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尸王窟

第四百二十八章 尸王窟

  “嘿嘿!真不愧是鼎鼎大名的雷老魔,竟然能看穿本少主的隐匿秘术。”屈旻满不在乎的望了在场的众人一眼,目光落在了魔云上。

  “哼。”魔云中传来了一声冷哼声,就再也没有其它声响了,这让屈旻的面色一阴。

  “这里的事情,难道是你们尸王窟的人捣的鬼?”从发现了事情不对劲后,一就直没说话的肖梅,终于开口了。

  “不错,这里的事情都是本少主的妙计,你们金玉门的货物是本少主的人劫走的,二位长老也是本少主吩咐嫁祸给阴尸门的。”

  大出乎意料,屈旻没有一点遮掩地意思,冷笑了一声后就全都承认了,并且目射出淫,秽之色在凤仪仙子身上转动不停。

  凤仪仙子目中清冷如旧,只是冷冷地望着屈旻,没有言语一句。

  这时,铁长老和糜长老还有那些刚刚动手的修士,忽然默不作声的全飞射到了屈旻的身侧,竟和凤仪仙子、阴尸门等修士呈三方对峙之势。

  见到此幕,凤仪仙子和肖梅等人虽然早已猜到了,但还神情一变,脸色有些沉重起来。

  “铁糜两位长老,本门可一向待你们不薄,你们怎么可以做出这事来。”周彤衣的面容早已苍白无比,在铁长老等人飞到了屈旻地身旁时终于忍不住的大声喝问道。

  要知道,她为了在金玉门中能和肖梅相抗衡,在铁长老身上可花费了大把的心血,甚至不惜牺牲色相来拉拢对方,可如今对方一声不吭的就背弃了她,这让她惊怒交加。

  “周长老,在下也不想做出此事的。可是在下和糜长老早已命悬他人之手,实在是身不由己啊。”铁长老脸皮抽蓄了一下,木然的说道。

  听到这话,周彤衣一怔,但柳眉一挑后还想说些什么时,却被凤仪仙子冷冷的一句话给拦下了。

  “周师姐,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对方既然敢做出这样的事,肯定还另有原因,我们能逃过今日一劫再说吧。”

  周彤衣默然了下来。

  “啧啧,真不愧是才貌双绝的凤仪仙子,本少主可是仰慕很久了,不知仙子有没有兴趣嫁于本少主啊。要知道本公子虽然妾室很多,但是正妻之位可一直悬而未定的。”屈旻盯着凤仪仙子的被法术遮掩的面容,有些色迷迷的说道。

  “好,可以!”凤仪仙子面无表情说道。

  这话让包括陆旭在内的其他修士吓了一大跳。

  屈旻本人怔了一下后,也面露狐疑的再问道:

  “夏姑娘此言当真。”

  “你把当日杀害我母亲地修士全部处死,我就嫁与你为妻。”凤仪仙子声音一寒的说道。

  这话让屈旻面上地喜色一敛,眉头一皱的摇起头来。

  “这个不行,当日出手的人有许多都是家父的心腹,在下可没这个权利处死他们,不如,凤仪姑娘另换一个条件如何?”

  凤仪仙子冷笑了几声,低声和身侧的周彤衣说了几句什么话,不理睬屈旻了。

  见此情景,屈旻颇为阴鸠地面容上暴虐之色一闪,但似乎又想到什么,强压怒气地把目光一转,望向了阴尸门的一干修士。

  “苗师叔,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还真培养出了这么多弟子,真是可喜可贺啊。”屈旻冷冷地说道。

  “师叔?”

