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海魂殿 14

第三百七十一章 海魂殿 14

  “陆兄,我有一计或可摆脱此人,但需要你设法拖住其片刻工夫……”白裙少女蓦然唇齿微动,向陆旭传音了过来。

  陆旭听完后,略一沉吟,就微微点了点头。现在还看不到别的外来修士的身影,无法祸水东引,再这么下去的话恐怕就要被追上了。

  白裙少女见陆旭同意,当即放慢了遁速,同时一摸手腕上遗传一串晶莹的手链,一缕白色霞光一卷而出,瞬间化作一只迷你的白色双翼小蛇的轻轻停于其指尖。

  此小蛇只有寸许之大,通体晶莹剔透,背身一对近乎透明的肉翼,白色的灵纹清晰可见。

  白裙少女单手轻轻一扬,此迷你翼蛇双翼一展,便飞快的朝陆旭飞去,并停在了陆旭肩头。

  而陆旭神色一动,当即一个转身,同时一抚手腕上的灵兽镯,两道金光一卷而出,虚空猿与九劫雷龟浮现而出。

  他只是一声吩咐,二者便又化作两道金光朝血袍中年人方向激射而去,自己则带着迷你翼蛇,再次向前方破空而去,同时放出强大神识,注意着身后的一举一动。

  按照的计划,先由陆旭派出灵兽配合她尽可能拖延血袍中年人一段时间,让陆旭带着翼蛇尽可能的逃脱。

  而一旦不敌之后,她便引着血袍中年人往另一侧方向飞去,然后再借助翼蛇的撕裂空间的秘术,同样从容逃走。

  几个呼吸工夫过后,化为十余丈巨大的金色虚空猿,已经挥动着一对巨拳的扑了上去。

  九劫雷龟也身形一个模糊,骤然幻化数丈大小,龟甲之上金色符文狂闪不已。

  白裙少女更是单手一扬,手中短剑就再次化为白色漓龙的一卷而出。

  这也是此短剑乃是一件法宝,换做一般极品法器的话,先前几击恐怕就早灵性大失,不堪使用了。她也是借助族中的血脉秘术,才能短暂的驱使法宝对敌。

  血光一闪,一道剑光就从对面再次一斩而开,不但瞬间间白色漓龙一击而碎,更是一闪的直接冲白裙少女洞穿而去。

  而就在这时,虚空猿体表金发毛发根根竖起,一只巨拳化作四五丈大小的冲血色剑光虚空一砸而下。

  “砰”的一声。

  血光一闪下,虚空猿当即被一股巨力掀飞了出去,巨拳之上顿时出现了一道丈许深的伤口,隐约还散发出血色的光晕。

  但此道剑光总算被勉强挡了下来。

  这时,九劫雷龟背上金色符文几个闪动后,也已经悄然的出现在了血袍中年人四周,一阵雷鸣声后,密密麻麻的金色电弧弹射而出。

  血袍中年人身形只是一晃,当即密密麻麻的血色剑丝,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霎那间,金色电弧被寸寸切断,爆炸开来,其中更是有数道剑光斩到九劫雷龟身上。

  九劫雷龟蓦地将头颅往龟甲中一缩,龟背上金色符文狂闪,这勉强挡下这几道剑光,但身上的气息也已经虚弱不堪,随即金光一闪的,直接往陆旭方向飞速逃去。

  这时,血袍中年人又一抬手,血色长剑脱手而出,瞬间化作十几丈大虚影,表面血色灵纹狂闪不停,便朝虚空猿方向虚空一斩而去。

  虚空猿见此情形,体表金光一闪,就消失在虚空之中,让血色虚影斩到了空处。

  “快回来。”

  百余丈外的陆旭见虚空猿使出了空间天赋神通躲过了这一击,这才松了口气。但心知此时的虚空猿空间神通只得皮毛,难说能不能躲过下一击,急忙用神识感应吩咐道。

  就在这时,虚空猿忽的在虚空某处浮现而出,所在之处血色剑光冲天而起。

  好在旁边白裙少女,一咬牙,手腕一抖后,当即狂劈出十几道白森森剑光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白红两色剑光剧烈的撞击起来,引起了虚空中剧烈的气浪波动。

  白裙少女依仗短剑所化剑光,向后飞射而出十余丈总算毫发未伤。

  而虚空猿身上金光一闪后,身躯蓦地变为了巴掌大小,并虚空一阵扭曲的飞驰远去。

  但虚空猿接到陆旭吩咐,虽然迅速躲避了开来,但仍被血色剑光所释放的剑气波及,体表几十道深浅不一的伤痕,已无法继续再战。

  虚空猿及九劫雷龟两头不下于筑基期后期修为的灵兽,竟在血袍中年人面前都走不过一招,几个呼吸工夫,便双双败下阵来。

  在血袍中年人要有下一步动作之时,一条十几丈长的白色漓龙破空而至,赫然是白裙少女再一次出手了。

  此漓龙只是一张口,漫天白色火焰从口中接连喷发而出,一时间周围一阵奇寒狂卷而出,气势汹汹的冲血袍中年人一压而去……

  陆旭刚将虚空猿、九劫雷龟收好,就听到身后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目光飞快往后一扫后,就看到白裙少女赫然已经引着血袍中年人,往相反方向激射而去。

