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夺宝奇兵 2

第四百七十九章 夺宝奇兵 2

  结果红光中的男修士发出一声惨叫,一个人影跌跌跄跄的掉落了下来,随即被金光一卷到半空中,整个人瞬间被斩为了七八截,鲜血淋淋的碎尸撒落了一地。

  而另一侧的黑光被金光击中后,则爆发出了数团刺目的绿色火焰,竟一时将金光击散开了一些。

  接着如同被刺激到了一样,黑光瞬间化为了一只白色的狐狸,以比先前快了数倍的速度,一下冲开金光阻截从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下一刻则出现在了石塔的通道之内,闪了几闪后,人就彻底消失了踪迹。

  “咦,有点古怪。”

  南山舍人和屈老怪原本没在意雷震的举动,但见那黑光竟从雷震一击之下逃脱掉了,不禁面露诧异之色。南山舍人更是眉头微皱的轻声说道。

  “雷震,你这是何意?为何无辜出手杀人!”灵机道长一见此景,却面带不愉之色的转身质问道。

  “心里不痛快,杀几个外人你有什么意见?难道你还想替他们讨什么公道,还是你本人想试试雷某的金鼎霸王功?”雷震不在乎的斜瞅了老道一眼,冷酷的说道。

  “你……”

  “算了,灵机,这两人也不是我们一路的人,死了就死吧,还是以大事为重!”封绝寒头也没回的喝住了老道。

  灵机道长听了此话,只好恨恨的望了雷震一眼,无奈的转身而去。

  不久,右道诸就越过了石门,走进了内宫。

  “雷兄这人杀的好啊,我也不喜欢在干大事之前,有一两只老鼠在附近转来转去的惹人厌烦,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内殿中浑水摸鱼的。实在是活的不耐烦了。不过,这里似乎还有一人雷兄为何不出手灭了他。”屈老怪看着封绝寒等人渐渐远去的身影,忽然鼓掌阴阴的一笑道,然后目光一转盯在了玄尸身上。

  玄尸面对此景,神色如常的没有任何异动,仿佛屈老怪看的并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人似的。

  “这人和我有些渊源,是对我有恩的一位长辈后人,当然不会动他了。你二人也不准打他的主意?”雷震面无表情的说出了让其他人大感意外的话来。

  “既然是和雷兄有关系的后辈,我和南兄当然不会胡乱出手了。倒是雷兄也会受人恩惠,还真让屈某有些意外啊。”屈老怪眼珠微微一转,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了玄尸两眼,确认他真的不认识此人后,说出了几句模棱两可的话。

  “嘿嘿,极屈阳你敢盘问雷某?”雷震脸上一寒,盯着屈老怪森然的说道。

  “怎么会呢。屈某只是有点好奇的问下罢了,雷兄不想提此事,那就算了。但刚才逃走的黑袍女子,恐怕来历不小。雷兄还要多加小心啊。”屈老怪打了个哈哈的退让道,但最后大有深意的另说了一句。

  “我眼睛没有瞎。当我没看出来那女子使用的是煞火阴雷吗?除了那个老魔的最亲近子弟外,普通的修士是不可能拥有此物的。否则,你真以为那小女子能逃出我的击杀吗?”雷震沉默了片刻后,脸色阴沉的说道。

  “呵呵,那是屈某多事了。”屈老怪看到雷震脸色不太好看,就急忙识趣的不再说什么了。

  “没关系,就算那女子真是那老魔的什么人。以雷兄的修为当然也不会畏惧的。不过,现在是我们左道和右道、妖皇殿争夺妖域的关键时期。这老魔神通不小,虽出身左道但行事乖张,还是不要无故结下这个仇家的好。就放此女一马吧!”南山舍人在一旁打圆场的说道。

  显然雷震对众人口中的那个老魔心中大存忌惮,木然的点点头后没有再言语。

  这一连串的接连变化,让屈老怪后面的陆旭心里复杂之极,各种杂念在脑中纷纷浮现出来。

  一位元婴初期修士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的被人击杀在了眼前,而紫箐竟有办法逃脱此劫?

  玄尸不知何时和雷震这位圣灵宫中左道第一人拉扯上了关系,怪不得如此的镇定。

  紫箐似乎和妖域的某个大人物有一定的联系,这位大人物连雷震这位如此霸道的人都有些畏惧的样子。

  陆旭各种想法交织在一起,但一时无法整理的清楚。

  他只能不动声色的凝听雷震等人的交谈,希望多一些资料让他谋划出一个稳妥些的对策来。

  可惜的是,那南山舍人一句淡淡的话语结束他们之间的交谈。

  “快些进内宫吧,那些右道家伙要感应不到了。我们不能让他们给偷偷甩开掉。”南山舍人望了眼石门后的巨大通道,眉头一皱的沉声道。

  这话一出,雷震也望了一眼石门方向,沉思了片刻就一声不吭的抬腿就走。

  屈老怪和南山舍人互望了一眼,神色自如的跟了上去。

  陆旭和屈旻、玄尸等人自然也尾随进了石门。

  渐渐的,陆旭等人的身影在青石通道内慢慢远去,最终不见了踪影。

  过了两三个钟头后,原本黯淡下来的传送阵再次发出了耀眼的白光,接着两个人影一阵模糊后并排出现在了那里。

  正是妖皇殿的那两位黑衣长老!

