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六十七章 他心幻境

第四百六十七章 他心幻境

  陆旭大吃了一惊,急忙将法力隔断,加下圆轮的光华又黯淡了下去,回复了正常。

  陆旭怔了怔,将圆轮拿在手中,重新翻看了一番,双眉紧锁了起来。

  片刻后他再次激发圆轮,并小心的将灵力缓缓注入进去。

  同样的法力狂涌再次出现,可心里有了防备的陆旭自然不会惊慌,反而眯起了双目仔细打量起脚下圆轮的异状。

  此刻的圆轮,散发出赤红色的霞光,将陆旭的身躯整个罩在了其中。

  只凝望了一会儿,陆旭就双手一掐诀,目光左右打量了一下后,加下圆轮一转,人一下从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下一刻,“轰”的一声闷响传来。

  右侧石墙上有一团血光爆裂了开来,接着陆旭的身形从倒飞了出来,跌跄的晃了几下后,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他刚才根本没有使出全力,只是稍稍的驱动了一下而已。可竟然瞬移般的一下就撞到了墙壁之上,这让陆旭骇然之极!

  陆旭有些难以置信的又试了几次,结果无一例外的一闪之后,都被墙壁撞得的头晕脑胀,根本无法控制身形的前进。

  仿佛一踩上此宝后,他就只有这一种惊人的速度,根本无法放慢分毫。

  陆旭满脸诧异的站在原地不语。

  这圆形飞轮实在太妖异了,光以速度而言,它这绝对是件保命的顶阶,秘宝,陆旭相信,以这种速度而言即使是元婴中期修士追来,他也能凭此宝逃匿一段时间,令对方一时无法追上。

