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四十章 八足蜃兽

第四百四十章 八足蜃兽

  “小心,此兽奇毒无比,你不是它的对手。”应天脸色骤变的急忙说道,说完也放出了赤色小鼎,化为一道红光的协助攻去。

  八足蜃兽双目冰冷,一见二物袭来,一张口喷出了一颗黑色的圆珠,放出一团黑雾,竟将小鼎和飞剑抵挡在了身前,令它们无法近身前分毫。

  此时,许霆终于从重宝忽失的失落中醒来,略一犹豫后,两柄飞剑化为长虹,也加入到了战团之中。

  顿时在八足蜃兽身前处,三道剑光,一道赤芒,及一团黑色浓雾交织在了一块儿。

  此兽丝毫不惧,并呱呱几声怪叫后喷出数口腥臭的绿雾,几人的法宝和法器一接触雾气,马上黯淡无光了下来。

  “此獠怎么可能这么厉害,难道是变异的妖物。”应天一见此景,有些骇然的说道。

  但他的话音刚落,突然一道金芒从一侧激射飞来,一闪即逝的穿过黑雾,射到了妖兽的身躯之上。

  一个拇指般粗细的血孔,蓦然出现在了那儿。

  妖物怪叫一声,疼痛的在青石地上打了一个滚儿,随即身子一曲,身形一闪的射向了玉池内。

  但就在这时,一柄金色的长剑仿佛从天外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剑将八足蜃兽钉在了青石地上,让其八只触手乱摆,但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这正是陆旭在一旁蓦然出手了。

  应天等人见八足蜃兽被陆旭制住了,这才放下心来。

  他们用法宝,合力将那黑色妖珠慢慢逼落了下来,略一商量后,由白凡将此珠收进了储物袋中。

  然后,几人才向八足蜃兽围了过去。

  “这是八足蜃兽不假,只是此兽似乎被什么人特意教授变化成了九色琉璃花的模样,决不可能是此兽自行变化的。”许霆瞅了下还在长剑下拼命挣扎的八足蜃兽,露出疑惑之色的说道。

  “显然,这个九色琉璃花根本就是个圈套,可能专门对付那干尸之人的,我等只不过重上了一次大当而已。”应天苦笑着赞同道。

  而陆旭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看了看八足蜃兽,又看了看干尸受损的右手。

  不由的脑中出现,当某人兴奋异常的去采摘这朵九色琉璃花时,却忽从水池中飞出奇毒的八足蜃兽,一口咬住了手指,然后被撕扯进毒池中。

  陆旭不禁心里发寒。

  再看那干尸身上的长矛,显然布局之人另有后手,这位设局之人真是处心积虑啊。

  “扑哧”一声,八足蜃兽的头部和身子在一道寒芒之下,一分为二。

  目光阴沉的白凡,手握一把飞剑的冷冽站在一旁。

  见此情形,陆旭微皱下眉头。

  他心知,此人面貌英俊,甚至是漂亮,平素肯定极为自负,此刻被毁,所以才如此痛恨此兽。因为这八足蜃兽就算不是毁其容颜的元凶,但也绝对是罪魁祸首之一。

  越是英俊的人越是在意自己的面貌,子啊白凡心中,恐怕一张俊脸是和性命同样重要的东西。

  陆旭轻摇了摇头,伸手一招,金色长剑就一丝不染的飞回到了体内。

  然后他的目光,重新落到了干尸身上的长矛上。

  这根丈许长长矛的淡紫色灵纹猛一看,感觉有些怪异,而且上面似乎有什么陆旭异常熟悉的东西。

  忽然,陆旭猛的心中一动,终于想到那是感觉异常熟悉的东西是什么了,这根长矛上竟是有九霄神雷的气息。

  “陆道友,我们是不是再去其他地方看看,说不定还有什么发现呢?”许霆见陆旭仍要继续研究干尸的样子,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看来他很不甘心此次空手而回。

