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六十八章 阴阳生死路 2

第四百六十八章 阴阳生死路 2

  张恒是一名金达后期的土火灵根的修士,只有三百年不到的修炼生涯就有了如今的修为,让他以傲视妖域数个地方而在当地声名赫赫。

  甚至附近的许多人都认为,他是周边数个部落近百余年来,最有希望晋升元婴期的修士之一。

  张恒非常享受这种别人敬畏,羡慕的眼神和盛赞。

  可自家的情况,张恒自己很清楚。

  若不是他当年在一次外出游历时,碰巧在一个妖族修士的储物袋内发现了一颗上古时期的“阴元丹”,让他省去了百余年的苦修,恐怕他现在还在筑基期那里徘徊不进呢。

  可也就是此灵丹,让他的尝到了上古灵药的甜头,因此,早就瞄准了这次的“圣灵宫”之行。

  并提前趁其他人不注意之时,高价收买了一只百足虫。

  他要冒险闯下内宫,用此虫来收取那名震妖域的顶级秘宝圣灵塔。只要有了圣灵塔中封印的诸多宝物和那传闻中的圣灵舍利,想必他突破元婴期几乎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当张恒进入圣灵宫,先后见到有这么多元婴期老怪到来后,一下冷水浇头,心里冰凉无比。

  元婴期修士来此处,当然是冲内宫的宝物而去,圣灵塔肯定是重中之中。

  以前圣灵宫虽然也有元婴期修士光临,但那只是三四个而已。可这次竟然一下吸引了这么多元婴期的修士,其中元婴中期的修士就有八位之多,这自然让他大感希望渺茫了。

  不过,既然来到了此处,他也不愿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

  还是抱着万一的希望顺利通过了妖魂鬼雾,并进入到了幽冥路来。

  说实话,如果说是妖魂鬼雾和后一关的“他心幻境”他还有几分畏惧的话,但对于阴阳路则根本没放在心上,也从来没怀疑过自己会无法通过此关。

  因为他修炼的功法正是妖域名气不小的“长生诀”。

  此功法可是妖域木系功法中可挤进前十之列的顶阶心法,他用此功法中的源源不断的生机,不知把多少敌人生生耗死,送进了无尽的深渊。因此对死亡气息,他自然是信心十足,觉得小菜一碟。

  当然么多年的修炼生涯,他也不会自大的赤手空拳就想过此幽冥路,还是准备了两件抵御死气的宝物。倒不是他不想再多准备几件,而是为了购买那百足虫,已让他几乎倾家荡产了。

  身怀“长生决”的他,也觉得有这两件宝物辅助,过这幽冥路完全不成问题的。

  可现在的张恒,已经后悔的肠子都要断了。

  因为一进入此地不久,他就发现长生决虽对抵御死气的确有着奇效,但同样,他若不想在一时半刻内被四周死气剥夺成人干的话,就必须不停的让长生决处于全力运行之中。

  和他一开始想象的只要一点点法力消耗,就可以无视恶劣环境的想法,大不一样。

  在外面时,他只要运行一成的长生决功法,就可让完全回避普通死气剥夺生机的消耗。

  显然幽冥路散发的死气和外面的普通死气大不一样,肯定因为禁制的原因,对有关生机的功法有什么克制在里面。

  而他那两件抵御死气的宝物,在这种诡异的环境下所起的效果实在有限的很。

  这让已经走了数个时辰的张恒心慌意乱了起来。

  因为照法力消耗的速度来看,虽然手上各抓一块灵石不停的补充灵气,但顶多只能再维持大半天左右的时间,他就会因法力枯竭而化为了人干。

  张恒自然不想就此兵解而亡,他一边紧张的狂奔而走,一边四处不停张望着。

  可是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影没有,这让他想击杀其他修士,抢夺抵御死气宝物的想法,也胎死在了腹中。

  越是这样向前奔驰,张恒的绝望之感就越发强烈了。

  一连狂奔了一刻钟后,张恒终于停下了脚步,目中满是焦虑之色。

  虽然有轻身术等法力加持着,但照这样的速度根本没希望冲到通道的尽头。况且他再奔下去的话,即使碰见了其他的修士,身上的法力也会严重的不足。

  到时别说要击杀别人,别人一见他如此的虚弱,恐怕反而会向他出手吧。

  张恒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原地来回走动着。随着时间的流逝,心里各种念头想法纷纷涌上了心头。试图找出一条活路出去。

  蓦然,他抬首望了望幽暗的天空,脸色阴晴不定了起来。

  一丝决然之色在面上闪过后,他身上青光一闪,身形竟徐徐的漂浮了起来。

  在此过程中,他双目眨也不眨,一脸的小心之色。

  当离地两三丈高的距离时,仍然没有什么事情,这让他面露狂喜的神情。

  因为这个高度,完全可以让他施法飞行了,而他只要施展飞遁之术,到通道的尽头,岂不是片刻之间的工夫。

  强按住心中绝处逢生的狂喜,张恒一掐法决,身形化为一团青光就一闪即逝的从原地消失了。

  “轰”的一声巨响。

  刚刚飞出十余丈的卜绪,竟然被幽暗天空中的一道黑色闪电直接劈中,当即惨叫一声,身子马上化为了飞灰消失的无影无踪。并从半空中掉下了两件东西,落在了一旁的草丛之中,声响全无。

