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六十九章 海魂殿 12

第三百六十九章 海魂殿 12

  眼见十二道蓝色长河被一一斩碎,甄袖儿不禁长出了一口气,但随即又瞪大了眼睛。

  只见破碎的长河凝聚在一起,化作滚滚的洪水瞬间将她淹没,等回过神来,她已经处于了一个封闭的洪水空间之中

  陆旭看着被洪水旗困住的甄袖儿,心念一动下,单手悄然一抚手腕的灵兽镯,顿时两道金光一卷而出,并飞快的往洪水空间激射而去!

  随着被无边的洪水禁锢之后,甄袖儿心中一紧之下,身形一晃,顿时抱剑守心,催动奕剑明心防备陆旭的下一步攻击。

  下一刻,身前的金色飞剑发出一阵清鸣,随即甄袖儿就看到扑面而来的两道金光,脸上再次便是一变。

  金光闪闪之中赫然正是虚空猿和九劫雷龟,伴随而至的是两股不下于筑基后期的强大气息!

  左手边一团金光之中,虚空猿迅疾无比的先于九劫雷龟一冲而出,仰天咆哮一声,瞬间化为数丈大小的巨猿,张口一喷便射出数十道细密金丝。

  而右手边九劫雷龟,也是不甘落后的龟甲上金色符文一闪,金色的电弧激射而出,气势丝毫不弱于虚空猿。

  甄袖儿脸色一变,翻手取出一张黄色符篆,一把捏碎开来化作一道护罩将自己笼罩其中,同时手中金色飞剑一个翻转,再次弹射出数十道淡金色的剑气,迎向了已然到达跟前的金丝和电弧。

  一阵金属摩擦和雷电轰鸣的刺耳声音传出。

  剑气金丝交织之下,金色电弧纷纷一闪的溃散开来!

  甄袖儿见此,剑诀一变,余下金色剑气一凝的化作一道数丈大小的剑影,毫不停留的朝虚空猿砍去!

  虚空猿大吼一声,身上金色毛发根根竖起,竟是不闪不避的凭借肉身,径直迎上了剑影。

  “砰”的一声!

  虚空猿与剑影方一接触,就在一股巨力之下径直倒飞出去。

  甄袖儿双目顿时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在其飞剑术之下。这虚空猿身躯上竟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白痕,竟似乎全然没有受伤的样子!

  就在这片刻工夫,九劫雷龟已然而至,其只是一个模糊,龟甲上神秘的金色符文闪动中,漫天金色电弧一卷而出,就将甄袖儿隔着护罩包裹了个严严实实。

  而陆旭更是一个闪动后,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甄袖儿上空,双手一掐诀,身周一圈一圈的元磁霞光浮现而出,当即附近点点黑色符文闪动,瞬间将周围都笼罩在元磁力场之中。

  接着一阵龙吟象嗷蓦然传出,陆旭身上滚滚白色雾气冲天一凝后,就同时幻化出了三头青焰雾龙和三头青焰雾象,接着其手中法诀一动,三龙三象就暴雨般的向下方席卷而去……

  几个呼吸过后,海魂殿上方某处空地上空,蓝色光芒一闪,露出了甄袖儿的身影来。

  只是其此刻双目紧闭,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身周伴随着一柄金色飞剑,清秀的脸颊上也是苍白如纸,方一出现,便径直往下坠落而去。

  “甄师侄!”

  凌云剑斋的白衣男子见此情形一愣,但马上反应过来袖袍一扬,一道白色光霞顿时化为匹练般的一卷而出,将甄袖儿身躯一个缠绕之下,就一收而回的轻轻落于身边空地上。

  他双目一扫的打量过后,眉头微微皱起,二话不说的取出一颗丹药,开始治愈甄袖儿身上的伤来。

  不远处,九幽教的青面男子,正一脸阴沉似水的负手而立,而其身边,绿袍青年躺在他身旁,断掉的双腿已经被接了上去。

  然而这两名元婴期强者所看好的后辈弟子,竟几乎一前一后的而出的一幕,让另一边九霄宗的越长亭、天魔宗的幽姓中年人以及在场的众多修士此刻,都不禁目瞪口呆起来。

  ……

  时间飞快流逝,离海魂殿关闭的日子转眼间只剩下五天。

  最近一段时间内,陆旭又在一些大厅中斩杀了几头魂兽,时至今日,这些残余的魂兽甚至都有金丹初中期的实力,有些身上还有些伤痕,可能是先前与其他修士战斗所留下的。这让陆旭不禁有些纳闷,按照他看到的情况,每一次海魂殿现世低级的魂兽几乎会被斩杀一空,但下一次现世的时候又会重新出现,海魂殿是怎么补充低级魂兽的呢?

