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二十七章 疑云

第四百二十七章 疑云

  一座墨绿色的山峰脚下。

  在某处山谷旁边,另有金玉门的几位低阶弟早已等候多时,而那帮劫匪的巢穴也就在离此不远的另一座山谷中,正有其他的弟子在盯着他们。

  在得知所有邪修都在巢穴内并没有外出,从魔云内再次飞出的凤仪仙子,当即让陆旭等修士稍休息一下,明日一早,趁对方不备时发起攻击。

  一夜无事。

  第二天,天刚蒙蒙大亮,众修士就默然无声的出现在了“邪修老巢”的上空。

  “就是这里吗?”凤仪仙子有些疑惑的打量了身下被浓雾笼罩的山谷数遍。

  这山谷实在是太普通了,虽说有浓雾笼罩,但一眼就可以看出里面并不大。

  “没错,不但追魂蝶跟踪到了这里,两位长老也先后来确认过了,里面进出的人的确是那些邪修。”周彤衣在一旁轻声说道。

  听了这话,凤仪仙子默默的点点头,心中再无疑色。

  不过此地,显然只是对方的一个临时落脚之地。

  不但山谷看起来简陋的可怜,甚至在此谷上空也只布置了一个简单之极的小幻阵而已,根本拦不住任何人的。

  “生死勿论。”

  于是,在这位凤仪仙子一声冰寒的话语中,魔云中的一声怪笑传来,几道轰隆隆的阴雷打下去后,就轻易的将此阵扫荡的一干二净,然后众修士不在客气的直冲了下去。

  这阴雷打下来的动静,显然惊动了谷中之人。

  数道尖啸后,谷中近四五十道各色光华升起,一大批修士迎向了他们,领头的是三名金丹后期修士,他们一见眼前的等人,不禁一怔。

  但未等他们反应过来,周彤衣一个“杀”已经脱口而出,然后放出了一口铜镜法宝,率先攻了过去。

  其他修士见此,也不客气的纷纷出手。

  顿时,天上各色光芒飞溅,尖啸之声大起。

  陆旭既然想要打真灵玄石的注意,自然不好意思不出手一下,就随意的放出血阴尺,圈住了几名筑基期的修士,将他们一举全歼。

  以陆旭的金丹后期修为,对付几位筑基期修士,自然应该是轻而易举地事情,可让他的惊愕的事情出现了。

  这四五名筑基期修士一发现陆旭是金丹期修士后,竟在神色大变后,纷纷挣破了衣衫体形狂涨,竟变身成了一头头炼尸状的怪人,浑身周长起了绿毛,这让陆旭吃惊的差点眼珠掉下来。

  不过,变身后的几人虽然度和修为都涨了一大截,但在陆旭这个金丹后期修士眼中认识不堪一击,这几人也只是多支撑了一段时间后,就被陆旭血阴尺砸成了肉酱。

  陆旭这时现,这些人的变身似乎和真正的炼尸还是有差异的,似乎身体并没有真正的绿毛铁尸那般的坚硬。

  这让陆旭如坠云雾,有些狐疑起来,这些人到底使用的什么秘术?

  不过他马上就收敛心神,凝神向其它方向望去。

  现在可不是思量问题的时候,否则被什么人趁机给偷袭了,那是冤枉之极的事情。

  可是入目的情形,让陆旭心中的疑惑越变越大。

  只见这些邪修,筑基期的几乎都使出了炼尸变身之术,并且组成了一个个小团体,正凶悍之极的拼命着。

  他们中修为高的几个金丹后期修士,早被雷老怪施展法术扯进了魔云中,困在了其内而无法出来。

  听那魔云中轰鸣声不断,他们似乎正苦苦支撑的样子。

  如此一来,对方的这些金丹初期和筑基期修士在数名结丹后期和数名金丹初中期修士地狂攻下,转眼间就被灭了大半,可剩下之人仍然悍不畏死的毫无惧色。

  他们彪悍的样子,让大下辣手地金玉门修士也大感愕然,暗自诧异不已。

  可就在这时,一声狂怒的厉啸声从谷中传来,直震地金玉门的诸修士两耳嗡嗡直响,人人都不禁脸色全变。

  “还愣着干吗?灭掉他们,棘手的家伙就要来了。”乌云中传出雷老怪的锵锵话语,众修士这才恍然大悟,急忙催动手上的法宝和法器,继续猛攻剩余的敌人

  不过这些剩余的修士听了啸声后,精神大振,抵挡地越的顽强,竟然一时无法扩大战果。

  而谷中飞出了数道绿色地长虹,转眼见就到了空中。

  众修士见此纷纷住手,如临的望着飞来的五名对手,其中一人元婴初期,四人假婴期。

  只见为首的元婴中年人脸色铁青,虽然长的五官端正,但如今满脸的煞气。

  而且从他身上的法力波动看来,仿佛已经到了元婴初期巅峰的修为。其余四人也俱都到了假婴期的巅峰,只不过这些人同样眼中冒火的望着金玉门的诸人。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屠戮我们阴尸门的弟子,本座要你们血债血尝。”中年人略一打量场中所剩无几的弟子,神情阴厉之极。

  听了这话,其他人都是一愣。

  怎么这位劫匪没有一丝被人找上门的觉悟,反而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啊?