  此刻,他们面带谨慎的四处望了几眼,见四周真的一人没有后,才露出了轻松之色。

  “看来他们都进去了,这些老怪物再老奸巨猾,也绝想不到我们妖皇殿早在千年前就破解了此处的传送禁制。什么时候进入此地,根本随心所欲。”其中一人低声的轻笑道。

  “走吧,我们千万小心一些。除非他们真取出了圣灵塔,否则绝不要轻易的出手,暴露了此秘密。”另一人却声音冰寒的讲道。

  “这个自然了。”先前的那位点头的赞同道。

  随着此声话落,两人化为了两道黑光飞射进了石门之内。

  ……

  陆旭就走在屈老怪的身后,和他并肩而行的竟然是那屈旻,这让陆旭心里别提多别扭了。

  但是不知屈老怪和屈旻说了什么话,现在的屈旻在路上对陆旭热情之极,不时的和陆旭东拉西扯着一些事情,生怕冷落了陆旭似的。仿佛此人先前的嫉恨神情和眼神,根本就是另一人所为的。

  可对方越是这般做作,陆旭的心里越是沉甸甸的。

  “屈老怪不会是对屈旻暗示,等取宝之后就把自己给灭了?这才让屈旻如此的态度大变!”陆旭不由得苦笑想道。

  虽然心里发愁之极,陆旭还是面带微笑的和屈旻应酬着,两人间的那种虚伪气味,即使隔着七八丈外都能让其他人闻得一清二楚。

  但屈老怪和雷震等人视若无睹的默默前进着,似乎进入内宫后,三位元婴中期老怪一下变得肃然起来,再也没有先前的轻松自如样子。

  可让陆旭奇怪的是,自从他们一等人进入了此塔这么长时间,可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也没有遭遇什么禁制或者危险。

  难道非得进入那些石门后,才会触犯禁制吗?

  一想到这里,陆旭不禁向四处重新打量了一遍。

  现在陆旭等人,正走在一个类似迷宫一样的处所里。

  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青石通道,高大严实粗厚墙壁,以及每走过一个十字路口就会处看到一扇雕刻着奇怪符文的石门。

  这些石门外形大小一样,十余丈长宽,成正方形,有时朝南,有时朝北,还有的东西方向开设着,似乎没有什么规律可寻。但它们上面全闪着淡淡的白光,一看就是施展了什么禁制在上面了。

  虽然十字形路口一般走了好长一段距离才会遇见一处,但是陆旭暗自估量了一下,他这一路走下来后,最起码见到了七八扇石门。而这还没有算和他们一行人并行的其它路线上的路口。

  如此一来,石门的数量实在不少。

  眼前又经过了一个路口处,在面对众人的方向赫然竖着这样一扇石门。

  陆旭神色动了一下。

  此门和前几扇有些不同,上虽然是相同的符文等浮雕,但却黯然无光,一点光华也没有,仿佛禁制已被破掉了一样。

  如此一来,陆旭面带异色的多看了两眼。

  “陆师弟,这个石室早已被人取过宝了。有什么可看的?要不是每个人只能用手中的圣灵佩打开一面石室的大门,并且一进去后无论取宝成功就再也无法出来了,取到宝物的还会被直接传送到圣灵宫外。我倒也想挑一件石门闯闯看。毕竟我等金丹期修士,也只能在第一层取到宝物了。至于其他几层,我们进去后和自杀差不多少的。”一旁的屈旻见到陆旭脸上的神色,竟热情之极的熟络说道。

  “陆师弟?”

  陆旭一听这个称呼从屈旻口中传出,虽说听了不只一次了,还是觉得浑身的不自在。

  总算他定力过人,脸上倒也毫无异色的笑眯眯回道:

  “那屈兄何不挑选一扇进去取宝啊,否则,等到了二层以上岂不浪费了这次难得的机会。”

  “咳,我倒这个心思。但是家父早就叮嘱过,此次取宝我必须始终跟在其身边,说不定还有用的上我的时候。”屈旻盯着那扇石门露出一丝不舍的眼神,贪婪之色在其脸上一闪而过。

  陆旭听了这话微微一笑,目光只在那石门上一扫而过。但那句只要进去后,就可以在取宝后被传送出的话语,却被他谨记心中了。

  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用到此法逃生呢?

  此时,一行人就要穿过这个路口进入了前面的青石道内。

  但就在这时,一声沉闷的重物落地声从对面传来,接着此声音一声接一声的响起,仿佛有什么巨大的东西,正慢慢靠近众人。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