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三十六章 遇敌 上

第四百三十六章 遇敌 上

  这人身材枯瘦,一头杂乱黄发随意的绑着,一身怪异的绿色长袍,右臂之上圈着一个银白色的圆环,脸色发青,几乎没有一丝血色,仿佛是僵尸一般,看灵气波动,竟是位假婴期的修士。

  怪人一看清楚此地,竟有这么多金丹修士也是一怔,但当目光落到了蓝色光罩及陆旭的那些布阵器具时,却脸色大变起来。

  “你们这些小辈想找死不成?竟敢趁本谷主不在时偷窥本谷主看护的东西,赶紧滚出此谷去。”怪人一张口,就目露凶光的大喝道。

  “谷主?”

  “你的东西?”

  许霆和应天面面相觑的互望了一眼,陆旭等人更是仿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这里不是座无人的空谷吗?

  “道友是此地的谷主?”许霆皱了皱双眉,先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本大爷已在此谷住了数百余年了,当然是此谷的谷主了。”怪人毫不客气的说道。

  “可在下和应兄上次来时,似乎并没有见到道友啊。”许霆不慌不忙的又问道。

  “什么,你们以前还来过一次?哼,一定和这次一样,趁本谷主有事外出时来的。”怪人两眼一瞪的说道,恼怒之色更甚。

  “这么说,此地就道友一人了,阁下其实是自封的谷主吧。”许霆冷笑着说道,嘴边露出一丝讥讽之色。

  眼看禁制就要破除了,他自然不想理会眼前的怪人。

  “哼,少给我兜圈子。反正你们破坏了禁制也是死罪,既然不想走,那就留在这里哪也不要去了。”怪人眼中露出诡异的绿芒,接着来一摘其手臂上的银白色圆环,猛然往下方就是一扔。

  顿时圆环化为一道冷森森的银白色星光,直奔许霆飞射而来。

  这下,陆旭等修士都愣住了。

  对面这人是不是患了失心疯了?

  没看到对面的都这多金丹期修士吗?竟然说打就打了过来,难道头脑不清了吗?

  许霆对方对其动了手,更是又惊又怒,衣袖一甩,两道红光从中飞出,直奔银白色星光迎去。

  “砰”一声闷响,那银白色星光被击的支离破碎,四散飞溅了开来。

  “只不过是嘴巴厉害了点,原来是虚有其表。”许霆见到此幕心里一松,口中也不客气的挖苦了起来。

  “嘎”“嘎”……怪人没有说什么,却怪笑了起来。这让许霆心中一凛后,忽然神色一变的叫了出来。

  “怎么回事?我的飞剑”

  只见那两柄飞剑在击破了圆环所化的银白色星光后,竟在原地摇摇欲坠起来,仿佛有些失灵的样子。

  接着,那些早已变得星星点点的星光,飞快的再聚到了一起,并光华一闪后恢复了圆环的形态。

  而那两柄飞剑正好在圆环的圆圈中心,被一团银白色光点团团困在了里面,下一刻竟是消失不见了。

  这一幕法宝被夺的情形,让许霆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陆旭等人则有点面容失色了。

  但怪人却没有给他们几人思量的时间,冷笑一声后,肩头一晃,那两道绿色剑光就从天而下,直奔许霆斩去。

  站在许霆附近的应天自然不好意思袖手旁观,手指一弹,一尊拳头大小的赤色小鼎从其掌中飞出,迎风变大的狠狠砸向了绿光。

  一声霹雳后,三件法宝发出耀眼光芒交织在了一起。

  而这时,宫姓修士望了陆旭和白凡一眼后,默不作声的一扬手,一柄沉重的铜锏直奔那怪人本人砸去。

  陆旭暗叹息了一声。

  既然都动起手来了,他看来也不好闲着,只有先出手打发了眼前的怪人再说。

  想到这里,陆旭袖袍一抖,一柄血红色的短尺,直奔战团飞去。

  怪人见此,非但没有惧色,反而猖狂的一声大笑。

  他一张嘴,一颗碧绿腥臭的珠子,直冲几人的法宝迎去。

  “轰隆隆”的巨响传来!

