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七十章 海魂殿 13

第三百七十章 海魂殿 13

  “轰”的一声!。

  陆旭只觉双耳一震,尚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时,天崩地裂般的爆裂声便狂注而入头颅中,心神一晃之下,双眼更被不远处的爆裂而开的刺目霞光,给闪的下意识一闭。

  待他再次睁开双目,目光一凝的重新看清楚一切的时候,前方虚空中,一团白光正向其所在激射而来,里面白衣少女香汗淋淋,一副夺路而逃的模样,而其身后,血袍中年人却一步十几丈远的紧跟而来,不慌不忙的样子。

  在二者身后的仍然翻滚不定的白色光团中,那件晶莹盾牌,赫然已被一斩为二,化作两片悬浮在虚空中了。

  二人一追一逃,片刻便穿过了那片开阔平地,离陆旭所在海底山峰不远了。

  陆旭见此,眉头微微一皱,照这个趋势,白衣少女似乎便要将此人引至自己这里了。

  他可不想无故硬拼此等恐怖的魂士,看其修为至少是元婴期强者,当即一催法决,便要打算偷偷溜之大吉。

  然而陆旭只是身形微微一动的刚腾空而起,白裙少女却忽然强行一扭身躯,单手一挥,手中短剑竟再次幻化出一条白森森的漓龙,向后方飞扑过去。

  后面血袍中年人,又是一剑,就将漓龙再次一劈而碎。

  这时,白裙少女却突然单手一掐诀,在空中微微一转方向,竟流星赶月般的直奔陆旭所在激射而来,速度比先前一下快了倍许以上。

  见此情形,陆旭不禁目瞪口呆,心中忍不住大骂:“这个小娘皮。”

  如今距离海魂殿关闭只剩下五天,只要这五天相安无事,以自己目前手上所得海魂珠,至少可以将他的元神增强一大截。

  而他若是此时被踢出海魂殿,自然是绝不能接受的事情。

  陆旭手中当即双手一掐诀,一股浓郁的元磁霞光浮现在脚底,当中夹杂这一道道纤细的金色电弧,同时一阵龙吟象嗷后,其身上骤然白色雾气滚滚而出,然后一个模糊后,就化为一道淡淡的虚影往一侧激射而去了。

  不过就在这时,其身后却传来了白裙少女轻笑声音:

  “陆兄还真是铁石心肠,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竟然就想这般舍人家而去!”

  话音刚落,后面的血袍中年人忽然身形一个模糊,赫然就已经追到了离白裙少女身后数丈远处,并一抬手,又一道血色剑光劈斩而开。

  白裙少女却袖子一抖,蓦然从袖中接连抛出数件法器,并二话不说的一掐法决。

  “砰”“砰”“砰”……数声炸裂声接连传来。

  其后方虚空中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狂卷而起,血色剑光在数件法器的自爆之中当即被硬生生抵挡下来,血袍中年人也被逼的身形微微一滞。

  同一时间,白衣少女单手一掐诀,一条白色漓龙虚影在其头顶闪现而出,然后白光大放后,其身影就在其中一闪的消失不见。

  下一刻,陆旭只觉身旁处波动一起,白光一亮后,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就从中浮现而出,赫然是原本应该还在数十丈远外的白裙少女。

  也不知这个白裙少女用何种手段,竟然直接瞬移到了其旁边,并冲陆旭嫣然一笑:

  “陆兄,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还真是缘分不浅。”

  “你以为我想跟你见面啊,屁的缘分。”陆旭暗自大骂一声,脸色极为难看。

  血袍中年人只是似缓实疾的几个晃动下,就诡异的出现在二人身后十余丈外出,并且未等陆旭开口。持剑之手只是微微一抬,又一道十余丈长的血光闪闪剑气就一卷而出,声势好不惊人。

  陆旭倒也反应够快,几乎在后面剑光出现的同时。身形骤然间倒射而出,同时袖袍一抖,银色飞剑已然握于手中,并法力猛地狂注而入后便脱手而出,化作一道五六丈大小的银光,迎了上去。

  而他自己,却骤然化作一道团黑光的往远处激射而去。

  在身后虚空中,血色与银色剑光交织缠斗在了一起,不时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一旁的白衣少女见状,眉头微微舒展,同样化作一道白色遁光,紧随陆旭而去。

  而这时,银色剑光一声哀鸣,就被血光一卷的撕裂而开,并一声哀鸣的重新化为一柄小剑的向陆旭激射而去了。

  陆旭心神相联之下,当即心中又是一凛,袖子一抖,就将银色小剑重新收到了大袖中。

  仅仅这简单的一番交手,陆旭赫然发现血袍中年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许多。

  这血袍中年人看似只有元婴期初期,但真正实力比九霄宗的越长亭长老恐怕要强上了倍许以上。

  更要命的是,这血袍中年人还是一名剑修,修炼的也不知道是何种剑道神通,每一道看似简简单单挥剑放出的剑光,却是凝实无比,无坚不摧。

  刚才一剑,他虽然匆忙之间只使出七八成五行剑诀的威力,但这般轻易的就被对方破去,仍有些大出奇预料之外。幸好其遁速似乎并没有全部施展出来,否则以元婴期剑修的御剑飞行之术,二人恐怕早就被追上了。

  就在这时,血袍中年人同样腾空而起,紧追不舍的同时,又是默默的一剑斩下,一道血色剑光当即以比先前更快上几分的速度,朝陆旭二人席卷而来,几息过后便出现在了他们身后处。

  陆旭觉身躯微微一沉,身后就传来一种避无可避的强大压迫感,心念急转之下,一咬牙的的一个转身过来,并双臂猛然一晃。

  他顿时体表白色雾气滚滚的冲天而起,同时身躯之上黑色符文若隐若现,一圈一圈的元磁霞光也随之层层浮现出来,身前三头青焰雾龙与三头青焰雾象也凝聚而出,迎上了呼啸而至的血色剑光。

  “轰”“轰“的两声巨响!

