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四十八章 风云际会 2

第四百四十八章 风云际会 2

  “帮你?我们有什么好处!”儒生老者心里一动,但口中却迟疑的问道。

  屈老怪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当即不再明说,传声道:

  “按照圣灵宫主人所遗留的信息看来。那圣灵塔内除了最重要的‘圣灵舍利’外,还有数件上古修士遗留的顶级秘宝,威力绝对小不了。我除了要圣灵塔和一粒‘圣灵舍利’外,其余的东西都给几位平分如何?”

  儒生老者目中贪婪之色一闪,但心里略一思量,又瞅了四手霸王一眼,却回传道:

  “我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还要看雷兄的意思。毕竟若没有雷兄牵制住那封绝寒,我是不会冒此风险的。”

  屈老怪一听这话,脸上并没有露出意外之色。他心知这位号称“南山舍人”的儒装老者,实在是个老滑头。若不拉上四手霸王雷震,绝不肯答应这没有把握的事情。

  于是屈老怪转脸望向了四手霸王,面带微笑的将自己的条件传声过去,然后才问道:

  “不知,雷兄对在下的提议有何看法,有没有兴趣合作一下?毕竟那圣灵舍利的价值不用我说,雷兄也应该很清楚吧。能弥补人先天灵根的东西,我想修仙界除此处之外,别无他家了。说不定雷兄服用后,就会很容易功力大进,再此突破寿元限制呢!”

  屈老怪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对方刚才给他的难看,一个劲儿的在其耳边鼓动道。

  “哼,凭几只异种火蜈蚣就想打那圣灵塔的注意,我看你们是头脑发晕了吧。当年不知多少元婴期修士进入了内宫,但全都铩羽而归。你们觉得冒此奇险有希望成功吗?要知道内宫的危险程度和外宫截然不同。即使我们修成了元婴的修士进去了,也不可能全身而退的。历次圣灵宫的开启,元婴期修士泯灭在内宫九霄神雷下的可不是一两个这么少的。”雷震冷哼一声,用嘲讽的语气说道。

  “这个就不用雷兄担心了。我只想问下,如果封绝寒一伙儿真的要打圣灵塔的主意,雷兄真的不想进去看看?”屈老怪不动声色的说道。

  雷震面上的冷笑之色,在屈老怪此话问出后,渐渐收敛了起来。

  他微眯起了眼睛,寒光一闪后,才慢慢的说道:

  “若封绝寒真的愿意甘冒奇险进入内宫去,不用你说我自然也会一同跟去的。毕竟圣灵塔即使我们左道无法得到,也不能让右道之人拥有。”

  他这话说的肯定之极。

  “呵呵,有雷兄这话就行了。只要到时雷兄肯出手,我先前的提议自然也会算雷兄一份的。当然,济夫人若是也愿意助一臂之力,屈某就更欢迎了。”屈老怪轻笑的说道,并瞅了那美妇一眼。

  “我这次是采摘些灵药回去的。内宫太危险了,我是不会去的。“济姓美妇连听都不听屈老怪的条件,就冷冷的拒绝道。

  屈老怪脸上失望之色一闪而过。

  要知道美妇虽只是元婴初期的然修为,但是其夫君‘金狮王’那可是左道首屈一指的大枭。连雷震在其面前自魁不如的。没能将她绑到一块儿去,自然有些遗憾了。

  不过,他当然也不敢强行拉此妇人进内宫,只好微微一笑的就此作罢。

  毕竟他们这边三人对上右道诸人已经不落下风了,没有必要再惹的妇人不快。

  左道众人商量完毕,那边的封绝寒等人却一直老实的默然不语闭目养神,不知道是他们胸有成竹,还是早已有了对策。

  陆旭在角落里,将这一切看到了眼里。

  虽然因为距离太远,并且屈老怪等人的谈话大部分都是传声完成的。

  但看他们向右道之人不时望去的不善目光,也能猜到他们正在商量应对那悬空山山主等人的对策。

  这让陆旭暗暗心喜。

  只有这些元婴期的老怪物们自己纠缠不清,他才能在其中混水摸鱼较安全一些。

  最好那屈老怪因此而无法顾及他,这才更妙呢!

  陆旭正暗想怎样才能将水搅得更混一点时,厅堂外人影一闪,走进了两名黑衣老者。

  这二人须发皆白,身上气息如海如渊,一看就是元婴期的修士。

  厅堂内的众修士一见这二人进来,目光”刷“的一下,全盯在了他们身上,但随即面现了然和恭谨之色。

  更有部分修士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暗送了一口气。

  而左右两道的老怪一见他们,却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既有羡慕,也有些厌恶和无奈的神情。

  两人中一位头上生着鹿角的黑衣老者,一见众人都望向了他们,微然一笑,就和气之极的说道:

  “这次的圣灵宫之行,我们妖皇大人因为正在闭关,所以无法来主持此次的寻宝。而由我等两位执法长老代表妖皇殿来监督此次盛事。”

  “而这次寻宝的规矩,还是和历届一样。凡是在寻宝中随意恃强凌弱或者想杀人夺宝者,都将被我二人出手阻止,并且还会被我们妖皇殿追缉剿杀。不过我们妖皇殿的这种监督,只限于圣灵宫的外宫。我等不会进入内宫的,更不会插手内宫的任何事情。所以,诸位要是觉得没有把握的话,还是止步于内宫外吧。另外,我二人不会因为圣灵宫本身的危险而出手相助任何同道的,就是有道友在面前遇难马上陨灭。我二人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我说的如此明白,大家都应该懂得我二人的意思了吧。”

