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七十三章 阴阳生死路 7

第四百七十三章 阴阳生死路 7

  只见在这座沙丘前面的沙地之上,孤零零的出现了一座高约二三十丈的巨大水晶柱。

  此晶柱阴寒之极,不但闪烁着淡淡的白光,在其内还包裹着一个巨大的漏斗状的黑色沙丘。这沙丘巨大无比,而且形状怪异,实在诡异之极!

  陆旭凝望了片刻,目光立刻往附近的沙地上一扫。

  地面上坑坑洼洼,遍布或大或小的孔洞,仿佛经历过一场大战一样。

  陆旭眼中异光闪动,重新将目光落到了沙丘上。

  只是这次细细打量沙丘时,他不禁轻“咦”了一声。

  “陆道友发现了什么?”紫箐听到陆旭的声音,终于回过神来,不由得问道。

  陆旭微微一笑,没有回复她的询问,反而半眯着眼睛的将神识放了出去。

  在确定附近真没有其他人潜伏着之后,他竟直接走下了沙丘,大步向水晶柱走去。

  “哼。”见陆旭这般故作神秘的样子,紫箐大生闷气的露出几分不快之色,但只能跟了下去。

  毕竟一脱离陆旭的双生佩范围,她可要消耗法力自己来抵挡死气的。

  “飞虫!”

  当随着陆旭走到了离水晶柱只有十余丈距离的时候,紫箐一张红唇,满脸惊愕的说道。

  以现在的距离,她终于看清楚了漏斗状沙丘的真面貌,竟是由无数的黑色飞虫凝聚而成!

  离远一看足可以以假乱真,实在让人不可思议!

  不过,这些飞虫在水晶柱中纹丝不动,不知它们是生是死。

  陆旭此时停下了脚步,望着眼前的水晶柱沉吟了起来。

  “既然这飞虫已经死了,我们还是走吧,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紫箐打量了几眼后缓缓的说道。

  “你怎么肯定它们死了?说不定时还活着呢!”陆旭有点疑惑了。

  “活着,这怎么可能?”

  紫箐诧异的看了一眼陆旭,有些难以置信的接着说道。

  “悬空山大名鼎鼎的秘宝‘玄冰宝鉴’,难道你不知道?只要此宝照住的生灵,马上就会魂飞魄散,并且周身浮现这种水晶棱柱!再过数日后,晶柱内的身体也会化为了无有。”

  “没听说过!”陆旭老实的回答道,让紫箐瞪大了一双美目,有些无语起来。

  “照这么说,这些虫子应该是那封绝寒出手灭掉的。”陆旭围着巨大水晶柱转了几圈后,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是他还是谁,你想打什么主意?这些水晶除了到一定时间自己会化掉外,一般法宝可是无法破坏它的。否则,玄冰宝鉴就不会有这般大的名头。”紫箐瞥了陆旭一眼,仿佛猜到了几分他的心思,轻笑着说道。

  陆旭听了这话,却平静的望了她一眼。两手忽的结出一个古怪的印法,顿时一大股青色的额火汹涌而出,瞬间爬满了水晶柱。

  “你还真想打这些飞虫残骸的主意?你的火焰虽然厉害,可也不可能融化这根……”紫箐的话只说了一半,声音嘎然而止了。

  因为那白色晶柱包裹的漏斗形飞虫群,在她肉眼可视的情况下,飞快的从左到右的缩短了,转眼间,冰柱的一般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紫箐的小嘴涨得老大,半天无法合上。

  在她震惊的目光中,青色火鸦将如此大的一根晶柱融化的干净,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座小山般的虫尸,闪着异样的黑光。

  而在这小山一般的虫尸中,有几只明显比其他的飞虫个头要大,而在这顿飞虫中央,还有一只金色的飞虫,似乎是被虫群保护在最中央。

  陆旭一见那只金色的飞虫,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几步走了过去,将其捞在了手上。

  这只金色的冥虫,就是大名鼎鼎的冥虫王,而那些个头稍大一些的就是冥虫后了。

  虽然知道它的修士寥寥无几,但陆旭还是听龙儿谈过几次。

  所以当看到了这么一大群的冥虫群时,才蓦然想起此事,就心中一动的姑且一试。

  没想到竟真得到了这么一只冥虫王。

  要知道冥虫王可是杀不死的,就算受了再严重的伤,也可以通过吞噬其他的冥虫活过来。

  而这只冥虫王就是驯服冥虫的关键,只要控制了冥虫王,就能间接的控制冥虫群。

  也不知封绝寒根本不知道此物,还是一时疏忽忘了此事,竟然便宜了他。

  随即陆旭又将几只还有生机的冥虫后收起,准备带出去让其产卵。

  紫箐显然不知“冥虫王”是何物,但看陆旭满脸的喜色,也知道这肯定是好东西。

  但她倒也识趣的没问什么不该问的东西。

  两人二话不说的直接上路了。

  ……

  这是一处简陋之极的石殿,面积有五六十丈之广,高约七八仗。除了当中的一座传送阵外,四面各有一个数丈高巨大的青石门。

  此时各门紧闭,将这里封闭成了一个大型囚室一样的存在。

  在石殿内还摆有大量各式各样,无一相同的石桌、石凳,足有数十个之多。

  这些石凳上,正坐着稀稀拉拉的五六名神色各异的修士。

  屈老怪,南山舍人还有那封绝寒都赫然在座,其余的修士则也都是元婴初期的样子,竟没有一名稍弱点的修士。

  但此刻,他们人人脸色阴沉,没人有兴趣说些什么。

  石殿内充满了压抑之极的气息!

