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紫鳞果

第三百四十七章 紫鳞果

  “咦,越长老要求没有巡视任务的弟子去松翠岛见他。”陆旭目光一扫阵盘上的文字后,脸上当即浮现一愕然之色,并喃喃自语了一句。

  越长老是这次飞云峰的带队元婴长老之一,既然是这位长老亲自传令,自然是不能怠慢的。

  于是他换了一套九霄云纹的黑色长袍,便离开了洞府,飞身向松翠岛方向破空而去。

  ……

  松翠岛九霄宗驻地大殿,一座不算宽敞的偏厅之中,密密麻麻的聚集了四十多名飞云峰弟子。

  除了那些随另一位带队长老姚长老去各处巡视的弟子外,飞云峰在深蓝海的所有弟子都到齐了。

  这些人大多神色各异,显然对这突如其来的召集也是一头雾水,站在左边的是金丹期弟子,为首的一名身着玄色长袍的男子,赫然是冷缺。

  其余站在右边的弟子俱都是筑基期修为,隐隐以一名国字脸,长的方方正正的高大青年为首,看上去也只有二十七八的模样。

  站在最后的几名弟子之中的一名黑袍青年,正是陆旭。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一阵脚步声从大厅后侧传来,在场众弟子一听顿时纷纷停下口中话语,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下一刻,一名一身黑色长袍的男子,缓步从大厅后侧走了进来。

  这男子两髻斑白,面容极是俊朗,身材修长,从后厅走来脚步不急不缓,却带着一股凌然的气势。

  “拜见长老。”为首的冷缺,当即往前一步,颔首一礼道。

  紧随其后所有弟子也都是纷纷恭敬行了一礼。

  “嗯,不必多礼,今日召集众位弟子前来此处,乃是为了一份机缘。”越长亭点了点头,在主位坐下后直接道。

  闻听此言,在场众弟子顿时脸色各异起来。

  “老夫此番在外巡视之时,竟在一处荒岛的某处无意之中发现一颗紫鳞果的果树。”越长亭目光从在场众弟子脸上缓缓扫过后,又接着说道。

  陆旭闻言,心中便是一惊。

  在宗门时,他去经阁翻阅典籍之时就曾看到过,这紫鳞果乃是一种增强肉身的天地灵果,可以极大增强肉身强度。据说如果长期服用的话,身上会长出紫色的鳞片,寻常修士难伤其分毫。但此果树成活率太低而且生长周期缓慢,因此其最大的效用几乎没有修士能够体会到。因为这种灵果果树虽然可以移植,但在生长初期极难培育,而且需要一千年才能结果一次,每次只结果十颗。

  正当众弟子想要开口恭喜之时,越长亭却突然话锋一转道:

  “但本座发现那紫鳞果果树之时,凌云剑斋的一个老家伙也恰巧到此,于是双方发生了一番后,最终还是决定以门下弟子比试来决定此果树的归属。”

  此言一出,大厅一群弟子自然是一阵骚动,凌云剑斋却是好九霄宗一样,是南极域四大超级宗门之一。

  “所以此次,本座准备带两名弟子一同前往,其中一名筑基期弟子,一名金丹期弟子,若是一同前往的弟子赢得此场比试。获得那紫鳞果果树,我自然会不惜赏赐的,甚至可以答应这两名弟子一个合理要求。”越长亭稍微顿了顿后,便脸色一正的再次开口说道。

  陆旭一听,顿时大为心动起来。

  他若是能参加比试并获胜,向这位长老要求一点紫灵果果树的根茎作为要求,应该不是太难之事。

  “本座挑选的两名弟子,分别是金丹期弟子冷缺和筑基期弟子樊瑞,其他人若是自问比此二人更合适,可以直接主动向其挑战,本座只会带挑战的胜者前去参加此次比试。”越长亭又看了一眼在场的这些弟子,微微一笑说道。

  “有谁想与我一下的,可不用客气,尽管上来一试就是了。”冷缺闻言,当即一个转身,微微一笑的冲众人说道,接着一股强大气息从其身上蓦然一卷而出,

  后排的几名筑基期的弟子顿时感觉面前光线一黯,仿佛一座巨山凭空压来,纷纷“蹬蹬”的倒退出去数步远,才重新站稳身形。

  即便是前排的几名金丹期弟子面对这股气息,也身形一阵晃动后,才能保持无恙,但也均都满脸的苦笑后,根本无人敢直视这位飞云峰宋长老的大弟子。

  陆旭下意识的一提体内法力,倒是站在原地的未动一下,但也是面露惊讶之色起来。这位冷师兄竟然能放出如此恐怖的气息,恐怕真正实力并不逊色元婴期修士了。

  越长亭对此倒是毫不奇怪,只是目光微微一闪后,倒是有意无意的扫了陆旭一眼

  在无人去挑战冷缺的情形下,筑基期弟子中,站在最前面,国字脸的高大青年,同样纵身轻轻一跃来了众人面前,冲众弟子一抱拳后,沉声说道:

  “在下樊瑞,哪位筑基期的师兄弟若是想争取名额,只要能胜得在下一招半式,在下甘愿退出。”

