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收获

第三百九十七章 收获

  “呼……”

  陆旭做完了这一切后,也长吐了一口气,神色总算放松了下来。

  这一战,虽然时间不长,也让其法力消耗不少。

  不过经过此战,他也总算对自己实力有了一个大概的定位,虽然知道真正的元婴期修士有多厉害,但起码面对一般的假婴期敌手,应该不成什么大问题了。

  如今陆旭,却不敢在这里再继续逗留片刻,刚刚假婴自爆引起如此大的动静,很有可能已经引起了附近人的注意,一旦有强者修士来此,那其处境可就大大不妙了。

  他匆匆取出了一枚青元丹服下后,飞快的收拾了一番战场,并袖袍一扬的放出数颗火球,将这里的尸体处理掉后,便驾驭起元磁霞光,飞快远去了。

  经过三日的绕路而行,陆旭终于到了贪狼坊市。

  等他径直回到了客栈的住处后,当即直接躺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陆旭整整睡了了一天一夜,精神和法力才稍有恢复后,才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挥手从储物镯中取出了一个血色的戒指和一枚血色的手镯。

  这些东西正是从假婴期修为的血瞳老者,以及其子血岳身上搜出来的储物之器。由于此前着急赶路,神识只是匆匆一扫而过,还未仔细查看里面的东西。

  至于血仁血道的尸体,则被卷入了假婴自爆的中心位置,在毁天灭地的能量席卷之下,已经连渣都不剩半点了。

  而陆旭望着手中之物,脸上却看不出多少喜色。

  归根结底,他会被假婴期强者找上门来,还是因为炼制的紫宸丹的缘故。这次他虽然手段尽出之下,斩杀了此人,但是难保下一次不会冒出两个,甚至更多的。

  “如今紫宸丹也炼制了不少了,或许是时候该收手了。”陆旭喃喃自语了一句。

  接着他很快收拾了心情后,伸手拿起储物戒指,神识缓缓沉浸了进去,并在片刻后,脸上闪过一丝喜色。

  这血岳也不愧是一名假婴期强者之子,这储物戒指虽然里面空间并不大,但东西却塞了不少,光是灵石便有上千万之巨,其他的还有一些法宝,丹药等等,也都是价值不菲。

  他稍一清点,并分文别类的装入储物镯过后,又拿起了那个血色手镯,这可是从血瞳老者身上找到的。

  一位积年假婴期修士的家底,应该不会让他失望的。

  他下意识的掂了掂手镯,便将神识也谈出入其中

  结果稍一探查,赫然发现里面的空间足足有四五十丈,虽然比他的储物镯还是差了一点,但也算不凡了。这次肯定不会吃亏,光是这一个储物法器便是一件不错的宝物了。

  而空间里面里面放着一堆灵石,一块传讯玉简,一枚血色令牌,以及一个淡金色的玉简和血色的飞爪。

  这一堆灵石同样差不多差不多有一千多万,陆旭毫不客气的便移到了自己的储物镯中,随后又伸手将其中的玉简,飞针等物悉数取了出来。

  陆旭先拿起了那枚血色令牌,但见其上面铭刻了一个栩栩如生的城池图案,另一面则用古文撰写了四个小字。

  “铁血同盟?”

  陆旭嘴里轻轻的念了出来,眼神忽的一动。

  这些年他身处妖域之地,四处走动之下,对这里的一些比较有名的明暗势力,也算略有耳闻了。

  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血瞳老者除了明面上的身份外,应该还是妖域一个极为神秘组织“铁血同盟”的成员。

  此组织在妖域存在了颇久了,但其组织具体情况如何,却几乎无人能说个所以然来。

  只知道这个铁血同盟是由很多散修组成,行动一向诡异,并且内部成员大都互不显露真面目,互相辨认也一向认信物不认人。

  甚至若有人斩杀其成员,拿了其信物,便可大模大样的代替其在铁血同盟中的位置。

  或许这也是以如此松散的组织,仍能在妖域这种混乱之地延续至今的原因。

  铁血同盟成员实力据称也是参差不齐,从筑基到元婴期都有,甚至传闻组织中还有化神期的大能之士,只是谁也不知道真假罢了。

  而铁血同盟这个组织据说是一个互助的组织,从来不强迫成员做事,每当有任务都是事先讲好酬劳,全凭自愿。

  陆旭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会儿后,放下了令牌,随后又拿起了那枚传讯玉简,往额头上一贴,神识渗透了进去,半晌过后,心中立刻便是一动。

  这枚玉简,赫然是血瞳老者接到的铁血同盟组织的一则消息,里面提到,有盟内成员在天荒山脉深处发现了一处紫宸地皇蛛的老巢踪迹,而此人正在召集附近区域的盟内成员,准备偷偷击杀里面的紫宸地皇蛛,采摘灵血。

  玉简之中还留下了一个地图,并标注了召集的地点,只要手持铁血同盟信物,都可以参加此行动。

  陆旭神识缓缓退出玉简,大为心动起来。

  要说这天荒山脉一带,经常有人会组队进山猎杀紫宸地皇蛛,但却由于种种原因,一般能猎杀到筑基期的紫宸地皇蛛,已经算是运气不错了。

  但这一次的玉简之中却特别提到,这次发现的紫宸地皇蛛巢穴,地点非常偏僻,没有被任何人找到过,而里面的妖蛛实力也是极强,故而蛛王体内的血液肯定也将是级别极高的,足以炼制出不少极品灵血了。

