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九十二章 狡兔三窟

第三百九十二章 狡兔三窟

  “公子,还没有进行到终场,后面还有几件压轴之物,公子不妨……”异族侍女迟疑了一下。问道。

  “不必了,我本次来的目的只是紫宸地皇蛛灵血而已,对其他宝物并没有什么兴趣。”陆旭淡淡说道。

  异族侍女见此,便没有再说什么,点了点头后,便带着陆旭往拍卖会场的偏厅走去。

  与此同时,不少人已然开始暗暗打量起陆旭来,而紫衣男子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冷笑,单手微微一抬,暗暗朝身后打了一个手势。

  他身后的那个血袍中年人会意,一个转身,很快就走出了拍卖会场。

  偏厅之中,早已有人将陆旭拍下的二十瓶上品紫宸地皇蛛灵血和一瓶极品紫宸地皇蛛灵血端了过来,等在了那里。

  一番交接后,陆旭花掉了三千多万灵石,终于将这一批紫宸地皇蛛血液收进了囊中。

  随后他稍一检查过后,便将灵血收入储物镯中,在异族侍女的指引下,朝外面走去

  出了拍卖会场后,陆旭并没有回住处,而是朝坊市之外走去。

  方才从会场出来之后,他便隐约感到有一道淡淡的神识波动,正不远不近的跟在他身后。

  在吸收了海魂殿中海魂珠的能量之后,陆旭的神识也随之大涨,心念一动之下,一股无形的神识波动瞬间一放而出,并覆盖了身周数百丈范围。

  “原来是他……”

  陆旭嘴角微微一翘,眼中厉色一闪下,便加快了脚步,很快便出了坊市。

  坊市入口处,一座小楼阴影之中很快走出了一人,正是血岳的那名血袍中年人随从。

  此人回头看了一眼拍卖会场的方向,脸上露出一丝犹豫后,一跺脚的跟了上去。

  小半个时辰后,血岳带着几名手下,来到了距离坊市百余里外的一片密林之中。

  只见密林中央的一片空地上,血袍中年人的无头尸体,正双膝跪地,而他的却远远的滚落在一旁,脸上沾满了血污,双目圆瞪,兀自残留着惊骇的神色。

  几名随从见此,当即面色纷纷为之一变,不过片刻后便恢复了平静。

  同伴被杀,他们脸上却看不到多少悲伤之情,只是安静的站在一旁,等待着血岳的吩咐。

  可是过来好一会,血岳仍旧没有说话。

  “少主……“一名血袍修士忍不住走了出来。

  “你们派一个人,带上血义的尸体回部落,将此事告诉父亲,该怎么说不用我教了吧?之后的事情,就由他老人家决定了。“血岳静静的看着中年人的无头尸体,口中淡淡的吩咐道。

  那名血袍修士闻言微微一怔,他本以为一向睚眦必报的少主肯定会勃然大怒,不顾一切的去凶手,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不用露出这种神情,本少虽然做事肆无忌惮,却不是傻瓜,这周围并无的痕迹,显然血义是被那人一击必杀。血义的实力已经达到了金丹中期,是你们这些人里面最强的一个,即是本少也不见得能杀了他,还是将这事交给父亲大人处理吧。“血岳口中淡淡的说道,随后一挥衣袖,转过身子,往来时之路走去。

  几名随从面面相觑之下,当即匆匆收起了中年人尸体,随后快步跟了上去。

  ……

  贪狼坊市,某个小院之中。

  陆旭在斩杀了跟踪自己的血袍修士后,在附近兜了一个圈子,又换了一副容貌后,才大摇大摆的了坊市。

  他回到了住处,径直进入密室之中,开启了所有禁制后,便盘膝坐了下来,并翻手从储物镯中取出了此次购入的紫宸地皇蛛灵血。

  陆旭望着眼前摆满的小瓶,脸上不禁露出了欣喜笑容,这些灵血虽然花掉了他不少灵石,但绝对物有所值的。

  如此一来,以后几年,他都不用再为灵血的事情发愁了。

  陆旭当即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一早,就进入两人密室,开始了新一轮的炼丹。

  半年后的午夜时分,整个坊市已然被黑夜所笼罩,原本喧闹的中央广场此时也显得有些寂静。

  密室之中,陆旭正盘膝而坐于通体黑色的丹鼎前方,一边双手掐诀的朝鼎中注入精纯法力,一边目不转睛的望着巨鼎,默默计算着火候,神色郑重之极。

  但见其面前的巨鼎下方。被汹汹丹火包裹,表面灵纹此刻正忽闪忽现。紫金色的气体不停的从鼎口滚滚而出。

  他这一次炼制紫宸丹,用的正是刚刚到手的极品紫宸地皇蛛灵血。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鼎口冒出的紫金之气也逐渐变得稀薄起来,与此同时,一股淡淡的奇异药香开始弥散开来。

  陆旭见此,神色一凝,瞬间加大了注入的法力。

  忽然之间,密室之中的灵气纷纷向着丹鼎内汇聚而去,在巨鼎上方形成了一个气旋。

  下一刻,但听鼎盖“嗡”的一声,竟自动悬浮了起来。

  而丹鼎下方丹火也随之熄灭。一阵轻鸣声过后,丹炉之中赫然爆发出了一股紫金色的霞光,并从鼎口一闪而出,直接冲天而起。

  竟然出现了炼丹异象!

