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海魂殿 9

第三百六十六章 海魂殿 9

  海魂殿之外的海面之上,此刻依然是一派人山人海的景象,人数比之海魂殿现世之时,更是多上了不少。

  正在此时,光圈通道外的一处海面的半空中,忽的亮起了两道蓝色的光团,光芒一散后,便现出了一白一蓝两个身影,并径直坠落而下。

  赫然正是方才历经苦战的白衣少年和海马族青年二人。

  白衣少年在被传出的瞬间,似乎恢复了一丝清明之色,在下坠过程中艰难的睁了睁眼,张口又吐出一口鲜血后,发现自己已被传送出了海魂殿后,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庆幸之色,而后“砰”的一声落入了海中,脖颈一歪的又昏厥了过去。

  而其身旁一同坠落的海马族青年,在出现的瞬间,仅存的一缕生机终于飘然而去,像死尸一样栽倒在了海中。

  “这……这人,不就是在第一日的时候,最先进入海魂殿的那个白鲨族的人吗?”

  “那个蓝衣男子好像是海族海马一族的人!”

  “啧啧,里面看来真是凶险万分呐,竟被打成这样,不死也废了吧。”

  围观中人中,立刻便有人认出了白衣少年和海马族青年,更有先前无法通过光圈通道,却依旧不甘心离去之人,开始幸灾乐祸起来。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白衣少年二人手臂之上,各自亮起一点蓝光,一闪之下,便如流星经天般往远处一飞而去。

  “是海魂殿法宝残片!”

  有人立刻惊呼出声,动作快的便已然纷纷腾空而起,动身径直追了过去。

  众人的注意力也顿时从白衣少年二人的身上,转移了开去。

  然而就在此刻,“砰”的几声闷响后,天空之中三道庞然之极的气息先后出现,接着三道遁光从附近虚空一闪而现,其中一道白虹和一道黑气一个模糊后,各自迅雷般的卷住了一枚海魂殿碎片。

  而第三股白光由于到的最晚,却是什么也没有捞到。

  下一刻,虚空之中泛起一阵水面波纹,一阵扭曲模糊过后,三道人影竟同时凭空浮现而出,呈现三角对峙之势。

  其中一人是一名全身恍如死尸般的青面男子,面部僵硬,一头干枯长发随便的披散在肩膀。

  另一人是一名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的样子,剑眉星目,一身月白色长袍,赫然是一个凌云剑斋的修士。

  这两人的手上都拿着一枚黯淡无光的海魂殿法宝镜片,互相冷冷凝望着。

  至于第三人却倒背双手,正是九霄宗飞云峰长老越长亭。

  本来想要去追碎片之人,见到如此阵势,当即纷纷悻悻然的纷纷落回到了原处……

  而附近原本喧哗的人群,也面面相觑的起来。

  “想不到凌云剑斋的季道友,九幽教的胡道友都来了,越某失敬了。”越长亭没能抢到海魂殿碎片,脸上却没有露出多少懊恼之色,显然养气功夫了得,朝二人微微一笑的说道。

  白衣男子和青面男子彼此看了一眼,眼中都闪过一丝忌惮之色,却也不愿失礼的对越长亭也各自回了一礼。

  “越道友也来了,莫不是也为了这海魂殿而来?”白衣男子如此的说道。

  “这个时候来到这里的人,哪个不是为了这海魂殿而来,难不成是特地千里迢迢来此凑热闹?”越长亭尚未开口,青面男子却冷笑一声的讥讽道。

  “胡道友所言即是,却不知三十年前在天空之城的赌石大会,是谁花了一千万灵石买了三块胚石,还犹自自夸自己是赌石高手,就当时来说,这人自然不能只算是凑热闹了。”白衣男子闻言也不生气,反而嘿嘿一声的说道。

  青面男子一听白衣男子这话,似乎被戳到了痛处一般,脸上徒然升起一股阴气,一股磅礴杀气顿时毫无遮拦的弥漫而出。

  白衣男子脸上依旧一片笑容,但身上一股庞大的剑意隐隐要透体而出。

  下一刻,两股宏大的气息,骤然在中间的空无人之处,猛然碰撞在了一起.

  一声闷响!

  虚空之中立刻出现无数细小的电芒乱窜,爆裂声接连不断,一道猛烈的气浪随即大起,向四下一卷散去。

  周围离得近的修士,顿时在气浪波及之下,再也无法站稳的东倒西歪起来。

  反应稍快者,还能忙不迭的远远飞开,跑的慢的,则早已双脚离地身不由己的往远处弹射开去。

  一旁的越长亭离得最近,不及防下,身形也是一阵晃颤,眉头一皱后,单手一捏法决,这才重新稳住了身形。

  这时,一道道剧烈气浪接连卷起,形成一股股无色气流,将白衣男子和青面男子一卷的包裹进了其中。

  两人身形在无色气流中模糊不清起来,在虚空中若隐若现的化为了两道淡淡影子。

  “好了,两位道友都是门内一脉长老,今日不惜抛下门中要务来到这偏远之地,总不会真想斗个你死我活吧。不如二位各退一步,静等着里面的弟子出来再说,以免伤了和气。”越长亭开口劝说道。