  屈旻的这个称呼,让其他人大吃一惊。

  陆旭心里咯噔一下后,心中大为不安起来,可神识早往四周扫了一遍,并没有再发现什么。

  这让他一时有些踌躇,不知是该马上遁走,还是再看看形势再说。

  毕竟他还没弄清楚“师叔”之事,到底是真还是假。

  可这时那元婴期中年人冷哼了一声,脸色阴晴不定的回道:

  “我活的很好,倒是没想到,刚带着一些门下出来走动一下,就被你们的人给现了,看来这次还真是出来错了。”

  “嘿嘿,苗师叔真是说笑了,任谁在外妖域中待了数十年,都会想出来活动一下的。况且这次苗师叔出来多半是为了圣灵宫的事情吧,当年那块被几位师叔带走的圣灵佩,不知师叔有没有带在身上。算算,三百年的圣灵宫现世的时间可到了。不过师叔若主动将此佩交予师侄的话,在下可以向家父求情,到时留师叔一命如何。”屈旻望向中年人的目光,露出了一丝贪婪的火热之色,并说出了引诱的言语。

  听了这番话后,中年人默然起来,但片刻后就冷冷的回道;

  “屈老怪的作风,我们几个当年做师兄弟的还能不知道吗?恐怕我这边将圣灵佩交予了你,那边就会被他虐杀了,而且……”

  “而且什么?”屈旻皱了皱眉的问道。

  “而且你真以为,你能做得了主吗?屈老怪,你也不用躲躲藏藏了,快点现身吧。”中年人阴厉的说道。

  听了这话,陆旭等修士吓了一大跳,急忙往四处张望了起来,难道那妖域名头极大的尸王窟尊主屈老怪就在这里?

  可是四周仍然平静如常,并没有什么异常出现。

  这下众修士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再次往中年人和屈旻望去。

  “你是什么意思,本少主……。”

  屈旻先是脸色铁青的瞪了中年人一眼,随即脸色一变,看向了身后狰狞的绿毛铁尸。

  只见这绿毛铁尸先是神色一阵呆滞,随即眼中绿光一闪,呆滞的脸上竟开始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

  这铁尸用这种神色直直的盯着中年人片刻后,忽的笑了起来。“不错,不错,不愧为师尊当年看重的弟子之一,竟然一眼就看出师兄我的身份来了。”

  说话之间,那绿毛铁尸的面容开始模糊扭曲了起来,不一会儿后,就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化为了一个面容干瘦,两眼碧绿的老者。

  这下,陆旭等人后背直冒寒气了。

  “附尸大,法,我就知道,你怎会将如此重要的事情交予一个晚辈去做,果然还是亲自来了,尽管这不是你的本体。”中年人神色紧张的瞅向老者,声音却低缓的说道。

  “我的好师弟,你还真敢和师兄动手不成?”

  炼尸变化的老者嘴唇未动一下,却从绿甲包裹的腹部发出尖锐之极的声音,刺得众人的耳膜隐隐作痛,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

  “哼,师弟?当年师傅坐化,你杀害大师兄,谋夺尸王典,对我们这群师弟赶尽杀绝,甚至还要抽神炼魂,何曾把我们当过师兄弟看待。而且,你现在只不过施展的是附尸之术而已,顶多能挥三分之一的修为,我有什么可惧的。”中年人森然的说道,随后两手一挥,身前的炼尸表面的绿毛竟是变成了白毛,背后忽的长出一对骨翅,瞬间变得加狰狞可怖起来。

  凤仪仙子和陆旭等修士,则被这诡异的局面给震住了,一时间神色各异。

  老者听了中年人的话,并没有动怒,反而淡淡的说道:

  “不错,若是百余年前,你说这话的确没错。凭我三分之一的修为,想要活捉你还真有些困难,但是现在……”

  说到这里时,他露出了一丝尖刻的讥笑之意。

  中年人听了老者的话,眼中神光一缩,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难道你练成了尸王典?”他的声音有些惊惧。

  “你猜出来不错,如果现在乖乖束手就擒的话,我还能放你一条活路。否则后果怎样,不用我说你应该也知道。”老者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一只手掌,只听“呲啦”一声,一团碧绿色的火焰漂浮在了手心之上。

  “尸王圣火,你终于练成了。”中年人的脸色煞白无比,声音干涩的说道,竟惊骇的有点嘶哑了。

  见此情景,老者冷笑了一声,忽然转过头来,对凤仪仙子等人傲然的说道:

