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满载而归

第四百二十二章 满载而归

  上百道尺影同时砸到了黑色光罩上,在轰隆隆的光芒四溅中,鬼眼兽的护罩还真的支撑了下来,但光罩上黑光闪烁不定,已呈现出了不支的状态。

  而这时的一道道的金色电弧,终于击散了没有了后力支持的黑色光柱,在九劫雷龟的指挥下凝结了起来,瞬间化身成了一柄一丈多长的金色雷矛,配合尺影的攻击,狠狠的斜击了下去。

  一阵清脆的破裂声传来,光罩虽然在“鬼眼兽”狂喷黑芒支持下,仍然承受不住尺影和金色雷矛的双重攻击,彻底崩溃了。

  见到此幕,已等待多时的陆旭不假思索的一扬手,一道金色剑光一斩而出,乘虚而入的激射向鬼眼兽裸露的身体……

  一眨眼的工夫后,在阵法中间的陆旭,手上托着一颗鸡蛋大小的阴气森森的圆球,满脸的喜色。

  在其脚下匍匐着伤痕累累的鬼眼兽尸体,在尸体某处还裸露着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

  “走”

  陆旭没有多加迟疑,用储物镯将鬼眼兽的尸体一收后,立刻化作一道黑光将九劫雷龟卷起,向另一处大阵疾驰而去。

  ……

  就这样,陆旭在这冷魂岛一呆就是一个多月。

  他几乎是一株招魂草不再散发气味后,马上就换另一株,始终保持着招魂草气味的不断散发。

  如此一来,几乎每隔两三日就会有阴兽被吸引而来。

  让他和虚空猿九劫雷龟一口气斩杀了十几头金丹期阴兽,这让陆旭狂喜不已。

  但期间陆旭心中一动之下移植了一株七张鬼脸的招魂草,竟然引来了一头罕见的元婴后期的阴兽,把陆旭吓了一大跳,急忙用阵法禁制住招魂草的气息外散,这让此兽在附近徘徊了几圈后,悻悻的离去。

  受惊不小的陆旭总算知道了,招魂草最好保持在五六张鬼脸的程度,再增加鬼脸的话,就会引来高一级的阴兽了。

  于是,他赶紧换了一株五张鬼脸的招魂草,重等待了起来!

  但这时冷魂岛附近的金丹期阴兽,都被他的猎杀的差不多了。

  在见一连六七天,没有阴兽在上门后,陆旭和虚空猿九劫雷龟并没有留恋此地,而是马上,将阵法一收,往阴魂海深处飞了数日,另寻了一处冷魂褐岩岛同样布下大阵,继续猎杀阴兽。

  这种既刺激又枯燥危险的生活,让陆旭在阴魂海一过就是五年的时间!

  在此期间,他斩杀的金丹期阴兽数以百计,甚至有一些元婴初中期的阴兽,陆旭也引来过,这让初次对上的陆旭,数次陷入了生死一线之间中。

  要不是凭借着虚空猿和九劫雷龟的辅助,恐怕即使有阵法相帮,他也会狼狈之极。

  而且经过这些年的消耗,三套布阵器具也在几头性暴烈的阴兽自爆中,大都被毁掉和残缺不全了。

  就是那套防御最强的“天门金锁阵”,也在前段时间因不慎引来了一头元婴中期阴兽,无奈之下,只好舍弃了这套防御阵法,带上两只灵兽逃之夭夭。

  这五年间损失如此之大,当然也是惊人之极!

  除了得到数百颗阴兽核外,陆旭得到的珍稀阴兽材料是不计其数,甚至不得不抛弃一些价值稍刺点的东西,而让储物镯得以减轻压力。

  另外在击杀数百阴兽的搏杀中,他将自己的实战技巧磨炼的出神入化,还掌握了不少灭杀阴兽的独门小技巧。这种实战搏杀甚至比之在龙神天宫的幻殿对他的帮助还要大。

  如今的陆旭,就是单独对上一头普通的元婴初期阴兽,也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斩杀。

  而在猎杀阴兽之余,陆旭万象玄功的修炼也丝毫没有放松,来时购买的数十颗能量晶石已经消耗一空,只可惜变化之术还是没能修炼成功。

  归根结底是少了修炼变化之术必须凝练的真灵玄石,这是一种奇异的灵性玄石,据说每一颗真灵玄石都必须沾染了真灵之血才能诞生,只可惜这种玄石陆旭寻找了许久,就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

  眨眼,又是一个月过去了,厮杀了五年有些疲惫的陆旭决定返回幽寒岛。

  他很清楚,没有阵法辅助,单凭他和还有两头灵兽,在这阴魂海乱闯实在太危险了。

  即使他们可以轻易的对付元婴初期的阴兽,但万一被元婴中期以上的阴兽盯上了,还是难逃一死的。

  而且据他估计,他所收集的阴兽核,应该足够支撑他凝练摄魂白象神通还绰绰有余的。

  数百颗阴兽核可是少说也价值数千万的灵石,别说其中还有不少稀有之极的品种,恐怕是价值翻倍了。

  陆旭并不贪心!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在仙道之路上走的远一点,所以一察觉继续诱杀阴兽变得危险重重时,马上就收手。

  如今的他,已深入了阴魂海够远了。

  要不是每经过一座陌生的岛屿,他就记载下自己的海域图,说不定连回去的道路都找不到了。

  返回的路程,陆旭足足飞了数个月。

  他身怀重宝,实在害怕路上遇到厉害的阴兽或其他高阶修士的打劫。

  阴兽倒还罢了,顶多兜点圈子,一般不会紧追不舍的。

  但若是遇到心怀歹意的高阶修士,自然不会放过落单的他。

  到时碰到成团伙的高阶元婴修士,不但阴兽核难保,恐怕多半连小命多半也要呜呼!