  ……

  在亢阳路的某处,一位三十余岁的艳女修士身披一件蓝光灿灿的披风,正踌躇的望着眼前的熔岩之河。除了一根宽有尺许的四方石柱外,约四十余丈宽的赤红河道横在了女修士前进的路上。

  望着河道中炙热熏天的熔岩流,女修士双眉紧皱,但是踌躇了一会儿后,还是小心翼翼的踏上了通红的石柱。

  女修士的纤足一踏上此柱,当即玉容露出一丝痛苦之色,显然石柱的热度非比寻常,即使她身上有那披风保护,吃的苦头还是不轻。

  不过,这女修士显然也是心志坚毅之辈,银牙一咬后,仍慢慢的沿着石柱一点点向前挪移走去,一脸的谨慎神色。

  一开始非常的顺利,让她安然无恙的走过了小半截,但她快靠近石柱桥的中心时,忽然一股轰隆隆的低鸣声从远处传来。

  女修士一呆,不禁抬首向河道的上流望去,结果脸色煞白无比,骤然惊惶了起来。

  一股强烈之极的飓风沿着河道正从上至下的狂涌而来,化为了一头赤红色的巨龙,张牙舞爪的转眼间到了石柱的跟前,将刚腾空飞起的女修士一下裹在了其内。

  一声尖利的绝望声传来,女修士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片刻后,在石柱下方的熔岩上,某件东西蓝光一闪,接着就沉了底部。

  ……

  亢阳陆的某处火山的附近,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青年正背靠背的和十几只通体火红的怪兽争斗着,两色的光华到处四射,但不久后争斗声停了下来。怪兽只在原地待了片刻后,就一哄而散,地上只留下了两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

  而在亢阳道的另一处,屈老怪正悠哉的在一片赤地上漫步而行,身上绿光闪闪,一丝气血翻腾的感觉都没有。

  偶尔有那赤红的怪兽从虚空钻了出来,想要偷袭屈老怪。

  都被他轻描淡写的一道绿芒一闪而过,轻易的将这这些怪兽切成了两截。

  接着,他又若无其事的继续赶路。

  ……

  两日后,幽冥路某一阴冷的小山上,陆旭怔怔的望着前方,神色有些犹豫。

  他当日施展龙象大挪移神通迅速通过了枯草地后,就恢复了正常的行进速度。毕竟大挪移对法力的负担,还是有些太大了。即使以他金丹后的雄浑的法力,也无法持续太长的时间。

  后来,他又穿过一段极度危险的死亡沼泽。那些看似实地,实际上全是死气的暗坑,即使是陆旭这样神经坚韧之人,通过之后也出了一身的冷汗。

  要不是,他将那雷震的双生佩及早的祭出。一掉进坑内,立刻用此佩护住全身无碍,恐怕他即使不死,也早已被剥夺的奄奄一息了。

  而且,这幽冥路越往后走越宽,到现在两侧已经看不到壁垒了,就好像进入了一个漏斗一般,开始很小,越往后越大。

  可这些地方,都没有眼前的景象,让陆旭如此的震惊。

  因为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望无际的死气沙漠。

  不错,充满着死气的沙漠,黑颜色的沙子。

  这种诡异的景象,自然让陆旭有些不安,不敢冒然的走进去。

  绕路当然也不可能了。

  这死气沙漠的面积实在太大,如果绕路而行的话,最起码要多耽误两天的时间。

  按照以前的过关修士经验,通过此关必须在五日之内才行,否则传送阵就会彻底关闭,困在里面的人自然有死无生。

  而陆旭估算,他只走到了通道的中段了,多耽误了两天的话,时间还可能真的会不足,他还不想冒此风险。

  毕竟,谁知道死气沙漠后面还会有什么鬼东西在等着,说不定耽搁的时间更加的长久。

  陆旭眉头紧锁,望着眼前的景象,心里猜测此处倒底暗藏着什么诡异的危险。

  可就在这时,陆旭神色一动,头也没回的身形一晃,人就变成了一块黑色的石头,而且可以的模拟出周围石头上的死气。

  这时,后方才隐隐有什么声音传来。

  不久后,从小山的另一侧慢慢走上来了一位男修士。

  此人三十来岁的样子,面色苍白枯瘦,竟是在大殿中对屈老怪畏之如虎的那位男修。

  这时,他身材已经枯瘦的不成样子,似乎被剥夺了不少的生机,手捧一只白色的玉瓶,在如此充满死气的地方身上还隐有生气散出。

  可见这东西都非比寻常。

  这人一登上了山顶,就面带警惕之色的四处打量个不停,仿佛在寻觅着什么。

  见四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后,脸上的谨慎之色更浓了三分。

  他前不久远远的向小山上瞅了一眼时,好像隐约的看见一个人影在这小山上晃动了一下。

  现在到了此处,那人竟然踪迹全无,这自然让这位男修士警惕异常。

  冷然的再看了一遍附近后,他二话不说的将两根手指冲玉瓶一点之中,随即猛然一指,一道青光随着他动作从玉瓶中飞出,化为一道圆弧在他头顶盘旋了起来。

  “疾”

  枯瘦男子单手一掐法决,口中轻声的吐道。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