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海魂殿 15

第三百七十二章 海魂殿 15

  四人都知道,此刻只有聚集在一起才有逃生的机会,因此不约而同的顺着同一个方向逃遁。

  这时,血袍中年人已经一闪而至,眼神微微一斜,望向了后面四人所化遁光,紧接着一抬手,又是数道血光闪闪的剑光隔空斩去。

  显然这时,后面出现的四人也已经成了其目标。

  与之前的剑光不同,此数道剑光在虚空中一闪后消失后,就出现在十余丈外,接着再一个模糊,又出现在了更远之处。

  如此几个跳跃之后,血色剑光便出现在冷缺四人身后处,并狠狠一斩而下。

  那儒生脸色一变,手中金笔掷出,幻化出一道数丈长的金笔虚影,朝血色剑光迎了上去。

  手拿青灯的中年人则是手中一掐诀,手中青灯蓦地喷出一大片火焰,凝聚成一面青色火墙,挡向血色剑光。

  而冷缺则是身前八面紫色圆镜滴溜溜一转,射出八道紫色电弧,朝着血色剑光弹射而去。

  最后是那紫袍少年,发出一声低吼,猛然反手一掌拍出,当即一个紫色的巨鳌凭空浮现而出,迎面撞在了血色剑光上。

  “轰……”一连四声轰鸣!

  冷缺等四人俱都在身后爆裂波动中,一个跌跄的向前滚出了数丈远去,但身形一稳后,就马上各自施展出遁术,一闪的继续向前拼命而逃。

  “原来这魂士竟然是血长空。”一旁的遁光之中,白裙少女转首看了一眼后,喃喃了两句,但脸色明显有些发白了几分。

  “血长空是何人?”附近陆旭是何等耳力,一听此话,当即眉头一皱,传音问了一句。

  “你身为四大宗门的弟子,竟然不知道此人?他曾今同时名列你们四大宗门追杀榜第一,乃是南极域邪道剑修第一人。不过据说一百年前他被你们四大宗门的四个元婴期强者联手追杀到了深蓝海,负重伤而逃,没想到会在海魂殿出现,并且成了魂士,怪不得这般恐怖了。难道这海魂殿还有别的办法进入不成?”白裙少女见陆旭竟丝毫不知血长空,面露一丝讶色,竟不再传音的直接说道。

  陆旭听了这话,自然大吃一惊。

  但还未等他回答什么,冷缺等四人带着一连串残影晃动后,竟然出在了陆旭和白裙少女附近处,那儒生冷哼的一声也开口了:

  “何止如此,这血长空依靠剑修之术,甚至曾今从元婴后期修士的手中逃脱过。如今不知什么原因成了魂士,但是一身的剑修之术仍在,我们六个加在一起个也根本不可能是其对手的。”

  陆旭听到这里,更是心中一阵骇然。

  “几位道友,有血长空在,若是我们六人分头遁逃,恐怕会被其各自击破,轻则被重创踢出海魂殿,重则恐怕便有就此陨落的风险。但我六人若是同行的话,遇到危险或许还能一起应付几分,况且这海魂殿关闭只剩下一日左右的时间,只要坚持过了此时间,我等也就能全身而退了。”那儒生又冷冷的说道。

  陆旭与冷缺听闻后,互望一眼后,自然没有反对的意思。

  于是六人轮番设法抵挡后面的剑光攻击,继续一路遁逃。

  说来也奇怪,这血长空似乎见强则强遇弱则弱,六人一番遁逃之时,却并未痛下杀手。只是一路追赶,时不时朝前方挥出数道血色剑光,逼迫六人一番抵挡,不停的消耗六人法力的样子。

  在此期间,六人曾在一处山头碰到四名组队前来的外来修士,二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竟放出法器想要硬接血袍中年人的长剑一击。

  结果其中两人所祭出的盾牌法器被一剑斩的粉碎,一人直接被杀,另一人仓皇之下祭出数道防御符箓,这才只是身受的被踢出了殿外。

  而另两人则是更加的倒霉,手中法器连同护体护罩被两道剑气直接一斩而开,身体则在血光一闪下,被斩成了两半的传送出了殿外。

  四人被杀后,留下了满地的海魂珠,竟“呼”的一声被血袍中年人直接吸入体内。

  接下来的时间内,六人更是在此无穷无尽的空间内,再遇到了其他数名外来修士,也无一能接下这血袍中年人一击,有的直接被斩杀,但扛过了这一击的都直接加入到了陆旭等人逃跑的行列。

  半日后,逃跑的队伍更是达到了近二十人,其中有十个金丹期修士,在期间组织过一次反击,企图仗着人多反杀血长空。但没想到一个照面就被血长空连杀三人,骇的众人再也不敢停留,纷纷落荒而逃。

  到了最后的半日里,血袍中年人挥出的剑光变得愈发频繁起来,甚至到了最后一个时辰时,几乎每隔十息工夫,便有一波血光剑气疾驰而至。

  陆旭等近二十人暗暗叫苦之下,只能则不停的吸纳灵石,狂吞丹药,并轮番施放手中法器进行着抵抗。

  只是除了金丹期修士的法宝在血色剑光下,尚能稍一抵御并能毫发无损的收回之外,其他法器稍有不慎,重则被一斩两截,轻则灵性大损。

  而陆旭在将储物镯中的最后几件备用的法器,纷纷祭出自爆之后,当即不得不将自己常用的法器也拿了出来,甚至碎星针也在一次拦截剑光中被搅成了粉末,而银光剑也在最后时刻与一道血色剑光同归于尽了。

