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六十六章 争徒

第四百六十六章 争徒

  这时天上的雷震,用俯视的目光略一巡视,立刻就望见了屈老怪等人,当即毫不客气的直坠而下。

  “轰”的一声巨响,震得附近的地面都轻微的晃动。

  雷震的人就落在了屈老怪等人的身旁,然后身上的灵纹迅速退去,金光也黯淡了下来,长出的两只手臂也渐渐消失了。

  “看来雷兄此次收获肯定不少了,否则也不会兴致如此之高。”未等雷震开口说话,南山舍人就含笑的一抱拳说道。

  “哈哈,是有些收获。我在那天寿果树附近击杀一只金甲鳄,此妖兽的内丹对我的金鼎霸王功可是有大有益处。”雷震似乎还未曾兴奋中恢复常态,一见南山舍人询问,竟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这倒大出乎屈老怪等人的意料,竟一时不知对方所说是真是假,面面相觑了起来。

  “那真要恭喜雷道友了。若是金鼎霸王功还能有所精进的话,想必雷雄兄和金狮王也有一战之力了吧。”南山舍人一怔之后,最先恢复笑容的说道。

  随后屈老怪也脸色如常说了两句恭喜的话。

  雷震听了嘿嘿一笑,想再说什么时,却双目一瞪的盯在了陆旭身上。

  接着露出一丝奇怪之色,目中异光一闪后一股惊人的气势一下爆发了出来。

  首当其冲的陆旭,瞬间觉得身上一紧,接着四肢如坠千斤无一样的竟法动弹分毫了。最惊骇的是,在对方目光注视下,他竟有了一种身心皆备看穿的冰寒感觉。

  陆旭脸色煞白,不加思索的万象玄功自动流转了起来,一下将心神牢牢的护住,这时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觉得身体恢复了正常。

  “咦。”让雷震不禁诧异了一下。

  但随即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之色,正想再有什么动作时,屈老怪却身形一闪的当在了陆旭的前面。

  “雷兄,你这是何意?为何以大欺小的对小徒出手啊?”屈老怪抵消掉雷震的气势后,不动神色的问道。

  “小徒?”雷震听了先是一愣,但马上脸色阴沉了下来。

  “屈阳,你存心戏弄我不成?除了屈旻小子外,在圣灵宫中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一位徒弟来。”他在屈旻身上轻蔑的一扫后,毫不客气的说道,一副一言不对就要动手的样子。

  “呵呵,雷兄你误会了。这位陆旭小友,今日才刚刚拜在了屈道友门下。道友不知此事,这是很正常的。”南山舍人急忙在一旁打了个哈哈的解释道。

  现在的陆旭对他们可是重要无比,自然不能有什么差错。

  “屈阳,你在这里收徒?我没有听错吧!”虽然听了南山舍人的解释,雷震还是惊讶的说道,随后又打量了陆旭两遍。

  “虽然只是记名弟子,还未正式举行拜师仪式。但这位陆小友现在的确是尸王窟的人了。还望雷兄手下留情。”屈老怪望着雷震,微微一笑的说道。

  雷震眨了眨眼睛,凝望着看着屈老怪和南山舍人一会儿后,再看了下陆旭,忽然大笑了起来。

  “好,很好。你这个徒弟收的的确不错,别的不说,最起码神识就比你那孙子强上数倍。若是精心培养的话,大有可为。哈哈,大有可为啊!”雷震竟展颜一笑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最后一句更是有什么深意在里面似的。

  屈老怪和南山舍人听了此话,莫名其妙的互望了一眼,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雷兄此话是什么意思?”屈老怪皱了眉头,缓缓的问道。

  “没什么意思。你这位记名弟子不错,有没有兴趣让于我。我觉得这小子可能更适合修炼我的金鼎霸王功。”雷震不在乎的说道。

  “雷兄说笑了,陆小友才刚拜入屈阳门下,怎可随意的转让。道友一定是玩笑之言。”

  雷震此话一出,屈老怪和南山舍人都吓了一跳。南山舍人急忙开口,把话头接了过去。

  “嘿嘿,不愿意让就算了。真叫我收徒弟,我还嫌太麻烦。不过,南道友,我是打屈阳徒弟的主意,你这么着急上火干什么。莫非这小子身上,还真有什么说不得的事情!”雷震冷笑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忽然一寒的说道。

  这话一出口,南山舍人神色微变,但马上神色如常的望了屈老怪一眼。

  屈老怪见此情景,同样脸色略变,但沉默了一会儿后,就平静的开口道:

  “雷兄既然心有疑惑,屈某也就不隐瞒了。小徒对我们此次内宫取宝,可是大有用处。要是他有什么得罪道友的,还望雷兄手下留情。”

  屈老怪说这话时,陆旭听了郁闷无比。

  他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位四手霸王了,反而是他在大殿时被对方强行抢去了悬空莲台,对这老魔还是一肚子闷气呢。