  他既然不打算在此地久待,正好可以趁此机会狠狠捞上一笔,反正铁血同盟本就只认信物不认人,不用怕有什么后患的。

  陆旭经过一番考虑后,又拿起了那一块淡金色玉简,神识正要延伸进去,但马上脸色微微一变。

  其神识稍一碰触到淡金色玉简,玉简表面便会闪起一道淡淡金芒,一闪之下。神识就被毫不客气的反弹了回来,根本无法进入分毫,更别说阅读其中的内容了。

  陆旭脸上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神色,这淡金色玉简既然加持此种禁止,似乎不是凡物的样子。

  他当即用双手手掌将此书简夹在掌心,法力一催之下,顿时一股白色雾气将其裹在中间,玉简之上亮起了一道淡淡的光芒,似乎在抵挡白色雾气的侵袭。

  “咦,这似乎是一件法器……”

  陆旭见此情形,不禁轻咦了一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淡金色玉简放在眼前仔细打量了起来,玉简表面果然铭刻了一圈圈几乎细不可闻的淡淡灵纹。

  他微一沉吟后,就从指尖逼出了一滴精血滴在了上面,同时单手法决一掐,十指连弹下,顿时一道道法决飞出,全都一闪的没入玉简中,同时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结果片刻后,玉简之上突然狂闪的泛起一层白光,并啪”的一下,应声而灭。

  陆旭见此心中一喜,再次放出神识往书简而去。

  这一次,神识再无一丝隔阂,轻易便进入了其中。

  陆旭轻舒了一口气,细心的阅读起里面的内容来。

  这淡金色玉简中,所用的是一种上古某种偏门的古文,所幸他以前看到过不少有关上古文字的记载,所以才能勉强能读懂其中的意思。

  结果足足花了一顿饭工夫,陆旭才将里面的内容看了个七七八八,脸上却不禁露出了一种古怪的神色。

  这淡金色玉简之中,记载竟是万象玄功的金丹篇,但却并没有标注出和功法相关的任何名称,但从记录功法的文字判断,似乎颇为古老的样子……

  制作这玉简的人乃是一个妖族之人,似乎并不知道这是赫赫有名的万象玄功,而是根据这金丹篇的功法,自行推演出了一套化形变化之术。

  陆旭看了不禁啧啧赞叹,万象玄功金丹篇如果没有炼气筑基篇的话,是没有办法修炼的。这人竟然能够根据这门残篇,推演出一套变化之术,实在是天纵奇才。不过玉简中记载的变化之术也仅限于妖族,人族没有那么强悍的肉身,以及对身体的控制能力是不可能练成的。

  不过如果修炼了万象玄功炼气筑基篇的话,就可以直接修炼这金丹篇了。

  万象玄功从炼气篇到筑基篇,除了一个元磁霸体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辅助作用和战斗能力。但是到了金丹篇之后,万象玄功就可以大放光彩了。

  万象玄功经过了筑基期对身体的全面掌控后,到金丹期就可以初步的开始触摸变化之术了,金丹篇一共可以修炼五种变化。

  只要能够吸纳足够的相应天材地宝和精血,万象玄功就可以初步模拟变化。

  根据玉简上的描述,万象玄功的变化的法门十分玄妙,哪怕是化神期强者也不一定能完全看穿其变化。万象玄功的变化是从本质到表面全方位的变化,如果变化为石头,那么从内部到表皮就是一块石头。

  这让陆旭诧异之余,心中不禁大喜起来。

  说起来,陆旭得到万象玄功已经很久了,为了修炼他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单单为了前期吸纳的各种天地异种能量就不计其数。

  其实说起来万象玄功的厉害之处,不在于他的攻击力,而在于他的辅助能力。

  只要能将万象玄功修炼到一定层次,基本在同阶甚至高一阶的修士中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就选别人打得过你,也杀不了你。

  更何况,万象玄功练到后期还能筑不灭法体,肉身成圣,滴血重生,不死不灭。

  陆旭面色一阵信息后,心念又一转的想到了关于这一次铁血同盟围剿紫宸地皇蛛的行动来。

  按照那通讯玉简上所说,这紫宸地皇蛛蛛王,起码有假婴以上的实力,因此参加此次行动的人也必须有假婴期以上的修为。

  虽说陆旭自问实力已经堪比假婴境界,但修为却仍是金丹中期而已,在妖域这种以实力为尊的地界,若是冒然前去,恐怕不但不被接纳,反而大可能会被其他铁血同盟成员灭口了。

  如此想后,陆旭心中便已下了决心,必须要在此次行动之前先将万象玄功修炼一番,利用玄功的模拟之能,将修为模拟到假婴期。

  但万象玄功要修炼可不是打坐炼气吞服丹药那么简单,需要吸纳天地间各种的异种能量。

  不过好在单单的模拟,并不需要修炼到什么层次,只需要找到一些特殊的晶石。

  但如此做的话,模拟效果是可以了,但要想变化却是不可能的,这让陆旭期待已久的一颗躁动的心不由的泼了一桶冷水。

  陆旭在住处静静的思量了一日一夜后,第二天就立刻出门,直奔各大商铺而去。

  果然不出他所料,其在坊市之间兜兜转转了许久,却根本连异种能量晶石的影子都没有找到。

  于是,他最终在一家颇具规模的材料店,才花费了一百多灵石,购置到十多颗昆仑玄石。

  随后,他又去了一家商铺,花费了大约十万灵石,订制了一件能隔绝神识查探的斗篷,便再次回到了客栈密室之中。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