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金鼎霸王功

第四百六十五章 金鼎霸王功

  “好,陆旭,本尊现在就先收你做记名弟子,以后回到尸王窟再正式举行拜师仪式。这件照空镜,是老夫早年得到的一套秘宝中的一件。凡我门下亲传弟子,人人都持有一只。既算是一件信物也算是一件防身用的宝物。你好好保存吧。”屈老怪自然知道趁热打铁的道理,当即从自己手指上取下了一块古朴的铜镜,扔给了陆旭。

  陆旭有些意外的接住了,凝神细望了起来。

  此铜镜和普通的镜子差不多大,但是上面古色斑斑刻有一些神秘的符文,并隐隐散发出幽寒的死气,一看就知的不是凡物。

  陆旭心里一喜,耳边却传来了玄尸的讥笑之声。

  “照空镜?这混蛋还真会将师尊的存在抹杀的一干二净。明明是当初师尊的宝物生死照空镜,竟然连名字都改了。哼,你也不用高兴的太早,此照空镜虽然的确有护主克敌的功效,但这是照空死镜,被他身上的一枚照空生镜所克。到时使用此物来对付他的时候,只能是自寻死路。”

  陆旭听了这话,没露出什么异样,表面上仍恭谨的向屈老怪拜谢,但心里却不禁叹了一口气。

  在心机如此深沉的屈老怪身边待着,真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了,否则一不留神,他准要倒霉。

  现在就寄希望那玄尸,真的有办法致屈老怪于死地了。

  否则他以后还真的加入尸王窟,乖乖做屈老怪的徒弟不成?

  再说,就算他真的想当一位货真价实的好徒弟,人家屈老怪还不一定会真心收他。会不会事后马上翻脸,这还是两说的事情呢。

  陆旭可不敢放着南极域四大宗门的弟子不当,真去抱这根大腿啊。

  现在他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谁让他实力不如人呢。

  虽然对修仙界的弱肉强食的一套,他早就心知肚明。但这种无力的感觉,自他成为九霄宗的弟子以来好久没有感受到了。

  以前的几次身陷险境同样危险之极,但他必定还有一拼之力。

  可现在和圣灵宫的任何一位元婴中期修士正面对抗,他都只能是被击杀的下场。

  这让他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命范煞星啊,只不过一时好奇,想跟随玄尸探究的下手里玉佩的秘密,怎么就会莫名的一头扎进了元婴期修士的人堆里,还落到这样被他们盯上的下场。要是元婴初期自己也能对付,可是怎么碰到的每一个都是元婴中期啊。

  陆旭有些恨恨的想着上面的话语,一肚子的苦水无法外漏,还要强做出兴奋高兴的模样。

  见陆旭收起了照空镜,并且对自己也恭敬有加,屈老怪极为的高兴。当即和一旁的南山舍人商量了几句后,就让陆旭跟他一起动身回去。

  因为现在一整天的时间过的差不多了,若是再不赶到阴阳通道,恐怕就永远进不了内宫了。

  于是,几人腾空而起,向天边飞去。

  在路上,屈老怪颜悦色的和陆旭说着话,并主动指点一些陆旭修炼上的谬误,它山之石可以攻玉,陆旭还真的受益不少。

  可让一旁的屈旻见了此幕,脸上不由的带了一些悻悻之色,虽然极力的掩饰,陆旭还是窥视到了强烈的敌意。

  陆旭心里有数,但故作不知的不加以理会。

  四人飞行的速度极快,数个时辰后,几人就到了一座高达数千丈的巨山跟前。

  此山高大险峻,全部是黑白两色的巨石,整座山峰子自中间处鬼斧神工般的一分为二,一直裂到了巨山的根基所在,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大峡谷。

