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夺宝奇兵 4

第四百八十一章 夺宝奇兵 4

  一小团绿色火球从其手上浮现后,化为一道纤细的绿线,激射出去。

  那蟒妖傀儡正硬接雷震的金鼎霸王功,根本无法躲避。顿时一条拿着短勾的手臂包裹在了绿色火焰之中,化为了无有。

  而另一侧的南山舍人则一张口,大片青色细沙从口中狂涌而出,一闪即逝的飞向了对面。

  这些青四尾细沙诡异的围着傀儡绕了一圈后,细微的爆裂声密密麻麻的马上传来。

  蟒妖傀儡当即一个跌跄,站立不稳了起来。

  雷震脸上狰狞之色一闪,趁此机会双手猛然一措,刺目的金光爆发了出来,竟在一声低吼声中,一拳洞穿了傀儡的胸部,并硬生生的抓出了一颗闪着紫光的宝石出来。

  蟒卫傀儡当即丧失了活动能力,摇摇摆摆的瘫倒在了地上。

  雷震望了望地上变成死物的傀儡,又瞅了瞅手上的紫色石头,一丝厉色从面上闪过,当即五指一用力就想将那宝石捏的粉碎。

  可是握着宝石的金色拳头一合之后再一张开,那宝石仍闪着紫光纹丝没变。

  雷震即使平时再猖狂,脸上也为之色变。

  要知道,他灌注了金鼎霸王功的这双金手,别说是一颗稍硬些的宝石,就是那已通了灵性的法宝,也绝对一捏之下扭曲变形。甚至品质稍次些的,当场被抓的粉碎也不是不可能的。

  雷震的眼睛有些发直之时,南山舍人倒笑嘻嘻走过来说道:

  “雷兄,不用惊讶,这些怪异石头早就有人拿回去研究过了。此物虽然坚硬无比无法摧毁,但同样也无法炼制融化掉的,更不可能掺入法宝或者法器内使用。估计除非那些上古修士重生,否则这些东西只能看看而已。就是一些会炼制傀儡的宗门,也不知这些石头的在傀儡上的用途。”

  “上古修士的东西,是有些邪门。小子,我看你这么喜欢这些破烂,就给你了吧。”雷震似乎为了掩饰刚才的尴尬之举,一脸晦气的将其随手抛向了陆旭。

  陆旭一愣之下,下意识的接过此物。

  但马上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后,没有言语什么的把它收进了储物镯中。

  接着他目光一扫,毫不客气的几步上前,照例的这蟒妖傀儡残骸收了起来。

  不过,当陆旭将那两把有点变形的铜勾收起时,隐隐感到了屈老怪多瞅了此物两眼,但随后就掩饰很好的收回了目光。

  这个举动虽然做得隐秘之极,陆旭心中还是一凛。

  知道这两把短勾恐怕是件好东西,只是屈老怪还要自己取宝,自然不会因小失大的现在向自己强要。

  但这样一来,这屈老怪事后向他出手的理由恐怕又多了一个。

  想到这里,陆旭低下的面孔上,露出一丝苦笑。但当其再抬起头来时,神色就平常如初了。

  就这样,在三位元婴中期修士一齐出手的情况下,这一层的傀儡和禁制虽然厉害些,众人还是毫发未损的通过了此层。

  接着传送到了三层。

  ……

  半日后,巨塔五层的某处,有三人低声商量着什么,正是封绝寒一行右道修士。

  在他们身前的不远处,则有个庞大的存在,一座雄伟之极的高大石台。

  此高台长宽百余丈之广,高约三十余丈,正前方有一处数百层的石阶直通台顶。

  整个高台由一种看似普通的灰色岩石砌成,外面则被一个白色光罩连台阶一齐包在了其中。

  但诡异的是,光罩中蓝光盈盈,越靠近高台中心处光芒就越盛,莹光流转不停,甚至让人双目无法直视,看不清那里倒底有何不妥。

  而石台边缘处凝结着厚厚的冰霜,这些寒冰反光之下晶莹透明,将高台映衬的美丽异常。

  “怎么样,法力回复的差不多了吧?要是可以的话,我们开始行动吧。虽说这次借用了异宝的‘天机罗盘’提前躲避了那些傀儡守卫,但是我们的时间也不会太多的。毕竟雷震的金鼎霸王功对付那些傀儡也是犀利无比。他们顶多在第四层时候要多花些功夫。其它的都不会拖延太长的。”封绝寒在台前沉声说道。

