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力斗 1

第三百九十四章 力斗 1

  “什么?你找到了那个出售紫宸丹的神秘人物?”一个房间之中,传出了一个有些冰冷的声音。

  说话之人,是一个身材干瘦,满脸阴鸠,长着一对血瞳的老者,正仰在一个宽大的座椅上,一对血瞳闪过一丝骇人的精光。

  在他身前,一身紫色长袍的血岳竟站在那里。

  血瞳老者手中拿着的那个玉匣,从中捏起了一枚紫宸丹。

  “果然是品质极高的丹药,虽然没有入品,但是金丹后期的修士服用。也有极大的裨益。不枉我费心苦苦寻找了几年。”血瞳老者嘿嘿冷笑了一声,

  山羊须老者佝偻着身体,神色恭敬的站在一旁,却没有说话。

  “父亲大人,数年前我传信给您。附近区域的坊市中疑似出现过一名炼丹大师,这些丹药应该就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血岳眼珠一转道。

  “八成便是如此,炼丹大师是何等稀少的人物,不会忽然冒出两个的。“血瞳老者满意的将丹药放回玉匣,挥手收起起来。

  “如此说来,当年击杀血义的人,也可能便是和这个炼丹大师有关之人了。”血岳目光一冷的说道。

  陆旭当初在拍卖会上大肆购买紫宸地皇蛛灵血,如今出现的紫宸丹便是以此为主要材料,两者很容易便能联想到一起。

  “我记得你曾经和我提过此事,不要紧,等抓住那人,一切就都清楚了。”血瞳老者说着,缓缓站了起来。

  “已经安排人跟踪了吧?”血瞳老者活动了下筋骨,转首问道。

  “是的,老主人,是血仁和血道两人。“山羊须老者急忙答道。

  “恩,他们二人精通追踪之术,那人是跑不掉的。”血瞳老者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袖子一抖,血光一卷而出,裹住了其和血岳二人,一闪之下,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距离坊市数百里外的一座无名山脉中,二名血袍人仿若鬼魅般的在一处阴暗树林中穿梭而行。

  “可恶,那人跑到哪里去了!大哥,想想办法。”其中一名身材矮小的血袍人有些焦急的说道。

  另一名高大的血袍人站在一旁,默不作声,手中捧着一面血光蒙蒙的玉盘,上面浮现出神秘的纹路,浅浅的光芒水波一般向着四周荡漾。

  两人正是自从陆旭离开坊市,便靠着极为厉害的追踪之术,远远的跟在后面的血仁和血道二人。

  却不曾想,陆旭方一飞到这里,身影一闪之后,竟然躲进了茂密的山林之中,就此消失了踪迹。

  “不行,探查不到那人的踪迹。”高大血袍人血仁停止了施法,摇了摇头说道。

  “连寻踪盘也不行,那可如何是好?这一片偌大的山林,那人要是从地下遁走,我们不可能找的到。万一被他逃掉,老主人绝饶不了你我。”血道脸上露出了惶恐之色。

  “土遁之术不可能瞒的过寻踪盘,那人肯定还在附近。”血仁闻言,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畏惧。

  “你说,我们跟踪的那人,会不会根本不是金丹期修士?你的寻踪盘不是号称能够瞒过所有金丹修士的神识,那人既然能够发现我们,如今又悄无声息的隐藏了起来,会不会……“血道微一低头,脸色忽然变得极其难看,悄声道。

  “不可能,如果那人是元婴期的高手,行事不会这么谨慎,而且他可以随手杀了我们,完全没有必要躲藏起来。“血仁脸色一变,喉头滚动了一下,涩声说道。

  “你们猜想的一半对一半错,我确实可以随时杀了你们,不过我更想知道你们的来历,才一直等到现在的。”就在这时,忽然一个淡淡的声音,蓦然从二人身后处传来。

  血仁血道悚然而惊,闪电般转身,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影,透过从茂密林叶中透射进来的丝丝阳光,从隐约可见的面貌上看,正是他们二人先前追踪的目标。

  “是你……“血仁蓦然神色,身形倒射而出。

  陆旭冷哼一声,双臂一张,十二面蓝色的洪水旗浮现而出,铺天盖地的蓝色洪水,刹那间从其旗面上狂涌而出,浓浓的洪水一闪便将血仁二人笼罩在了其中。

  正是洪水旗的禁锢之能。

  进阶到了金丹期后,陆旭在添加了几种稀世的材料之后,也将十二面洪水旗炼制成了法宝,威力自然都是大进。

  血仁二人只觉眼前一黑,便被拉扯进了一片洪水的空间,入眼处只有翻滚的洪水,刚刚还在身旁的同伴也消失了踪影,神识也探测不到。

  血仁面上厉色一现,手中血光一闪,蓦然多出了一柄血色长刀。

  面前的洪水忽然一阵翻滚,蹦出了两个张牙舞爪的白色雾龙,长吟一声的向血仁扑了上去。

  血仁一声长啸,手臂一动,丈许长的血色刀芒环身飞斩而出,轻易便将两只雾龙拦腰斩成了两断,化为了两团白色雾气的溃散开来了。

  他见此,顿时心中一定,当即大声喊道:

  “血道,不必惊慌,此处的洪水只有禁锢之能,虽然可以蒙蔽神识,但是却没有多少杀伤力。”

  “话虽如此,此洪水似乎对神识影响甚大……”血道其实正在血仁不远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柄血色长棍,一个卷动之下,便轻易斩杀了扑至面前的一头白色雾象,并急忙的回道。

  “不好,血道小心!”血道话未说完,却被血仁一声惊呼打断。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淡淡金光已然无声无息出现在血道的身后,等到血道闻言惊觉之时,明显已经迟了。

  “嗖”的一声低不可闻的轻响传来!