  但更诡异的是,此山峰分裂的中间部位,界线分明的闪烁着黑白两色的异光,分别罩住了巨山的半边部分,远远的看去,实在妖异之极。

  而山峰下的大峡谷入口处,正有三十余名衣衫各异的修士,在那里静坐着,人人神情凝重,仿佛在等着什么似的。

  屈老怪等一干人,慢慢的降落在了人群中。

  陆旭目光略微一扫,就发现了黑袍妖女紫箐也混在人群中。

  只是这丫头一见陆旭和屈老怪等元婴期左道修士混在了一起,满脸的惊愕之色。见陆旭望过来,竟有些慌张的转首躲避起来,不敢和他对视的样子。

  陆旭微微一怔,心里隐隐的明白了什么,就二话不说的收回了眼神,瞅向了它处。

  其他人中并没有看见凤仪仙子和那位青年男修士,看来是不会来闯“阴阳路”而打算直接返回原处了。

  不过在这里盘坐的修士,虽然脸上带着肃然之色,但个个气定神闲,气度不凡的模样。就是修为,也大多比陆旭要高深的多,即使不是金丹后期的水准,也是以假婴的居多了。

  像妖女紫箐这样金丹初期的修士,就只有六七人而已,但这几人同样不惊不慌,看来都自信满满似的。

  陆旭看完了之后,微皱了下眉头,因为那其他的几名元婴期修士一个都没在,屈老怪他们倒是回来最早的一对了。

  正想着呢,屈老怪找了一个地势较佳的地方,盘膝坐下。屈旻自动走到了其一侧,打坐起来。

  “陆旭,你在老夫身边休息一会儿吧。”屈老怪一副慈师模样的对陆旭说道。

  陆旭并不想接近此老怪,但听此话后,也只能在对方目光注视下硬着头皮的应了一下,然后几步上前去在屈老怪的另一侧坐下了。

  陆旭这边刚坐下,远处的天空传来了破空之声,封绝寒等三位元婴中期修士从天而落。

  他们望了了一眼屈老怪和南山舍人后,就冷笑着另找一处地方聚在了一起,并低语了起来,不知在商量什么隐秘的事情。

  屈老怪见此情景了,不禁鼻中轻哼了一声,随即就闭目养神起来。

  陆旭可做不到屈老怪这样心平气和的模样,而是双目凝望着某一方向,似乎在观察着什么。但若是有心人仔细注意陆旭眼神的话,就会发现他目光微散,完全一副心不在焉,心中有事的神色。

  一顿饭的时间后,陆陆续续有五六位修士,飞遁而来了。

  其中妖皇殿的两名黑衣长老,也若无其事的赶到了此地,现在唯一没到的元婴中期修士,也就只有那位雷震了。

  再等了半个时辰后,雷震的踪影仍然不见。

  这下封绝寒等人朝屈老怪这边投过来了异样的目光,而屈老怪和南山舍人仍一副神色自如的样子。

  陆旭离他二人较近,却隐秘的发现,在他们从容的面孔下一丝焦虑之色隐隐从他们目光中流出。

  显然缺了雷震后,这两位左道老怪自知不是右道修士的对手,有些担心了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屈老怪两人终于连表面上的从容也顾不得了,神色阴厉了下来,开始频频的向高空处望去。

  虽然这个空间似乎没有昼夜之分,始终阳光明媚的样子。但陆旭心里估算了一下后,此刻距离一天的时间应该差不多到了。

  难道雷震,这位左道在圣灵宫的第一高手真出什么意外?陆旭也有些猜疑了。

  若真出现这种事情,真不知对他来说是祸是福?

  就在陆旭和屈老怪等人都无法安心,而右道修士目光越发不善之时,天外传来了一声洞穿金石的厉啸之声,这啸声如巨浪滔天,一波比一波高昂,一波比一波凶猛,直震的盘坐的所有修士面露出了骇然之色。

  屈老怪和南山舍人一听此声,脸上却同时显出了轻松的神色,并相视一笑的互望了一眼。

  甚至南山舍人轻笑后,低声的说道:

  “看来雷震的心情不错,应该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哼,在这里能有什么意外惊喜。顶多是天寿果采摘的较顺利吧。”屈老怪摇下头,不以为意的说道。

  南山舍人听了,微微一笑,正要在说些什么时。远处的天边闪出了一团金黄色光球,此光球如同天外流星一样的狂啸而来,眨眼间就到了众修士的上空。

  南山舍人马上闭口不言了起来。

  陆旭眼中异光一闪,望着光团中的人暗暗心惊。

  其实又何止是他,其他第一次见“金鼎霸王功”声威的修士,同样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因为在金色光团簇拥下的雷震,形象实在太诡异了,仿佛妖神一样的让人望而生畏。

  此时的他不但浑身散发着金色的刺芒,裸露出衣衫的手足及脸面上竟生出密密麻麻的诡异的金色灵纹,就好似刻画的纹身一般。

  这些灵纹铭刻的密密麻麻,让雷震几乎看不到一块正常的皮肤,并且流转着森然的金光,仿佛灵纹构成了一尊金光闪闪的金鼎,让人一看就知坚固无比,仿佛永不可毁。

  同时其肩膀下面竟是长出了两条手臂,同样布满了灵纹,整个人看起来好似妖神一般。

  “这就是金鼎霸王功?好像真的很厉害。”在屈老怪另一侧的屈旻,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怔怔的说道。似乎被雷震的形象,给震骇的不轻。

  “哼,只不过是个乌龟壳和有些力气而已,玄尸王典练到了至高境界,并不弱于金鼎霸王功的。”屈老怪听了屈旻的话,冷望了他一眼,有些不悦的说道。

  这一下让屈旻蓦然想起,自己的父亲可和这位四手霸王不对头的。如此称赞对方,不是存心让父亲生不痛快吗?

  顿时他面带尴尬的连声称是,再也不敢开口说什么了。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