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七十二章 阴阳生死路 6

第四百七十二章 阴阳生死路 6

  陆旭看了看这玉简,目光微动,却没有伸手去接。

  此玉简他自然知道。

  在过妖魂鬼雾时,他曾经避着黑袍妖女和夏凤仪传声询问过鼻娑摄魂珠相关的事情,其中就有其祭炼方法的特殊性。

  他后来就是看出对方无法得心应手指挥鼻娑摄魂珠,才知这黑袍妖女并没有炼化成功此珠,这才起了打这副心思。

  可现在对方象丢瘟神一样的将此玉简丢给自己,并眼中隐含窃喜之色,这让陆旭心中疑惑大起,倒也不心急接过此珠了。

  紫箐见此,目中秋波闪动,轻笑一声的说道:

  “怎么,陆兄不想要此物了,还是怕我给你的祭炼方法有假?”

  她的话语里,隐含一丝讥讽之意。

  陆旭没有马上回复对方,而是从储物镯中将鼻娑摄魂珠拿出来细看了一会儿,才说道:

  “是不是假的?仅凭上面的阴魂气息,陆某倒也辨识的出来。只是在下对鼻娑摄魂珠所知实在不多。不知炼化了此珠后,对自身有何害处吗?”

  陆旭说这番话时,直盯着黑袍妖女的美目不放。

  “不妥?怎么会呢!若是真有什么问题,小女子又怎会亲自炼化此珠。不过在炼化过程中会稍微有些不适,只要忍耐过去也就无事了!”紫箐神色如常,用轻描淡写的口气讲道。

  “不适?”

  陆旭皱了皱眉,凝望了这黑袍妖女一会儿后,又看了看珠子,知道对方所言肯定有不实之处,但现在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沉吟一下后,他还是决定先收下此珠,等以后再慢慢研究。

  若真有害处,顶多不炼化此珠就是。毕竟只要有了此珠,他的白象摄魂神通应该能够大进一步。

  想罢,他就把此珠小心的重新收入了储物镯中。

  “走吧,在走出幽冥路的这一段时间内,我会尽量保全紫箐姑娘的性命。但丑话说到前面,若真碰上了连陆某自己都无暇顾及的危险,紫箐道友还是自己逃生吧!”陆旭收好将鼻娑摄魂珠收好后,冲着紫箐冷静的说道。

  然后用手指一点头上漂浮的双生佩,顿时生生之气大盛,一下将对方也罩在了其内。

  “这是自然的。若真碰到了这种事情,紫箐自己也认了。不过小女子相信,凭着陆旭的那头金色的巨龟。这种情形出现的可能性不大。”艳美女子鼻子皱了皱后,抿嘴笑了起来此刻的她笑容如花,迷人之极。

  这般美景当前,陆旭也不客气的欣赏了几眼后,才一言不发的转身而走。

  紫箐见此,微笑着莲步轻移,走了几步后和陆旭并肩而行,一副很亲密的样子。

  因为离陆旭身边越近,那双生佩散发的生生之气就越充足一些,她自然要让自己更舒服一些了。

  “说起来,这次的阴阳路实在有些诡异!怎么会出现这充满死气的黑色沙漠,还有这么厉害的飞虫群,竟不惧法宝的攻击,还能吞噬法宝。若不是我身上正好有一些煞火阴雷,恐怕根本坚持不到和陆兄见面了。可就这样,还被它们毁掉了一件防御的秘宝。”紫箐一边神色轻松的走着,一边杏唇微动的抱怨着。

  显然她并没有认出冥虫的来历。

  “死气沙漠以前没出现过?”一听这黑袍妖女所言,陆旭心里一怔,不禁沉声的问道。

  他也觉得在此就出现冥虫这般厉害的灵虫,似乎有些不对劲。

  除了那些有特殊神通和某些强力法宝的修士外,就是元婴初期的修士进入沙漠后,能否全身而退都是两说的。

  “没有,这死气沙漠是第一次在幽冥路上出现。以前过此关的修士只是面对死气及各种危险的地形,顶多再遇见一些阴兽而已。从没出现过这种古怪的飞虫。若是知道有这种厉害虫群的存在,相信愿意闯幽冥路的修士肯定少之又少。或者大部分人在过妖魂鬼雾后,直接就会打道回府了。没修士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紫箐看来知道的真不少,毫不迟疑的回道,但玉容上同样流露出不解之色。

  “这么说,阴阳路有点不正常了。”陆旭眼中闪过一丝沉思之色,喃喃的说道。

  ……

  “绝对不正常,肯定有人动了手脚。”在亢阳道的一片赤红色熔浆湖边沿,南山舍人倒背双手,望着天空说着同样的话语。

  在他四周,无数寸许长的青芒围绕其身体上下盘旋飞舞着,外面则是密密麻麻的足有数百只赤色的小兽。

  这些小兽酷似野猫,不但皮毛红光闪闪,并且头上还都生有一根短小精致的小角,显得小巧玲珑。

  它们围着老者,不停的化为一道道红光,象箭矢一样的用小角不停撞击老者,竟发出了打雷一样的轰鸣声,看起来声势惊人之极。

  可那些青芒在老者身前纹丝不动,任凭红光乱射,丝毫不乱。

  “找死!”南山舍人似乎被这些怪猫的攻击声给惹烦了。

  重新低下头后的他,脸上一寒的大袖往外一挥,顿时那些青芒爆裂了开来,耀眼的光华照亮了方圆数十丈的范围,让人无法睁眼注视。

  片刻后,青光黯淡了下来。地上躺满了赤红色的小兽尸体,每一只上面都插着密密麻麻的青色的沙粒,闪着幽蓝的寒光。

  南山舍人神色不变,显然这种结果早再他预料之中了。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地面,就伸出一只枯瘦的右手,往虚空处轻轻一招,地上的沙粒万流归宗般的重新化为了青色刺芒,飞进他的身体之中隐入不见了。

