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三十九章 九色琉璃花

第四百三十九章 九色琉璃花

  这花朵长得类似于牡丹,只是似乎还没有长成,但已有了碗口般大小,并每个两三个呼吸就变化一种颜色,如果自己的观察就可以发现一共有九种颜色。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奇花的花瓣周边的虚空中,竟凭空浮现这点点的琉璃霞光,闪闪发光,绚丽之极。

  就连那托起起奇花的池水,也不是通常所见的清水,而是一种粘稠之极的白色乳液,并隐隐散发着扑鼻的异香。

  “九色琉璃花,没有错,绝对是此物。我还以为这是传说中讹传的东西,没想到竟真有此物。那池水……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地灵石乳?”许霆两眼发直的喃喃道。

  “怪不得上面布置了这么多的阵法禁制,并用镇灵柱封印呢,我要有了这两样东西,再布置下十几层禁制也不嫌多。”白凡眼也不眨的紧盯着奇花,一脸迷醉之色的说道。

  “不过,这个干尸是什么人的?难道是此洞府的主人?”应天似乎已从震撼中醒了过来,望了眼那干尸,有些奇怪的问道。

  “管它这么多干吗?我们这次发大了,这朵九色琉璃花虽然还没有真正的成熟,但拿到拍卖行绝对能拍出天价去。”宫姓修士头也不回的直接说道,眼中满是贪婪之色。

  “这九色琉璃花很有名吗?有什么特殊的用途?”众修士身后,传来了陆旭不紧不慢的声音。

  一听此声音,宫姓修士等人心中一凛,头脑马上清醒了几分,有些不自然的回望向了陆旭。

  陆旭的神通,这几人可都见过了,就他们这几人联手,恐怕都不是他一个人的对手。现在发现了如此珍贵的东西,他们下意识的有些不安了起来。

  即使是应天这个力邀陆旭一起来的人,也露出了一丝迟疑之色。

  以陆旭的心机,一看这几人的神色就大概知道了他们心中所想,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自嘲之色。

  但这丝异色就被他迅速掩饰进了心里,脸上仍犹如不知的接着问道:

  “九色琉璃花这个名字很奇特,我看过的典籍也不少了,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对面的众修士互望了一眼,还是许霆干咳了一声后,笑着给陆旭解释道:

  “看来陆道友一向闷头苦练,很少接触修炼之外的事物。九色琉璃花这个名字,即使道友查遍了所有灵草典籍,恐怕都无法找到的。倒是那些口口相传的传说故事中,九色琉璃花可是经常出现之物。据说此物乃是佛门中佛陀净土的伴生之物,凡人服用后可以起死回生,白骨生肉。修士服下则可以修为大涨,甚至狂升一阶。”

  说完这些话,许霆即使对陆旭起了一丝提防的心思,可还是掩不住面孔上的兴奋之色。

  “真的假的,这么神妙?”陆旭的眼睛眯了起来,仿佛有些不信的说道。

  “这个就不知道了,因为要不是今日亲眼见到了这九色琉璃花,我等也不相信世间还真有此物。不过,肯定会有修士会花大把的灵石去买它,这倒是真的。”许霆嘿嘿一笑的说道。

  “这样啊。”陆旭淡淡的点点头,就不再瞅那九色琉璃花,反而垂首观察起了那干枯之极的干尸,露出了颇感兴趣的表情。

  见到陆旭这幅无动于衷,没有想要动手独吞的模样,其他几人不暗送了一口大气。

  “宫道友,你去将那九色琉璃花采下来吧,等拍卖以后,我等再平分灵石。白道友,麻烦你看下池子附近有没有阵法禁制。”许霆冲宫姓修士和白凡暗使一个眼色,趁机说道。

  这两人听了之后,若有所思的望了陆旭一眼,应声答应道。

  在觉得在陆旭的实力过于强劲后,这几人不由的联成了一气,对陆旭起了一丝排外之心。

  应天听了后,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想了想后还是一句没说出口。

  而这时的陆旭,半蹲在了干尸旁仔细检查着什么,神色如常,这让一直小心注视他的许霆,心里微微一松。

  “水池附近没有禁制,宫道友可以放心的采摘。”白凡用几种法器略一检查过后,肯定的说道。

  宫姓修士一听此言,立刻大喜的几步走了过去。

  “小心点,听说九色琉璃花不能用法器之类的东西碰触,只能用手才可亲自摘下,否则会马上枯萎掉的。”许霆神色一动,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开口提醒道。

  宫姓修士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已知道。

  此时他的心思,全放到了那株九色琉璃花的花朵上了。

  站在用晶莹美玉砌成的水池边,宫姓修士身子微躬,伸出两根手指小心翼翼的向那不断变化颜色的花朵伸去。

  白凡等人随着他的采摘动作,不由得的屏住了呼吸,眼也不眨的望着他每一个举动。

  “咦,怎么回事。”他发出了一声诧异的声音。

  “怎么了?”白凡和许霆不约而同的一齐开口问道,脸上全是担心之色。

  至于他们担心的是采摘人,还是担心的是采摘之物,这就不好说了。

  “有点古怪,这花根怎么这么结实?好像很难拔起的样子。”宫姓修士收回了手指,略活动了一下,有些疑惑的说道。

  “若是拔不动的话,就直接掐下来吧。”白凡眼珠微转后,出声建议道。

  “直接掐下?这会让九色琉璃花的价值大减的。”白凡摇了摇头,脸上满是不赞同的表情。

  “等下,我施展下巨力符篆,再来试一下。”宫姓修士摸出了一张黄色符箓,往身上一拍后,然后五指全上,死死的抓住花苞下方三寸的地方,就要使劲的往外一拽。

  “慢着。”正在研究干尸的陆旭,忽然头也没抬的出声阻止道。

  许霆等人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那宫姓修士也心中发凉,但看了下近在咫尺的炫目花朵时,心里一横,犹若未闻的手掌猛一用力。