  大出乎陆旭几人的意料,珠子在和几人的法宝刚一接触的瞬间,竟发出一阵绿芒后自行的爆裂了开来,直炸的几人的法宝灵性大失,光华马上黯淡了下来。

  姓宫的修士心中大痛,表情更是痛惜之极,双手一掐诀就要收回铜锏。

  就这一击,他这柄铜锏最起码要在体内中静养年许,才能恢复正常。

  不过,他此时想收回法宝,却有点迟了。

  只见在怪人的冷笑声中,空中的圆环银光一晃,突然从中翻射出来了一大蓬银色星光出来,一卷一收之间立刻将几人的法宝全都困在了其内。

  “秘宝,你用的是上古修士的秘宝。”宫姓修士一见此景,一下想起了什么似的,失神的大叫了出来。

  这话让陆旭听了一怔。

  所谓的“秘宝”,其实就是上古修士们修炼的法宝而已。

  这些法宝通常只有一种神通,但这种神通威力一般极大,远不是现在的普通法宝所能比的。

  并且上古时期的炼宝之法、材料和现在的大不相同,根本无法将它们收入体内,只能和法器一样随身携带着使用。

  这也是辨别秘宝和一般法宝的唯一办法。

  如今,宫姓修士一见此圆环如此的诡异,再一想到开始时圆环就圈在对方手臂上,哪还不明白此法宝的真实来历。

  陆旭心里虽然对“秘宝”之事有点吃惊,并且自己还有几手杀招在身,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并没有想出头的意思。

  因为他一向相信,自己保留的后手越多,越容易在危险之时起到奇效的作用。

  而且他很清楚,即使对方有件秘宝,也不可能在这么多金丹修士联手下讨得什么好去。

  他只要表现出一个普通金丹修士的水准即可了。

  想到这里,陆旭除全力控制血阴尺让它在银色星光中左冲右撞外,并没有做出什么特殊的举动,而是冷眼旁观其他几人的表现。

  他相信总有人会出头的。

  果然,一听那圆环竟然是件秘宝,许霆几人脸上都露出一丝喜色。

  既然是这怪人主动出的手,那他们几人联手将其灭掉夺宝,这似乎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结果犹豫了一下后,宫姓修士双手一掐诀,从其储物袋中飞出了三道黑光来,竟是三面丈许高的黑幡,鬼气萦绕。