  可这飞轮的缺陷同样的不小。

  不说使用它灵力消耗之大,令人张目结舌,就是那种如撒缰野马一样的失控特性,也令陆旭遗憾不已。

  显然此飞轮是件残次的顶阶秘宝,否则也不可能在外宫出现了。

  但不管怎么说,此物貌似在亡命而逃之时倒也大有用场。

  陆旭心里复杂的将飞轮收了起来,低头苦笑了几声后,就盘膝坐在了地上,闭目炼气起来。

  这短短一小会儿的时间,他的法力就被此秘宝消耗了不少,他可不会就这样走出石室的。

  陆旭这一休息,就是大半日的时间。

  觉得将那消耗的法力补充的差不多之时,陆旭睁开了双目,望了眼那方形通道,肃然的站了起来。

  他摸了摸胸口的镇魂锁,又将万象玄功在体内流转了起来后,才缓缓的走进了通道。

  一走去陆旭才发现,这个方形通道够短的。

  在走过一个直角后,就到了通道外。

  眼前一亮后,竟然出现了一个露天的长廊。此长廊由华美之极,精致之极,但是一眼望去连绵不绝,也不知倒底有多远。

  而长廊外面则是白云飘飘,仙音阵阵,隐隐望去还有琼台玉阁的踪影,仿若天上仙境一样的存在。

  看到这一幕,陆旭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毫不迟疑的大步走上了长廊。

  刚一踏上此处,陆旭一提身上的法力,果然向别人说的那样。此关同样无法使用飞行之术,只能一步步的徒步而行。

  陆旭没有在意此事,反倒是深望了走廊外一眼。

  那袅袅的仙音,自他进入走廊后仿佛更清晰了一些。

  陆旭面无表情的凝神听了一会儿所谓的仙音,不大一会儿后,一丝讥色不禁浮现在了脸上。

  然后他啧啧了两声后,两手一背的慢慢向前走去。

  陆旭走的不带丝毫火气,仿佛在自家花园内悠哉散步一样。

  但走廊外面的仙音却越发清晰起来,更加优美悦耳,让人闻之留恋止步。同时,外面的白云中也开始出现一些体形优美之极的白鹤,它们闻音扬颈,翩翩起舞。让人忍不住施目注意。

  陆旭只是微斜瞥了一眼,就不再理会的走自己的路。

  可是随着陆旭在走廊上渐渐远去,天外仙音越发的响亮起来,原本起舞的白鹤也飞到了走廊两侧,跟着展翅长鸣。

  片刻后,一阵仙乐声中所有的仙鹤忽然在一阵扭动中,化为了身穿各色宫装的少女。

  这些女子每一个都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但个个美貌异常,充满了青春的活力,扭动着那柔若无骨的纤细腰肢,冲着陆旭轻笑着、她们的明眸中全是含情脉脉的神色,仿佛陆旭就是她们爱慕之极的情郎。

  而这时乐声为之一变,开始缠绵柔和起来,充满了花前月下的欢恋之感,让人深埋心底的情不知不觉的涌上了心头。

  陆旭听了也神色一动,但随即心如铁石的不理会两侧少女们的柔声细语,面无表情。

  走出了数十丈后,陆旭耳边的声音蓦然再变,响起了哀思悲怨的声调。

  少女们的眼神随之变幻,停止了腰肢的舞动,一个个面现悲色的化为了无尽的幽怨,伤心之极的注视着陆旭,仿佛韩立在这一瞬间又成了那让人心碎的负心之人。让人望了不觉大生心痛怜爱之心。

  “有点意思!”陆旭笑了起来,竟大感兴趣的边走边欣赏起来少女们的哀怨表情,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陆旭很清楚,既然极妙幻境被排列在了妖魂鬼雾和阴阳路之后,当然不可能就只有这些小伎俩而已,肯定还有其它的手段。

  果然,一见这样都没有让陆旭停留片刻。仙音开始传出一些让人心跳的婉转**之声,同时外面的少女也霞光一闪,瞬间长大了七八岁,变成了一个个艳美丰满的绝美少妇。

  这些绝代佳人个个满面带红晕,双目似火,不停的作出一些挑逗的动作,并一步步的褪去了身上的轻纱宫装,露出**白皙的妙体,一具具丰乳肥,臀,充满了让男人发狂的诱惑。而她们通红小嘴发出的娇,喘呻吟之声,比那天外魔音更让人难以抵挡,不时挑起男人心底的暗藏情,欲。

  陆旭怔了怔,但万象玄功在脑中微一流过后,马上神色如常了。

  就是真人专门施展狐媚之术冲他而来,他尚不在意,这等粗劣的幻境自然更不被其放进眼内了。

  走廊两侧的艳美少妇的动作开始更加放肆了,有的手按丰胸的冲陆旭飞抛媚眼,有的则柳腰扭动的抚摸全身,还有的竟两两的搂抱在一起,当众开始假凤虚凰起来……陆旭看的眼花缭乱,有些啧啧称奇,但因为有万象玄功护住了心神,倒也只当作一番难得的艳遇好好欣赏了一番。

  接下来少妇们容颜再变,开始变幻为各种类型的美女,有端庄大方的贵妇,热情似火的荡妇,清纯可人的少女,冷艳傲霜的贞妇,个个风情各异,气质多端。宛若世俗内的所有绝代佳人都被一一在外面给展示了一番。

  陆旭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但眼神所到之处冰凉无比,没有丝毫动心之意。

  经过一个时辰的漫步,陆旭终于在大饱了一番眼福后,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前面出现了一座平顶的黑色殿堂,从大门到殿墙全都由一块块黑色砖墙砌成。