  元磁霞光在那三头青焰雾龙和三头青焰雾象的加持下变得凝重无比,一击中血色剑光后,竟暂时相持不下起来。

  陆旭见此,再次拼命的催动体内法力,双手巨力一催,并一托之下,才堪堪将锋锐血光硬生生的改变了些许方向,朝另一侧虚空中飞去。

  与此同时,陆旭双手一震,一股庞然巨力隔空从击飞的血色剑光中传来,当即身上元磁霞光和六头青焰龙象却纷纷爆裂而开,顿时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更让他脸色一变的是,其同时体内一阵气血翻涌,七经八脉内诡异的一阵刺痛,显然若是再强行接连接下第二道剑光的话,恐怕真要负重伤了。

  没想到,这血袍中年人的剑修神通竟然厉害到此种地步,这也真亏得白裙少女先前竟然能够毫发无伤逃到现在,还未被踢出海魂殿去。

  而就在陆旭与血色剑芒交锋的这片刻工夫,白裙少女所化白色遁光已经遁出了三十多丈远距离。

  看来这白裙少女本就抱着将陆旭牵扯其中,自己逃之夭夭的打算。

  陆旭心念一动,毫不犹豫的从腰间飞快取出一枚疗伤丹药一吞而下后,便脚下元磁霞光一闪,使出磁遁之术,化作一道黑芒的紧随其后飞遁而出。

  说来这也是无奈之举,一般情况下剑修的御剑飞行之术最是快速,而此时自己的银光剑受损,只能依靠磁遁数希望能有一线生机从此人手中逃脱。

  血袍中年人依旧化不慌不忙的紧跟在后方,突然毫无征兆的手中剑光一颤,竟朝前面的白裙少女又是隔空一斩。

  陆旭神识一扫之下,不禁暗松一口气,手中已经扣住的十二面洪水旗当即微微一松。

  而白裙少女虽然遁速极快,也比陆旭远了数十丈距离,但血色剑光速度之快也是远超乎其想象,只是一个模糊呼,便诡异的出现在白裙少女身后近在咫尺之处。

  白裙少女自然也感应到背后剑光的出现,虽然一百二十分的不情愿,也只能遁光一顿,强行扭过身躯,急忙袖子一挥,一叠蓝光蒙蒙的符篆纷纷一射而出。

  蓝色符篆在触碰剑光之时,纷纷炸裂开来,化作点点蓝光消失不见。

  而这一耽搁,陆旭已然追了上来,几乎便与白裙少女并肩而行了。

  “陆兄竟硬生生的接下此人一剑,果然实力非凡。”白裙少女看了一眼一旁的陆旭,忽然传音说道。

  “陆某原先只是无意间陆过此处,现在拜姑娘所赐,也不得不一路逃跑了。”陆旭冷哼了一声,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小女子本无意牵扯陆兄,只是当时情况危急万分,还望陆兄见谅。眼下我二人同舟共济,或许能从中寻找逃脱良机,不知陆兄意下如何?”白裙少女闻言,却“咯咯”一笑的说道。

  陆旭听了这话,心中一动,却并没有马上答应,同样一催法决,加下元磁霞光一盛,遁速当即快了几分,传音道:“龙儿,有什么好办法能摆脱后面那魂士的追击吗。”

  “主人,这魂士生前乃是一个元婴期修士,虽然现在实力十不存一,但也不是主人能够对付的,如今之计只有学旁边这人的办法,祸水东引了。”龙儿道。

  “怎么祸水东引?”陆旭眉头一皱道。

  “主人莫非忘了,这海魂殿里可是进来了不少的金丹期修士,如果将那些人牵扯进来,或可浑水摸鱼,逃之夭夭。”龙儿嘻嘻一笑道。

  在陆旭与龙儿交流的时候,那白裙少女见陆旭没有回答,也没有马上催促意思,而是一催法决跟了上来。

  就这般,二人在绵延的海底之中一路遁逃了了一盏茶功夫,而身后的一座座海底山峰则被一道道血色剑光一斩而毁。

  任凭二人如何施法加速,血袍中年人却如跗骨之蛆般的紧紧跟着不放。

  期间白裙少女曾多次放出白色短剑化作漓龙加以抵挡,但仍旧只能稍稍让身后的血袍中年人遁速微微一缓,片刻后便又追了上来。

  陆旭则使用磁遁之术,边遁逃边尝试催动洪水旗,企图将血袍中年人困于洪水阵之中,但洪水阵还未成型便被血袍中年人手中血光一闪的一斩而破。

  此外,他也曾催动龙象挪移功,可是白色雾气所化的青焰雾龙与青焰雾象也如白裙少女手中短剑所化白色漓龙一般,根本无法挡下血袍中年人的剑光分毫。

  在二人再遁逃出约有几十里后,赫然来到了绵延的山地山脉尽头。

  眼前突然景色一变,是一道深深的海底深涧,一样望去,仿佛海底被一分为二一般,里面一片黑蒙蒙的看不清具体情况。

  此刻若是继续往前遁逃,万一深涧里面也有什么危险怎么办。

  陆旭稍一犹豫过后,就两手掐诀,从九劫雷龟身上抽取了一部分雷电,随即脚下金色电弧一闪,遁速再一次加快了几分。

  白裙少女美眸之中晶光微闪,再一次召唤出白色漓龙虚影,遁光竟然仍能紧紧跟上陆旭不放。

  而血袍中年人几个大步迈出后,竟然又一次经迫近到二人身后二十十丈处了。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