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四十四章 玉美人

第四百四十四章 玉美人

  “我的好师兄,就算你能逃出此处又能怎样?现在的你早已不是原先的玄尸真人了,我也不再是你身边的区区一名元婴初期的师弟。等我忙完了圣灵宫之事,再搜遍妖域把你揪出来。”说完此话,他不再迟疑的腾空飞起,重新化为了一大团绿雾。

  接着似乎为了宣泄心头的恼怒,一道粗若水桶的绿色光柱从雾中喷射而出,洞口附近的地面凹陷了下来,成了一片废墟之地了。

  然后,绿雾如同流星赶月一样的远远遁走了。

  韩立自不知谷中发生的这一切。此时,他正按照地图上所指的方向,老老实实的驱使着磁遁术在天上飞驰着。

  因为害怕和那玄尸真人撞到了一起,陆旭这一路上警惕之极,时不时的将神识全开,以防被人偷袭了。

  结果一连数天过去了,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这让陆旭略送了一口气。

  不过这一日,陆旭正在闷头赶路之时,忽然前方传来了打斗之声,并隐隐有爆裂声和刺眼的光华闪动,一看就是有修士在那里正打斗。

  陆旭皱了皱眉,依仗着神识强大,远远的凝神一看。

  竟是一男一女和三名一身邪气的血袍人,在那里打得热闹之极。

  不过看他们的水准实在低的可怜,只是筑基初期的修为而已,并且那对男女似乎已处在了下风。

  陆旭摸了摸鼻子!

  既然知道这些人不会造成什么威胁,他也懒得再绕什么远路了,准备直接驱动遁光从一侧掠过。

  至于场中的这些修士,他根本不会去问。还是赶路要紧!

  这样想罢,陆旭略一提速,化为黑虹向前冲去,转眼间就到了几人的眼前。

  争斗的几人大惊,不约而同的住手后退,并各自收回了法器。

  而陆旭在经过他们时,遁光略微的顿了一下,那对男女修士中的女修士看清楚了陆旭的面容后,竟大喜的叫道:

  “陆长老,我是金玉门肖梅长老的亲传弟子,还望陆长老相助一二。这三人是本门大敌,血煞门的修士。”

  听了这女子的喊声,陆旭一怔,不由得将目光转到了这女子的身上,并将遁光停了下来。

  “你是金玉门弟子?”陆旭神色平静的问道。

  这女子是位年约二十的少妇,脸如温玉,最引人注目的是其肤白如雪,如花的俏脸上满是惊喜之色,显得娇媚之极。

  “弟子方晴雯,参见陆长老!”这位动人之极的少妇,急忙飞到了陆旭身边,恭敬的施了一礼。

  其双胸坚挺,玉,臀丰满,身材妙曼诱人之极,并且随着此女的娇声,一股醉人的幽香从其身上传来,加上白皙的皮肤,就好似一尊玉观音一般,让人忍不住抱在怀里疼爱一番。

  陆旭却不动声色的上下打量了一遍,才慢悠悠的问道:

  “你怎会认识我,我以前有见过你吗?”

  他稍微有些疑惑,可以肯定这女子是第一次见到。

  “陆长老不知,晚辈虽然从未拜见过前辈,但是门主早就将几位长老的画像挂在了供奉堂,我等每次去总堂时都会见到的。”美貌少妇神情恭谨的说道。

  听了这话,陆旭先是一怔,接着心里有些哭笑不得了。

  没想到那金玉门的三个女人,竟会做出这等事来。想必这也是对方对外宣传自己成了金玉门长老的一种方法吧!

  陆旭心里有些郁闷,但脸上可没有表现出什么异色,反而一扭头忽转向了另一侧的那中年男子,并微笑着说道:

  “这位道友,别来无恙!”

  中年男子自从陆旭出现之后,就一脸的恭敬之色,现在听了这话神情就更复杂了。

  “属下方奎见过陆长老。”中年修士道。

  这中年男子,就是当初在茶馆接待陆旭的那个金玉门修士。

  陆旭打完了招呼后,就忽然扭头,口气一冷朝对面说道:

  “你们三个想到哪里去,我让你们离开了吗?”

  原来对面三名修士,一见对方来了位金丹期的帮手,早已惊惶之极了。

  但看陆旭似乎根本没有注意他们,而在那儿谈的正欢的样子,不由得心存侥幸的慢慢向后退去。

  现在一听陆旭此言后,几人脸色煞白,互望了一眼后,马上分为三个方向御器就跑。

  并且一边飞驰着,还一边在身上放出了五颜六色的防护法器和各种护罩。

  “哼,找死!”