  正当陆旭手中除了洪水旗外,所有的法器都自爆完了,正踌躇如何应对血袍中年人下一波猛烈的斩击之时,其周身的虚空骤然一阵微微颤动起来。

  “海魂殿关闭的时间到了。”那儒生见此,当即面露狂喜的道。

  一旁的白裙少女等人虽然脸色异常苍白,但也同样长松了一口气。

  而陆旭感受着体内接近枯竭的法力,未及其开口,只觉眼前一阵刺目蓝光传来,一阵天旋地转后,其整个人立时在原地消失了。

  与此同时,海魂殿之外。

  海面之上轰隆隆之声大起。

  空中尚未离去的修士们,听到声响,不约而同的仰起首来,望向了沉在海底的海魂殿,全都满脸的吃惊表情。

  但见海魂殿,正如同忽然出现的那天一般,忽然向四周绽放出一阵耀眼夺目的蓝芒,然后骤然一闪的消失在海底深处,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人群再一次哗然开来,感叹之声不绝于耳。

  而在海魂殿消逝的地方,三十多道身影一个趺跄的骤然浮现而出。

  赫然是陆旭、白裙少女、冷缺等诸人。

  “终于出来了……”白裙少女稍一稳住身形,往四周看了一眼,有些欣喜的说道。

  陆旭等众人闻言虽然没有说什么,但飞快打量一下四周后,心中却是同样的一阵感慨。

  说起来,就算是心性再坚韧之人,在经历了连续一个月的整日厮杀,神经一刻不得松懈过后,都不会比他们这些人好哪里去的。

  而结合此前的传闻来看,每次比海魂殿每次开启后,实际上能坚持一个月并从这宫殿安然走出之人,一直都没有太多的。

  而失败者,则轻则重伤,重则当场殒落,极为的残酷。

  好在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只要能安然出来的人俱都得到了众多的海魂珠,总算没有白跑着一趟。

  就在这时,陆旭等人手臂蓝光一闪,破空声一响!

  三十多枚海魂天尊法宝残片当即化脱落而下,流星般往不同方向激射而走了,不过没飞出多远,便被十多道光芒分别一卷而回。

  出手的自然是守在外面的各大势力元婴期强者了。

  还留在附近的低阶修士们此刻,心底都不禁暗自腹诽不已。

  自从各大势力的元婴期强者来了这里,大半所有从海魂殿里出来之人的残片,都落在了这些人手中。

  而这些元婴期的强者收了海魂天尊法宝残片后,当即遁光一闪,就再次落在了陆旭等人不远处,找寻是否有自己势力的人。海魂珠可是能补强元神的好东西,就算是元婴期强者也是觊觎万分,纷纷打算找自己势力的人换取一些。

  “龙女妹妹,我们走吧。”白鲨族的白衣少年和中年人从人群中飞身而出,落在白裙少女身旁后,缓缓的说道。

  经过一个的调养,昆姓中年人原本苍白的面色早已恢复了红润,但其气息却是隐隐有些不稳,显然那日光圈通道上反噬之力使其受了不轻的伤。而白衣少年身上的伤,也在中年人的救助下已然完好,只是脸色极为阴沉。

  白裙少女对其点了下头,转头看向陆旭,嫣然一笑道:

  “小妹这次算是欠陆兄一个人情,以后有机会的话定会相报。“

  陆旭一听之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小娘皮这话自然是指,先前在海魂殿中故意将那血袍中年人引到他身上之事。

  对于这事,陆旭自然也一直暗恼,不过若是他和白衣少女处境换位时恐怕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当然他也心知肚明,要是他和其他几名修士一般,一个照面便被血袍中年人踢出海魂殿,这小娘皮现在不会对他再说这番话了。

  看到陆旭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白裙少女轻声一笑后,便在白衣少年和中年人的陪同下很快离开了。

  “啧啧,越道友,你们九霄宗这次不错啊,竟然有两人能够坚持到最后,其中还有一个筑基期的弟子。”凌云剑斋的白衣男子目睹此景,脸上有一丝异色闪过的说道。

  “季道友过奖了,这两个弟子还需要再磨练一二的。“越长亭虽然对陆旭能闯过来同样心中大为惊讶,但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谦逊两句。

  随之几人随即又寒暄了两句后,九幽教的几人便腾起一道遁光往远处绝尘而去,只是临走时,那绿袍青年其又颇有深意的回首看了陆旭一眼。

  天魔宗的几人自然也不愿在此多留,当即带着面色苍白的商姓弟子几人,也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而凌云剑斋白衣男子旁边的甄袖儿,一脸复杂的看了陆旭一眼,就随着白衣修士离开了,显然还深记得其被陆旭打败两次的事情。

  其他围观的修士,在见到海魂殿消失后,也或三五成群,或独身一人的纷纷离开了。

  转眼间,便只有越长亭及几名九霄宗弟子还留在这里。

  “你们两个这次做的不错,陆师侄,过几日你到松翠岛来,我有事找你。”越长亭神色有些怪异上下再看了陆旭两眼,点点头的给陆旭留下一句话后,便一个转身的也飘然离去。

  “陆师弟,知道越长老要你去干什么吗。”待越长亭走远后,冷缺终于一笑的走了过来。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