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回岛

第三百四十六章 回岛

  据陆旭所查的资料判断,即使像他这么奢侈之极的凝结金丹,也顶多比其他修士结丹时,多那么一成半成的成功率出来。

  总算比不服用时强那么一点了,当然,这些只是陆旭自己的猜测之言。

  另外,凝结金丹地过程不是说十天半月就能结束的。

  按照各种典籍中曾经提过的结丹经验,整个结丹过程,足足要持续三年到五年地时间。

  具体的长短,还要因人的资质而定。

  在此期间忌讳心境大喜大悲,不能和人厮杀斗法,同时需要吸纳一定的天地灵气。

  所以,陆旭打算在鸡冠岛先行做好准备,等到回到宗门再行结丹,那样就万无一失了。

  心里这样想着,陆旭又从身上取出了一块玉简,简内是深蓝海的海域图。

  陆旭心神沉了进去,费了不小的工夫,终于判断了出了自己所在的大概位置,然后在整个海图中,寻带有标注说明的一些偏僻之地的中小岛屿。

  一顿饭的时间后,陆旭若有所思的退出了玉简。

  然后望了望四周的海面和天上的骄阳后,两眼微眯的一调准方向,就化为了一道黑光,消失在了天际之中。

  一路上,陆旭遇见荒岛就暂时落脚,恢复下法力,遇见有修士和人占据的岛屿,则马上避开不敢停留片刻,生怕留下蛛丝马迹被人追查到。

  如此接二连三的换了几个方向,陆旭朝着真正要去的地方激射而去。

  半个月后,某一极度偏僻的岛屿上空,出现了陆旭的身影

  此岛远比不上鸡冠岛那么庞大,但也比一般的小岛大的多,勉强能挤进中型岛屿之列。

  这就是陆旭长途跋涉的目的地“银虾岛”。

  岛上除了少量的凡人外,大都是一些没有筑基的低阶修仙者,没有什么岛主之说,完全是个随意进出的自由之地。

  而此岛之所以有此名字,是因位附近的海域产有一种非常奇特的低阶妖兽“银虾兽”。

  这种妖兽样子和普通的海虾无二,唯一的不同,就是此类妖兽不但会使用低阶法术“水箭术”,而且灵智相当的高。

  而“银虾兽”虽然名列妖兽,但实际上一个低阶的炼气期修士,就能轻易的击败并捕获,因其肉质鲜美,所以年年都有一些各地的小船到此停靠,雇佣低阶修士抓铺一些并加以贩卖。

  有些小商家干脆合资在此岛设下了法阵,并建立了长期的店面,常年累月的低价收购活的“银虾兽”,等某段时间海船来了后,再大量的一次运走。

  如此一来,此岛自然了一些为了挣灵石的低阶修仙者。

  但其他的散修在法阵建立后,迅来此地长住起来,完全是因为“银虾岛”竟有一条马马虎虎的庞大灵脉。

  虽然灵脉的质量实在不怎么样,但胜在此灵脉够大够广,几乎在此岛的任何地方都可以让低阶修仙者修炼。

  而所谓的灵眼和几处灵气稍密的地方,和岛屿的其他地方悬殊并不太大,根本不会有高阶修仙者会为此来。

  灵气如此稀薄,和区区一点银虾特产的偏僻岛屿,当然不放进那些大势力的眼内,完全是一个自由放纵的低阶修士天下。

  虽然偶尔会有筑基期或金丹期修士到此岛,但大都只是路过此地的过客。

  正好是陆旭藏身的绝佳之地。

  ……

  两天后,陆旭站在岛屿一角的某处荒山中,望着眼前自己开辟的临时洞府,心里满意之极。

  洞府除了一个简易的练功房和两个放置灵兽炼制丹药的密室外,没有什么复杂的其他结构。

  当然陆旭用了一套布阵器具,并设了一个普通的隐匿阵法封住了洞口。

  ……

  一年后。

  陆旭自觉那场风波应该已经消散了之后,终于离开了银虾岛。

  一个月后。

  匆匆的从一个荒岛上飞出,刚要飞离的陆旭忽然脸色一沉的将身形停了下来。

  “什么人,出来吧!”陆旭望着前方,神情平静的说道。

  “咦!”虚空处有人出了一声惊讶之声。

  接着各色光华闪动,七八个筑基期的修士在前方不远处显露出了身形。

  “小子,识相的将身上的财物留下,自废修为,否则抽魂炼魄让你永无轮回之日!”这几人中的一位筑基后期修士,一现身就冲陆旭傲然的喊道

  陆旭为了掩人耳目,一直收敛着自己的修为,以至于这些人错判了他的修为,显得如此大大咧咧的。

  虽然他们也有些惊异,陆旭竟能提前现了他们的行迹,从而导致偷袭失败。

  但以他们的人手和修为,对付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因此也并未怎么放在心上,干脆要直接硬上。

  陆旭不动声色的打量他们几人一遍,淡淡的说道:

  “最烦你们这些打劫的了。”