  陆旭冷哼一声,面色一寒的抬手轻轻一弹,三道耀目的金色剑光脱手飞出,一闪即逝的出现在了三名修士的背后。

  “噗噗”几声,几人身上法器和护罩如同纸糊的一样,被碗口粗的剑光一击而碎,接着惨叫几乎同时传来,三人连法器瞬间化为了漫天的光点,消失的无影无踪。

  少妇和中年人见陆旭举手投足的就灭了三名“血煞门”修士,不禁为之色变,望向陆旭的眼神不由得多了几分敬畏。

  而陆旭自己也暗暗的点点头。

  这三道至金剑气看起来不怎么起眼,实际上却含了他不少的法力在其内。但能够对筑基期修士做到一击必杀,他还是很满意的。

  看来随着修为增长,这剑气的神通还是大有用途的。

  “对了,你们两位都姓方,难道是……”陆旭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回首冲方奎问道。

  方奎听了陆旭此问,脸上略显尴尬的说道。

  “让陆前辈笑话了,晴雯正是小女。”

  陆旭听了一愣,但马上哈哈大笑起来。

  “那我也要恭喜方兄了,晴雯道友年纪轻轻就已有筑基期的修为,说不定今后也能金丹大成呢?”

  听了这话,方奎也露出几分自豪之色,有些喜哄哄的说道:

  “不瞒陆前辈,晴雯的确是在下的骄傲,只是区区二十余年就筑基成功,我也对她寄希望很大。我是无法再寸进了,只希望她能够比我走的更远一些。”

  说着些话时,方奎瞅着少妇的目光满是怜爱之色。

  而方晴雯则被说的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陆旭则目中含笑的重新瞅了少妇两眼,微微点点头,这位方晴雯的确资质很不错。

  陆旭又问了他们父女二人为何会在此处和人争斗的事情。

  听了这一问,方奎顿时露出恼怒之色,而方晴雯则为之脸上黯然。

  陆旭不禁大为奇怪!

  方奎犹豫了一下后,还是缓缓的又说出了一番话来。

  原来方晴雯成年后,本来与一位看似前途无量的年轻修士定了亲。但可惜这位年轻修士实在福薄,还没举行道侣仪式,就在一次和其他修士斗法中意外身亡了。从而此女成了一位还没嫁人的未亡人。

  这样一来,独身而天生媚骨的方晴雯自然引起了一些门内男修士的窥视,但方晴雯一连婉拒了数名结成双修的要求。

  结果,不知不觉的得罪了一些金玉门的高层。

  于是,这次方晴雯被安排了一个吃力而危险的任务,竟被命令在和金玉门一向不对头的血煞门地盘内护送一批较珍贵的货物。

  这样危险的事情,方奎身为人父自然不能袖手不管,就只好陪着女儿一块走了一趟。

  结果原本应该保密之极的消息,不知如何竟被血煞门的人知晓了。如此一来,他父女二人在一番追堵之下,还是在此处被三名血煞门的人追上,只好拼死一战了。

  若不是陆旭恰好从此经过,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听了方奎一番气愤之极的言语,陆旭摸了摸下巴,半天没有说什么话。

  他听的出来这位方奎话里的意思,恐怕颇有几分要自己为他父女做主的意思。

  可这毕竟只是其一面之缘,他还不至于因为对方和自己有一点交情,就想也不想的胡乱插手金玉门的事情。

  不过这少妇又实在诱人之极,陆旭实在不忍其香消玉殒,略一沉吟之后,在方奎期盼的目光中,缓缓说道:

  “方兄回去后尽管报我的名字,谁不服叫他来找我。”

  方奎听到陆旭一口包揽此事,心里大为兴奋,脸带感激之色的连声道谢。并让方晴雯上前给陆旭再行大礼一次,但被陆旭笑着拒绝了。

  不过,陆旭仿佛有点疑惑的又问了一句。

  “晴雯道友不是肖梅长老的弟子吗,你们没向肖梅长老提及此事?”

  听了陆旭此言,方晴雯却神色更加黯然,轻声的解释道:

  “陆前辈不知,这次吩咐我来此办事的就是家师的一位至亲,家师也希望我能和那人结成双修道侣,但被我拒绝了。这让家师很生气!”

  说完这话,此女一脸的无奈之色,显得凄迷艳丽之极,让陆旭看了也不禁呆了一呆。但随即不好意思多看的转头对方奎说道:

  “你们回去后只管和肖梅长老说此时我管定了,我还另有要事在身,恐怕不能和你们一路同行了。在下就告辞先走一步了!”

  说完此话,陆旭冲两人一拱手。

  方奎父女自然不好说出什么挽留的话语,急忙再说了几句感激的话后,陆旭就微然一笑的化为了黑虹,破天而去。

  望着黑虹消失的方向,方奎父女无语了一会儿,半晌之后文思月才不满的娇声道:

  “父亲,你可从来没告诉我,你竟然和本门的陆长老是旧识啊。能不能说给女儿听听?要知道,陆长老对我们这些弟子来说,可神秘的很。”

  此女说着说着,原先的埋怨之意竟变成了好奇的话语。

  方奎听了少妇这话后,叹息了一声,才有些怜爱的说道:

  “为父和这位陆前辈只是数面之缘而已,并没有什么深交。不过有此人说话,你的麻烦肯定没问题了。”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