  屈老怪更是阴霾的可怕,脸色完全铁青着,瞪着那中间的传送阵,眼中凶光闪动不已!

  这些人都是从阴阳路最先出来的修士,死气沙漠和熔岩湖对屈老怪等元婴中期修士自然造不成威胁,但对元婴初期的修士来说,还是吃了不少的苦头才能脱身。至于修为再弱些的修士,可就凶多吉少了。

  以至于到现在还只有这几人而已!

  屈老怪和南山舍人自然是在担心陆旭的小命。

  若是陆旭就这样泯灭在了幽冥路上,九霄神雷自然入梦幻泡影,他们几人可就白欢喜了一场。

  特别是那屈老怪,因为牵扯到的利益最大,其心情糟糕的情况比那南山舍人犹胜三分。

  封绝寒虽然稍从容一些,但也一脸的寒意,低头凝望着一双宽大修长的手掌,一言不发。

  这三位元婴中期修士自然知道阴阳路的异变,肯定和还未出现的妖皇殿长老大有关系。让三人同时恨得牙根痒痒之余,内心也大升忌惮。

  不知妖皇殿此举是何用意!

  难道真要在这圣灵宫内就和他们左右双方撕破了脸皮吗?

  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四手霸王雷震、灵机道人,心静禅师还有屈旻和玄尸等,都先后传送到了石殿内。

  这些人或一脸的晦气,或咬牙切齿。显然对这次的异变,都在心里破口大骂星宫之人。

  这时离阴阳路关闭的时间只有小半日了。

  见陆旭果然还没有出现,屈老怪原本因为屈旻通过,稍缓和的神色又变的难看起来。

  屈旻之所以能通过阴阳路,这可多亏他事先给予的一件秘宝防身,才得以无恙,他可不寄希望陆旭同样有此等级的宝物护身。

  想必那南山舍人和雷震同样懊悔不及吧。

  毕竟,以他二人的身份也有几件威力不错的秘宝。若是都借给了陆旭,想必自保肯定无忧的。

  想到这里,屈老怪不禁郁闷的瞅了南山舍人和雷震两眼。

  南山舍人正看着传送阵,面容阴晴不定着,似乎在思量什么。

  雷震则仰首望着殿顶,下巴微动,在喃喃自语着什么。显然也有着自己的想法。

  看到这里,屈老怪越发窝火了。

  但心里略一冷静后,他也只好面对现实的思量,没有了陆旭的九霄神雷雷印,下一步该如何走呢?

  玄尸这时盘坐在一张石桌上,双目半闭,似乎进入了炼气之中。

  没有看到陆旭的身影,对他来说既有点意外也有些在情理之中。

  毕竟在他心目中,陆旭的真正实力顶多就和假婴期的修士差不多。

  能否通过产生了异变的阴阳路,实在只是五五之说而已。

  不过没有了陆旭的出手相助,他一人对付那屈阳的话,恐怕要力有不及了。

  是否还在这圣灵宫内出手,玄尸自己也有些动摇了。

  也许另寻合适的时机,准备再充分一点,得手的机会反而更大上一些。

  有些无奈的玄尸,不禁在心里将那两位妖皇殿长老再次痛骂了一顿。

  至于封绝寒等右道修士,也同样的一肚子苦水。

  他们一些借助元婴后期修士力量的原定计划,不得不做更改了,现在还存活的只剩几个元婴初期修士了。

  就在石殿内众人心绪万千,各怀鬼胎之际,妖皇殿的那两位黑衣长老,竟然在此时出现在了传送阵中。

  顿时各种神情不善的目光,同时盯在了二人身上。

  “咳,不知是哪位莽撞的道友,竟然在过阴阳路时触动了一些厉害的禁制,让通道内产生了大变。我二人特异寻觅了一下,可惜没有发现解除的方法。这次恐怕让我们修仙界损失不少的同道吧?我二人有亏此次的职责,此次圣灵宫之后,一定回去向妖皇大人请罪并面壁百余年,以赎失责之过。”那位头生鹿角的黑衣长老,无视众人的阴寒目光,往四周打量了一遍后,就唉声叹气的说道,仿佛真痛心疾首的样子。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