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一十一章 趁火打劫 4

第四百一十一章 趁火打劫 4

  陆旭见此,双目一眯,心道这四人果然没少干此类勾当,如若方才被这出其不意的玉如意所放出的黄色光丝困住,再面对这接下来的三人联手一击,一般金丹修士恐怕还真要陨落在此了。

  但对曾经轻易斩杀过假婴修士的他来说,却自然不值一提了。

  要不是,其现在受困于正在突破金丹后期瓶颈,早在这四人一露面的瞬间,就将四者全都直接击杀了。

  但如今情形下,他也同样必须速战速决才行。

  陆旭心念急转下,手中法决一变,五条白色雾龙顿时发出一阵龙吟声,争先恐后的从其身上一冲而出。

  其中一条雾龙发出一声长吟,就将肉翼青狼放出巨大爪影一击而破,并一个模糊的冲到青狼近前处,一个盘绕的将其护体飓风冲散开来,闪电般一口咬住了青狼肉翼,一个盘曲后,龙身直接缠绕在了青狼身上,让其无法动弹分毫了。

  另外一条白色雾龙,只是一个照面,则庞大龙尾猛然一晃动后,就掀起滚滚气浪的将漫天刀影一击而破,随后又一个俯冲而下,便与另一头白色雾龙一起将冲到跟前的黑色巨熊一扑而倒,并撕打成了一团。

  最后两条白色雾龙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模糊后,就冲到了独角男子男子近前处。

  独角男子见此,面色一变,当即一个猛然抛出一面黑色盾牌,迎风一涨后,就化为了数丈巨大的挡在了身前。并且一张口,喷出一股黑蒙蒙飓风,朝面前雾龙狂卷而去。

  这时,陆旭却一个“爆”字出口。

  五条雾龙竟炸裂而开,不但将黑色巨熊和肉翼青狼瞬间冲击的跌跄倒退,更是眨眼间从雾龙体内涌出滚滚青色火焰的弥漫开来,将一名金丹修士修士及一只黑色巨熊,一只肉翼青狼全都一闪的淹没其中。

  随即,就见雷鸣声一响!

  三道金色电弧从陆旭手中“刺啦”一声的激射而出,一个模糊后,就化为三柄金光灿灿的雷矛的划过长空,没入滚滚火焰中……

  几声惨叫后,被困三者同时被雷矛洞穿要害而过,护身真元和各种护身宝物,在恐怖之极的真雷作用下,根本未曾发挥效用,就和其主人一同的化为了灰烬,连一丝精魂都未能逃出。

  从几人出手到被陆旭雷霆般击杀仅仅是两三个呼吸间的事情,这让仅存的青鳞老者,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无比了。

  “这位道友,我们只是……”青鳞老者边说边不禁的向后倒退了几步,忽然间两只宽松的袖袍猛的一抖,七八道各色光华朝陆旭方向飞射而出。随后又飞快的往身上拍了两道黄色符箓,化作一团黄色遁光的就要飞遁而去。

  然而就在其方一飞出没多久,只觉脖劲处一凉,便见四周景物飞快往后倒退。但想要低头看时,却发现自己不断往下落去,更让其惊恐的是,竟然无法控制脑袋转动分毫了!

  就在其心中一凉的,眼前金光一闪,其就脖颈一凉的彻底人事不知了。

  陆旭单手一招,将青鳞老者和里面精魂一同斩开的至金太乙剑,便一个掉头的激射而回,几个闪动后,便没入其身躯中不见了踪影。

  而陆旭自始至终,竟盘坐在原地未曾移动过半步,并只是动了动了一只手,就用将四名金丹修士全都斩杀个干净。

  至于四者身上的数件储物袋,也被他袖袍一卷的直接摄了过来。

  附近一些原本觊觎灵兽,仍抱着一丝侥幸未走的其他修士,先是目睹了陆旭眨眼间击杀一名金丹及七八名筑基修士,现在又见其雷霆般的击杀了四名金丹期修士后,即便再后知后觉,也知道陆旭实力何等惊人了,纷纷骇然不已。

  一时间,四周山峰之上,伴随着接二连三的破空声响起,各色遁光此起彼伏的一闪而起,纷纷往不同方向飞去。

  在短短的小半刻钟后内,大半的修士便如同来时一般,三三两两的四散飞走了。

  但其中仍有一些修士似乎犹不甘心,只是悄然的飞到了更远一些的山峰之上,又再度落下,隐匿气息的等待起来。

  这些人打的自然是想陆旭一旦进阶失败,让他们好有机可乘,打着浑水摸鱼的主意。

  陆旭对于这些修士,更不会在意什么了,只是翻手取出一枚紫宸丹服下,同时目光一瞥一旁的虚空猿和九劫雷龟,见它们都仍在专心应对雷劫。

  说起来,这雷劫也甚是奇怪,先前一直是连番轰炸,现在却间隔一盏茶的功夫才劈下那么几道,只是威能却比此前大上了不少,不过骨虚空猿与九劫雷龟在石球及雷茧的护持下,仍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不过照这样看来,两者的进阶恐怕不是这一两日可以完成的了。

  陆旭心中稍定后,才再次双目一闭的继续冲击起了瓶颈。

  如此的情况一连就是五日之久。

  五日之内,虚空猿与九劫雷龟不断的承受着一波接一波天雷的考验,虽未进阶成功,但透过石球及雷茧所散发的气息,却是在与日俱增之中,虚空猿似乎离金丹仅一线之隔,九劫雷龟离金丹中期也近在咫尺。