  而陆旭在屋内布下的禁制,只堪堪防止了紫金霞光没有直接穿透屋顶外泄开来,但是这股异常的法力波动,仍旧清晰的传播了出去。

  陆旭脸色微微一变,二话不说的袖袍一扬,一股白色雾气包裹住了丹鼎,将之收了起来。

  随即翻手召唤出虚空猿,借助虚空猿的土遁之术,一闪之下,便往地底深处遁去。

  而正在此时,坊市中另一处外观看起来颇为豪华的药铺三层,一间厢房中。

  血岳正神色阴沉的坐于其中,听着眼前一名血袍男子随从禀报着什么。

  突然,他似乎感应到了某种异样的波动一般,眉梢一动的朝某处望去,目光之中隐隐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芒。

  “少主,刚刚那是……”血袍男子似乎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疑惑的问道。

  “竟然是天地灵气共鸣,坊市中竟然来了一位炼器或炼丹大师,这可真是大出人预料的事情。”血岳收回了目光,幽幽的说道。

  “据在下所知,这贪狼坊市之中,并没有炼丹大师常驻,难道是外来之人?”血袍男子语气一转的说道。

  “有这种可能,嘿嘿,最近这贪狼坊市真是有趣,血义刚刚被人击杀,转眼又出了一位炼丹大师。”血岳森然一笑,口中一字一句的说道。

  “少主莫非怀疑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关联不成?”血袍男子面露不解之色,再一次问道。

  “你长了一颗脑袋是干什么用的?事事都要来问我!还不赶紧派人下去查查此事,另外,不要忘了随时将这里的情况告知父亲。”血岳目光一冷,瞪了血袍男子一眼,没好气的训斥道。

  血袍男子当即诺诺的点头称是,拱手离去。

  ……

  就在陆旭遁走后不到半刻工夫,其所租住的客栈小院之外,便多出了不少若隐若现的人影,其中不乏有几名气息强大的存在。

  而客栈之中的其他修士,此刻也感受到了此前传出的异动,纷纷走了出来,望向了陆旭方才所在的小院。

  一股有些凝重诡异的气氛笼罩了这一片区域。

  客栈不远处,一道遁光从远处如电而至,并无声的落在了一个屋顶上。

  借着月光,勾勒出了一名身着青色长袍的修士。

  正是拍卖会上露了一面的元婴期异族修士,银环尊者。

  此刻他正遥遥的望向客栈的方向,目光闪烁不已。

  “刚刚的异象,应该是炼丹引起,奇怪,贪狼坊市这等小地方竟然也会有炼丹大师会过来,莫非是……”银环尊者竟露出了一丝沉吟之色来。

  同一时间,贪狼坊市一个颇为偏僻的角落。

  此处除了另外一家客栈仍旧有灯火传出外,四周的其他店铺已然早早的关了门。

  陆旭和虚空猿的身影突然从街角暗处缓缓走出,并面色如常的朝此家客栈走去。

  这正是其为以防万一,仿照鸡冠岛一明一暗两个洞府,事先预备好的备用住处。

  陆旭进入这备用住处的独立院落密室中,便熟练的在四周布下了禁制,接着袖袍一扬,一个黑色小鼎一闪而出,滴溜溜一转的迎风暴涨至两三丈大小,并“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他刚刚走的匆忙,还没有来得及将鼎里面的紫宸丹取出来。

  只见其一根手指虚空一点,顿时鼎盖自行的漂浮而起。

  陆旭再单手轻轻一招,五枚圆滚滚的紫金色丹药就从中一飞而出,被摄入了手掌之中。

  五枚丹药之中,赫然有三枚丹药上出现了丹纹,其中一颗更是四道丹纹的地品丹药。

  “果然是炼制出了一颗地品紫宸丹,也难怪会出现那等异象了。”陆旭把玩着这枚地品丹药,不禁露出了欣喜之极的神色。

  只要能炼制出这一颗地品的紫宸丹,其购置的那瓶极品紫宸地皇蛛灵血,就算是远远的物超所值了。

  这次使用极品紫宸地皇蛛灵血,不仅炼丹成功,还如愿的炼制出了地品紫宸丹,一方面要归功于极品灵血的玄妙,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此前无数次炼制紫宸丹积累下的经验。

  一般的炼丹大师,即便手中有极品紫宸地皇蛛灵血,想要炼出金丹级别的地品丹药,也是千难万难之事。

  毕竟一到金丹级丹药,同样的地品丹药,比筑基期的地品丹药,无论数量和价值都是天壤之别的。

  地品紫宸丹成丹后引起的异象,第二天便在贪狼坊市中传了开来,自然引起了一番波动。

  一时间,贪狼坊市的街头巷尾,无论凡人还是修炼者,都在津津乐道着此事。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失,此事也渐渐的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陆旭对此则不再理睬,而是在接下来的时间内,都待在了新的住处,每隔数日便服下一枚紫宸丹,一边炼化药力静静修炼,一边也继续炼制出了大量的紫宸丹。再次期间,他还变化了一番,出去再次寻了一个备用住处,以备不时之需。

  而随着炼丹次数的增加,陆旭炼制这紫宸丹也越来越纯熟起来,而这一次上的上品紫宸地皇蛛血液品质也是极佳,一段时间下来,他接连不断的炼制出了入品丹药。

  三年多时间转瞬即逝,二十瓶上品紫宸地皇蛛血液也被陆旭用了个精光。

  在此情形下,陆旭也不得不在修炼之余,再次游走于贪狼坊市周围的各个中小坊市之间,购买紫宸地皇蛛灵血,顺便又将部分紫宸丹寻找一些小商家卖了出去,换回了大量灵石,好继续收购紫宸地皇蛛灵血等材料。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