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力斗 2

第三百九十五章 力斗 2

  “噼啪”之声大起!

  剑光血纹一阵交织下,最前面的几圈血纹立刻被打的千疮百孔,并化为了大片血色火焰,但看似犀利无比的金色剑光全被硬生生挡了下来。

  陆旭却二话不说的在一催剑诀。

  顿时那边虚空中寒光一闪,飞剑再次闪现而出,并一个模糊后,又幻化出密密麻麻的剑光,就要再次激射而出。

  血瞳老者冷哼一声,手中飞快的掐动法诀,口中念念有词。

  结果在高空中波动一起,紧接着浮现出一道清晰古灯虚影,一道道血焰激射而出,飞入了漫天剑光中,并准确无比的击中了暗藏其中的飞剑本体。

  “轰”一声闷响后,漫天剑光消散开来,金色飞剑再次被击飞回来,同时一股股热浪向四面八方飞卷开来。

  这一番闪交手快似闪电,全都是一瞬间的事情。

  血岳大为骇然陆旭先前施展手段的惊人,眼中嫉妒畏惧的复杂神色一闪过后,当机立断的手中法决一催,腾空而起的朝远处飞去。

  陆旭见此,眼中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

  他此前确实有借故血岳,分血瞳老者心神的想法。

  不过既然小伎俩已被识破,接下来的战斗也只能凭真本事了。

  而血瞳老者一见血岳离开,心中顾忌之心顿时全无,脸上狰狞之色一现后,蓦然大手一抬,冲对面陆旭虚空一抓而去。

  “噗”的一声。

  陆旭上空剧烈波动一起,一只亩许大小的血光蒙蒙的大手凭空浮现而出,五指一分之下,就仿佛小山般的一压而下。

  巨手尚未真的落下,一股无形巨力就先一涌而下。

  陆旭只觉呼吸一紧,四周空气被排斥一空,附近虚空就变得精钢般坚硬无比。

  若是其他同阶的金丹修士面对此击,恐怕瞬间就被这股巨力直接压在地上,根本无法动弹分毫了。

  毕竟元婴初期修士和金丹中期修士间法力差距,几乎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而这种完全依仗强横法力施展秘术,更是强者对付弱者的最有效手段。

  法力低微者面对此等攻击,纵然身上宝物秘术无数,恐怕也只能束手待毙的。

  不过陆旭可不是一般的金丹修士,不说体内法力经过龙象挪移功无数次锤炼,其精纯早超乎常人想象的,单是万象玄功改造过的肉身就不同寻常了。

  现在的陆旭,一身法力也许还无法和元婴期修士相比,但也绝不逊色任何元婴以下修士。

  眼下,陆旭望着高空中落下的血色巨手,目中晶芒一阵流转后,喉咙中一声大喝出口,双臂一晃之下,竟“呼”“呼”两声的接连两拳冲上面方一捣而出,竟视四周禁锢巨力入无物。

  “噗”“噗”两声!

  柳鸣身上滚滚白色雾气一卷而出,并顺着两只拳头,一下冲出两条七八丈长的白色雾龙,并张牙舞爪的狠狠撞在了巨手上。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血色巨手狂闪几下后,就在滚滚雾气狂卷中崩溃而开,一圈圈惊人气浪的向四面八方狂卷开。

  击出两拳的陆旭,身躯晃了几晃,站立之处也“轰”的一声,凭空现出一个巨大凹坑,附近地面更是裂开无数细缝。

  陆旭脸色瞬间白红交错了两遍,才重新恢复如常,这才将两手手臂缓缓放下,并忽然露出一丝奇怪之色的说道:

  “这就是元婴期的实力,似乎并没有我原先预想的那般强大。看来你只有假婴的修为,并没有真正的结成元婴,否则绝不会只有这点威力。”

  “小辈,你说什么,莫非真的想找死!很好,老夫马上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元婴手段。”血瞳老者一见陆旭接下其凝结大半法力的一击,还若无其事的模样,也是一愣,但再一听陆旭话语内容后,顿时勃然大怒起来。

  显然陆旭先前言语,一下戳中其心中最隐痛之处。

  下一刻,老者单手虚空一抓,身前虚空处波动一起,先前那盏古灯顿时闪现而出,另一只手翻转,则立刻浮现出一团血色的火焰。

  其手手腕一抖,血焰化为就一道流光弹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到古灯之中,让其陡然光芒大盛,体表蓦然浮现出一个个血色符文来。

  接着血瞳老者口中一声低喝,单手飞快一掐诀,再冲陆旭这边闪电般一点而去。

  古灯在半空滴溜溜一转,竟凭空暴涨的化作了一条三十多丈长的诡异巨灯,血色符文一闪,汹涌的血色火焰就凝结成一头血色火蛟的扑向了陆旭。

  火蛟尚未真的扑到,一股热风就先扑面而来,竟似乎不是法力幻化,真是一只活物一般。

  陆旭脸色一变,身形蓦然暴退,双手一掐诀,一十二道蓝色长河凝结在一起,顷刻间化作了一道蓝色水幕挡在了身前。

  而火蛟大口一张之下,就先喷出了大片的血色火焰。

  血色火焰顿时落在了蓝色水幕之上,发出了一阵咝咝的声音,随之一股的烈火蒸发出的水雾浮现而出。

  陆旭脸色一变,洪水旗所化的水幕,竟然被火焰焚灼出了一个大洞。

  他念头急转间,忽的一咬牙,冷喝一声:

  “爆!”

