,飞舟马上就出发。”三角眼中年人微微一笑的说道。

  而陆旭望了望飞舟,就默不作声走了进去,而三角眼中年人则紧跟其后的也进去了。

  与此同时,巨大的飞舟徐徐的再次移动了。

  刚一进去,眼前的一切让陆旭微微一怔!

  入目的并非陆旭想象中的狭小,而是一个长宽各十余丈的豪华大厅。

  厅内的地上铺着红色的锦缎地毯,中间是一个镶金嵌银的长长檀木桌,四周还摆了十几把椅,正有数人围着桌在说些什么话,一见陆旭进来了,当即数道凌厉的目光直接扫了过来。

  “在下乔峰,几位道友如何称呼?”陆旭见此,面无表情的说道。

  “欢迎乔道友到此,在下是蓝水楼的张玉,和诸位诸位共同主持阵法的。”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起身来笑嘻嘻的说道。

  此人一身蓝色长袍,鼻梁高挺,长得颇为英俊。

  “原来是张道友,乔某有礼了。”陆旭不卑不亢说道,然后向里面走去。同时目光一扫之下,也已将厅内的几位陌生修士纳入了眼中。

  一个相貌平常的络腮胡子大汉、一个二十来岁的娇媚少妇、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一对面貌相似的青年兄弟,一个一脸木然的瘦高中年人,再加上刚刚说话的张玉,正好七人。

  陆旭正打量几人的时候,张玉开口微笑道:

  “乔道友来的正好,我正和诸位道友研讨那‘六灭磁光大阵’的布阵关窍呢!如果能事先就操演熟练了,想必到时候布阵时诸位道友也能更加得心应手些。不过在此之前,我先给乔道友介绍下其他的道友吧!”张玉显然非常善于和人打交道,几句话话一说出口,立刻将陆旭和厅内诸人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这二位是泷沙岛的泷家兄弟。”张玉先一指那对长相极为相似的青年给陆旭介绍道。

  “乔峰?附近的筑基期大圆满修士,在下也认识不少,怎么从未听说过阁下?”两兄弟中的一个冷冷地望了陆旭一眼,有些倨傲的说道。

  不知为何,这两兄弟似乎看陆旭有些不顺眼,一开口就是一句得罪人的话语。

  这让张玉原本满脸微笑的表情,不禁一滞,但马上就恢复了常态。

  “在下原本就不是深蓝海的修士,只是近来游历到此,道友不知道乔某名讳,有什么奇怪地。况且阁下的名讳,在下也是第一次听到。”陆旭不动声色的反讥道。

  “你……”

  “我来介绍下,这位老先生是赤蟹岛的徐松道友,虽然罕有人知,但一身的元磁之力在筑基期内罕有人敌。而这两位是蓝藻岛的唐毅道友和星猫岛的劳文道友,至于妾身,名叫如玉,来自空云岛。”

  那两兄弟纷纷露出怒色,脸色一沉还想再些说什么,但却被旁边的少妇插口把话头岔开了,指着那老者,络腮胡子大汉,和瘦高中年人介绍道。

  “许道友,唐道友,劳道友,如玉仙子!”陆旭望了望老者三人和少妇,略微点头示意了一下。

  这四人虽然和那对兄弟同为筑基大圆满的修为,但明显给陆旭的压力要远甚那对兄弟,显然他们修炼地功法非同小可,陆旭可不愿轻易得罪四人。

  “乔道友好!”

  “乔道友有礼。”

  “道友好。”

  那老者三人也没有托大,同样向陆旭含笑示意。

  这一幕让那对兄弟越发的有些不舒服。

  于是,那兄弟二人未等张玉再说些什么,就忽然站起身来板着脸说道:

  “在下二人想回屋打坐一会儿,阵法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说完此话,二人就衣袖一甩的转身出了大厅,丝毫不理众人难看的脸色。

  “哼,有什么嚣张地,不久有个做金丹期修士的师傅吗?”那络腮胡子大汉眼中凶光一闪,有些恼怒的说道。

  老者和张玉的神色也微微一变,但老者马上就面无表情,张玉则勉强一笑的招呼陆旭坐下,似乎不想谈及那两兄弟的事情。

  至于那少妇和瘦高中年人则是面无表情。

  几人闲聊了一会,那张玉却是似乎对陆旭大感兴趣,不时的询问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倒让陆旭有点疑惑,不知此人到底是何用意。

  不过,当其问陆旭是否懂“六灭磁光阵法”时,陆旭自然摇了摇头表示不会了。

  于是,张玉笑着说其他几人也都不会,就开始给几人讲解期此阵法的奥妙。

  让陆旭有些意外的是,这张玉竟是一位很少见的阵法师!