  从那高达十余丈的大敞之门望去,里面黑乎乎的,一点光亮都没有,给人一种诡异之极的感觉。

  就在陆旭看到那黑色大殿的同时,走廊外面的**之音和那些风情万种的艳女蓦然消失了,外面仍是那广大无垠的白云朵朵,一切都恢复到了刚进入走廊初的模样。

  陆旭没有什么意外之色,反而望着那黑色大殿,露出一丝凝重,脚步不觉得放缓了下来。

  尚未靠近黑殿,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迎面扑来。

  陆旭皱了下眉,重新凝望了两眼。

  这才发现此宫殿并非完全乌黑之色,而是一种黑中惨红的诡异颜色,仿佛整座大殿都是由热血浇盖而凝固成黑色一样,充满了邪恶的气息。

  陆旭双手抱肩的站在大殿的门前,低头沉吟了起来。

  虽然他未曾找人了解过他心幻境内的详细情况,但只看此殿的样子,也可知道里面肯定是考验人的恐惧害怕之类的负面情绪。这一点对他来说,可是无法象刚才那般从容了。

  毕竟心境上有何弱点,陆旭自己也很清楚。

  他不是什么大无畏的硬汉,也并非大智若愚的智者,充其量是有点小聪明和心机的凡人而已。若真看到了什么无法忍受的景象,一时冲动后神智同样会被蒙蔽住的,这样一来可就要糟糕了。

  看来,他这次要借助那镇魂锁的帮助才可过关了。

  想到这里,陆旭摸了摸胸口的小锁,心里略定一下后走进了大殿。

  黑,非常的黑!

  陆旭刚一走进大殿内,就有了这样一个极不舒服的感觉。

  不知此处设了什么样的禁制,陆旭即使睁大了双目,能看到的地方也只是方圆三四丈的距离而已,神识也无法离体探索。

  但光是这样也就算了,可是四周静悄悄的丝毫声响都没有,寂静的让人有些害怕。

  陆旭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一抬手想要放出一颗火球出来。

  可是火光刚一亮起,扑哧一声,火球就自行熄灭了。

  陆旭一怔,有些不甘心的再一伸手,从储物镯中取出了一块月光石来。

  可是此石刚一拿出,白光一闪后迅速黯淡了下来,变得毫无光彩,仿佛成了普通的石头一样。

  他这次才明白,此殿禁制竟具有吸收各种亮光的古怪功效。

  随即就死了此心,慢悠悠的向前方走去。

  可还未等他走出几步,一阵若有若无的苦泣声忽然在耳边响起,从远处断断续续的传来,听声音仿佛是位年轻的女子。

  陆旭冷笑一声,没有理会此声音,仍沿着固定的方向而走。

  可那哭泣声忽远忽近的在他身边飘忽不定,哭的越发的伤心悲痛,一副跟定他的样子。

  “喝!”陆旭被此声闹得有些心烦意乱,不禁口中一声大喝出口,震得附近的地面都微微一颤。

  哭声顿时消失了。

  陆旭心里大为满意,脚步又加快了三分,想要快些通过此殿。

  可未等他刚走出数丈,那哭声竟然再次响起,并且随着此声出现在陆旭身前不远处浮现一个白色人影。其半跪在地上,仿佛是位浑身是伤的女子。

  那悲悲切切的声音,就是从其口中发出。

  令人奇怪的是,此女子明明跪的颇远,但是陆旭还是一眼就看到。

  陆旭脸色一寒,冷冷的望了望这白衣女子,脚步丝毫未停的直向其走去。

  他很清楚,在此种环境下越是胆小怯懦,越容易被殿内的幻境所惑。躲避退缩不是办法,还是不动声色的面对,是最佳的应对之策。

  想到这里时,陆旭离白衣女子只有七八丈的距离了。

  他正想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再次大吼一声,将女子喝退之时,忽然间觉得这女子的哭泣声似乎有些熟悉,仿佛很久以前在哪里听到过一样。

  陆旭心里一凛,急忙暗自警觉这是幻觉而已,自己可不能中了其魅惑了。

  可是凝望之下,那白衣女子的身形越发的熟悉起来,并且一个人名在脑中跃跃欲试的就要蹦出来,但一时却怎么想不真切此女像谁。

  陆旭的脚步不觉得停了下来,眉头微皱的望着身前的女子,冷眼不语着。

  “相公。”一个怯怯的柔弱声音从那女子处传来。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