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接连大战 3

第三百五十六章 接连大战 3

  陆旭冷笑一声,脚下黑色霞光一闪,整个人当即倒射而出,同时单手一掐剑诀,丈许长的银色剑芒便手中激射而出,在破空声中向蓝角老者一斩而去。

  老者见此,心中大怒,杀意不禁更胜了几分,眼见银色剑芒如电而至,却丝毫也不抵挡,只是体表浮现出一层细密的蓝色鳞片。

  一声金属般异响后。

  剑芒已然斩在了蓝角老者肩膀,却仿佛砍在了铁柱上一般被一弹而开,还原成一口银光闪动的小剑,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白痕,竟然连其鳞片也没有斩破丝毫。

  蓝角老者冷笑一声,五指一张,手上腾起一片浓密的蓝光,猛地向前一抓。

  “嗤嗤”的破空声一响。

  五道蓝芒从指尖喷射而出,一凝下,化作五道半圆形的光刃,眨眼间便到了陆旭跟前。

  陆虚瞳孔一缩,袖袍飞快一抖,顿时身前浮现出一片蓝色的针幕,顷刻间化作了十层蓝色针幕挡在了身前。

  “砰”“砰”“砰”“砰”……一连九声脆响!

  蓝色针幕被一连斩破了九道,已经呈现颓势的光刃击在第十层针幕上,针幕剧烈颤抖几下后,终于在五道光刃化为一阵荧光缓缓散去的同时,一并碎裂开来。

  蓝角老者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显然对一名筑基期修士能接连挡住他的攻击而颇觉不可思议。

  陆旭暗暗嘘了口气,心念急转之下,再次剑诀一变的操纵银色飞剑斩向蓝角老者。

  这一次他没有用威力宏大剑光,而是将飞剑化为一道狭长剑光,围着老者如电般穿梭,角度刁钻的刺向老者的双目,喉咙等薄弱之处。

  与此同时,他另一手则悄悄的摸向了手腕间的灵兽镯。

  蓝角老者虽然对这剑芒攻击毫无顾忌,但自然也不愿平白无故的以自身最薄弱处去承受飞剑攻击,双臂一阵格挡间,往前冲击的速度便是一缓。

  正在此时,两道金光一卷的从陆旭手腕处席卷而出,正是虚空猿,九劫雷龟两者,方一现身,便兵分两路的向蓝角老者两侧飞去。

  虚空猿只是身形一个闪动,便到了蓝角老者左侧,张口喷出一大蓬金丝,同时仰天大吼一声,身躯急剧变大,化为一头两三丈大小的巨猿,一对金色的拳头化为密密麻麻的拳影向老者轰了过去。

  蓝角老者此刻刚挥手击飞银色飞剑,体表蓝光一闪,便将击在身上的金丝一下震散,而后一声低喝,单手一动,竟快似闪电的没入拳影之中,五指只再一合,就一把抓住了一只金色的拳头。

  但就在这时,金色拳头骤然一个模糊,又凭空从老者手中消失,接着破空声一响,一只硕大的金色拳头赫然出现在了老者头颅后面,并无声无息的一捣而去。

  与此同时,九劫雷龟一张口喷出大片的耀眼雷光,瞬间遮住了蓝角老者的视线,而金色的龟壳上,密密麻麻的金色电弧骤然一个卷动,化为无数雷弧的一罩而去。

  蓝角老者眉头一皱,先是猛然一拳向后击出,将金色拳头一击而散,接着后身形一动向后激射而出。

  但就在这时,一道银色剑光一闪的斩在了老者肩头上,虽然无法破开其鳞片防御,也让他身形为之一个跌跄,接着右臂一紧,一下被无数金色雷弧缠了个结结实实。

  九劫雷龟大吼一声,身躯微微一颤,金色的龟壳上无数的神秘符文闪现,无数金色电弧化为一片大网,将蓝角老者缠的更加紧密起来。

  蓝角老者脸色一变,用力一挣竟然一时之间挣脱不出,身形稍微一动,就被雷弧弹射的浑身麻痹。蓝角老者顿时大急,身形一颤,体表细密的鳞片忽然一片片的竖起,却是想要施展什么秘术从金色雷弧中挣脱出来。

  正在此时,一道模糊人影无声无息的一下出现在蓝角老者的背后,随后银光一闪,人影身前骤然化出一口数丈大的凌厉剑影,气势如虹的重重斩向了老者背部,并猛然往下一拉。

  正是陆旭趁着虚空猿,九劫雷龟吸引了老者的注意力,悄然隐匿气息,潜伏了过来,并将全身法力注入银光剑中发出的一击。

  “轰”的一声巨响!