  不过让陆旭颇为欣喜的是,每每杀死这些高级魂兽之后,凝聚的海魂珠都比较高级。

  这让他储物镯中的海魂珠数量赫然达到了三百颗之多,其中五道灵纹也有近十颗了,不过六道灵纹的就只有一颗。

  这一日,当陆旭在一间大厅中,如往常一样击杀了一头金丹初期的海鲨模样魂兽后,眼神一瞥之下,骤然发现大厅东侧的石门与往常略有一些不同,石门表面赫然被一片密密麻麻的诡异灵纹所覆盖。

  他心念一动之下,当即缓步走了过去,稍一犹豫过后,便直接推门而入。

  下一刻,眼前一幕却让他大吃一惊!

  这间大厅之中的景色,与先前截然不同。

  先前大厅除了魂兽和魂士之外,大多都是空空如也,而大厅的面积似乎与所遇到的对手实力有关,对方实力越强,大厅则会越发宽敞。

  但眼前此间大厅,或者说是空间,却是广大无比,好似直接出了海魂殿,到了海底一般,到处都是是深蓝色的海水。

  而且这好似海底的空间地面也不再是石板,而是淤泥和石块。在入眼处一侧有一块开阔的平地,平地前方似乎是一片茂密的海藻林,而另一侧则是几座延绵的深海山峰,无边无际,甚至陆旭都能看到几只深海妖兽在游动,让陆旭不禁有一种已经置身于海魂殿外的错觉。

  “这莫非就是海魂殿补充魂兽的来源。”看着这不知从何处出现的几只海兽,陆旭喃喃的道,稍一定神,当即一掐法决的腾空而起,飞在了一座矮小的海山上,仔细打量起了周围一切。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阵破空声传来,隐约有白光闪烁不定。

  他心念一转之下,当即从山顶上一跃而下,略加施展了隐匿术,便往白光方向悄悄遁行过去。

  片刻后,他来到了另一座稍高些的海底山峰之上,双目一眯,这才看清了情况。

  只见里许之外,一白一红两道遁光,正在一大片珊瑚上空一前一后追逐着。

  前面白光之中,隐约有一个熟悉的婀娜身影,陆旭细看之下,不禁意外的自语了一句“竟然是她”。

  后方红光骤然一闪的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便出现在了白色遁光前面,并现出一名面无表情,身穿血色长袍的中年人身影,并手持一柄血红色的长剑。

  前面遁光显然没有预料到此幕,顿时一顿之下,也露出了一名面色难看的女子身影,竟正是先前陆旭遇到的那名白鲨族的少女,并且袖子一扬,一把泛着白光的透明短剑一射而出。

  接着白衣少女,双手法决连连变化,接二连三的打出数道法决,短剑在虚空中不停的颤动起来,表面灵纹闪动不停。

  一阵响彻天际的长吟声传来!

  短剑白光狂闪一下后,竟幻化成一条白森森的漓龙,长约十几丈,身体表面晶莹的鳞片折射出刺目的光霞,两只眼睛中碧绿色精光不停流转,四只巨爪则呈弯钩状,看起来无比犀利。

  “去!”

  一声娇叱,朝血袍中年人便是虚空一指。

  白色漓龙在空中一个盘旋后,便口吐白色气焰的朝血袍中年人一扑而去。

  血袍中年人见此,却是丝毫没有躲闪之意,只是手中的一口血色长剑看似随意的轻轻一抖,一道血色剑光一卷而出。

  任凭对面漓龙狂吐白焰和疯狂躲避,剑光却只是一个模糊,就令人难以置信的劈到了其头颅上。

  “轰”的一声。

  白色漓龙一声哀鸣,身体上鳞甲便在血色剑光卷动中寸寸碎裂开来,竟重新还原成了短剑模样。

  白衣少女不由脸色一沉,单手一招,短剑便白光一闪的飞回了其手中。

  陆旭见此情形,却心中一惊。

  他看的分明,飞回少女手中的那道白光分明是一件法宝,而这白衣少女的修为明明只有筑基期大圆满。

  怎么回事,最近怎么尽碰到不可思议的事,这个世界太疯狂,什么时候筑基期的修士也可以催动法宝了,什么时候筑基期的剑修可以施展人剑合一了……

  而血袍中年人只是随意一剑,便将其所化漓龙斩的粉碎,实力之强也未免太恐怖了一点。

  陆旭正在骇然,还没想好是退是走之时,血袍中年人却足踩虚空的向白裙少女缓缓走去,同时一股难以名言的气势,毫不客气的一卷而来。

  白裙少女冷哼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面铭印龙形图案的晶莹小盾,轻轻一抛下,瞬间化作丈许之大,挡在了身前。

  随之晶莹盾牌光芒大盛下,表面骤然浮现出一圈圈的琉璃色纹阵,无数晶莹的神秘符文闪现,并从中骤然传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声。

  巨盾上,无数的神秘灵纹齐刷刷的亮起,晶莹符文一闪后,凝聚成一条两丈许长的白色蛟龙,恶狠狠的直扑向对面而去。

  与此同时,白裙少女手腕一抖,竟然将此盾紧随蛟龙的冲对面一抛而去,刹那间白光万道,声势好不惊人。

  但血袍中年人,却只是面无表情手中长剑一动,竟又劈出一道血色剑光去,并且一个模糊后,竟然又结结实实的斩在了蛟龙头颅上。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