  这位鹿角老者说完这话,双目如电的朝厅堂内众修士扫视了一遍。其他人见其目光过来纷纷低头退避一二。唯有那封绝寒和雷震见他望过来时,毫不退让的直接对视了一眼。

  这让此位鹿角老者,先是一怔,接着皱了下眉头,嘴里不由得低声喃语了一句。

  “怎么这两个怪物也来了,如此一来可就有些棘手了。”

  他身侧的另一位毛脸老者,同样神色动了一下,但冷笑一声就恢复了冰冷的面孔。

  随后,这两位妖皇殿来的执法长老,就在厅堂口处一左一右的盘膝坐下。不再理会厅内因刚才的话语,引起的任何骚动。

  其他金丹修士则脸上或喜或愁的,神情各异!

  陆旭见此情形,不禁暗暗称奇不已。

  不知妖皇殿之人这番出力不讨好的做法,到底是何用意。难道仅是为了竖立妖皇殿在妖域的权威吗?

  但这时,耳边传来了玄尸真人的声音。

  “小子,你小心一点!妖皇殿的人可不是个善碴,据我所知,凡是左道之人势大时,妖皇殿便会打压左道。右道之人强大时,就会打压右道。根本不给两者壮大的机会。而且每次圣灵宫之行中,都会或多或少的有些左右双方的修士死的莫名其妙。说不定就是妖皇殿之人暗下的毒手。你虽然不属于左右两道双方的任何一边,但还是好自为之吧。我可不想好不容易找到的帮手,就莫名其妙的挂掉了。”

  玄尸真人的声音冷漠的很,但话里的内容却让陆旭心中蓦然一惊。

  陆旭几乎不用思量,就肯定玄尸真人所说的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

  毕竟妖皇殿可以屹立妖域这么多年而不倒,肯定使用了一些手段。更不可能平白无故跑着这里做什么监督的,多半有他们自己的图谋。

  这样想罢,陆旭目中寒光一闪,虽然没有回复玄尸真人什么,但心里对这两位妖皇殿长老,却立刻提高了警惕。

  但接下来的时间,这两位妖皇殿老者始终坐在原地动也不动,彻底进入了炼气之中根本不再睁开双目,更没有片言出口过。

  于是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时间又过去了五天。

  但这几天只多了三四位新来的修士,更没有元婴期修士到此了。

  而到了第六日的早上时,异变骤起。

  一阵阵轰鸣声响起后,厅堂口没有丝毫征兆的落下了一道铭刻着各种灵兽图纹的白玉石门,一下将整座大厅封死了。

  此门上白濛濛的一片,显然是设有厉害的禁制。

  并且远处的宫殿大门处也隐隐传来了一声巨响,似乎同样被什么封闭住了。

  这下,厅内的一些人不禁露出一丝惊慌之色。但随后发现那些元婴期的修士人人神色平静,这才放下心来的安稳下来。

  而这时妖皇殿的两名黑衣长老,则不慌不忙的睁开了双目,蓦然站了起来。

  顿时其他修士的目光盯在了二人身上,有知道的露出了然之色,不知道的则带了一丝疑惑。

  而那些元婴期修士,则面无表情的看着二人的举动,一句话也没有说。

  只见这两人平静的向大厅前端走去。

  但未等二人走到地方,在大厅最尽头的地上一阵轻微的晃动,随后地面上的几块石板发出了耀眼的白芒。

  接着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一座丈许大的小传送阵出现在了那里。

  大厅内这么多的修士,竟没人看出此传送阵是如何出现在那里的,让许多自命不凡的修士不禁惊讶万分。

  两位妖皇殿长老却波澜不惊的走到传送阵前,一躬身的仔细检查了起来。

  半晌后,两人才互相望一眼的点点头。

  “好了,这个传送阵没有问题。从这里过去,就是圣灵宫的外宫了,你们全都好自为之吧。”

  说完这话,两位妖皇殿老者一前一后的踏上传送阵,结果,两道白光闪烁后,两人的身形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下,厅内的其他修士不禁面面相觑而来。

  但未等他们反应过来,封绝寒带着老道和老僧,毫不迟疑飞身飘落下了莲台,同样的走到了传送阵中,被传送了出去。

  这下众修士才反应过来,有离的较近的,就急忙也走了过去。

  顿死,传送阵处白光闪动不停,眨眼间厅内的修士就少了一小半。而那玄尸真人竟也混在了其中,先走了一步。

  陆旭眼中异光闪动,忍不住的望向了屈老怪等人。

  谁知那屈老怪竟也大有深意的瞅向他,这将陆旭吓了一大跳,急忙就目光撇开,心里更加不安起来。

  看来屈老怪,似乎真的不会放过他了。

  陆旭心里郁闷之余,干脆也站起身来,向前面走去。

  屈老怪见陆旭这番举动,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冷笑,这让他身边一直装哑巴的屈旻,终于忍不住的小声问道:

  “父亲,你好像从对那小子很在意啊?那人有什么不对劲吗?”

  屈旻心里实在有些好奇!

  “没什么,只是这个人对我有大用处。我必须要借助一二。”屈老怪摇摇头,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似乎并不想告诉屈旻相关的事情。

  这让一直很受极阴宠爱的屈旻,心里有些疑惑。

  但这时,儒装的“南山舍人”轻咳嗽了一声,慢悠悠的说道:

  “我们是不是也该出发了,现在厅内可没几人了。”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