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二十一章 招魂草

第四百二十一章 招魂草

  做完这一切后,陆旭再次仔细的检查一遍,确定了的确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后,从怀内掏出了一个玉盒出来。

  单手抚摸一会儿玉盒的表面,陆旭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轻轻的打开了盒盖。

  里面是一株单茎九叶的寸许大小草!

  此草的九枚叶子都成黑色,上面有着一些奇怪的纹路,看起来有些奇特。

  但惊奇地是,它通体黝黑色的,散着一股阴冷的荧光,触手抚摸上去就可以发现,此小草竟是象寒冰一样的阴冷。

  这就是陆旭此行的大杀手锏“九叶鬼脸草”。

  实际上,此草虽然不能说是常见之物,但也算不上稀罕之极的东西,在阴魂海的冷魂岩上都可以找到此物的。

  但若是种植在普通的泥土里,而不是四周有冷魂岩,则不出一两天,九叶鬼脸草就肯定枯萎而死,很是有趣。

  不过,九叶鬼脸草的药效相对于它对生长环境的苛刻,有些不相符,只是炼制一些低级丹药的药引而已,一般不会引起修士们的注意。

  但“九叶鬼脸草”的另一个名称——“招魂草”,却是曾经在阴魂海修仙界引起过不小地轰动。

  当时也不知道是哪位修士无意中法现的,这阴冷之极的药草,虽然一出现就有九片黑色的叶子,但是每过百年就会渐渐在一片叶子上长出一张鬼脸,而长出鬼脸的过程会持续六到七天,并同时散出一种古怪地味道。

  这种味道修士闻了没有什么作用,但对阴魂海中地大多数阴兽来说,却充满了无比的诱惑。

  只要闻到这种味道,在一定范围内地阴兽都会闻风而动的寻来,并马上争先恐后的将其吞食掉。

  而且这种招魂草的年份越久,其长出鬼脸时能影响的范围也就越大,对高级阴兽的诱惑也一样增加。

  据说曾经有一位元婴期的高人,在阴魂海的深处,恰巧现了一株千年以上的“招魂草”,而且此草刚好生出第八个鬼脸。

  结果这位高人,亲眼目睹了附近数十只元婴期的阴兽一齐向他冲来的壮举,吓的这位高人不得不落荒而逃了。

  于是,这件事在阴魂海公开了以后。

  许多修士都有了用此草来引诱阴兽,好猎取阴兽核的想法。

  因为,高阶修士来到阴魂海捕杀阴兽,头痛的就是在海面上往往流窜了数月,一只阴兽也没法现的情景出现。

  对大多数修士来说,筑基期和金丹初期阴兽是最好的下手目标,金丹后期到元婴初期就要冒着有人阵亡的风险了。而元婴中期以上的阴兽,除了老怪物们,其他等阶的修士都是望风而逃的。

  否则就不是捕杀阴兽,而是给阴兽喂食了。

  阴魂海的阴兽数量的确很多,但它们只要不浮出海面,在深海内潜伏不出,根本不易发现!

  要不是高阶修士可一日御器飞行数万里,并有神识搜索海面和海底的神通,恐怕就是在阴魂海游荡个半载整年,碰不到一只阴兽也是正常之极的事情。

  毕竟除了阴魂海太大的缘故,大多数阴兽都有自己独特的隐匿手段,就是用神识去查找,也极易忽略而过的。

  现在“招魂草”这种引阴兽的奇效出现,自然引起当时的阴魂海一阵骚动。

  一时间百年数百年的“招魂草”奇贵无比。

  但很这些人就发现了这种想法,根本就是白日做梦。

  首先,他们没办法掌握“招魂草”的准确长出鬼脸的时间。

  说是两百年生出一张鬼脸,但误差个七八年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们这些的修士,可无法有效的利用这段时间。

  其次他们还发现,这些招魂草竟有一经种下,不生出四张鬼脸就不能拔起的古怪习性。

  否则招魂草会丧失生长鬼脸,散发出气味的奇效。

  如此一来,他们将生出鬼脸的招魂草带在身上,移植到阴魂海的想法也破灭了。毕竟很少会有人在一株招魂草边上等上两百年,而如果不特意守在招魂草旁边,几乎没有招魂草能够生长到长出四张鬼脸不被吞噬掉的。

  于是“招魂草”的叫法,不久后就被修士们抛弃了,仍恢复了“九叶鬼脸草”的称呼。

  陆旭是在一枚玉简中,看到将相关资料当笑谈记载的时候。

  他当时就灵光一动,就想到了玲珑秘境和此灵草巧妙配合后,产生的奇效。

  他立刻从坊市内买了一批九叶招魂草,在自己的玲珑秘境内做起了试验。

  果然将招魂草种植到玲珑秘境后,少则一两天,多则四五天,招魂草肯定会长出一张鬼脸。

  而在伸展过程中也散出了古怪的气息,这气息说不上好闻也说不上恶臭,是一种让人印象极深的奇异味道。

  陆旭心存疑惑的将一只购买的低阶阴兽放进了玲珑秘境内,结果这只阴兽立刻激动之极的飞跃而去,毫不犹豫的将几株散发出古怪气味的招魂草,啃得一干二净。

  随后没了这种气味,这只阴兽马上恢复了常态。

  有了这个杀手锏在手,他顿时对自己猎杀阴兽之旅充满了信心。

  重新制定了计划后,陆旭不但带了大量的招魂草幼苗,还特别挑了冷魂岩所堆积的岛屿众多的海域。

  毕竟,也只有在冷魂褐岩众多的地方,招魂草才能存活。

  如今,他在此冷魂岛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将招魂草移植后,让阴兽自动送上门来了。