  可是那九色琉璃花犹如铁铸一般仍未动弹分毫。

  这下简姓修士更心急如火,几乎不假思索的五指一紧,改拉为掐了。

  这下花朵终于有了反应,微微颤抖了几下,忽然往水池中一缩,消失的无影无踪。

  “扑通。”一声,没有提放的宫姓修士,被花茎上传来的巨力扯入了水池之中,乳白色的水液四溅飞射。

  那白凡离得较近,顿时被数滴水液打在了脸上。

  马上,一声惨叫声传来!

  “有毒,这水有毒!”女白凡双手蒙住了脸孔,惊怒交加的大叫了起来。

  接着他急忙伸手往储物袋中摸出一个红色药瓶,并倒出一把青色丹药,惊惶的倒入了小嘴中。

  在其服用丹药的这一瞬间,许霆和应天看到了一张满脸糜烂的干瘪脸孔,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是陆旭瞅见了,也脸色微变。

  这白凡只是贱到了几滴,就变成了如此模样,那掉入水池中的宫姓修士呢?

  一想到这个,应天等人望向了盛满了乳白色水液的玉池。

  那位宫姓修士自从掉入水池中后,就音讯全无。既没有听见其惨叫声,也见其挣扎着呼救。

  他们心里有点发毛了。

  这时,白凡终于停止了呻吟声,并撕扯下来白色长袍的一角将脸部蒙的严严实实,才暂松了一口气的望向了水池,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咕噜噜。”一串水泡从水池深处漂浮了出来,随后,一具干枯的好似没有一点水分的干尸飘出了水面。

  众人脸色发青了。

  从干尸上残余的衣饰看来,正是那宫姓修士的尸体。

  只是此时的他千疮百孔,浑身一点水分都没有,双目空旷旷的,眼珠早已化为了无有,让人望了寒气直冒。

  “怎么会变成这样,地灵石乳怎会有奇毒?”许霆不能置信的喃喃道。

  “地灵石乳是没有毒,但是若有人在水池中另行下毒,这就是另一回事了。”陆旭站起身来,轻吐了一口气的缓缓说道。

  “陆道友,你刚才喊住手,难道已经知道水池有毒?”白凡的嗓子有些嘶哑,冰寒的向陆旭问道。

  “有没有毒,我不知道。但是这个九色琉璃花不是这么好采摘的,我倒是看出了一点。你们看看这具干尸的右手吧。”陆旭用脚尖轻轻一点脚下的干尸,不动声色的说道。

  听了这话,许霆等人不由得凝神细望去,结果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那干尸的整只右手,不但极为干枯,并且手指还残缺不全少了一小截,断口处参差不齐,仿佛是被什么咬去一样的。

  陆旭没有看其他人疑惑的表情,也没有再解释什么,而是眼中寒光一闪的盯向了那水池。

  只见乳白色水液中,那朵“九色琉璃花”不知何时又浮出了水面,依旧散发着绚丽的光泽,可是许霆等人看向它的目光,此时却犹如毒蝎一样。

  陆旭二话不说的五指一张,五颗不大的火球漂浮在了指尖之上,接着手指微微一弹,火球排成了个一字形,向那朵九色琉璃花激射而去。

  应天等人心里一惊,但有先前的事例在先,倒也没有阻止陆旭的出手。

  “砰”“砰”……一连串爆裂声传来,那九色琉璃花在火光之中左右摇摆了几下,猛然缩回了水中。接着黑影一闪,一物从水中飞出,如箭矢一样的激射向陆旭。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早有防备的陆旭另一只手一扬,一道金色剑气脱手射出,和黑影撞到了一起。

  顿时黑影被击回到了水池边上,然后仰首嘶吼的冷盯着众人。

  “八足蜃兽?怎么可能是八足蜃兽,它怎么会变成九色琉璃花的。”一看清楚黑影的真面目,许霆双目发直的说道。

  在水池边上的黑影,赫然是一只身长着八只触角,形似海蜇的乌黑怪兽。

  此兽八只触手不断的摆动,身上乌黑的颜色几个呼吸后变成了黄色,几个呼吸后又变成了蓝色,头顶那朵九色琉璃花也是化作了一团黑雾没入其身躯不见了踪影。

  至于身周的琉璃霞光,则是此兽口吐的一道道迷离不散的黑雾所化。

  看起来和真的琉璃佛光一般无二,难怪能哄骗过这么多修士的双目。

  白凡看清此兽的真面目,双目寒光一闪,二话不说的一扬手,放出了一块白色飞剑,此剑夹带着轰鸣声,直击向了妖兽。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