  但见蓝色水幕表面蓝光流转间,急剧缩小起来,眨眼间化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蓝色水团,并“轰隆”一声巨响的爆裂而开。

  刺目的蓝光陡然大盛,无数的滚滚洪水朝着四面八方爆射而出。

  火蛟首当其冲,被无数洪水打在了它的身体之上,一阵滋滋作响下,虽然没有被削弱,但滚滚的洪水冲击还是将其远远震飞了出去。

  血瞳老者见此,神色微微一变,没有想到陆旭竟然能挡住他的这一击,无数余威不减的滚滚洪水眨眼间也到了他的跟前。

  不过血瞳老者作为假婴期强者,自然临危不乱,冷哼一声后,一只手掌只是在身前一抹,就一朵朵的血色火焰凭空冒出,顷刻间组成了一道血色焰墙,挡在了身前。

  “噗”“噗”声接连响起,滚滚洪水却只是激起血色焰墙表面一阵剧烈翻滚,却无法伤到其分毫了。

  但就在这时,血瞳老者上空波动一起,一柄金灿灿飞剑却凭空浮现而出,并且只是滴溜溜一转,就有一片片奇寒剑光狂卷而下。

  血瞳老者脸上露出一丝异色,一张嘴。一小团血色细沙从中一飞而出,并双手法决飞快变换下,飞快散开,化为大片的血色沙雾,迎上了金色剑光。

  这些沙雾看似稀薄,但是剑光一落在其中,沙雾仿若跗骨之蛆一般,一层接一层的缠了上去,顷刻间便将所有剑气都接了下来。

  不远处,陆旭见到此景,嘴角却微微一翘,二话不说的单手往老者上空一点。

  “嗖”的一声低不可闻的破空声响起,金色飞剑一个模糊后,竟是分为十二柄一模一样的金色长剑。

  下一刻,六道长剑挡住雾沙,另外六道长剑一闪之下,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血瞳老者背后,并骤然化为一柄金色飞剑的一扎而去。

  金色飞剑竟如此诡异,倒是真让血瞳老者大吃了一惊,来不及再祭出别的防御宝物,只能一声冷哼。背后突然血光大盛,竟凝聚出一道血色光盾。

  “扑哧”一声轻响,太乙剑一下扎在了光盾上。

  至金之剑之威,此时尽数显现而出。

  看似十分凝厚的光盾,竟被硬生生一扎碎裂而开,并一闪之下,余威不减的瞬间划破血瞳老者护体真元,在背上留下一道浅浅伤口。

  几乎同一时间,陆旭身形一扭,也以不可思议速度冲血瞳老者一冲而来,尚未接近,就先两手一搓,一声霹雳声响,两根金色电弧一弹而出。

  血瞳老者作为一名假婴期存在,方才一个不留神被一名金丹中期修士击伤,当即露出狂怒之色,猛地咬破舌尖,一道精血喷在了面前的血色沙雾之上。

  血色沙雾顿时血光大盛之下,瞬间凝结出了一只硕大的血色蝙蝠,大嘴一张,一圈圈的血光从中喷出,迎上了雷光。

  然而血光方一触碰这雷光,却仿佛遇到克星一般,在噼啪声中,就顷刻间便消散于无形。

  陆旭见此情景,心中便是一喜,顿时将浑身法力疯狂注入双手中,当即手掌中浮现出一团劈啪暴响的金色雷球。

  他双手飞快一分之下,雷球击在一阵电弧缭绕中,化为一张巨大雷网,冲对血色蝙蝠一罩而去。

  巨大蝙蝠一碰触到金色雷网,顿时发出凄厉的哀鸣,浑身血光滚滚的萎缩成一团。

  当陆旭一个“爆”字出口后,金色雷网顿时爆裂而开,化为密密麻麻的金色雷丝。

  血色蝙蝠一声哀嚎,就在雷光中轰然炸裂开来,消散于无形了。

  血色细沙也随之狂闪几下,变色暗淡无光,雷光已经顷刻击倾泻而过,向血瞳老者一击而来。

  血瞳老者一声冷哼,身躯一个模糊后,就骤然向后激射而出,避过了面前的雷丝。

  就在这时,其头顶伤上方破空声一响,一道数丈长金色剑光已再次席卷而来。

  血瞳老者二话不说的不说的猛一挥手,五道血色的爪芒飞出、

  “铿”的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剑光微微一顿后,就将五道爪芒绞个粉碎。

  但这时,血瞳老者已经单手一招,一道火光一闪而至,再一个模糊后,就化为了那盏古灯。

  “砰”的一声!

  金色剑光和古灯剧烈的碰撞在了一起,半空之中剑芒,血焰四散飞溅,一时竟然僵持不下。

  与此同时,虚影一闪之下,陆旭再次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血瞳老者背后,身上白色雾气滚滚而出,凝聚成了五条白色雾龙,五条白色雾象,随后双臂一个模糊之下,无数的拳影狂击而出,暴雨将血瞳老者身形笼罩其中。

  这一下,血瞳老者真的脸色大变了,慌忙从身上取出一盾一幡两件宝物化为一黑一赤两团光霞的拼命抵挡,但也被密密麻麻的拳影彻底笼罩住,在雨打芭蕉的声音中只能苦苦招架,毫无反击之力。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