  而陆旭此刻面色也是有些苍白,浑身白色雾气滚滚翻涌,周身大汗淋漓,体型比之起初大了数圈不止,显然已经到了冲击瓶颈的关键时刻。

  然而就正在此时,一股庞大的灵压忽然从远处飞快席卷而来。

  下一刻,不远处的一个山头之上,一艘通体雪白的白骨飞舟破空而至。

  骨舟似乎是由某种巨大妖兽的骨架整个祭炼而成,通体散发着森森白芒,显得有些诡异。

  当骨舟行之某处山头之时,便停了下来,从中跃出一名身着血袍,面色傲然的青年。

  青年方一落下,单手一招的收回了骨舟,同时放出神识肆无忌惮的一扫而出。

  附近山峰残留的修士见此情形,纷纷脸色大变。顿时不发一言的转身就逃。

  仅仅片刻之后,附近的修士便走的精光,不过仍有寥寥数名自恃修为不弱的金丹后期修士,并未完全撤离,并一齐退到了更远处的某座山峰之上。

  这些人见到有元婴修士赶来,没有了觊觎之心,倒心照不宣的聚在了一起,抱着看戏的心态静静观察起来。

  见此情形,血袍青年才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往不远处的天象所在山峰望去,结果从陆旭一扫而过,最终定在了其身旁正在渡劫的两只灵兽身上。

  “元婴初期修士!”

  陆旭自然也看到了血袍青年,并且神念一扫后,眉头微微一皱。

  虽说他并不畏惧这名元婴初期修士,但对方此时出现,恐怕无法像打发先前两波人那般轻松了。

  正当陆旭分心在思量对策之时,那名元婴期修士却并未动手,而是在原地负手驻足而立,面露沉吟之色,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样子。

  片刻工夫后,两道遁光从不远处的另一座山头飞快往血袍青年处飞来,并落在了其身前不远处。

  光芒敛去后,露出其中两名同样身穿血袍的金丹期修士,正神色恭敬的躬立在一侧,异口同声的冲血袍青年拱手道:

  “见过齐长老!”

  “不必如此多礼,此次你们的消息对本座十分有用,想不到这种荒僻的地方。竟然会有两只即将进阶金丹的灵兽,你们放心,等回去了,本座自会有好处给你们!”血袍青年朗声一笑的说道。

  “多谢长老!”两个金丹修士闻言,自是一阵大喜,连忙躬身拜道。

  “好了,据本座观察,那两只灵兽完成进阶仍需要些时日,你二人可先回去吧,本座在这里等待它们进阶后再出手收服,便会直接回返。”血袍青年许完了好处,便朝着二人摆了摆手,要打发二人离去。

  “齐长老,那灵兽旁边还有一名金丹期的修士,应是其主人,可需要我等届时帮忙将其牵制一二。”其中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小心翼翼的问道。

  “哼,我现如今已经进阶元婴期,区区一名金丹中期的人族小子,又岂会放在眼里。倒是那两只灵兽,从其进阶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极为特殊的品种,若是将其降服收为己用,本座将是如虎添翼。不过为了不打扰其进阶,便让这人族小子再多活一段时间吧。”血袍男子一脸傲然的说道,丝毫不将陆旭放在眼中,双目流露出一丝炙热之色,似乎口中的两只灵兽已经是他囊中之物。

  “那先恭祝长老成功收服灵兽,弟子等就先行一步回去了。”两名青年闻言相视一眼,一拱手后,便转身化作两道血色遁光,往远处飞驰而去,不多久,便消失在了群山之中。

  血袍男子再次目光一扫陆旭所在后,便就地盘坐在一块青色巨石上,一个人静静的等待起来。

  陆旭在察觉到这名元婴初期强者没有采取任何举动之后,心中虽然有些奇怪,但自然乐的如此,当即也不做理会的继续冲击自己瓶颈。

  又过了半日之后,两只灵兽头顶的乌云逐渐变成了一大片青黑色的云海。

  “轰隆隆”的一声雷鸣后,点点紫色雷炎从青黑色云海中闪烁而出,并往中间凝聚,顷刻间浇铸出两道水桶般粗细,表面丝丝雷芒穿梭不已的紫色电柱。

  紫色雷柱方一形成,便轰然而下,带着滚滚紫色雷炎,重重的劈在了虚空猿所化石球与九劫雷龟所化雷茧之上。

  陆旭见此,瞳孔微微一缩。

  “轰”“轰”的两声巨响传来!

  峰顶骤然间一阵地动山摇,滚滚烟尘随风弥散,飞石尘土四溅!

  陆旭一时间无法看清两只灵兽的具体情况,只能隐约看到峰顶上出现了两个硕大巨坑。

  巨坑中心处,残缺的石球表面正有一缕缕紫色雷丝闪烁不已,倒是雷茧没有丝毫的损伤,甚至还在吸收这紫色的雷丝。

  随着这两道惊天紫雷落下,天空中的青黑色乌云,也终于开始消散,慢慢恢复到了原来的蓝天白云的景象。

  距离两只灵兽最近的陆旭,能清楚的感觉到,二者已经深处某种临界状态中,散发的强大气息,更仿佛两座随时都可能爆发的火山般。

  又过了半盏茶工夫后,石球及雷茧表面的紫色雷丝终于消散一空,并两声巨响后,两道颜色各异的粗大光柱从黑色石球和雷茧中冲天而起。

  从石球中冒出的光柱中,隐约可见一颗金色的妖丹正不断的旋转。

  而雷茧上喷出的光柱中,则是紫金色的妖丹仿佛更加的凝实,滴溜溜转动不停……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