  “封兄所言即是,我们取宝去吧。”对面的灵机老道非常赞同的样子,目中隐露出一些兴奋之色。

  而那心静老僧则默默的点天头,没有出声说什么。

  封绝寒见此也不在意,他知道心静老僧虽然沉默寡言,但所修炼的“波若功”却神通不小,真正实力甚至还在那灵机之上。

  只是此人出身佛门,一向闭门苦练很少和人交流言谈,这才养成一副如此冷漠的样子。

  封绝寒微然一笑后,就带着二人向那光罩走去了。

  一道浓稠的紫气一闪而逝,白色光罩“兹啦”一声脆响,竟被封绝寒随手一袖劈开了一个丈许高的大口,几人趁此机鱼贯而入。

  不久,封绝寒几人就在高台之上消失在蓝光之中。

  而光罩被破开的地方则回复成了原样,台阶处又变得清静起来。

  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进入光罩中的封绝寒等人一直没有出来过,但是在这高台下面却出现了雷震、屈老怪的身影。

  陆旭玄玄尸等人也老实的跟在他们身后。

  “总算到了这鬼地方了。四层那只巨猿傀儡还真厉害的出奇,若不是我们三人一齐使出了看家的本领,恐怕还要多纠缠一些时间。”南山舍人望着眼前的高台,目中有些发亮的说道。

  “哼,那只傀儡倒还罢了。倒是三层时遇见的那个禁制实在有些难破,让我们多花了这么长时间。否则还应该再早到一些。”屈老怪脸色阴沉的说道,话语里似乎有点郁闷的样子。

  “都到了这里,还说这些废话干什么?先看看封绝寒他们是不是进去取宝了。”屈老怪眉头一皱,大咧咧的说道,脸上满是不耐之色。

  听了这话,屈老怪露一丝不愉之色,停下不语了。

  而南山舍人却神色如常的轻笑起来:

  “雷兄放心,根据我和屈兄的秘法探测,封绝寒他们的确在数个时辰前进去了。至今还没有出来。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就好了。因为这个台阶也是唯一可进出这离寒台的地方。”

  “唯一,真的假的?右道家伙别从其它地方溜走了,我们还在这里傻等呢!”雷震斜撇了南山舍人一眼,似乎有些不信的模样。

  “嘿嘿,这点绝没有问题的。这个白色光罩可不是普通护罩。而是在上古时候也大大有名的‘天绝罩’禁制。除了台阶处这个特别开辟的出口外,其它地方绝没办法短时间通过的。我们先在这里休整一下,然后再进去看看情况。”南山舍人手捻胡须的从容道。

  “嗯,这就行。”雷震听了这话,淡淡的一点头,就在附近的台阶上盘膝坐下。

  屈老怪和南山舍人则凑到了一齐低声交谈了起来。

  陆旭将这一切看进了眼内,心里冷笑了一声,脸上却丝毫异色没有表现出来。

  这些左道老怪固然想的不错,但那封绝寒一看也是心机颇深之人。他们现在不进去,说不定正好如了右道之人的心意。

  想到这里,他抬首四处张望了一下。却发现玄尸正独自一人在不远处的高台下,望着白濛濛的光罩,似乎在想些什么的样子。

  陆旭神色一动,这倒是一个和其重新商量下的好机会。

  不过他转念一想,这老魔现在和那雷震扯上了关系,自己对他的价值降低了不少。多半此位现在和那屈老怪一样,同样在打他利用九霄神雷雷印取宝的主意。

  否则,怎么会将击杀屈老怪的时机,选在了取宝之后。

  现在他主动找上门去,只会让对方看出了他的心虚,处境只能更糟糕而已。

  看来,脱身之策还是要靠自己谋划才行啊。

  这样想罢,陆旭望着玄尸的目光不禁一寒。而那玄尸竟有所察觉的回头一望,正好看到了陆旭。

  陆旭心里暗骂了一声,真他娘的晦气,随即马上换上了平静的神色,如无其事的向另一侧走去。

  玄尸紧盯着陆旭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这时,陆旭围着巨大石台,在光罩外面慢悠悠的转了开来。

  屈老怪等人自付在这五层他一个金丹后期修士绝不可能独自跑掉,因此倒也放心的很,任由陆旭在附近自由活动。

  不大一会儿,陆旭就独自一人溜到了高台的后面,这里和光罩相对应的,是一堵高大的青石墙壁。

  墙上雕刻一些上古时代的怪兽图画和一些符文,并没有什么异常。

  这样的墙壁陆旭在这内殿见的多了,知道上面设有高深的禁制。

  想要破壁洞墙而出,就是屈老怪等元婴中期修士也无法做到。

  这样一来,就算陆旭明知道墙壁后面很可能就是内宫之外,也无计可施的。

  陆旭心里大骂将这内宫做的跟乌龟壳一样结实的上古修士,并心烦意乱的在这石壁上狠拍一掌,然后一转身就想回去了。

  “砰”的一声闷响,陆旭已走出三四步的背影顿时凝滞了下来。

  缓缓转过身子来的他,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若是一个普通修士听了刚才的声音,也许根本不会在意的早走掉了,毕竟这声音听起来很正常的样子。

  但陆旭刚穿越的石室着实研究过一些这个世界的建筑,对机关密室之类的东西早年可熟知过不少。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