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三十四章 石林法阵

第四百三十四章 石林法阵

  一座看起来遍布巨大岩石的石林,出现在了陆旭眼内。

  此石林占地极广,密密麻麻的遍布着岩石,不见一丝植物,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陆旭等人刚一飞近此山,忽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起来。

  无边无际的劲风,将地上的泥土都刮起一层来,让附近马上变得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

  陆旭等人自然不会害怕这点风沙灰尘,身上光芒一闪后出现了护体灵光,将他们罩在了其中,仍然稳稳当当的向前飞去。

  这些风沙在他们飞出去仅十余里地后,就莫名的消失了,而他们则已经深入石林中心。

  陆旭带着陆旭顺着原来越密集的山林飞行了小半圈,结果在几座石屋前停了下来。

  这些石屋简陋之极,并且一看就是周围的岩石建造而成的,只是很简单的搭建了一下。

  陆旭等人尚未降落下来,其中一间石屋的石门自行推开了,并一前一后的走出来三名男修士。

  其中两人乃是金丹期的修士,另外一个身着白衣,相貌漂亮的不像话的少年是筑基期修士。

  “应道友,你们也到了,这真是太巧了,我等也才到不久!”两个金丹修士中一位温文尔雅、身穿儒衫的年轻修士,一见应天立刻热情之极的招呼了一声,显的颇为好客。

  “许道友来的早,是应该的。不像应某,还要回到妖皇城才能找到陆道友来。”应天似乎和此人相处的还算不错,很和气的说道。

  “陆道友?”年轻修士立刻目光在陆旭身上来回巡视了几眼,似乎颇感兴趣。

  “在下陆旭,有礼了。”陆旭微一抱拳,微笑着说道。

  陆旭发现,这位许姓修士看似年轻,皮肤光泽而又弹性。但眼角边上全所以一些细细的皱纹,看来实际上只是善于保养,年纪应该不轻了。

  看来这位许姓修士,应该就是应天口中一齐发现两块玉简的那位同道了。

  “在下许霆,虽然和道友初次见面,但希望以后能和道友多交流一下修炼上的心得,毕竟妖域之内我们人族的高阶修士太少了。另外,我给两位介绍一下这二位道友。”

  许霆显然很善于交际,几句话后就让陆旭对其有了个不错的印象。然后,他开始介绍那两位修士给陆旭等人认识。

  “这两位白凡公子和宫兄。白凡公子可是异族白竦部落鼎鼎有名的阵法高手,相信和陆道友联手的话,一定能够破掉此阵。而宫兄也是金丹后期的修士,破阵过程中一定能出力不少的。”许霆含笑着一一介绍道。

  “丑话说前面,我只负责帮你们破阵,若是阵法后面还有什么危险的话,我只有筑基期的修为可不会出手的,而且这次得到的东西,我必须先挑一件!”

  这位叫白衣少年相貌英俊的过分,甚至可以说是漂亮的过分,但神情倨傲,一张口就是毫不客气言语,让陆旭等人微微一怔。

  “白竦部落?不知道,白道友和白竦部落白尊者如何称呼?”应天却忽然露迟疑之色的问了一句。

  “那是家祖。”这位白衣少年望了应天一眼后,就冷漠的说道。

  “呵呵,既然如此,一切就依白道友所言。”应天一听对方所言,毫不犹豫的立刻答应道,让陆旭有些惊讶的望了其一眼。

  “陆道友,白竦部落白尊者早年时曾对在下有恩,还请道友多担待一些。”陆旭的耳边传来了应天的传音声。

  陆旭听了没有说什么,却冲应天不经意的淡淡一笑。

  “这样吧,若陆兄和白道友破了大阵,到时候东西就让两位道友各先挑一件,其它的我们再行分配。”许霆露出些尴尬之色,急忙把陆旭也扯了上去,总算将眼前的局面暂时糊弄了过去。

  那位姓宫的高大修士,一直神色平静的站在一旁,没说一句话,倒让陆旭颇有几分看不透的意思。

  “许道友,不如带陆兄弟和白公子先去阵法处看看,看是否真能破掉此阵再说?否则若是破不了大阵,说什么也是无用的。”应天微笑着建议道。

  “对,这阵法也蛮邪门的。我和应道友曾经强行攻击了一天一夜,可也没能靠外力强行破掉此阵分毫的,反而将一身的法力耗得一干二净。”许霆一拍自己脑袋的连忙赞同道。

  于是,在其他人没有反对和带一点好奇心的期盼下,一行人驾驭法宝向石林最中心处飞去,结果在中间一处遍布十余丈高岩石处停了下来。

  “两位道友请看,那些浓雾笼罩的地方,就是阵法的所在。”许霆在半空中一指坡上的某处,对陆旭等人郑重的说道。

  其实不用指陆旭也早已看的清楚,一块方圆里许的浓稠雾团就在下方不远处,犹如巨大怪兽一样趴伏着,混混沉沉,寂静无声,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诡异感觉。

