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神秘典籍

第三百五十七章 神秘典籍

  那蓝袍青年的储物贝壳中,赫然有四百多枚高阶灵石,足足四百万灵石,还有好几件极品法器。

  这些法器虽然品质不错,但显然都是需要修炼海族功法或者水属性的功法才能将其发挥到极致,对于目前的陆旭而言价值不高,除了找一个偏僻的坊市兑换成灵石以外,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除了这些,储物袋中还有一个蓝色小瓶,一本残破的淡金色典籍和一枚晶光濛濛的蓝色碎片。

  蓝色小瓶中,盛的是一些冰寒刺骨的液体,陆旭并不知其中是什么,只是隐约感觉到一股冰寒之气,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想来可能是蓝蛟族修士修炼功法所需之物。

  至于那蓝色碎片,似乎是什么物体破裂的碎片,只有巴掌般大小,上面铭印着古怪的符文,并不时反射出濛濛晶光,似乎也不是一件凡物。

  但是陆旭除了发现上面隐约有一丝玄妙气息在上面外,同样无法看出什么,将其一收而起后,又拿起了那本残破不堪的淡金色典籍。

  这本典籍已不知有多少年份,封面已经微微有些泛黄,且缺少了大部分,而且存在的这些纸业也不是连续的,而是掺杂在一起间隔缺失。

  陆旭心念一动的轻轻翻开一页,却见内页表面浮现一片濛濛金光,隐约有些淡金色文字飘动不已,似乎是被下了某种禁制的样子。

  陆旭再凝目细看之下,却惊讶的发现典籍上这些若隐若现的古怪繁琐文字。自己一个都不认识,似乎不像是南极域的文字,甚至不像是万灵世界的文字。

  结果,当他想再仔细看上一二时,骤然一片淡金色光霞从濛濛金光中扑面而来,接着双耳“嗡”的一声响起,下一刻便一阵头脑发胀、天晕地转之感,差点就要晕倒在地。

  他一惊之下,立即将典籍一合而起,而后单手一掐诀的调息了半盏茶工夫后,才有些缓过神来。

  他心里念头飞转,显然这本古怪典籍上的禁制也并不简单,便将其放于一边,道:“龙儿,你可知这上面是什么文字。”

  龙儿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才有些迟疑的道:“主人,我好像以前见过,但是又记不起来了……对,我以前肯定见多。”

  “哦,那算了,等你以后记起来再说吧。”陆旭摇了摇头道,这些年,龙儿一直在修复着龙神天宫的禁制,除非必要,已经很少出来指点他了,倒是令他颇为不习惯。

  随即,陆旭又翻起了那名蓝角老者的储物袋来。

  结果这名金丹期老者所留之物,却让陆旭有些大跌眼境,除了二十余枚高阶灵石以外,只有一件极品法器和数张符篆,与其金丹期修士的身份却是有些不符,除了那枚蓝色的圆珠,连多余的一件法宝都没有。

  除此之外,也有一本蓝色典籍,粗粗一看下,却是一本海族功法,但十分普通,可以从炼气期一直修炼到金丹初期的样子。

  他微微一摇头后,便将此典籍也放于一边……

  半盏茶工夫后,当陆旭将所有战利品大致清点了一番后,便又将注意力放到了那本破旧的淡金色典籍上来,赫然是想要尝试破除加持其上的禁制。

  破除此类禁制的方法有很多种,但若无法对症下药或是使用蛮力强行破除,往往会对被下禁制之物造成一定的损伤。

  就拿这本破旧典籍来说,柳陆旭是不顾后果的强行灌输大量法力至典籍之中,十有八,九便会使禁制爆裂开来,但这本典籍也会同时付之一炬。

  他略微请教了龙儿一番之后,便按照龙儿所说的,用一些相对稳妥的旁门手段,来尝试破解这本典籍上的禁制。

  陆旭先是小心翼翼的将典籍置于面前的一块青石之上并一打而开,而后法决一掐,一道青色火焰便从其指间渗出,在空中滴溜溜的一凝后便朝典籍飞扑而去。

  可是这道火焰方一接触典籍表面的禁制,便被淡金色霞光悉数吸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陆旭微微叹了口气,单手法决一变,一道银色的剑气从指尖一射而出,并在其控制之下,缓缓的接近典籍而去,似乎想要尝试将表面的淡金色霞光直接切开的样子。

  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银色的剑气尚未触碰到表面禁制,却在表面淡金色霞光骤然一闪下,被一弹而开,射向了密室另一侧的墙壁。