  当然,这些话陆旭也只敢在心里想想,绝不会说出口去。

  “得罪?我根本不认识这小子,有什么得罪的。我刚才只是细看了一下,发现他的功法好像有点意思,出手试一试罢了。倒是他一位金丹期修士能在内宫派上什么用场?你们不是拿谎话欺瞒我吧。”雷震一摆手,懒洋洋的说道。

  听了这番言语,屈老怪皱了皱眉,踌躇了一下后,对那南山舍人示意了一眼。

  南山舍人见此,微然一笑,嘴唇微动的向雷震传音了过去。

  雷震见二人鬼鬼祟祟的样子,一开始还露出几分轻蔑之色,但是当多听了几句南山舍人的传声后,神情骤然一变,有些吃惊的望向了陆旭。

  接着,他也用传声之术向南山舍人问了几句什么,然后露出恍然大悟之色,脸上阴寒了下来。

  “屈阳,我说你怎么会莫名的收起了徒弟,原来他竟然有……,哼。你打的倒是好主意啊。”雷震半眯起了双眼,射出如刀剑般的目光,直盯着屈老怪森然的说道。

  “雷兄何必生气。要是你遇到了此事,恐怕也会用相同的手段吧。况且,我二人现在既然将此事说了出来,就没有吃独食的意思。此次取宝还是要倚仗雷兄才是。”屈老怪很镇定的说道。

  “这倒是实话。没有我出手的话,恐怕封绝寒那群伪君子连取宝的机会,都不会给你们的。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万一真取到了宝物,你们打算如何分配。”雷震想了想后,神色略缓的说道。

  “我们按人头分成四份如何?包括陆小友在内,一人取一份。”南山舍人似乎早就考虑过了这个问题,摇头晃脑的马上说道。

  可这话一出口,雷震却翻脸了。

  “南山,你觉得本座是这么好哄骗吗。四人平分,愧你能想的出来。到时候封绝寒就由你对付了,反正我们几人拿的一样多。”雷震说着,一脸的讥讽之色。

  “雷兄别生气,咳。这点的确是南某所想有点不当。那雷兄觉得如何分配才妥当。”南山舍人听了对方的嘲讽之言,并没有动气,反而笑嘻嘻的问道。

  “你们拿多少,本人不问。但是宝物我必须取走一半才行。毕竟那封绝寒一人就可以让你二人够呛了。我要应付此人,拿走一半可并不算多。”雷震板着面孔的说道。

  雷震此话,并没有让屈老怪和南山舍人露出吃惊之色,显然对方的狮子大开口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了。

  “一半?雷兄的胃口实在太大了。不要忘了,没有小徒的帮助,我们能够成功取宝的几率低的可怜。我徒弟总要多占一份吧。“屈老怪不急不躁的说道。

  “哼,他一个金丹期修士也配和我们一齐分宝。”雷震看都不看陆旭一眼的说道。

  陆旭听了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但马上恢复了常色。

  “嘿嘿,他若只是个散修,自然没有资格分那圣灵宫之中的东西。但是,既然成了我屈阳的徒弟,当然应该有他那一份了。”屈老怪这次没有退让的意思。

  雷震闻言,脸上厉色一闪,正想再说什么时。一旁的南山舍人却抢先说出了一个折中的建议。

  “这样吧,两位道友也不用再争了,不如到时将宝物分成五份,雷兄取两份。其余之人取那剩余的三份。这样总算公平了吧。”

  这话一出,雷震怔了怔,摸了摸胡子就默然不语了。

  屈老怪则立刻表态同意了。

  “这个条件,屈某可以接受,就不知雷兄意下如何?”他望着雷震沉声说道。

  “好吧,虽然雷某还不算满意,但总比刚才强一些。”雷震皱了皱眉,有点不情愿的说道。

  他已看出了,屈老怪已经和南山舍人成了联手之势。这个条件,恐怕也是二人的底线,如此一来,他自然无法过于强势了。

  就在左道的老怪们对还未取到的宝物,开始分赃之时。在另一处的封绝寒等人,也在隐秘的商量着取宝之事。

  “封山主,你的九丝蛛有几分把握取出那圣灵塔。以前想取此宝的前辈高人,可也不少了。但从没有一人成功过。我们恐怕也空欢喜一场!”那道士灵机正有些担心的问道。

  “放心,原本光是我那九丝蛛,把握的确不大。但是我们先前不是寻到了的‘血焰花’嘛!只要在取宝时我拼着九丝蛛不要了,到时给它们服下此物。我们最少有三四分的机会可以成功。这个几率已经很高了。”封绝寒平静的说道。

  “这个道理贫道也知道,只是一想到此事,还是有些心神不宁。惭愧啊,看来贫道的修为不足,心境是还有待多加磨炼。”灵机道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呵呵,圣灵塔这等宝物,就是金狮王那个家伙,甚至妖皇,同样也会牵肠挂肚的。这是人之常情的事情。我等只是修炼之士,并非真是无求无欲的神仙中人。”封绝寒轻笑了一声。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