  听了这话,说话的疤脸大汉,先是一怔,但接着就冷笑了起来。

  “小子,你挺狂啊,嘿嘿,大家动手,拿下这人,所得财物大家平分!”疤脸大汉眼睛一瞪,不耐烦的扭头向其他人吩咐道。

  顿时,这些修士也不言语的纷纷动手,众多的各式法器一齐祭出,各色的霞光,气势汹汹的飞向陆旭。

  陆旭眼皮跳了一下,也懒得和他们多话,身上冒出了惊人地灵压,整个人瞬间化为了夺目之极的光团。

  一声低啸后,脚下黑光一闪,整个人迎上了那群法器。

  身形闪了几闪后,陆旭竟然消失在了各色法器的光芒之中,但随即黑色霞光大盛,诸多的法器蓦然被一片直径二三十丈的黑色光圈定在了其内,变得行动呆缓起来。

  陆旭地身形,出现在了黑色光圈的中心处,其面无表情地双手一结手印,口吐了一个“定”字。

  顿时诸法器犹如被什么吸力牵引似地,全都乖乖的射到了陆旭的身侧,被其衣袖一挥全都凭空不见了,竟被收了似的样。

  然后,陆旭面色一寒的瞅向了那群修士,他们早已被这眼前地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了。

  “这……这……他不是个筑基期修士,他不是筑基期修士!”

  不知是谁终于现了,陆旭的真正修为竟是深不可测,不由得面如土色起来。

  其他修士闻言同样惊慌之极,有两个机灵的修士马上一掉头,御器狂奔了起来。

  而为首地那疤脸大汉,傲气荡然无存,只剩下满脸的不能置信。

  只是陆旭既然出手了,又怎会让这些人跑掉。

  他双目徒然一眯,毫无感情的望了逃跑的两人一眼后,身躯一震,滚滚的白色雾气夹带着青色的火焰从体表涌出,凝结成两条数丈长的青焰雾龙,奇快无比,一闪即逝的就到了跑出了数十丈远的两修士的背后。

  这两名修士,一人穿着一件晶光闪闪的黑色护甲,一人顶着一口一看就不凡的小钟,但只是稍一阻隔,便立刻连法器带人被青焰雾龙击的灰飞烟灭了

  见到这情形,其他也想逃窜的修士更加面无血色了。

  疤脸大汉惶恐之极的急忙高呼道:

  “前辈,这都是误会……”

  陆旭根本没有听对方的推脱之言,肩头一抖,三头青焰雾象从体表一飞冲天而去。

  “扑哧”一下,三头青焰雾象竟如同冲锋的象群一样,夹带着炙热的青色火焰,来势凶猛的向对面的修士冲了下去。

  对面的疤脸大汉和其他修士面露绝望之色,不甘心的纷纷祭出防御法器并苦苦求饶起来。

  但在陆旭冰冷的目光中,他们仅在青焰雾象冲锋之下支撑了片刻,就连人带法器化为了灰烬。

  接着陆旭身形一闪,将他们掉落的数个储物袋,一把都抄在了手中,随即化为了一道白光,朝着远处激射而去。

  一刻钟后,一黄一红两道长虹从仙空岛方向飞驰而来,转眼间就到了陆旭击杀几位修士的地方。

  刺目的光华一敛后,一位满面蜡黄的老者和一位身周红袍的中年人出现在了半空中。

  “应该就是这里了,此地的灵气波动尚未散尽,看来那人刚走掉没多久。”红衣中年人喃喃的说道。

  这两人乃是仙空岛十二商会的客卿长老,先前感应到了这里有人争斗,当即一同飞遁赶来。

  “谷兄!我用‘寻踪术’查看了一下,那人应该在沿这个方向遁走了,如果现在就去追的话,还有三成的机会能够拦下对方。”那老者指了指陆旭逃遁的方向后,慢悠悠的说道“而且根据此地的灵气冲撞看来,对方恐怕是一个金丹期修士。”

  “赖兄可是打算追上此人。”那中年人道。

  “呵呵,追上此人又能如何,对方又没在仙空岛杀人,我又何苦去寻晦气。那人既然是结丹期的修士,而且还敢在仙空岛附近随意出手杀人,肯定不是附近海域的人。自从一年前我们十二商会的游长老陨落,崖长老重伤之后,就和阴冥鬼岛冲突不断。而且那次的事件,阴冥鬼岛也损失了一个金丹修士,据说是被一个筑基期大圆满的散修所杀,这一年来阴冥鬼岛可是从没放弃过找那个散修。咱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免得惹出事端!”老者摇了摇头道。

  那中年人闻言道:“哼,阴冥鬼岛也太霸道了,杀了咱们的人,抢了咱们的东西,还这么不依不饶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在深蓝海除了四大宗门的人,谁不忌惮阴老怪。咱们又何必多做意气之争,我等追求仙道长生之人,乃是千金之躯!还是自身修炼最为重要!”老者淡淡的道。

  听了这话,中年人微微一笑。

  接着,两人在空中又闲聊了一会儿后,就按原路了。

  半个月后,陆旭终于在时隔一年,回到了鸡冠岛。

  三日后,洞府密室之中,陆旭正盘膝而坐,手中把玩着一柄血色的短尺,正是夺自那绿发修士的法宝。

  这短尺名为血阴尺,乃是一件攻击法宝,通体血红色,长约两尺。

  这短尺虽属阴寒,但却不是鬼道法宝,消除了印记之后,日后晋级金丹期了也能用的上。

  陆旭将短尺一收而起后,就在准备思量今后修炼计划的时候,腰间突然传出了嗡嗡的声音。

  陆旭眉头一皱后,单手往腰间一抹,手中便多出一面圆形阵盘,上面闪动着淡紫色的文字。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