  “轰”的一声,墙壁上立时出现了一个指节粗细的窟窿。

  如此过了大半个时辰,再又尝试了几种方法无果后,陆旭眉头微皱,沉吟起来。

  看来此本典籍很是古怪,不是他现在有能力打开查看的,他当即重新将其收入储物镯之中,准备等以后进阶金丹期后,再尝试翻阅查看此典籍。

  ……

  与此同时,距离鸡冠岛不知多少万里之外的一片深海宫殿之中。

  蓝色宫殿屹立在深海中,四周到处都是游动的蓝色蛟龙,不时的激起一连串深海气泡。

  此处正是深蓝海蓝蛟一族的老巢所在。

  一座通体由幽寒晶体建造的宫殿中,一名一身蓝袍的独角中年男子,正战战兢兢的对着一间大门紧闭的密室。

  “回禀蓝啸老祖……宝库之中,族中一直珍藏的那本典籍,忽然不见了。”男子声音微颤的禀告道。

  “既然不见了,还不快去查。”一个阴冷的声音从独角男子四面八方传来。

  “属下查到,不久之前,老祖的嫡孙昂少主,曾进入此宝库中一次。”独角男子稍微顿了顿之后,惶恐的如实说道。

  “废物!”

  结果密室中忽然传出一声震怒后,一缕细不可闻的冰寒之气便透过密室门缝飘然而出,转眼沫入中年男子之内。

  “老祖……饶……”

  未等独角男子把话说完,“砰”的一声,他的整个身躯都化为了冰晶,并摔倒在地上化为了粉末。

  接着,密室中传出一个男子低沉的自语声。

  “昂儿还真是胡闹,那半本典籍可是族中祖传之物,并被种下了厉害禁制,就是我也打不开,也罢,等其回来后,我再亲自将其收回吧。‘

  ……

  半月之后,一座九霄宗在深蓝海建立的坊市中,坊市东侧街角的一家不起眼的炼制法器的商铺中。

  一名身着黑袍的中年男子正与另一名中年掌柜模样的人交谈着什么。

  “风道友,便是此法器,你看看里面有什么古怪。”中年黑袍男子边说边从手腕的储物镯中取出一杆蓝色的小旗。

  “杨道友手中的法器似乎是海族人炼制的,里面被祭炼了一些禁制,似乎只有修炼了特殊功法之人才能使用。”中年掌柜粗粗看了一下黑袍男子手上的蓝色小旗,眉头微皱的说道。

  “道友明鉴,在下也是偶然得到的这件法器,却发现使用不了。听闻风道友精通炼器之道,特地前来拜访。”中年黑袍男子轻叹一声,将蓝色小旗递于中年掌柜手中。

  中年掌柜接过蓝色小旗后,当即便仔细的观察起来。

  片刻后,他将蓝色小旗轻轻一抛而起,单手朝其虚空打出一道法决。蓝色小旗在空中蓝光一闪下,瞬间化为一杆一米多高的小旗。

  只见小旗表面散发出浓郁的水气,旗面的蓝色符文不停的闪烁。

  “啧啧,好东西啊,只要添加几样珍贵材料就能祭炼成法宝。道友想将这小旗上的特殊精致抹去……倒也不难,只要再花费些材料,重新炼制一番,再祭炼一番便可。这些材料本店也都有备货,只不过恐怕不会是一笔小数目。”中年掌柜沉吟片刻后,如此开口说道。

  “只要风道友能将这法器禁制修改好,需要多少灵石。尽管开口。”中年黑袍男子闻言面上露出一丝喜色,一拱手的说道。

  “修改费用约莫在一万灵石,其实道友要修改禁制是有些不划算的,一件极品法器也不过才几千灵石。这件法器虽然潜力极大,很有可能可以炼制成法宝,但其需要的其他几种材料,可是价值几十万灵石。道友确定要修复?”中年掌柜想了想后,便报了一个价。

  “在下对这件法器颇为感兴趣,故而还劳烦道友将其修复一下。”说罢,中年男子便从腰间掏出一枚高阶灵石交于中年掌柜。

  中年黑袍男子正是乔装至此的陆旭,在此前的几日里,他便已分别造访了其他的几家店铺,花费了十余万灵石将十一面洪水旗的精致分别进行了一番修改,而这一面就是最后一面。

  “既然如此,道友便请在此稍候,喝些灵茶,只需一至两个时辰,我便可将此法器禁制修该,交还于道友。”中年掌柜将灵石一收,轻笑一声的说道。

  紧接着,一名侍女便端着一杯茶走了过来,而中年掌柜则转身走向了店铺后方。

  陆旭当即在茶几一侧的木椅上坐下,淡淡的抿了一口灵茶后,便闭目养神起来。

  两个多时辰后,中年掌柜便依言再次回到了店铺大厅之中,手中拽着一面淡淡发光的蓝色小旗。

  “杨道友,此法器已经修改好,还请检查一二。”中年掌柜边说边将小旗轻轻一抛。

  一道蓝光闪过后,一面一米多高的小旗赫然出现在了两人身前。

  此小旗表面一阵蓝色水雾涌动,似乎顷刻间就可以放出无尽的洪水。

  “风道友果然技艺高超,此番还要多谢道友了。”陆旭当即大喜的抱拳称谢道。

  他一抬手,在蓝色小旗上打出一道法诀,再单手一掐法诀,便将其又化作一面迷你小旗的卷入袖袍之中。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