  白衣男子和青面男子不过是因为一些往年的嫌隙,才忍不住彼此讽刺几句。越长亭这一番劝说,到让他们正好借这个台阶。

  二者彼此冷哼一声,心照不宣的同时气息一收,顿时漫气机,气流一滞的纷纷消散开来。

  仅仅片刻工夫,元婴期修士所表现的强大,还是让围观众人瞠目结舌,不敢靠近分毫了。

  就在此时,九霄宗看热闹的樊瑞等人飞了过来,并一晃的,落在越长亭身旁。

  “弟子拜见越长老”樊瑞当即对越长亭俯身行了一礼,其身后几人也赶忙一躬。

  “嗯,起来吧,我正好有件事情想要问下你们。”越长亭点了点头一声,接着嘴唇微动下,用传音之术和樊瑞交流了起来。

  等樊瑞恭恭敬敬的回答完一切后,越长亭低头望了望海底的海魂殿,面露一丝沉吟之色。

  樊瑞及旁边几个九霄宗弟子见此,更加的一言不发,只是神色恭谨的站在一旁。

  白衣男子和青面男子看见越长亭一番鬼鬼祟祟的动作,各自冷笑一声,随后也纷纷将在此地的本门弟子召过来询问。

  在三人出现的同时,那白鲨族的中年人挥手打出一道白色光霞,一闪之下,便将不远处海面昏迷不醒的白衣少年卷了过来,并稳稳的落在了身下飞舟上。

  白鲨族中年人稍一打量了白衣少年一番,眉头微微皱起,单手一扬,一个白色玉珠便从袖中一飞而出,并一闪的悬于白衣少年胸口处。

  随后他单手掐诀的虚空一指,口中念念有词起来,白色玉珠顿时放出一道数色霞光,将白衣少年通体包裹其中,并从胸口往下的缓缓移去。

  与此同时,白衣少年体内响起一阵清脆的噼啪声响。

  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白衣少年体内原本断裂粉碎的骨头竟纷纷接上的重新愈合,而破碎的内脏也似乎以肉眼可见速度复原了。

  白色玉珠在白鲨族中年人的催动下,又分别在白衣少年的四肢分别走动了一圈。

  在白色霞光的修复下,白衣少年全身伤势顷刻间好了大半,并在微微呻吟了几声后,便缓缓恢复意识的醒转过来。

  白鲨族中年人见此,微微点了点头,法决一收,再一招之下,白色玉珠便光霞一敛的飞回袖中不见了踪影。

  白衣少年慢慢爬了起来,一脸欣喜的活动了下身体后,随即又想到自己竟被人打了出来,脸色不禁一沉,低声与中年人交流了起来。

  此时此刻,海魂殿中的争斗还在继续。

  自陆旭斩杀了第一个以前闯宫之人转化的魂士后,转眼又过了几日的功夫。

  在这期间,陆旭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不好,又接连碰到了两个厉害的魂士,每一个虽然都是筑基期大圆满的修为,但实力却都赫然达到了金丹期的水平。

  其中一人甚至隐隐已有了金丹中期的实力,让陆旭不得不召唤出虚空猿和九劫雷龟,三者联手,手段尽出下,才勉强将其斩杀掉。

  不过经此一役,他还是受了点轻伤,在吞服了一些丹药,今才完全恢复了元气。在疗完了伤之后,陆旭也不禁心中庆幸,没有碰到元婴期的魂兽以及金丹期的魂士,否则就只有逃命了。

  而进入这海魂殿的这段时间之中,各种长相奇异的魂兽,也让陆旭着实大大开了一番眼界,甚至遇到了不少都是典籍上都没有记载的古妖兽。

  这些妖兽攻击方式也是各式各样,除了一些肉身攻击及法术攻击外,还有一些颇为诡异的天赋神通及音波方面的攻击。

  若非陆旭如今法力深厚堪比金丹期修士,又有两个灵兽助战,说不定也会吃些大亏的。

  当然期间也碰到了几个进来的金丹期修士,陆旭也不与其多纠缠,一碰到立马就走。

  他连番苦战之下,身上同样积攒了大量的海魂珠。

  其中五道灵纹的海魂珠足有三枚之多,四道灵纹的海魂珠十多枚,三道灵纹的海魂珠三十余枚,至于最低等的一道和两道灵纹的海魂珠更是多达近百枚之多。

  他虽然不知这些海魂珠能多大幅度的增长元神,但陆旭自问比起一同进来之人,应该也不算少了。

  当然这种东西多多益善,陆旭自然在海魂殿消失之前,会继续多收集一些此珠的。

  ……

  不知多少天后,某处大厅之中,虚空中一道银色剑芒由下及上的一挑,一只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高达数丈的怪兽,骤然间被一劈为二,两半身子轰然倒在了地上,身上诡异的灵纹狂闪,留下了一枚四道灵纹的海魂珠。

  陆旭一闪而现,面无表情的收回飞剑,并拾了珠子,稍一打量便收入了储物镯中。

  正当他要推开一侧大门,想要进入下一座大厅之时,忽的听闻门外呼啸的劲风声传了过来,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仿若奔雷般的阵阵龙吟声。

  陆旭眉头微皱之下,身体一个闪动,便出现在了十余丈的半空之中。

  与此同时,下方“轰”的一声,大门一下被撞的粉碎,两道人影随之激射而入。

  陆旭目光一凝的往前方望去,心中顿时一怔。

  “是你!”

  “是你?”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