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四十八章 雷法比试

第三百四十八章 雷法比试

  竞技场上,当即雷鸣声,破空声,连绵不绝,阵阵雷光弹射不定。

  忽然,樊瑞身后处,一道虚影一凝之下,现出了陆旭的身形。

  陆旭双手一搓,密密麻麻的金色电弧在其手中急剧跳动,微微一凝之下,竟是化作三条手臂粗细的雷蛇从背后一涌而出,向樊瑞背后席卷而去。

  樊瑞一惊,连忙再次手上法决一变,雷公伞滴溜溜一转,就罩在了其头顶,随即无数的紫色雷电弹射而出,凝聚出一面雷幕挡在了身前。

  三条雷蛇一扑而上后,一阵震耳欲聋的爆裂声传来!

  金紫两色雷电一阵翻滚卷开后,露出“蹬蹬”后退不已的樊瑞,其紫色的雷公伞俨然已经被炸的灵光暗淡了几分,甚至伞面也凭空多出了一个焦黑的窟窿,紫色电弧狂闪下眼看就要溃散的模样。

  “住手……樊某认输。”雷公伞下顿时传出樊瑞的惊呼声,紫色霞光一收,其身形就一闪的显现而出。

  这雷公伞可是他一个长辈赐予的,并且在机缘巧合下,加入了不少的雷属性材料,和他修习的功法极为相配。

  他可不想因为区区一次外出比试机会,而这将这雷公伞给毁了。

  陆旭闻言也是微微一怔。

  他自然也不会以为这樊瑞真的只有这点手段,不过既然对方已经认输,其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他刚才放出的三条雷蛇已经消耗了体内所有的雷电,再次攻击的话,就要从九劫雷龟身上提取了。不过也正是有九劫雷龟这个雷库,陆旭才敢这般肆无忌惮的驱使雷电攻击,要不然光凭借九霄聚玄御雷真法那点雷电,一次攻击都不够。

  九霄宗的弟子,修习九霄聚玄御雷真法,实际上修习的只是驱雷之法,用雷电攻击还是要借助雷属性法器的。毕竟功法生成的雷电有限,樊瑞见陆旭一次攻击就放出这般多的雷电,自然吓了一跳,生怕他再来一次毁了他的雷公伞。

  “樊师兄竟然败了……”

  “这个陆旭修炼的是九霄聚玄御雷真法吧,怎么体内有这么多雷电,御雷之术上比樊瑞师弟还要高上一筹的样子“

  “是啊,他甚至没有借助法器,而是直接驱使雷电,啧啧……”

  “不过樊瑞师兄有雷公伞在手,竟然也这么快就败了,看来这位陆师弟,倒是有几分本事。”

  附近观战的众弟子在一阵目瞪口呆后,更是一阵窃窃私语,特别是一些金丹期的弟子,看向陆旭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慎重。

  而一旁的冷缺也对这个结果有些意外,用诧异目光重新审视了陆旭一番。

  樊瑞一招手,头顶雷公伞轰然闪烁几下,一敛之下撑开的伞叶合拢在一起,被其一把抓住,并收入储物袋中,而后一声不响的冲空中越长亭一拱手,便跳下了竞技场。

  越长亭对陆旭的取胜,也露出一丝意外之色,沉吟之后便说道:

  “可还有哪位弟子不服,可以继续向陆旭挑战。”

  而在见识了陆旭的实力之后,其他几位筑基期弟子自然没人再愿意上台挑战自讨没趣了,毕竟谁也不认为自己有信心打败拥有雷公伞的樊瑞。

  “既然没有人再挑战,那就这样确定了。这一次,冷缺和陆旭跟我跑上一趟吧。”越长亭见此,当即平静的宣布道。

  接着,他从空中一飞而下,便带着冷缺和陆旭离开了大殿。

  没过多久,一艘十余丈大小的紫色飞舟便载着三人飞离了松翠岛。

  “陆师弟是越来越让师兄我刮目相看了。”冷缺盘膝坐在飞舟后端,似笑非笑的看着同样盘坐一旁的陆旭,说道。

  “师兄过誉了,师弟侥幸而已。”陆旭谦逊的回道。

  冷缺嘿嘿一笑,显然不相信陆旭这般轻描淡写的说法,但也并没有追问什么。

  “对了,不知师兄可知道,越长老要带我们去何处比试?”陆旭忽然开口问道。

  “这个我也并不知晓,到时候你自会知道的。”冷缺如此说着,看了一眼独立在飞舟前端的越长亭后,便闭上了眼睛。

  陆旭见他不想多谈,便微微一笑,也闭目养神起来。

  越长亭带着二人,遁着深蓝海深处的某个方向一路飞驰,又飞行了长达半个月之久后,才来到了一处布满了密密麻麻山林的荒岛。

  陆旭一路观察,这荒岛极大,上面有一片巍峨险峻的阔大山脉,山林密布。

  飞舟行至一幽翠山谷上空时,站在飞舟最前端的越长亭突然手中法决一催,紫色飞舟骤然调转方向,往下方一落而下。

  “哈哈,越道友,你可总算来了,也真够磨蹭的。我等在此侯了一天才等到你。”三人刚从紫色飞舟上一跃而下,早在山谷之中等候的几人里,立刻走出了一个双眼狭长,眼神锐利的老者,一身月白色长衫,头戴铁冠,气息如渊。