  所以一路上他高度警惕着,一现有其他修士地踪迹,立刻隐匿或遁走。

  如此一来,总算没有出事地带着阴兽核回到了幽寒岛,这让他大松了一口气。

  陆旭走进了那个破烂之极的小街,除了有两名店铺地掌柜换了生面孔外,其他的一切仍然和时的一样。

  他没有理会略带诧异之色地众人目光,直接走进了的石屋。

  石屋内地妖皇殿的修士,已经换成了一名面容和善地老者。

  他一见陆旭走了进来,就面带微笑的问道:

  “这位道友要传送吗!”

  ……

  陆旭一头栽进了眼前的大床上,呼呼的大睡了起来。

  此时他已回到了妖皇城五十六层的洞府之中,身心疲倦的他顾不得其它地事情,先酣睡了数日后,才精神抖擞的苏醒过来。

  此次阴魂海之行,实在让他累地不轻!

  醒来后,陆旭在洞府内四处溜达了一遍,觉得几年不见,府内的一切让他升起一种亲切的感觉。

  随后陆旭往坊市跑了一趟,多跑了几家店铺,确定没有真灵玄石的消息后,才再次购买了一批紫宸地皇蛛灵血回来。

  然后马上进入了炼丹的忙碌之中。

  整整两年的时间,陆旭一边炼制紫宸丹服用修炼,一边吸纳阴兽核中的阴魂之力凝练摄魂白象神通。

  而且在此期间,他将手中的用不上的各种阴兽材料,捡那些不在妖皇城常驻的小商家慢慢放了出去,倒也换了大量的灵石回来。

  做完这些事情后,陆旭就将洞府彻底封闭了,准备不将摄魂白象神通凝练完成就不出关。

  至于洞府内的一切,因为虚空猿和九劫雷龟都已化形,倒也不用他多操心了。

  于是陆旭从储物镯中掏出一瓶紫宸丹,服下一颗后,就缓缓闭上双目,进入忘我的修炼之中。

  以后的时间,陆旭除了服用紫宸丹修炼之外,就是用阴兽核凝练摄魂白象神通。

  时间一长,陆旭自然心无旁骛,只要一感到体内的灵气不足了,就随意摸出一颗丹药来服下,然后接着修炼。

  这样一来,时间自然过的飞快!

  常年单调的修炼、修炼、再修炼的枯燥生活,在陆旭一心想要变强的强烈期望之下,竟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五年一闪而过。

  这一天,陆旭的洞府上空,忽然黑云压顶,银蛇乱舞,天色骤大变起来。

  同时,附近百余里的阴气,全都疯狂般的向陆旭的洞府聚敛了过去,并形成了肉眼可见的阴气漩涡。

  惊得附近的所有修士,无论是经过的,还是是居住附近的,都纷纷驻步不前或走出洞府,向异象生的地方神色惊讶的眺望过去。

  “这是怎么了,难道有人进阶了,还是修炼成了某种大神通!”

  “看着阴气的浓度,莫非是一个鬼道修士。”

  许多修士呆呆的望着这一幕,口中喃喃的自语道,脸上的神情各异,丰富多彩之极。

  妒忌的,茫然的,多的则是流露出羡慕之极的眼神……

  同时城中的众多金丹期以上修士,虽然没有看到这风云色变的天象,但整座妖皇城的阴气异常,还是逃不过他们强大神识感应!

  他们朝陆旭的洞府方向瞅了一眼后,有不动神色的,有略显兴奋的,还有眉头皱起的……

  妖皇城五十六层的洞府内,密室地大门终于打开了。

  人影一闪,一个披头散看不清面容的人,从密室内慢慢的走了出来。

  这时玄色霞光闪烁,人影渐渐清晰了起来。

  “嘿嘿,摄魂白象神通,终于凝练成功了!”望了望密室外的一切和身侧地一个毛脸少年,一个雷印童子。这人忽然仰大笑了起来,竟隐隐露出了龙吟象嗷之音。

  从脏乱地发髻之间露出的面容,正是数年前密室内的陆旭。

  只是此时的他,目中精芒流露,身上裹着一层厚厚的阴气,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

  大笑完地陆旭,看着密室外的一切,竟有种陌生地感觉。

  数年地时间不问世事,让他大有物是人非之感,好像以前生地一切都变得非常遥远了。

  陆旭没有在原地多停留,而是沿着记忆中地印象,回到了自己地寝室。

  一顿饭地工夫后,陆旭从寝室中出来时已然容光焕发,重新恢复了十年前的容貌和装束,面貌清秀,身材修长,身穿玄色清虚云纹法袍,脚踏清虚踏云靴。

  随后,陆旭随意的逛了逛洞府,当他来到封闭多年未曾解封的洞府大门时,一眼就看到在洞府前的禁制中,有七八道颜色各异的传音符,正如无头苍蝇一样的到处乱撞着。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