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惊变 3

第四百四十三章 惊变 3

  一看到插在干尸胸口的雷矛时,他就感到其散发的气息有些熟悉,很像他体内的九霄神雷。但它那有些深沉的颜色和偶尔泄露的丝丝邪气,却让他迟疑了起来。

  至于至金太乙剑不敌此雷矛,倒没什么奇怪的。

  这至金太乙剑上的九霄神雷毕竟是他临时附加上去的,还不能很好的结合在一起,自然远不及对方的法宝了。

  但此番试探后,对方既然真有办法对付他的九霄神雷,陆旭倒也不想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毕竟从刚开始的绿影,到现在化身的青年,他一直没摸清楚对方的真实修为。

  并且此人狡诈多端,一身的邪法魔功更是诡异狠辣,防不胜防。

  若与之放手一搏的话,即使还有青莲业火这个杀招,他也并没有把握一定能取胜的。

  想来,对方刚才突然提出罢手的建议,想必也是见他法宝犀利、功法古怪,同样有些忌惮了。

  这样想罢,陆旭一语不发的冲巨剑一招手。

  顿时轰的一声,巨剑射出无数道金色剑气将雷矛摊开,随即飞射回了陆旭身旁。

  青年见此,目中寒芒微露,但一犹豫后,还是没有让那雷矛继续追击,同样召回了法宝。

  “阁下若真是屈老怪的师兄?那年龄岂不是快过了千岁。”陆旭收回了飞剑后,冷淡的问道,仿佛有些不信。

  “我未修炼‘尸魂大,法’时,便已活了六百余岁。转化为尸魂之体后虽然不知过了多少年月,但数百年总有吧!这也幸亏我散尽了元婴,另修炼了这尸魂之体。否则就是肉身犹在,恐怕也早已坐化了。”青年低头看了看恢复了常态的双手,不置可否的说道。

  陆旭听了,则心里无语了!

  若是对方所说不假的话,此人还真是个“千年老鬼”啊!

  但同时,陆旭不禁对这尸魂大,法起了一丝兴趣。可以让寿命突破普通修士的限制,他自然有点动心了。

  于是,陆旭口气一缓的说道。

  “这么说,在下真的要称呼阁下一声前辈了!”

  青年闻言,扫了陆旭一眼,也许是看出了陆旭的口不对心,便冷笑一声的说道:

  “前辈?当年我叱诧妖域这么多年。没想到落了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下场,连重入六道轮回的机会都舍弃了。为的只是找我那好师弟报此大仇!你若不说明白你的来历,我就拼着多损伤些元气,也不会让你活着走出此地的。”

  他的声音奇虽然平常之极,但话里的狠辣冰寒之意,却尽露无疑。

  陆旭苦笑了起来,但想了想后,就说道:

  “前辈光问在下!晚辈是不是太吃亏了点。在下同样也有些疑问,不知前辈能否解答一二?”

  听了陆旭这话,青年微微一怔。但随即仰首大笑了起来。

  “好,很好!我可以答应这个条件。不过,我怕你知道的太多,小命就很难保住了。”

  青年狂态毕露!

  “嘿嘿,这个就不用前辈担心了。若是在下没猜错的话,前辈的修为现在也顶多和是元婴初期的修士一样,在下还自付能应付得了。”陆旭有些试探的问道,并仔细注意对方的表情。

  但青年冷笑几声,丝毫异样神情未露,让陆旭暗腹诽了一句“老狐狸“。

  “废话少说了。你说所得的血尸乃是杀了一个金丹修士来的,并非屈阳门下,怎么证明。”青年冷冽的说道,一副咄咄逼人之势。

  陆旭皱了一下眉,冷声道:“我无法证明,也无需证明。”

  青年闻言大怒,但随即想到了什么,强自忍耐的缓缓说道:

  “你当初如何得到此血尸的,说来听听!光凭一句话,并不足以说明你和屈阳没有什么关系。”

  听了这话,陆旭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对方所问,反而自行问道:

  “前辈既然有如此神通,想必当年名声一定不小,能否告知晚辈一下尊姓大名。”