  “你们听好了,本尊今天心情很好,可以放你们一条活路。只要肯从此归顺尸王窟,你们还可以继续的逍遥自在,但是本尊下达的命令必须老老实实的完成,否则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现在在这些禁魂牌上交出你们三分之一的元魂,就可以安然离去了。”说完这话,他另一只手往怀内一摸,掏出了数块碧绿色的木牌,冷冷的望着众人。

  陆旭和其他的修士听了,面面相觑起来。

  既没有人蠢到主动上前去接此牌,也没人敢壮起胆说不接,摄于对方的元婴中期修士的名头,一时场中鸦雀无声。

  说起来,凤仪仙子这边的金丹后期修士,除了陆旭外,就只有那札姓修士和肖梅请来的一个妖族金丹后期地修士了。其他的人,包括凤仪仙子、周彤衣等在内地六七人都只是金丹初期的修为。

  而始终躲在魔云内的雷老魔,早不动声色的将原本困住的三名阴尸门修士放了出来,在乌黑的魔云内也一言不发的样子。

  “看来你们是打算形神俱灭了,好,本尊就成全你们!”屈老怪神色一寒,阴森之极的说道。

  此音刚落,站在肖梅身后的妖族金丹后期修士,忽然化为一道黄光,向后冲天而去,并在肖梅惊怒地目光中,转眼间飞出了数十丈远后,隐隐地传来他的冷哼声。

  “哼,在下既不愿和屈尊主作对,也没兴趣被人驱使,就先走一步了。”

  短短数语间,黄芒又飞射了十几丈远去,当真好的速度。

  屈老怪见此,眼中凶光一闪,那托着碧绿火焰的手,冲着黄芒的方向轻轻一抛,绿色火焰脱手闪了几闪,忽化为了一纤细的绿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其他人都觉得莫名其妙,看到此幕的陆旭,却神色骤然一紧。

  与此同时,远处地黄芒中出了一声惨叫声,并“腾”地一下,化为了一团妖异的的绿焰。然后火焰迅变小、消失,转眼间除了一件黯淡之极的铁棍法宝外,就一切痕迹全无。

  “咝。”陆旭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绿焰的遁速未免太快了吧。

  他自问若是距离远点,精神集中的情况下,还有几分避开的可能,但若是在二三十丈内的距离内向他飞射,他绝对是无法躲避的。

  而且看那绿焰将人烧成飞灰的威力,金丹后期的修士竟丝毫抵挡不了,肯定不是普通法宝能够抵挡的。

  得到对方可以随时要了自己小命的判断过后,陆旭嘴唇有些发干,心也砰砰的跳的厉害。

  费了好大的劲儿,他勉强克制住马上飞遁而走的冲动,他很清楚,此时若是轻举妄动的话,自己死的只会更加的快。

  但将三分之一的元神交给对方,陆旭是说什么也不会干的,这几乎是将性命交给了对方一样。

  因为对方只要将禁魂牌上的这些元魂灭掉,那缺少这部分元魂的修士,轻则变成白痴,从此混混沌沌过一生,重则精神错乱当场毙命而亡。

  而且这可以禁制别人元魂的歹毒法术,也只有了元婴期的修士能施展的出来,金丹期修士也没有这种神通的。

  陆旭勉强定了定心神,向其他人望去,看看他人能有什么好的应对之策。

  不远处同为金丹后期修士的札姓修士,原来笑嘻嘻的表情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感应到陆旭望过来,只是苦笑的扭头应付了一下,又重神情阴沉的向屈老怪望去。

  而站在前面的凤仪仙子,目光还算清冷,但她倒背后面的十根葱白玉指纠结在了一起,微微扭曲着,这让陆旭见了颇为无语。

  至于那周彤衣和肖梅等其他修士,见了绿色尸焰的威力后,早已面无人色,虽然神色还算镇定,但眼中的恐惧之色,却怎么也掩盖不了。

  陆旭舔了舔嘴唇,又把目光朝阴尸门那伙人望去。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