  此言一出,后排的几十名筑基期弟子中,顿时响起一阵窃窃私语之声,不少人眼中,也现出了跃跃欲试的神情。

  虽然这樊瑞在飞云峰弟子中素有天才之称,也一向被几位元婴期长老看重,但既然关系到越长老的承诺,自然大多人都不会轻易放弃的。

  然而未等其他人上前,一名黄发青年开口道。

  “在下愿意领教樊师兄高招,请赐教。”黄发青年轻声一笑后,双眸中就立刻露出一丝战意,一拱手道。

  樊瑞望着黄发青年,则丝毫不觉意外的点下头。

  “很好,你们都跟我来吧。”越长亭见状,却是点了点头,淡淡的一言后,当即从木椅上站了起来,径直向厅外走去。

  众人见此,自然也纷纷跟了上去。

  片刻之后,众人便来到了大殿后面,一处宽敞的院子,里面赫然有一座十分巨大的竞技场。

  樊瑞与黄发青年身形一动下,就立刻登上了竞技场,而其余众弟子,则在外面三三两两的围成了一圈。

  “本次比斗,只是决定谁与我一同去参加与凌云剑斋的比试,所以双方点到为止,若有不妥之处,我也会亲自出手的。”越长亭在空中沉声言道,随即一挥手,将竞技场禁制打开,凭空浮现一层白濛濛光幕。

  樊瑞二人,自然点头称是。

  一声“开始”后,黄发青年当即取出一面黑色小旗,一挥之下,两股黑气滚滚而出,滴溜溜一转之下,便化作了两只灰濛濛的兽魂,似乎是两名硕大的妖虎,浑身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煞气。

  而樊瑞则一声低喝之后,一拍腰间储物袋,一口金色的飞轮浮现而出,口中念念有词下,再朝其打入一道法决,飞轮“噗“的一声,竟猛的胀大了几分,表面金色的电弧跃跃欲出。

  而樊瑞双手连连掐诀,朝着飞轮一点。

  随之浮在半空的飞轮微微一颤,弹射出一道道手指粗的金色电弧奔对面射去。

  一阵爆裂和凄厉的兽吼声后,黄发青年所召唤的那两只兽魂纵然口喷奇寒妖气,身形飘忽不定,但仅仅两个回合后,便被樊瑞飞轮弹射的金色电弧,击打的轰然而碎,只能认输。

  黄发青年方一下台,又有一名身形矮小的青年男子上前挑战樊瑞。

  矮小青年方一上台,便舞起了一柄银光灿灿的短锥和短锤,每击打一下,都弹射出一道手臂粗的银色电弧,与樊瑞飞轮弹射的金色电弧展开了激烈的雷电战斗。

  就在矮小青年操纵的银色短锥短锤,射出的一道道银色电弧,凝结成一道雷网,就要将樊瑞困住的时候。

  樊瑞冷笑一声,单手一招的将飞轮收回,随即猛地一拍储物袋,拿出一把紫色的伞状法器。

  此紫色的伞状法器一撑开,表面无数粗大的雷束有如蚯蚓般的游动,发出惊人的雷电气息,就秋风扫落叶般的将对面短锥短锤击出的银色雷网一一击溃,其中一道雷丝还重重击在了矮小青年身上,当场就使其口吐一口鲜血,就此倒地不起了。

  “雷公伞。”众弟子中当即有人失声出口了。

  陆旭闻言,心中便是一动。

  “雷公伞”一词对于他来说自然并不陌生,据说是飞云峰曾今的一位元婴期长老的护身法宝,那位长老最善雷法,曾今凭借着法宝雷公伞灭杀过数位同阶的修士,这才铸就了雷公伞的赫赫威名。当然这樊瑞所催使的肯定不是真正的雷公伞,但看其威能,恐怕也是一件极为强大的仿制法器。

  其他筑基期弟子,也纷纷露出了凝重之色,一时间无人再上去挑战。

  越长亭见此,等有人将矮小青年从台上搀下来后,眉梢一挑,就打算就此宣布挑战结束之时,人群中却忽然传出一个平静的声音:

  “陆某不才,还望樊师兄赐教一二。”

  话音刚落,一人便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陆旭缓缓的走了出来,并一闪的出现在了竞技场中。

  越长亭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只是微点下头。

  “哦,这位师弟看上去很面生啊,不过既然敢上来,想必手段定然不凡,樊某就领教师弟神通一二了……”樊瑞一见陆旭,觉得有些陌生,但也没有轻视。在见识了他雷公伞的威力之后,还敢上来的,自然是有所依仗。

  “师兄先前连番斗法,不知是否需要休息一会儿。”陆旭闻言,却不置可否的问一句。

  “不必了。我们这便开始吧。”樊瑞断然说道,随后便身形再次一个模糊的祭出雷公伞。

  随着其一催法决,雷公伞表面紫色的符文不断的闪烁,蓦地一道手臂粗的紫色电弧光华大放,随即一道一道的紫色电弧翻涌而起,没入到最中间最粗的电弧之中,猛的一颤就朝陆旭直射而来。

  陆旭则不紧不慢的待在原地,双手法决一掐,身形一个模糊之下,竟一分为二的化作两道虚影,轻而易举的避开了紫雷的攻击。

  一击不中的樊瑞轻咦了一声,两手一掐诀,冲着雷公伞轻轻一点,又是一道紫色的电弧,朝陆旭所化的一道虚影所在再次弹射而去。

  “噗”的一声!

  虚影骤然溃散开来,化作一道模糊的血色符篆,随即又化为一点点血色的光点消失在虚空之中。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