  陆旭在冷魂岛的环形中心处的找了一处孤零零的冷魂褐岩,将玲珑秘境内的一株正在生长第五张鬼脸的招魂草移置了过去。

  虽然他知道,鬼脸越多的招魂草影响的海域会广,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从五张鬼脸的招魂草开始做起。

  陆旭将招魂草移植好后,就在附近的冷魂岛上开始闭目养神了,虚空猿和九劫雷龟也早已回到了他身边,一齐养精蓄锐起来。

  当第二日的时候,招魂草终于在陆旭的眼皮低下,鬼脸渐渐清晰了起来,并散出了奇异的气味。

  陆旭二话不说,一只手忽然光芒一闪,数个光华各异的阵旗出现在了其四周,并整齐的插在其身前的地面上。

  陆旭望了一会儿这些阵旗,神色不动的重闭上了双目。

  他已经想好了,若是数日后还没有阴兽出现,他就再种上一株招魂草,将招魂草招魂的范围再扩大一些。

  如此这样一来,总能有阴兽送上门来的。

  而陆旭的担心,显然多余了。

  仅仅半个时辰后,陆旭就感到两股强大的阴气波动从东西两个方向急靠近冷魂岛,让他脸色微微一变。

  他猛然睁开双目,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那排阵旗,抿紧了有些发干的嘴唇。

  虽然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但一次面对阴兽,心里还情不自禁的紧张起来。

  突然,面前的一杆金色阵旗光芒大放,接着轻微的抖动了起来。

  陆旭神色肃然,但没有马上采取什么行动,只是静观不语。

  他知道,虽然金丹期的阴兽已经算有了灵智,但陷入了“天门金锁阵”这样的大阵中,一时半刻是不可能而出的。因为金丹期阴兽的修为,虽然号称和金丹期的修士相当,但真正搏杀起来,大半不是同级修士对手的。

  毕竟它们吃亏在灵智太低,天生所会的神通又太单一,所以很容易被同级抓住破绽而击杀掉。

  阵法这样高深的东西,就不是它们能够短时间破掉的了。

  因此,陆旭能安心的等到另一只阴兽也落入了阵法中,才会放心的去猎杀。

  正当他忐忑不安的暗想之时,一杆紫色的阵旗也光华大放起来,并出低鸣的嗡嗡之声。

  顿时,陆旭原本肃然的面孔露出了一丝喜色,接着双手一掐法决,将不远处的招魂草气息,用周围禁断法阵的禁制封死住了。

  否则再引来一两只阴兽,应付起来就会有些手忙脚乱了。

  做完这事后,陆旭一伸手,往虚空处轻巧地一抓,两杆出异样的阵旗自动飞射到了其手上,口中再轻吐一个“走”字!

  就将虚空猿和九劫雷龟一起卷起,化作一道黑光直奔阵法所在地。

  片刻后,陆旭出现在了西边的“八门雷火阵”上空,只见阵中紫赤两色的彩霞正翻滚不停,并从阵中隐隐出鬼吼般地轰鸣之声。

  陆旭放出了黑羽飞舟,御器独自飞了过来。

  接着将紫色的阵旗从怀内抽出,轻轻在手上一摇后,从旗杆上射出一道紫光正好击到阵中地彩霞之上,顿时各种霞光收敛了起来,露出了困在阵中的一头阴兽出来。

  此兽长约两三丈,通体滚圆并浑身都是灰白色地尖刺,猛一看犹如一只巨大的蚯蚓,但是圆鼓鼓的身上却长满了数十只大小一样的绿色眼珠。

  这些眼珠冰冷之极,正接二连三的射出灰白色地光芒不停地冲击着大阵的禁制,而那鬼吼一样地声音,正是从其肥胖的腹部不停的出,似乎正处于暴虐的急躁之中。

  “鬼眼兽”

  一看清楚阴兽的相貌,陆旭马上认出了阴兽的来历,心中有些兴奋起来。

  这是阴魂海常见的金丹期阴兽之一,正好让他练练手。

  他不敢耽搁太久,这可不是“天门金锁阵”,可禁不起此阴兽多折腾几回的,就马上心念一动,命令虚空猿去另外一座大阵那里看住那只阴兽,再对九劫雷龟下了攻击的命令。

  虚空猿听到陆旭的命令,身躯一个晃动就消失在原地。而九劫雷龟接到吩咐后,周身的紫金霞光马上一变,突然身上紫金色电弧流转,接着其两手一合再飞的一分,手掌之间飞射出一道金色的电弧,直射入了阵中向“鬼眼兽”狠狠弹射而去。

  “鬼脸兽”虽然被困在了阵中,但似乎也知道金色电弧的厉害,周身的眼珠瞬间同时盯向了金色电弧飞来的方向,数十道灰芒汇集一齐,化为一道粗大的黑色光柱,硬生生的顶住了金色电弧的前进,一时和驱动雷电的九劫雷龟成了比拼法力的局面。

  见此情景,陆旭不怒反露出了喜色。

  他伸手往手腕储物镯上一拍,一把血红色的短尺出现在手中,单手一挥,顿时上百道尺影不停的幻化而出,转眼间就落到了大阵的之中。

  这些尺影密密麻麻的排列在一起,一个盘旋就冲着鬼眼兽砸去。

  这时陆旭脸上升起一丝兴奋的红晕,再一翻手,至金太乙剑就出现在了手掌中。

  此同时,上百道血红色尺影一齐向阵法中的“鬼眼兽”砸去。

  鬼眼兽似乎也现了不妙,它突然一声尖啸,整个身”呼哧“一下,竟卷曲成了一个满是刺芒的巨大肉球,同时眼喷射的光芒颜色一变,灰芒忽然变成了黑芒,这些黑芒也没有飞出攻击敌人,而是在起肉球的四周凝聚成了一个厚厚的光罩出来。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