  蓝角老者的护体鳞片竟被一下斩破,同时背上留下了一道狭长的伤口,鲜血顿时从中浸了出来。

  蓝角老者只觉背后一阵刺痛,瞬间又惊又怒起来,其自从以一身护体鳞片的大成进阶金丹以来,几时受过如此伤害,况且对方还仅是一名筑基期后期的晚辈。

  他暴喝一声,体表细密的灵片瞬间变得锋利了起来,有如一根根利刃,将身上的金色电弧挤压的“吱吱”作响,再奋力一挣,猛地从中挣脱了出来。

  蓝角老者猛然一个转身,双眉倒竖的对着陆旭张口喷出一颗蓝色圆球。

  蓝色圆球如离弦之箭一般,带着一股恐怖之极的危险气息,瞬间向陆旭袭去。

  陆旭心中一凛,身躯猛地一震,一圈一圈闪烁着神秘符文的黑色霞光便出现在其身周,挡向了蓝色圆球。

  “嘭”的一声闷响!

  陆旭只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汹涌而来,全身如遭重锤一般身形陡然倒射出去,在半空连连数个翻滚,才堪堪停了下来,眼中已满是骇然之色。

  这一颗蓝色圆球冲击力之强,简直匪夷所思,要不是近年来他的元磁力障大进了一步,恐怕还真接不下来,就是这样还十分勉强。

  陆旭稳住身形后,定睛一看,这是才看清蓝色圆球的真实面目,竟是一颗旋转着的蓝色圆珠,此刻已经一飞而回,正蓝光闪烁的围着老者身躯盘旋不已。

  蓝色圆珠只是简简单单的盘旋在半空,但其所散发的灵力波动却是极为强烈。

  蓝角大汉见陆旭挡下这一击,也不禁轻咦一声。

  这蓝色圆珠攻击力之强,其是最清楚不过的,就是他自己也不一定能够抵挡的住,却没想到再次被这个筑基期小辈给防御了下来。

  蓝角老者目光一转,下一刻就落在了陆旭身前的黑色光晕上,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地的神情。

  突然。

  “呜”的一声,一个硕大的金色身影忽的飞到了老者背后,“嗤嗤”声中,无数的金色拳影爆射而出,正是变身之后的虚空猿。

  蓝角老者头也不回,“嗖”的一声催动身前圆珠,便是一把击出。

  虚空猿惨叫一声,顿时被圆珠打飞了出去。

  陆旭脸色一沉,再想要援手已是不及,好在瞬间通过神识确认虚空猿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尚无大碍后,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九劫雷龟也趁着老者打飞虚空猿的空挡,数道金色电弧再次弹射而出。

  蓝角大汉冷笑一声,单手抓住圆珠又掷了过去,比起那头猿猴,眼前的这个金龟更让他恼恨。

  结果就在此时,面前白色雾气一闪,一个丈许高的白色雾象挡在了九劫雷龟身前。

  “扑哧”一声,老者的圆珠连同他的手臂砸进了这个白色雾象体内,击出了一个大洞。

  蓝角老者微微一怔,惊讶的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白色雾象。

  却是陆旭不知何时悄然施展出龙象挪移功,凝结出一头雾象,并挡下了此击。

  九劫雷龟却趁机头颅一缩,躲进了龟壳之中,再一次激发出数道金色电弧缠住了蓝角老者的握住圆珠的手腕,同时又一头白色雾龙凝聚而出,数丈的身躯仿佛绳索般紧紧的抓住了老者身上。