  “几位道友尽管去就是了,我自己在大厅内呆着就可。”陆旭神色如常的淡淡说道。

  听了这话,许霆有些意外,但望了望干尸和那紫色的长矛后,脸露踌躇之色。

  最终,他还是脚步未动。

  应天和白凡见此,也默不作声的没有离开此地。

  毕竟有了先前的一番遭遇,谁知道洞府内还有没有其它的危险?自然,还是众人待在一起较安全一些。

  而且他们也已看出,这根长矛似乎不是一般之物,否则在他们心中,已有些神秘的陆旭不会如此翻来覆去的看个不停。

  “陆道友,你说这里会不会根本不是什么上古修士遗址,而是什么人专门设出来的骗局。”应天忽然在一旁沉声问道。

  “不会的,这里应该是上古修士的洞府没错,否则哪有这么巧合,让二位道友捡到玉简,并寻到此地来的。只不过这里早已被他人捷足先登,并借用此处来布置陷进罢了。”陆旭摇摇头的说道。

  “照这么说,此地不会有什么宝物了?“白凡的声音冷冰冰的。

  而陆旭露出一分遗憾的表情,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算是默认了。

  顿时应天和许霆互望了一眼,神色微变。

  特别是那许霆,此次非但没得到任何好处,反而让自己力邀来的两人,一位面容遭毁,一位就此陨落,怎么看这都是一次失败的寻宝之旅。

  就在众人鸦雀无声之际,水池方向却传来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这让众修士听到后,全都心里一惊的急忙望去。

  只见水池中应该死去多时的宫姓修士尸体,竟然手脚乱动的从水池中缓缓爬起,并不时从那干瘪之极的嘴中,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这一下,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众人既然是修仙之人,要真出现了什么厉鬼之类的邪物,倒不会怎么惊讶,反而多半会立刻斩妖除魔。

  可眼前的,是不久前一齐进入洞府同伴的肉身,难道身体毁成这样了,还有什么密术可以保持元神不散吗?

  因为摸不清对方是人是鬼,许霆等人迟疑了起来。

  眼看那宫姓修士的尸体缓缓的爬出了水池,并直直的向他们几人走来。

  “不管你是人是鬼,不要再过来了。否则,休怪我等就不客气了。”许霆似乎看出了什么不对劲,急忙大喊一声,双袖一甩,那对飞剑就飞出了体外,在其周身盘旋起伏起来。

  应天和白凡也戒心大起,同样死死盯着对面。

  许霆的话音刚落,宫姓修士的肉身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许霆等人不由的稍松了一口气。

  可冷眼旁看的陆旭,则有种不太妙的感觉,不由得用手掌一翻,扣住了一样东西。

  就在这时,骤变突起。

  宫姓修士的肉身猛然脚下一蹬,那干枯的没有丝毫水分的身体就狠狠的向众人扑来。

  许霆和应天神色大变,不见思索的法宝齐出,两道剑芒和一道红光同时击到了对方身上,顿时宫姓修士爆裂了开来,竟不堪一击之极。

  许霆顿时心里一轻。

  可就在这时,他忽感到身后一阵微风吹过,接着背部一凉,一只干枯的手掌从其腹部伸出,并五指紧捏一枚豆粒大小的金灿灿圆丹。

  望着腹部插出的血淋淋枯手,许霆两眼圆睁,脸上全是不相信的表情。

  “啪嗒”一声,金色圆丹被捏成了碎末,接着枯手蓦然消失了。

  许霆闷哼一声,随着枯手的抽走,人软绵绵的栽倒在了地上,鲜血顺着血窟窿冒个不停,血腥之气一时充满了大厅。

  此刻的他虽然还未死去,但也处在了弥留之际。

  应天和白凡的惊呼声,爆裂声、法宝的呼啸声先后传入了耳中,平生的种种经历更是犹如走马观灯一样的纷纷涌出。

  幼年时颠簸流离的生活、被发现灵根时内心的狂喜,心仪女修士被前辈抢走的无奈,结成金丹时的意气风发,一心想凝成元婴的巨大野心,这一切等等似乎都要随着手足的冰凉渐渐远去了……可许霆不很甘心。