  其中有些机灵之人,不由的有点迟疑起来,望向了凤仪仙子和周彤衣等女。

  凤仪仙子清澈的美目中也浮现出了一层疑色,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有一人忽的大喝一声,冲了出来。

  “废话少说,你们全都死有余辜。”

  竟是一直紧跟周彤衣身边的铁长老突然飞出人群,并一扬手,放出了一道丈许长的火光直奔对方几人飞来。

  中年修士见此大怒溜的一转,“呼哧”一下,身上冒出了十余丈高的绿色尸气,这些绿色尸气急剧翻滚起来,竟瞬间化为了一只长满绿毛的炼尸。

  此炼尸一出现,马上就嘶吼一声,恶狠狠的向前冲去。

  铁长老放出来的火光,正好一头扎在了炼尸身上,一闪即逝的消失了。

  接着,炼尸毫不停留的直扑向了铁长老本人。

  顿时这位铁长老露出了惊惶之色。

  他以比飞出去还快的速度,身形几闪后,马上又飞回了人群中,并且口中大声嚷嚷道:

  “大家一齐上啊,这家伙是元婴初期的修士,单打独斗我们可都不是对手的。”

  听了这明显之极的煽动话语,这边竟真有两位金丹期修士和部分金玉门的弟子,马上放出了法器和法宝攻击那炼尸。

  但更多的人,则面露狐疑之色的冷眼旁观起来。

  场中显得有些混乱了。

  见此情景,陆旭的嘴角微微抽蓄了一下,手脚未动,但脚下却黑色霞光隐现的向后缓缓滑去。

  事情有点不对劲。

  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但陆旭已有了若出现危险马上抽身而走的念头。

  “且慢动手,这里面有点蹊跷。”凤仪仙子也看出了其中的不妥,冷冷的向那些金玉门弟宗呵斥道。

  但金玉门这边动手的修士根本无动于衷,仍然闷头围着那炼尸猛攻,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

  看到这情景,未动手的陆旭等人脸色微变,心中一沉起来。

  对面的中年修士也不是愚笨之人,同样看出了事情的古怪。

  他微微一怔后,果断的冲炼尸一招手,那炼尸怪啸一声,一张口,无数绿色的尸气从口中喷出,瞬间将所有的法器和法宝都击打的东倒西歪,趁机飞回到了此人的身前。

  那些出手的修士一愣,一时倒也没人敢独自冲出人群,去攻击对方。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趁此机会,凤仪仙子终于飞出了人群,站在双方中间冷冷的问道。

  “怎么回事?你们无故杀了本门这么多弟子,还问本门主。”中年人阴寒的说道,两眼不知何时变成了的碧绿色。

  “劫了我们金玉门的货物,还杀了本门的门主,是你们做的吧?”凤仪仙子盯着对方双目,毫无感情的缓缓问道。

  “胡说,我们阴尸门虽然一向很少和外面修士来往,但怎会做出这种不齿的事情。”中年人面露怒色的大声道。

  听了这话,凤仪仙子沉默了起来,但美目中却露出了冰寒之意。

  其他的人听了这番言语,也都意识到了什么,神色各异了起来。

  “看来,我们双方中了什么人的圈套了。”周彤衣忽然从众修士中走了出来,缓缓的说道。

  “哼,是你们中了圈套,不是我们?”中年人脸沉如水的阴森道。

  此人辛辛苦苦培养了这多年的弟子,几乎一日之间全灭于此,这怎能不让他对眼前诸人恨之入骨。

  要不是觉得对方高阶修士太多,而又没把握对付那魔云中的诡异修士,他就是知道对方是中别人的圈套,也要拼着元气大伤将这些人重创于此。

  凤仪仙子听了这话,眼中仍人冰冷之极,而一边的周彤衣则只能苦笑以待了。

  “铁长老,糜长老,你二人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凤仪仙子慢慢回过头来,凝视着人群中的两人,平静的说道

  随着凤仪仙子的冰寒声音,其他修士的目光“唰”的一下瞅向了人群中的某处。

  铁长老和另一位糜长老正目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这糜长老正是经常跟在周彤衣身边的另一位长老。

  见到此幕,周彤衣和肖梅都想到了什么,脸色都难看之极。

  这里面又以周彤衣气色最差,颇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

  “谁在那里鬼鬼祟祟?”魔云中忽传来的一声怒喝声,接着一连串阴雷从云中飞出,如灵蛇般的向附近某处袭去。

  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光线一暗,凭空一大片绿气爆裂开来,将这些阴雷扫的一干二净,接着一个身着绿甲的青年浮现在了那里,身后跟着一头狰狞的绿毛铁尸。

  “屈旻”

  面色极为难看的周彤衣,一见青年的模样,心里一惊的大呼出了此人名字。

  这时,其他的修士也有不少认出了青年,同样惊呼了起来。

  阴尸门的人也是俱都脸色大变,狠狠的盯向那叫屈旻的青年。

  但为首的元婴中年人却神情古怪起来,盯望屈旻之余,眼中竟隐隐露出一丝惊恐之色。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