  “赤角猫,在第二关怎么会出现这种鬼东西。难道是……”南山舍人脸色阴沉的思量了起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哼,既然亢阳路出现了赤角猫,看来幽冥路同样和以前不会一样了。那姓陆的小子恐怕麻烦大了!”南山舍人懊恼之极的冷哼一声,有些焦虑的自语道。

  随后,他唉声叹气的身形晃了几晃,人就从原地消失了。

  在四周炙热的熔浆湖边,只留下满地红色小兽尸体,显得有几分诡异。

  ……

  在大峡谷某处无光之地,有两个声音在黑暗中,不慌不忙的交谈着。

  “这次动用了冥虫和赤角猫,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以前我们虽然也在历次探宝中动了些手脚,但还算隐秘。可这次死气沙漠和熔岩湖的出现,有点太明目张胆了吧。除了少数没有经过这两处的人外,恐怕左右两道的大多数元婴以下修士都要葬身于此了。到时侯面对封绝寒和雷震等人,恐怕再也糊弄不过去了。”一个有点担心的声音说道。

  “糊弄,你真以为以前在圣灵宫动的手脚,左右双方都不知道?他们早就心里有数了。只是以前我们妖皇殿势大,故作不知罢了。他们也知我们只能操纵圣灵宫的一些小禁制,构不成太大的威胁。只是每次探宝之行时,让左右的金丹期修士多挂掉几个而已。”另一个阴寒的声音不急不躁的回道。

  “死气沙漠和熔岩湖是我所能控制的最厉害的禁制。就这样动用了,还是觉得有些可惜。毕竟是我们上代妖皇,费了好大工夫才得以掌握的。”开始的声音悠悠的惋惜道。

  “一点都不可惜。”

  “现在外面谣言满天飞,妖皇大人疗伤又到了关键时刻,根本联系不到。弄的妖域人心惶惶,就是我们妖皇殿自的内殿弟子,都有些人心不稳了。殿中的事情,此时全仗我们几个老家伙在硬撑着。可左右两道全蠢蠢欲动了起来,我们几人很难压得住局面。单独面对左右任何一方我等还不会惧怕。但就怕他们双方忽然联起手来,这就糟糕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先采用强硬态度强行削弱两道的实力,让他们心存疑虑并摸不清我们的真实情况。毕竟妖皇殿统治妖域这么多年了。他们不可能不心存顾忌的。只要再拖一些时间过去,妖皇大人就会伤势复原出来了。到时即便他们联手了,我们也大可无忧了。”

  “冥虫和熔岩湖禁制的动用,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情。除了这两个禁制外,其它的都无法对金丹期修士造成这么大的杀伤力。起不到应有的警告效果,也体现不出我们的强硬态度。至于顾虑对方会借此生事,你更是杞人忧天了。看他们的双方的架势,十有八,九又是冲那圣灵塔而去的。死的又不是他们自己的门人弟子,他们根本不会多此一举的!顶多在心里大生闷气罢了。”

  阴寒这声音冷笑着说出了一大堆话出来。

  听了这话,第一个声音轻叹一声默然不语了。似乎认可了对方的判断!

  “这是我们上路后,遇到的第几群飞虫了。”陆旭望着地上的虫尸,缓缓的问道。

  “第三群了,虽然遇到的虫群较频繁了点,但总算没在碰上万只以上的大虫群!”站在陆旭身边的紫箐,很乖巧的回道。

  现在已是他二人一齐上路的半日之后。

  听了紫箐的话语,陆旭皱了皱眉,脸色有些阴沉,仿佛有什么心事似的。

  “怎么?道友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太高兴。我们已经走过最危险的沙漠中段了。后面应该安全多了才对。”紫箐望着陆旭的脸色,眨了眨美目,有些不解的问道。

  “安全,你真的这样认为?”陆旭望了紫箐一眼,含着一丝冷笑的说道。

  “难道后面还有什么危险?”紫箐不经意的一皱眉,有些不太相信的反问道。

  “后面还有什么危险,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前面遇到的虫群中并没有虫后级的存在。不是整座沙漠就只有一只虫后,就是我们的运气不错,几只含有虫后的超级虫群至今还没有碰到。后面的路程还是小心点好。若是再走半日还是没事,才真的安全了。”陆旭神色淡淡的。

  “也许你多心了,这种飞虫如此的厉害,也许根本就没有虫后!”紫箐脸色先是一白,但片刻后就故作没事的强笑道。

  “希望如此吧!”陆旭倒没有再争什么。虽然他心里很清楚,冥虫虽然虫王极其稀少,可是虫后级的存在还是有的。并且虫后虽然个体实力一般,但据说灵智却高的吓人,碰上了,肯定难缠之极。

  受到了先前这些话的影响,后面两个多时辰的赶路,二人没有再说什么话。

  但更蹊跷的事情出现了,后面的这段路程竟然一只虫群都没有再碰见。

  这下,就是紫箐自己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之处,脸庞上隐隐露出了一丝不安之色。

  不过,当二人在无意中翻上了一座高高的沙丘,向前方一望时,两人惊呆了!

  “这是……”紫箐一脸的惊骇之色,红唇动了几下,竟没有说出什么话出来。

  陆旭的面容虽然较从容一点,但惊容同样不少。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