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凤仪仙子

第四百三十一章 凤仪仙子

  屈老怪望着雷老魔从天边消失的黑点,嘴角却升起了一丝冷嘲之色。

  接着他缓缓伸出一只手掌,并五指松开。

  在手心上空,竟然露出一头绿毛铁尸的残躯,尸体已然残破不堪,到处都是焦黑之色。

  屈老怪看着此残尸上的焦黑处,眼中露出几分忌惮的古怪神情。

  “九霄神雷,真没想到区区一个金丹期的修士竟能驱使九霄神雷,哼,那下次见到就留你不得了。”屈老怪喃喃的自语道,忽然冷哼一声,直震的附近的铁长老等人脸色发白,个个在空中东倒西歪。

  “走,回尸王窟。”屈老怪面色一肃,接着大喝一声道。

  然后他凭空一抓,那漂浮着的中年修士便自动飞到了他手上,单手一提的率领众人离开了此地。

  ……

  陆旭自然不知道百里外发生的一切,他提心掉胆的在地下深埋了足足一个月后,才疑神疑鬼的从土里钻出来。

  小心的用神识确认附近真的没有埋伏后,二话不说的将虚空猿收起,往妖皇城飞去。

  这一次的外出,可真是闹得他灰头灰脸,差点小命也不保了。

  最郁闷的是,他冒了如此大的危险,可竟连那真灵玄石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估计是落入了屈老怪的手中了,他这下根本是没戏了,只好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妖皇城。

  妖皇城还是和往日一样的繁华,守门的那些妖皇殿的修士,也对他这位金丹修士恭敬有加。

  但刚刚死里逃生的陆旭,怎么也无法心情舒畅起来,一脸晦气的走进了此城。

  当他回到五十六层的洞府外时,却有点愕然了。

  因为洞府门口处的禁制中,竟然又有一道传音符安静的漂浮在里面,这让陆旭的面孔一黑。

  他皱了皱眉,一翻手取出了禁制令牌,然后有些不情愿的轻轻晃了两晃。

  顿时从令牌上射出一道霞光,飞进了禁制之中,传音符马上化为了一道火光随着霞光飞出,到了陆旭身前。

  陆旭手指一弹,一点白光击到了传音符上,顿时火光大盛,接着一个娇媚的女子声音从其中传出。

  陆旭一听此声音先是一呆,但随即面露怒容。

  是那周彤衣的声音。

  她让自己刚吃了这么大的苦头,竟还敢厚脸皮找上门来。

  陆旭这些天来憋的一肚子怒火,腾的一下爆发了。

  顿时他手上红光一闪,一枚拳头大的火球浮现在了手上,就要仍出去击毁这枚传音符。

  但周彤衣下面的一句话,让陆旭心里一动,手上的动作马上迟疑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周彤衣的话语消失了,陆旭手中的火球也被其随手的拍灭,并且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思中。

  说实话,这三名女修能逃出升天让陆旭有点意外。

  但现在他对这些位金玉门的人,实在没什么好脸色。

  可对方在传音符内邀他到某处客栈一会,并又提到了真灵玄石的事情,并隐隐提到似乎手里还有此物的意思,这让陆旭恼怒之余,心里又有点活泛了。

  最后他心里转念一想,决定先去看看再说。

  若是对方还要提什么报仇和助拳的事情,他不答应就是了,到时顶多出比市价高的多的灵石,将此玄石买下。

  相信这真灵玄石除了自己外,其他人要这么一小块,也没有什么大用的。

  毕竟真灵玄石乃是一种极为古怪的材料,需要的人视若珍宝,用不着的人几乎没有一点作用。而那些需要的人都是修炼特殊功法之人,这种人在一万个高阶修士中都不一定有一个。

  这样想罢,陆旭精神一振,向那客栈飞去。

  半个时辰后,陆旭出现在了这家“云来客栈”内,往三楼的客房走去。

  客栈里非常的讲究,一二层住的都是些炼气期修士,三层才是专门给暂时滞留的高阶修士居住的。

  陆旭很轻松的找到了对方所说的房间,但是此屋门附着一层淡薄的白光,显然里面之人下了些禁制在上面作为警戒的小手段。

  看到这种情形,陆旭嘴角不禁露出一丝自嘲之色。

  看来这几名佳人也成了惊弓之鸟,和自己同样受惊不小啊。

  陆旭轻摇了摇头,随意用手指虚空一弹,一点白光打在了禁制之上,荡漾起了一圈圈的波纹。

  里面没有什么声音传来,但是片刻之后,陆旭感到从屋内飞出了一道神识在他身上迅速转了一圈后,马上缩回了屋内。

  接着木门上的白光一闪,禁制消失了,然后传来了凤仪仙子的清冷声音。

  “原来是前辈来了,请进吧,我们姐妹等候好几日了。”

  听了这话,陆旭不动神色的推开了屋门,缓缓走了进去。

  屋内的摆设非常的简单,除了一张简单的桌子和几把古色古香的藤椅外,再无它物。

  但让陆旭惊讶的是,这屋内哪有金玉门诸女的身影,反而屋子中间站着一位满脸慵懒之态的陌生少女。

  此女子身穿白色衣衫,脸如白玉,一双明眸大而清澈,整个人清秀可人,正面带微笑的望着陆旭。

  “你是凤仪姑娘?”陆旭一怔之后,有点不能相置信的问道,一脸的迟疑之色。

  虽然没见过凤仪仙子的真容,可凤仪仙子传闻中的绝代风姿,不可能就是这般模样吧?