  ……

  虽然泷家两兄弟似乎和其他几人都有些不对头,第二日后总算也回到大厅内,听张玉讲解主持此阵需要注意的地方。

  毕竟蒙放等人请他们来,不就是要他们主持此阵法的嘛!

  就这样,陆旭等人在听完张玉讲解地阵法奥妙后,就经常让飞舟停下来,然后飞出去在附近的海域,不停的“六灭磁光大阵”的演化配合,好到时能一举成功的拿下那妖兽,这样大家都皆大欢喜。

  这样一来,飞舟自然走不了多快,但十二商会的人似乎也并不急的样子,虽然停停走走,但张玉始终不急不躁的,没有一丝催促之意。

  但当真的将阵法的几种变化演练的纯熟无比后,张玉就没有再耽搁时间,而是让飞舟开始全速前进。

  一个月后,飞舟终于在一座十几里大的无名荒岛边停了下来。

  陆旭等人在张玉的带领下,走出了飞舟。

  刚踏足小岛上,天边就飞来了一道刺目之极的遁光,在几人的身前盘旋一圈后,遁光消散,露出了一位脸上生着几块青斑的老者,面无表情的盯望着他们。

  此人身上没有法力波动,既像一名丝毫法力都没有的凡夫俗子,又像法力深不可测已可收敛自如的样子,这让陆旭心中一凛。

  “属下张玉,参见崖长老”张玉毫不迟疑的上前对老者深施一礼,面露恭敬之色的说道。

  这时,站在其后面的陆旭等人,哪还不知此位的身份,纷纷的也上前见礼。

  “不用多礼了,张玉,你这次做的不错,将这些帮手带来的很及时!他们是不是将阵法演练熟了?这次要对付的妖兽很棘手,不可大意啊!”老者神色不变的缓缓说道。”

  “长老放心,诸位道友已将‘六灭磁光大阵’的数种变化彻底掌握,绝对能困住此兽!”张玉自信满满的说道。

  “好,几位道友,我们十二商会需要借助几位一臂之力,只要诸位好好的出力,本商会一定不会亏待诸位的。”崖姓长老往陆旭几人身上一扫,神色缓和了下来,变得和颜悦色起来。

  “前辈放心,我等一定尽心!”未等他人说话,那两兄弟中的一个就抢先的说道,一脸的赔笑。

  看到这两兄弟这般阿谀之色,其他几人虽然脸露异样之色,但也没有显露出什么表情。

  这位崖长老对泷家兄弟的态度满意之极,略点点头后,又说道:

  “大阵在半日前,就已经叫人布置好了,你们只要去主持下即可。而游长老正在附近海域和那妖兽纠缠追逐,我这就和其将此獠引过来。估计明日一早,应该能将此兽引进大阵,到时就看你们的本事了。你们先在岛上稍微休息一下吧!”

  说完,这位崖长老就化为了一道遁光飞天而去,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几位道友,都听到了崖长老所说的话了。大家就先休息半日,好好养下神。明天可有一场硬仗!”张玉回身肃然的说道。

  其他人到此时,自然不会再说其他的话语,都点头表示明白。

  但就在这时,一路上都很少说话的老者,忽然木然的开口问道。

  “张道友,一路上我们问你到底要对付什么妖兽,你始终不肯明言,但明日就要动手了,是不是也该给我们透下底了!”

  听了此老这么一问,其他几人不禁心中一动,一齐把目光盯上了张玉。

  他们同样有此疑问。

  这妖兽是何凶厉稀罕品种,竟值得十二商会如此大动干戈,还谋划了如此之久,普通的金丹后期妖兽可不值得如此!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