  蓝角老者见到这一幕,脸色一寒,身躯一阵噼啪声响骤然粗了一圈,再猛地往后一震。

  “轰”的一声。

  白色雾龙体内骤然迸射出数枚蓝色鳞片,随即老者右臂在其身躯猛地一捣。

  白色雾龙身躯骤然溃散开来,哀鸣一声,重新化成了滚滚的白色雾气。

  就在老者想要再次激发鳞片,再将缠住左臂的电弧击散之时,心中却“咯噔”一下,一种危险之极的感觉骤然间浮现在了心头。

  他猛然一转首,顿时看见陆旭原先站立之处,体内忽的射出数百道银色剑气。这些剑气在半空中凝聚,只见银色符文一闪,郝然化为了一柄数丈长的银色巨剑。

  此巨剑只是一个盘旋后,剑身上的银色符文更是不停的闪烁,同时剑光忽然狂涨倍许之巨,再一个模糊后,就风驰电掣一般眨眼到了跟前,散发出冰森冷冽的一卷而来。

  蓝角老者只觉股毛骨悚然感觉就从心中狂涌而出,现在想躲闪也已经迟了,只能一声厉喝,脸上骤然浮现出道道蓝色诡异符文,同时身上细密的鳞片根根竖起,顷刻间将蓝角老者整个包裹了起来,化为了一个狰狞的鳞人,同时体内嘎嘣声一响,身躯再次狂涨一截,竟打算硬接此击。

  “噗”的一声!

  老者体表的蓝色鳞片竟无法阻挡巨剑分毫,一道银光一闪即逝,蓝色鳞片一阵剧烈闪烁过后骤然破碎开来,再次露出了老者**的肌肤,其手臂仍被金色电弧紧紧缠住。

  只是此刻,蓝角老者脸上的表情已然凝固,下一刻,一道璀璨的银色剑光出现在他的脖子上。

  “噗通”一声!

  老者头颅便一歪的滚落下来,面孔上仍然保留着无法相信的表情,同时一道血柱从无头尸体上冲天狂喷而出,并忽然一散后,一团蓝色光团现出的向远处激射而走。

  但是先前斩杀老者的银色巨剑只是一个翻卷,就将蓝色光团搅的粉碎,并从中隐约传出老者一声凄厉的惨叫,并瞬间嘎然而止。

  老者尸体后方不远处,银色剑光一敛之下,化为数百道银色剑气,噗的一声溃散了开来,化为点点的银色光点。

  刚刚他孤注一掷的将体内这些年储存的剑气全部激发,凝聚成了一道巨型剑气,出其不意之下,终于将蓝角老者一剑斩杀。

  这也是老者有些轻敌,自持防御力惊人,外加被虚空猿、九劫雷龟等物不断干扰下,这才让他轻易得手。

  否则这一击不中,自己也没有什么后手可用了,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这海族的蓝角老者,虽然只有金丹初期修为,但身为甚为妖族恐怕一般的金丹初期修士都不见得是其对手的。

  陆旭长舒了一口气后,单手一招,将虚空猿、九劫雷龟几碎星针等物全都一收而起,并又将老者的那颗蓝色圆珠及储物袋取出之后,挥手放出两团火球,将其尸体化为了灰烬。

  他做完这一切后,立即脚下黑色霞光一闪,往鸡冠岛飞去。

  半日之后,陆旭便已在路上换了一身青袍,而后回到了洞府中。并将有关蓝袍青年是是妖族的事情报告给了松翠岛。

  ……

  洞府密室之中,陆旭正盘膝坐在一块黄色蒲团之上。

  长长的舒了口气之后,他便从身旁的一个白色小瓶中倒出一颗青色丹药,并一吞而下。

  如此过了两个时辰后,陆旭接连两场大战所受的内伤总算恢复了过来,身上一些细小的伤口也正以飞速弥合着。

  他先前还担心除了那蓝角老者以外,仍会有其他蓝蛟族的人追踪身上的一缕精魂印记而来劫杀,结果没想到方一回到洞府中,体内蓝袍青年所留的那缕血线竟然已经消散不见,看来这种定位秘术的效果也只有半日之久。

  陆旭这才真大松了一口气。

  随后,陆旭并没有继续运功调息恢复法力,而是单手往怀中一拍,迫不及待的检查起了先前从蓝袍青年和蓝角老者身上夺取的一只储物贝壳一只储物袋来。

  他先是放出神识探进那只蓝袍青年的储物贝壳中一扫,脸上的表情渐渐惊喜起来。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