  这位白衣少女虽然长的也算清秀可人,但绝对配不上如此大的名声,难道这不是真面目?

  陆旭眨了眨眼睛,有点纳闷的想道。

  “前辈有点吃惊了,是不是凤仪的容颜让陆前辈有点失望了。遗憾的是,这的确是小女子的真容。”白衣少女似乎看出了陆旭的惊讶,轻轻一笑的淡然说道。

  “真容?”陆旭凝神指望了少女容颜片刻后,忍不住白眼一翻,信你我就是傻子。

  虽然没看出此女这副模样有什么不妥之处,既不像施放了幻术在脸上,也不像易过容的样子,但他还不信这就是凤仪仙子的真容。

  毕竟这世上的异宝多了,有一两个能变换容颜和遮隐真面目的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凤仪仙子见陆旭一副不信的模样也没有解释什么,嫣然一笑的说道:

  “前辈似乎不是妖域中人吧。”

  凤仪仙子这话一出口,陆旭的身形一滞,眼中不由的寒光一闪,直盯望着凤仪仙子好一会儿后,才冷声的问道:

  “凤仪姑娘如何知道的?”

  “嘻嘻,前辈不必吃惊,小女子只是稍微大打听了一下而已,前辈似乎是凭空出现的妖域的,所以才妄自揣测。”凤仪仙子轻笑着,明眸流动不已。

  “既然凤仪道友都看出来了,陆某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倒是其他二位道友为何不在这里?”陆旭神色一缓的承认道,接着左右看了一眼反问了一句。

  “前辈先请坐,两位师姐现在去坊市买些东西去了,并顺便要在妖皇城买座洞府准备长住了。”少女,优雅的招呼陆旭坐下,并轻声的解释道。

  “怎么,三位道友不打算回金玉门了?”陆旭坐下后皱了下眉头,有点不解的问道。

  “回金玉门?我们姐妹怎么敢啊,既然和尸王窟的人结了大仇,再加上门内两位长老都背叛了过去。回去的话不是再落入那些魔头的手里,也会被其他的中小势力趁机吞并的。我们已决定暂时将金玉门搬迁至妖皇城内,反正本门这些年来还是有一些积蓄的。”凤仪仙子叹息了一声,苦笑着说道。

  “哦。”陆旭默默的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他可不是对方什么人,自然不会表现的过于热心的。

  凤仪仙子倒没有在乎陆旭的反应,反而起身给陆旭倒了一杯香茶,才矜持的又说道:

  “我们姐妹逃离那些铁尸拦截时,正好远远看到前辈也制服了铁尸,所以知道前辈同样无恙。后来又听周师姐说,前辈是为了真灵玄石才出手相助的。小女子就让周师姐发了传音符,请前辈到此一叙。”

  凤仪仙子略微的交待了下事情的原委。

  “传音符中说凤仪道友手中还有真灵玄石,这是真的吗?此物不是被尸王窟的人劫去了吗?”陆旭没有兴趣再兜圈子,就直接问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听到陆旭如此开门见山的询问,凤仪仙子的大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色,就用圆润悦耳的声音回答道:

  “前辈真快人快语,那凤仪也不卖关子了。当初我们金玉门,从那小部落传人手上得到的并非是一块真灵玄石,而是两块。但为了能多卖出些价钱,家母就将玄石分开,只带走了一块,而剩余的一块就留在了我这里,若前辈想要的话,晚辈可以将此物赠与陆前辈。”

  陆旭心里大喜,但脸上并没有露出激动之色,反而大有深意的望了凤仪仙子一眼,才沉声的问道:

  “赠与?凤仪姑娘何必说这些没用的话,既然道友用此物约我来此,到底有什么条件就说出来吧,在下自会斟酌一二的。”

  凤仪仙子听了微微一怔,笑容渐渐收敛了起来,沉吟了一下后,才认真的说道:

  “其实真灵玄石对如今的金玉门来说是无用之物,就凭前辈上次的出手之恩,赠给前辈也是应该的。但本门现在频生巨变,以晚辈等人的实力根本支撑不起金玉门这么大一个门派。因此,晚辈想以此玄石外加每年一批灵石的代价,雇请前辈作为本门的客卿长老,还望前辈不要推辞。”

  “客卿长老?”陆旭脸色微变。

  他万万没想到,对方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除了上面说的条件外,前辈若是练功需要上佳的双修炉鼎,本门也可以挑出一位出色的女弟子,赠予前辈做妾。”凤仪仙子大大方方的又加了一句。

  这个条件,没有让陆旭上露出什么异样表情,不过真灵玄石就不同了,很可能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于是想了想后,陆旭还是斟酌的说道:

  “这个条件不行,陆某自有门派归属,不可能加入其它宗门的。凤仪道友还是另换一个条件吧,要不,在下愿意出比市价高出三成的灵石,将此物买下如何?”

  “前辈真是说笑了,真灵玄石这等稀奇材料,哪有什么市价可讲。落在用不上的修士手里,它是一文不值。但在修炼特殊功法的修士眼里,多半又是无价之宝了。”凤仪仙子对陆旭的回绝并没有感到意外,反而面带微笑的拒绝了陆旭用灵石买下的提议。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