  他轻吐一口气后,速度不变的继续朝前方激射而去,转眼间便已距血袍中年人二百多丈远了。

  而片刻后,当血袍中年人再次追上白裙少女,并将手中血色长剑缓缓抬起的时候。

  前面白裙少女,心中心中顿时浮现一丝危险之极的感觉,玉容一变后,当即贝齿一咬下,袖袍一抖的朝其祭出两件法器,身形往后暴退,同时双目之中晶芒闪烁不停起来。

  数百丈外陆旭身边,那只翼蛇顿时也散发出一圈圈的空间光波。

  “轰”“轰”两声。

  两件法器自爆也只是将对面斩来的血色剑光略一阻挡。

  但这时,白裙少女两手飞快掐诀,身前一阵空间扭曲。

  刹那间,白裙少女身形只是一个模糊起来,便在血色剑光堪堪抵达之前,骤然一闪的消失了。

  同一时间,陆旭身旁的白色翼蛇忽的张口吐出一道白光,白光所在虚空之中一个脸色苍白如纸的白衣少女闪现而出。而那吐出白光的翼蛇此刻已经虚弱不堪,身上只有一丝生气。

  显然原先的计划并没有成功,此刻距离陆旭放出灵兽不过十息不到的工夫,而陆旭也仅仅飞遁出四百多丈距离而已。

  此种距离,对于摆脱血袍中年人仍然不太可能。

  果然,血袍中年人毫不犹豫的一个掉头,已然再次化向一道血光朝两人追来。

  两人相视一阵苦笑,当即催动法力,朝前方继续飞遁而去。

  就这样,陆旭和白裙少女在血袍中年人恐怖之极的实力压迫之下,一路夺命而逃起来。

  一路上,二人只得不断的通过灵石与丹药补给法力,对于偶尔碰到其他一些魂兽,低级的就随手一击斩杀,甚至连捡起海魂珠的机会都没有。

  对于碰到的一些金丹期的魂兽,则随手抛出几件法器其自爆,以方便自己逃脱。

  好在这些魂兽虽然修为不弱,但遁速与二人想比,却是慢上不少,没过多久便可轻易甩脱了。

  再次过程中二人也碰到了数个外来修士,其中还有三个金丹期修士,但俱都不是血袍中年人一剑之敌。最多的时候,陆旭所在的逃遁队伍足有十多个人,但三天时间过去了,只剩下了陆旭与白裙少女,其余人全都被血袍中年人一剑斩杀,就连三个金丹期修士也不例外。

  而更令人的吃惊的是,这片好似海底一般的空间仿佛真的无穷无尽一般,竟始终没有飞到尽头之处,见到其他大厅石门。

  血袍中年人则不紧不慢的跟在二人身后,一直保持着几十丈的距离,偶尔隔空斩出的几道剑光,就让二人大为的手忙脚乱一番。

  陆旭此时暗自叫苦不迭,储物镯中几十余件法器三日之内竟只剩下寥寥数件,不知还要一路逃到什么时候。

  如此一追二逃的情况,转眼间就持续了一整天。

  一片硕大的珊瑚林之中,陆旭二人所化遁光正在珊瑚中穿梭,身后一道道血色剑芒紧追其后,不时传来“砰砰”的爆裂之声。

  忽然,陆旭感觉到不远处赫然有一丝异样的灵气波动,心中一动后,当即毫不犹豫的立刻调动激射而去。

  白裙少女见此虽然有些诧异,但略一犹豫后,同样跟了过去。

  然而二人尚未飞出多远,前方不远一座巨大珊瑚山后,人影一闪,竟飞出四名修士出来,其中三个金丹期一个筑基期。

  三个金丹期是一个身穿青袍,拿着一盏青灯的中年人,一个身穿儒衫的儒生,手中拿着一杆金笔,还有一个黑袍青年郝然是九霄宗的冷缺师兄。

  另一个筑基期修士则是一个面目冰冷,身着紫色长袍的少年。

  四人隐隐在空中对峙,此刻转首看到陆旭二人激射而来的情景后,先是一惊,随即俱都马上身形一晃,出现在了一侧的十几丈外处,满脸的警惕戒备之色。

  冷缺见到来的两人中,有一个是陆旭,心中一喜,刚要出声。却发现陆旭二人根本丝毫停留之意没有,只是遁光一闪,就从其附近一掠而过。

  这到让四人俱都为之一呆,但目光一转后,立刻就看到了后面的血袍中年人,尤其那个儒生在其面容上一扫而过,随之脸色一下变得惨白。

  “血长空!”

  儒生失声喊出一个名字后,想也想的口中吐出几句隐晦的咒语。

  他体内立刻一阵爆竹般闷响,身前金色霞光闪烁,体表生出一片片金色文字,同时头顶幻化出一本金色的典籍。

  儒生将金色典籍幻化出来之后,当即一声低喝之后,便化作一团金光,同样向陆旭二人腾空处激射追去。

  另外的冷缺三人,在听到儒生喊出血长空的名字之后,也是同时脸色一变。

  手拿青灯的中年人,手中一掐诀,身上幻化出一道青光,顺着陆旭等人的方向激射而走。

  冷缺则是身前八面圆镜一闪,化作一道紫光跟着激射而走。

  最后那名紫袍少年,双手一掐诀,头顶浮现出一只紫色的巨蝎虚影,也化作一道紫光飞遁而去。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