  他炼有一套四柄飞剑法宝,平常对敌时只是放出两柄来杀敌,第两柄飞剑从不离身的。

  因为另外两柄飞剑是采用某种秘法炼制而成的,虽然飞出伤人威力一般,但是在剑鸣护体上确是远超普通法宝一大截。

  何况他不惜花费巨大心血修炼此宝,前不久已被炼到了剑心通明的地步。

  在面对旁人的偷袭,即使他没有主动吩咐,此两柄飞剑也应能能感应别人的杀机,自动护体才对。

  “除非偷袭他的……”

  许霆最后又想起了什么,有些不死心的用最后凡人力气勉强将头颅略微扭动了一下,终于用眼角看到了身后的一切。

  一个枯瘦的影子正紧追着应天不放,应天则包裹在一团赤芒中倒飞躲避个不停,并放出自己的法宝不停轰击着对方,似乎对那影子畏惧之极。

  而另一侧的陆旭等人则被大片的绿气困在了其中,只是陆旭手中多出了一张淡紫色的符篆,从中幻化出一只紫色的巨鸟,正吐出一个巨大的火环,不停的冲击那些绿气,不让它们近身。

  而那白凡则是紧站在陆旭身后。

  两人身周笼罩着一圈一圈的黑色霞光,这些黑色霞光仿佛将周围的空间禁锢了一般,一旦有绿气靠近就会被一股无形的斥力击散。

  而白凡则手捧一柄白色的长剑,光芒四射,让偶尔漏网的绿气不敢靠近其周身分毫,但眼中仍流露出惊慌的神色。

  那陆旭没有理会什么绿气,而吃力的细看下追着应天不放的影子。

  果然是那具死了不知多少年的干瘪干尸,只是它周身放出绿色的雾气,身体灵活之极的跳跃个不停,哪还是丝毫死物的样子。

  许霆惨然一笑。

  他一位金丹期的修士,竟被一具死人干尸暗算了,这真是可笑之极的事情。

  伴随着这个自嘲的想法,许霆神智一黑,陷入了无尽的长眠之中,只是那丝自嘲之色仍然留在了嘴角边上。

  就在许霆咽气的同时,陆旭神色阴沉,不停的往四处打量个不停。

  刚才,在许霆遭到干尸跳起偷袭的同时,从附近的墙壁中忽然飞射出大片的腥臭尸气,一下将几人全困在了其中。

  但幸亏陆旭早有了几分准备,毫不迟疑的打开了刚到手的那张符篆,结果从画内飞出了一只浑身冒着紫火的巨鸟出来。

  这种周身裹在紫火之中,形态貌似普通乌鸦的“紫炎鸦”,陆旭曾在一本典籍中看到过其详细介绍的。

  它们诞生于阴火之中,专爱食用各种鬼魂尸魄,乃是有名的阴物克星。

  只是此鸦早已在修仙界灭绝了,符篆中也不过封印了此灵鸦的一分精魂而已,只能释放出“紫炎鸦”的分身罢了。

  这些分身虽然和真正“紫炎鸦”的样子一般无二,但威力可就天差地别。

  否则这些绿色尸气就不是只能暂时驱散,而应被吞噬的二净才对。

  对这些纠缠不清的尸气,陆旭并不怎么担心,无论是至金太乙剑还是九霄神雷,都能轻易的破掉它们。

  让他有些不安的是,至今还隐匿在一旁仍未出手的尸气主人。

  至于那干尸,他也看的分明,哪是真有什么灵识,分明是被人操纵的炼尸。只是这干尸有些古怪,被应天的法宝轰击了这多下,竟然还安然无恙,看来另有什么奥妙在其内。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