  接着他再一张口,一股法诀射到了鬼幡之上,顿时一阵鬼哭狼嚎之声传来,让众修士一阵的头晕目眩,心神动摇。

  与此同时,那许霆也干脆放弃了操纵自己的法宝,两手一搓后,一道道青色电弧浮现而出,朝着对面激射而去。

  应天则双眉一扬,突然一道法决打到了自己的法宝之上,顿时赤色小鼎升起了一丝虎啸声,凭空再涨大了数倍,立刻将两柄绿色飞剑一时压在了下面。

  见到三人同时大展神威的一幕。

  陆旭心里洒然一笑,估计那个怪人要倒大霉了。

  可怪人见许霆等人的犀利攻势,虽然脸色微变,但马上又恢复了讥笑之色。

  他猛然往腰间储物袋一拍,两件漆黑的物件飞射而出。

  陆旭只看了一眼,就惊愕的差点咬伤了自己的舌头。

  只见在其身前两口漆黑的棺材竖立而起,只听嘭嘭两声,棺材盖飞开。两头浑身长满绿色硬毛,身披绿色铁甲,面目狰狞,獠牙毕露的炼尸飞射而出。

  这时,那些青色电弧和三杆鬼幡已经攻到了怪人的眼前,结果怪人手中掐起古怪的法诀,口中念了一句古怪之极的咒语。

  两具绿毛铁尸顿时发出低沉的呜咽声,竟一前一后的睁开闭着的双目,眼中凶光一闪,随即兴奋之极的迎向了对面的青色电弧和鬼幡。

  陆旭一见这两头炼尸,就是一怔,这让他一下就想起了上次遇见的尸王窟屈老怪。

  屈老怪上次驱使拦截的也是这样的绿毛铁尸,只不过上次屈老怪的绿毛铁尸气息更加的强大。

  在陆旭大感意外的同时,那三杆鬼幡已经先一步的飞了过去。

  宫姓修士大喝一声,用手遥遥一点,三杆鬼幡马上飞射出密密麻麻的黑色细丝,交错成了个巨大渔网,向对面的炼尸迎面罩下。

  黑丝纤细无比,通体发亮,上面还缠绕着一股股揉动的鬼物,一看就知不是凡物。

  绿毛铁尸一见黑丝喷来,嗜血的眼眶内凶光一闪,接着大口一阵无声的乱嚼再猛一张开,无数的碧绿尸火从口内狂涌而出。

  成千上万的黑丝一接触到这些尸火,犹如碰到了克星一样马上自燃了起来,放出一声声凄厉的鬼哭狼嚎,并迅速化为了袅袅青烟。

  见到此幕,宫姓修士神色大变,急忙一掐法决,就要驱动鬼幡另使神通。

  但那绿毛铁尸却忽的全身绿毛根根倒竖,身周一股腥臭的尸气蒸腾而起,尸气化作一道绿色长索,围着三杆鬼幡绕了一圈后,就将它们卷到了炼尸的利爪之中。

  然后绿毛铁尸带着锋利尖爪的手掌一用力,“嘎嘣”“嘎嘣”几声脆响后,竟将这些鬼幡爪的粉碎。

  同时宫姓修士和鬼幡的感应,在脸色苍白中一下彻底断绝了。

  “畜生,你竟敢毁我宝物。”宫姓修士惊怒之极的大叫道,同时眼中不禁露出了一丝惧色。

  别人不知道,但他自己可很清楚。

  这三杆鬼幡可也其精心炼制的法宝,以前不知打发多少劲敌,没想到今日只一个照面,就毁在了那诡异炼尸手中。

  这时许霆放出的青色电弧,同样被另一只绿毛铁尸的尸气卷中,一点效果也没起到。

  这下,许霆和宫姓修士互望了一眼后,都不禁暗打了退堂鼓。

  此时,陆旭也诧异无比。

  他这时才知道,怪人敢以一人之力挑战他们一群金丹的修士,果然有所倚仗,身上不但法宝极多,而且祭炼的绿毛铁尸神通也不小。

  看来不出手相助一把的话,他们几人还真有可能大败而归了。

  而陆旭并不想看到此情形出现。

  毕竟为了这个大阵,他已花费了数月的心血,可不想功亏一篑的让于别人。

  而且陆旭虽然想在其他修士面前藏拙一二,但此时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想到这里,陆旭又望了一眼战团。

  只见,许霆等人正手忙脚乱的在空中到处乱飞,并用法术不停的轰击着紧追不放的两头绿毛铁尸,显然知道普通法宝对这绿毛铁尸一点没用,只能暂避锋芒的退避三尺。

  至于应天的赤色小鼎法宝,也没有刚才的威风了。

  它在和两把飞剑缠头中,被圆环中的星光出其不意的缠绕上了,眼看被一点点的拉向了圆环中心的银团之中,让应天脸上的汗水一下就下来了。

  至于站在陆旭一侧的白凡只是筑基期的修为,只能在一旁干看着而已,一点忙也帮不上的。

  见到这些情景,陆旭深望了一眼怪人,不再迟疑的单手一拍,摸上了手腕间的灵兽镯。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