  “咦,看起来好像是蕴含土风两种禁制的阵法,还真有点意思。”白衣少年一见此阵法的气势,马上双目一亮的露出几分兴奋之色。

  听了白衣少年的言语,被提醒的陆旭不禁瞅了对方一眼,才凝神细望去,不久脸色就郑重了起来。

  这个阵法的确像白衣少年说的一样,是土风禁制的法阵,以他如今的水平,真破除起来还真是有些棘手。

  就在这时,白衣少年忽然徐徐从空中降落到了阵法的边缘处,并兴致勃勃的掏出一些古怪的法器,开始测试了起来。

  只见他最先摸出的是个罗盘状的法器,单手托着它冲着那浓雾射出一道霞色的光柱,结果此光柱如泥牛入海,一去无影。

  他皱了皱眉,又摸出一杆土黄色的小旗来,单手打入几道法诀将其祭出飞进了浓雾之中。

  但是此法器同样是霞光闪了几闪后,就被厚厚的浓雾给淹没在了雾海之中。

  这下这位白衣少年漂亮的不像话的脸上微红,觉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又一连掏出了七八件样样不同的法器来试探此法阵。

  结果,除了一面八卦盘可以让所照之处,浓雾翻滚一下外,其余的则一点效果没有。

  见到此景,许霆应天等人互望了几眼后,也忍不住的飞到了法阵处,并走到了白衣少年的身后。

  “白道友,能否让在下试下。”几人看了一会儿后,陆旭见这位白衣少年还想继续往外掏法器似的,终于忍不住暗叹了一口气,温和的问了一句。

  “哼,陆道友若是有手段,尽管施展就是了。在下可没有拦住道友。”显然这位自视甚高的白衣少年,如今有些恼羞成怒了,没有给陆旭什么好脸色。

  陆旭心里微恼。

  但一向不喜怒于色的他,倒也没有什么露出不满的样子。而是自顾自的储物镯上一拍,数道颜色各异的小旗从中飞了出来,然后围绕着陆旭轻轻旋转起来。

  “阵旗。”一见到这些小旗,应天倒眼尖的先叫出声来。

  其他人则露出诧异的神色,不知陆旭不去破阵,却掏出这些东西是何用意。

  陆旭没有理会这些人愕然的目光,而是冲着这些阵旗一指。

  顿时数道光华飞起,阵旗全都飞到了浓雾的上空,并按照某一规律排列好,隐隐形成八门阵列的阵势轻轻漂浮在上空。

  “八门阴阳阵”白衣少年似乎从阵旗的排列中看出了什么门道,露出了一丝吃惊之色。

  而这时,那些阵旗已经发出了低低的长鸣声,接十几道光柱从这些小旗上喷射而出,在半空中汇集成一道粗大的光柱,直直的射进了下方的雾气之中,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这惊人的一幕,包括白衣少年的修士急忙向那浓雾望去,可是仍然雾气沉沉,没有丝毫异象发生。

  “陆兄,这是……”应天忍不住心里的疑惑,想要问几句的时,异变终于发生了。

  那原本死气寂寥的浓雾,忽然传来了低沉的嗡嗡之声,接着浓雾之中犹如沸水烧开一般,开始翻滚起来,仿佛一条蛟龙正在其内翻江倒海一样,立刻活了起来。

  应天已到了嘴边的话语,马上咽了下去。

  此刻的陆旭眼中精光四射,毫不客气的又是数道法决扔到了空中漂浮的阵旗上。

  顿时,数杆阵旗汇集的各色光柱开始连绵不绝的激射起来,在半空中形成了黑白两色的光柱。

  不久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些原本翻滚的浓雾,开始此起彼伏的有规律的震荡起来,并形成了一个接一个的大小馒头样的高高,凸起,并且这些凸起越来越大,越来越高。

  仿佛其内有什么怪物要从其内冲出来一样。

  其他的修士一见心里骇然,不禁自动退后了起来。

  而那位白衣少年更是脸色大变的急忙往后奔出十余丈去,才停下脚步后回首再看。

  “砰”“砰”……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爆裂声,从浓浓的浓雾中发出。

  即使众修士早有防备,但仍被一阵随之而来的猛烈飓风吹得东倒西歪,站立不稳。众人急忙打开了各自的防护护罩,才重新站稳了脚步,定睛向雾气望去去。

  结果,除了那白衣少年略有所预料外,其他修士都吃了一惊。

  只见原本浓密无比,怎么驱除都没有散去的浓雾,此时早已云开雾散,变得清晰可见起来,露出了被其一直笼罩在内的一切。

  这下许霆等人顿时大喜,应天更是几步走到了陆旭身旁,眉开眼笑的说道:

  “陆兄弟,没想到你本事还真不小,这法阵已经被你给破掉了吗?”

  “破掉?应兄也太小看上古修士的阵法造诣了,我只不过解开了阵法最外层的障眼法而已。”陆旭嘴角抽蓄了一下,苦笑着给几人解释道。

  “哈哈,这没什么,我等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可以等道友慢慢解开此阵。现在我等对破阵大有信心了。”应天一听有些失望,但未等他说什么,身后走过来的许霆却先欢喜的说道。

  “对,我等修仙之人还会怕没时间吗?是应某心急了!”应天听了此话一怔,但马上不好意思的附和道。

  此时,白衣少年也傲气全无的凑了过来,向陆旭深施一礼后,非常诚恳的对韩立说道。

  “在下真是坐井观天了,没想到,前辈竟然能别出心裁的以阵破阵,真是让晚辈大开眼界了,以后在阵法之道上,希望陆前辈多提携一二。”

  听了这白衣少年这话,陆旭有些意外的还礼,对此人的印象颇为一改。

  “没什么,这只是一些小技巧而已,实际上在下在阵法的领悟上并没有多高。”陆旭神色如常的说道。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