  金光骤然化为一道冰凉寒光,只是围着血道脖颈处无声息的诡异一绕,其脑袋便骨碌碌的滚落下来,无头尸体更是直挺挺的往下坠去……

  当洪水空间再次一散而开的时候,血仁手中紧紧握着一柄血色长刀,但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额头上更是情沁出了豆大的汗珠。

  其咽喉不足半寸距离处,一枚散发着奇寒剑光的金色长剑正凭空悬浮在那里,看似锋利之极的剑尖并微微颤抖不定,仿佛随时都可能激射而出。

  “说吧,你们是什么人,口中的主人又是谁?”血仁不远处,一名身着黑色长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正负手而立,口中淡淡的问道。

  血仁虽然骇然之极,但闻听此问后,眼中仍不禁眼闪过了一丝犹豫的神色。

  正在此时,天上传了下来一道阴冷至极的声音:

  “小子,你向知道些什么,不如直接来问老夫如何?”

  话音刚落,高空中一道血色流星般遁光破空而来,一声长啸后,就下落在了附近的地面上。

  血光一敛之下,顿时露出了血岳和一名血瞳老者的身影。

  陆旭目光在血岳身上一扫而过,便落在了血瞳老者的身上,双目顿时一眯而起。

  “元婴期修士!”

  陆旭心念急转之下,却毫不犹豫的一催法决,金色长剑一闪之下,就瞬间从血仁咽喉处一没而入。

  血仁大叫一声,就身体一软的翻身栽倒,连头颅中躲藏的那一团精魂,都被飞剑影洞穿而灭。

  接着剑影一闪,金色长剑就诡异的出现在陆旭身前,并发出低低嗡鸣的颤抖不已。

  “小子,你胆色不错,当老夫面竟然还敢杀人。如果不想就这么惨死在这里,就乖乖的自禁法力吧。最近在各处坊市中流传出的紫宸丹都是出自你手吧,乖乖接受禁制,老夫可以对刚才之事,既往不咎。”血瞳老者见此一幕,目光便是一冷,却并没有立刻动手,反而口中缓缓说道。

  陆旭默然无语,心中却念头急转起来。

  这些人来此果然便是因为紫宸丹之事,而此血瞳老者身旁的那名紫衣青年,还是有几分印象的,以此看来,自己似乎很早以前,就被盯上了。

  不过,面对眼前的血瞳老者,他没有丝毫的畏惧。

  以他现在的实力,面对元婴期存在,即便不敌也能全身而退的,并且元婴期实力也分为了三六九等,眼前的血瞳老者给他的压力,远远比不上九霄宗中的任何一名长老掌座,比之他的师傅越长亭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他感觉越长亭想要杀他,都不用十息。

  与此同时,紫衣青年厉惶,却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远处血道尸体脖颈上的切痕,并脸色一沉后,冷哼的冲陆旭也说道:

  “这种伤口,看来当年击杀血义的人果然是你了。”

  陆旭显然没有回答的意思,反而嘴角微微抽搐一下,身前的金色长剑就“嗖”的一声,一个模糊的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一道若隐若现的金色剑影,就已然到了血岳面前两三丈外处,光芒大盛下,就化作一道丈许长金色巨剑一斩而下,大有将其一剑劈成两半之势。

  既然免不了一战,陆旭悍然率先出手了!

  而血岳则根本没有预想到,陆旭竟然会在此时动手,并且一出手就是雷霆一斩,脸色的再想施法抵挡和躲避,却根本来不及了。

  “小子,找死!”

  眼见血岳已然避无可避,血瞳老者目中凶光一闪,十指猛然一弹,十道锐利寒芒如电般脱手飞出,其中五道正好击在了堪堪落下的金色巨剑上,而其余五道则一闪的径直朝陆旭激射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

  金光寒光顿时交织碰撞在了一起,金色巨剑一颤的倒射而回,并瞬间缩小的化为了两尺多长。

  另一边,陆旭身躯只是一晃,顿时一片模糊残影晃动不已,另外五道寒芒当即丝毫阻挡没有的从中洞穿而过,全部一落而空。

  接着陆旭再猛然一跺足,蓦然化为十多道虚影的同时向血瞳老者激射而去。

  在这十年间,陆旭苦修之余,也花了不少心思修炼几种秘术,像化身符如今已经温养的足够幻化出十多道虚符。

  “噗”的一声闷响传来!

  其中五道虚影又被血瞳老者抬手放出的五道锐利寒芒击个正着,在途中化作了一团黑光的爆裂开来。

  其余七道虚影却犹自朝旁老者飞去。

  “哼,区区幻影之术,也敢拿出来献丑。”

  血瞳老者一见攻击无效,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道如有实质的血光后,便瞬间看穿了陆旭真身所在。袖袍一扬之下,从中飞出一道血色色的光芒,一闪之下,便化作了一张血色大网,朝剩余六道虚影兜头罩了下去。

  陆旭眉头一皱之下,真身只是一晃,就鬼魅般的出现在七八丈外的一侧处,而另七道虚影则被血色大网罩了个正着,再一勒紧后,就同样化为一道血色符篆的爆裂而开。

  这时,陆旭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掐诀,还停在远处的金色飞剑一抖之下,密密麻麻纤细剑光的破空激射而出,所去的方向赫然是血岳所在的位置。

  “你还不退下!”血瞳老者见此,瞬间明白了陆旭的意图,当即冲血岳一声大喝道,同时翻手取出一个铭刻着一圈圈血色纹路古灯,并往身前一抛后,就突然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只见一圈圈妖异的血色纹路,在血岳身前浮现而出,就好似水中螺旋的波纹一般。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