  青年见陆旭避而不答,反而向自己提问,不禁心里大怒,眉宇间露出一丝阴厉之色。

  但随即想到了什么,还是冷冷的回道:

  “老夫玄尸真人谭宗,可曾听说过。”

  “玄尸真人”

  陆旭听了之后,细一回想,还真未从听说过。

  但他并不在意,反而从容的说道:

  “既然前辈不相信在下的话,那在下的功法并非阁下一脉相传,以前辈的阅历应该能看出来才是。前辈可再仔细一观。”说完此话,陆旭双手一掐诀,滚滚的白色雾气从体表浮现而出,随即一阵翻滚,就凝结成了六头白色雾象和六头白色雾龙。

  一时间,虚空之中龙吟象嗷之声不绝于耳。

  “至于这血尸的来历,很简单。当初晚辈灭了看守此地的一个金丹修士,从对方身上得来的。若是这样前辈还不信的话,在下也没什么好说了,只有一战了。”陆旭双手轻轻一拍的,轻描淡写的说道。

  谭宗凝望了陆旭头顶的白色龙象,脸色阴沉之极。半天之后,才脸色稍缓的说道:

  “你修炼的功法的确并非出自尸王窟,甚至不是魔道的功法,佛宗的龙象挪移功,本尊自然能看出来。但你身具血尸,而且又凑巧来此处,老夫慎重一些也是应该的。不过老夫再问你一句,除了这个血尸外,你当初还从对方身上得到其他的东西吗?”

  听了老魔这番话,陆旭神色一动,他隐隐觉得对方威逼了自己半天,似乎最终目的还是在此的。

  这样想过之后,陆旭没有回应此话,反而不动声色的反问了一句。

  “前辈既然修炼成了尸魂之身,还被困此地这么多年,是不是这尸魂大,法的限制和缺陷很多,比如说,无法被白昼下行走,被一些特殊的法器所克……”

  “哼,你以为我会告诉你这些事情吗?”青年一听陆旭的言语,不禁勃然大怒,脸色骤变的狠狠打断道。

  “这就对了!前辈以为我会告诉一些,前辈不该知道的事吗?”陆旭神色未变,淡淡的说道。

  谭宗听了此番冷嘲之语,微微一怔,脸上的怒容渐渐消散了。

  “既然你不愿意说这些事情,那就……”

  玄尸真人话锋一转,似乎打算换个问题了。但此时一阵清鸣之声忽然从老魔身上传出,声音清脆悦耳之极,让陆旭听了为之一愣。

  玄尸真人听见了此声,先是一怔,接着露出了不敢相信的惊喜神情。

  他没有理会陆旭,突然一拳击在了自己的天灵盖上。

  “扑哧”一声,一颗绿色圆珠竟从口中飞射出来,围着玄尸真人转了一圈后,回落入了其手掌之上。

  那清鸣之声,竟是从这圆珠之中发出的。

  陆旭眨了眨眼睛,露出几丝疑惑之色,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可老魔手拿此物,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

  “砰“的一下,老魔五指略一用力,那圆珠破碎开来,从中漂出一块白色光团和一只蜈蚣一样的黑虫出来。

  此虫围着光团,不停的鸣叫个不停。但一见到了玄尸真人,则马上停止了叫声,自行的飞入了他体内。

  玄尸真人见此,哈哈一阵大笑,一把将那光团抓进了手中,随后白光消失,露出了一块白色的玉佩出来。

  对面的陆旭看到此物时,心中不由的一震,下意识的摸向了怀中的得自那怪人的银白色圆环。如果此刻有人能透过圆环的禁制的话,当能够看到那圆环之中郝然躺着一枚一模一样的玉佩。

  陆旭心思活动起来,知道这能令老魔这般激动的东西必非凡品,不禁睁大了眼睛,细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

  但可惜,玄尸真人飞快的看了一眼后,就将那玉佩麻利的往怀内一塞,然后神色平静的对陆旭说道:

  “既然你和屈阳没有关系,我也没有什么时间和你多耗了。我另有要事在身,就各行其事吧!另外给你个忠告,你杀了看守此地的人,再在此多留的话,说不定我那好师弟就会闻讯赶来了。”说完此话,玄尸真人根本不顾陆旭有何反应,就在冷笑声中化为了一道绿光,从陆旭一侧一闪掠过,接着从入口射出,一副匆忙之极的样子。

  陆旭先是愕然了一下,接着皱了皱眉头。

  但马上身形一动,化为一道黑光在大厅内盘旋一圈,将许霆等人的法宝和储物袋一收,并几颗火球将尸体化为了灰烬,才同样飞射出此地。

  他顾不得再细想锦玉佩之事,而害怕出去迟了,被对方在洞口处做了什么手脚,那可就麻烦大了。

  不过,老魔竟连这几人的储物袋看都没看一下,不知是根本看不上这些金丹修士的东西,还是因为事情紧急一时大意疏忽了。这倒便宜了自己。

  当他正这样想着的时候,从地下飞出到了地面之上了。

  那老魔竟早已踪迹全无,让陆旭对其遁术的神妙,心里一阵骇然。

  不过看了看寂静无声的四周,再想想这么多人进入地下,结果只有自己一人走了出来,陆旭心里莫名的升起了一丝孤零的凄凉之感。

  但这种负面的情绪,只是一闪即过的被他抛到了脑后。毕竟修仙之路还漫长的很,可不是他感叹的时候。

  陆旭不敢在此多待,略辨识了一下方向,就立刻向谷外遁去。并一边飞着,一边往自己的储物袋中摸索着什么。

  片刻后,一团同样冒着白光的玉佩出现在了手上。

  望着此物,陆旭心里砰然心动。

  现在他不用细看也已经知道,这玉佩绝对和玄尸真人手上那块应该是同一类的东西。就不知道其中隐藏着什么秘密,竟让老魔这样心机深沉的人,都表现的如此失态。

  想到这里,陆旭不由得往玉佩上细看了起来。

  神识侵入其中,发现者玉佩之中竟然有一副地图,而且此刻这地图上正有一个金色的小光剑图案,无论陆旭如何转动玉佩,此光剑都会慢慢直指向东南方向,并在剑尖处射出了一丝红线笔直的延伸到了地图边缘处,并发出淡淡的荧光。

  陆旭皱了皱眉,虽然不知道此物的具体功用,但是玉佩中如此简单的图画再不懂其意,那他就太白痴了。

  这分明是让持有此物的人,按照小剑所指的方向前去某个地方,想必那红线的尽头处应该有什么机缘在等着手持玉佩的人吧!

  陆旭手握此玉佩,一时陷入了沉思之中。

  看那玄尸真人如此急匆匆的样子,显然这玉佩中的地图的作用应该有一定的时间限制。而观其脸上的喜色,其中的好处肯定不少。

  他若是想探个究竟,也只有按照图示方向马上动身了,否则不是此图效应过期了,就是好处被别人抢先一步占走了。

  陆旭细细思量了一会儿,又踌躇了好半天后,才决然的调整了方向,黑虹划破天际,转眼间离开了此地。

  大约一刻钟后,一大片阴森森的绿色雾团飞驰着从远处赶到了此岛上,并在那大敞的洞口附近略一盘旋,浓雾尽散,露出了一位皮肤苍白、一点血色都无的老者出来。

  此人望了望已经被破坏殆尽的阵法禁制和被推到一边的镇灵柱,双眉立刻倒竖了起来,马上进入了地洞之内。

  片刻之后,一声恼怒之极长吼声从地下传来,直震的附近的地面颤动不已。

  接着,老者裹在一团绿芒之中飞出了地洞,直冲天上。

  他脸现焦虑之色的左顾右盼了起来,忽然身形滴溜溜的一转,数十道绿芒中飞射而出,化为了巨大的绿,蟒往四面八方飞去,迅速将附近百余里的地方搜索了一遍。

  但等所有的绿蟒再次飞回之时,仍是一无所获。

  老者的神情难看之极!

  他仰首望了望天空,半天没有其它的举动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忽然发出了一阵阵的冷笑之声。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