  “吕道友说笑了,我等本就约定在今日,比试,不是我来的迟,而是阁下早到了一天。”越长亭袖袍一扬的收起了紫色飞舟,打了个哈哈的言道。

  冷缺和陆旭则默不作声的站立在越长亭身后。

  在前一日,越长亭也已经向他和冷缺提起过有关这次比试的一些事情,眼前的这个吕鸣乃是凌云剑斋的一脉长老,地位和九霄宗的各大山峰长老地位相当。

  陆旭看了铁冠老者一眼后,目光一转,向其身后诸人扫去。

  只见这处山谷之中还站了三人,其中一男一女两人。

  男子三十来岁模样,身材修长,双眉如剑,脸如刀削,一身月白色长袍,看起来俊朗之极。而那名女子也是一身白色衣衫,身材丰满,面容清秀,一头青丝挽了一个极为利落的发髻。

  二人身上的衣衫是典型的凌云剑斋制式服饰,意喻空灵出尘的月白色,袖口绣着一柄小剑。

  陆旭在藏经阁中也曾对凌云剑斋做过一番了解,知道其和九霄宗一样,乃是南极域的超级宗门之一,最是擅长剑修之道。

  还有一个却似乎不是凌云剑斋的人,大概四五十岁,身材极为高大,足有两米多高,身披一声黄色皮袍,一头金色的长发,两只大手有如蒲扇一般。

  以陆旭的强大神识,轻易便看出了两名凌云剑斋弟子的修为,那名男子是金丹期,而旁边的年轻女子是筑基期修士。

  但是这个金发中年人,身上气息丝毫不显,而如果用神识感知的话,却发现此人站立处仿佛没有任何的东西,应该是和越长亭,铁冠老者同级的元婴期存在。

  越长亭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金发中年人,目光也是一动。

  “来来,让在下先为越道友引荐一下,这位是深蓝海千岛盟的副盟主,聂道友。”铁冠老者呵呵一笑着说道。

  “在下千岛盟聂人王,今日受了吕鸣道友邀请,作为今次比试的评判之人。”金发中年人爽朗一笑,向着越长亭抱拳道。

  “原来是千岛盟聂道友,越某久闻大名。”越长亭闻言神色一动,当即面容一肃的回了一礼。

  陆旭见此,心中有一丝讶然。

  以越长亭和吕鸣的修为和身份,竟对这个金发中年人也是颇为客气的样子。

  有关千岛盟,陆旭倒也曾在一些典籍中读到过一些记载。

  据说千岛盟乃是深蓝海人族第一势力,由深蓝海上数千岛屿组成,虽然在传承上还不如九霄宗等宗门,但据说真正的实力并不比四大宗门逊色多少。

  并且千岛盟中据说也有化神期修士存在,一般情况之下,即使是四大宗门,也不愿得罪这千岛盟。

  “越道友言重了,在下今日不过是一中间之人,有幸见识两宗的神通交流,才是荣幸之至之事。”金发中年人微微一笑,谦逊的说道。

  “好了,咱们也不要在这互相恭维了。越道友,你我商定了今日于此比试三场,决定那紫鳞果果树的归属,你门下便是这两人参加?”铁冠老者见到二人热情的打着招呼,当即不耐之色一闪即逝,开口插话道。目光也向后面的陆旭二人身上一扫而过。

  “正是,你二人还不快快见过吕鸣道友。”越长亭也不多说,冲身后招了下手。

  “见过吕前辈!”陆旭,冷缺不敢怠慢,上前了一步微微躬身。

  “冷师侄修为已经到了金丹后期,估计快要进入假婴儿之境了吧,果然不愧是宋翊的高徒。这位师侄却是看着有些眼生,难道是越道友门下?”吕鸣似乎认识冷缺,上下打量了其一番,点点头后,随即又把目光落在了陆旭身上。

  “弟子陆旭,只是飞云峰普通弟子,还未拜师。”陆旭平静答道。

  “陆师侄的修为也到了筑基期大圆满境界,果然资质也是不凡。”铁冠老者不置可否的又说了两句,又把目光重新放到了冷缺身上。

  很明显,相对陆旭来说,这位凌云剑斋的元婴期强者还是对这位飞云峰宋长老门下大弟子更为在意的。

  陆旭却心中一凛,元婴期的强者果然目光锐利,他并没有动用丝毫法力,修为却被一眼看透。

  与此同时,他心有所感,微一转头,正好迎上了金发中年人微亮的目光。

  这位金发中年人见到陆旭望去,却朝着陆旭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眼睛里似乎有一点莫名的意味。

  陆旭心中一怔,不知对方是什么意思。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